“O药+化疗”术前新辅助疗法获批,PD-1战线再次前移

这一次,O药在非小细胞肺癌领域新辅助治疗的获批,使得O药在肺癌辅助治疗用药方面夺得先机。

3月4日,百时美施贵宝(BMS)宣布,FDA批准其PD-1抑制剂Opdivo与含铂双药化疗联用做为新辅助疗法,治疗可切除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不论患者PD-L1表达情况如何。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首款获批在手术前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免疫疗法组合。

NSCLC是最常见的肺癌类型之一,占肺癌总数的84%。目前,早期肺癌患者的治疗仍以手术切除为主;而如何在手术前进行新辅助治疗或手术后进行辅助治疗来延长患者的生存期,已成为当前的研究热点。

此次,O药联合化疗的免疫疗法获批,意味着术前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指日可待。

/ 01 /

O药获批术前新辅助治疗

手术虽然是可切除 NSCLC的标准疗法,但仍有30%至55%的非转移性NSCLC患者在接受手术治疗后,仍然出现复发。

为了防止NSCLC术后肺癌复发,提高手术成功率,新辅助和辅助治疗成为了可手术NSCLC患者的推荐治疗方案。

所谓新辅助治疗是指在手术切除肿瘤前,先使用化疗、放疗、靶向治疗等方法对患者进行治疗,以缩小肿瘤侵犯范围,提高肿瘤切除率,降低肿瘤的复发率;而辅助治疗则是在手术后,对患者进行治疗,清除潜在的转移肿瘤。

二者相比,术前新辅助治疗的优势更加明显。

一方面,在术前肿瘤仍然存在,此时进行治疗有望抓住最早的机会,杀灭在体内扩散而未被发现的癌细胞;

另一方面,在采用肿瘤免疫治疗时,肿瘤的存在可能会使免疫反应更强,从而有望让治疗变得更有效。

不过,此前的新辅助治疗多采取化疗,一项临床试验中数据显示,术前新辅助化疗能够将患者5年生存率提升5%。

O药与含铂双药化疗联用获批用于术前新辅助疗法,则为患者带来了更好的新辅助治疗选择。其获批是基于三期临床试验CheckMate-816的结果。

在这一试验中,与在手术前使用化疗相比,使用O药+化疗将患者疾病进展、复发或者死亡的风险降低37%;

O药+化疗组中位无事件生存期(EFS)为31.6个月,而化疗组仅为20.8个月;此外,O药+化疗组中24%的患者获得病理学完全缓解,在化疗组这一数值为2.2%。

病理学完全缓解,简单理解就是,在手术切除的肿瘤组织中寻找残存的癌细胞,如果其中没有一个活细胞就算达到了病理学完全缓解。

这也证明了O药在NSCLC新辅助治疗中的潜力,PD-1又一新战场就此正式开启。

/ 02 /

PD-1的新战场

在已渐成红海的PD-1/PD-L1市场中,想要获取更多的市场份额,适应症的拓展必不可少。而肿瘤适应症中,又以肺癌适应症为重,肺癌是全球得主要癌种之一,在免疫治疗领域更是有着得肺癌者得天下的说法。

除PD-(L)1单药治疗、传统化疗及手术之外,如何在手术前进行新辅助治疗或手术后进行辅助治疗来延长患者的生存期,早已成为研究热点。

此前,PD-1药物对于肿瘤患者的益处主要集中在晚期肿瘤患者身上。

2017年,一项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PACIFIC研究,为整个3期NSCLC的治疗带来了新的治疗理念。这项试验首次证实同步化放疗之后使用免疫巩固治疗,能够进一步延长3期NSCLC患者的生存期。此后,同步放化疗结合阿斯利康的度伐利尤单抗巩固治疗成为不可切除3期NSCLC治疗的金标准。

而随着O药与化疗药物新辅助治疗适应症的获批,如今PD-1对于肺癌早期患者也展现出优势。即早期肺癌患者也有望从PD-1免疫疗法中获益。

事实上,在肺癌的一二线治疗中,竞争格局已经基本确定,新辅助治疗成为肺癌领域为数不多的机会。

O药的老对手K药自然也不会放过新辅助治疗这个机会。只不过目前来看,K药的进度药落后于O药。

在2021年9月的世界肺癌大会(WCLC)上,默沙东公布K药了用于NSCLC的新辅助治疗临床Ⅰ期实验结果,MPR(主要病理缓解率)率为27%,pCR (完全病理缓解率)率为12%。

国内的PD-1玩家同样看到了新辅助治疗的前景,恒瑞、君实、信达、百济神州均布局了非小细胞肺癌领域的新辅助治疗。

这一次,O药在非小细胞肺癌领域新辅助治疗的获批,使得O药在肺癌辅助治疗用药方面夺得先机。

在临床良好疗效下,免疫疗法在肿瘤治疗领域的边界不断拓展,期待更多的免疫联合疗法能让更多早期肺癌患者实现长期无癌生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