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要生娃,就在联想生”

支持女性发展,不止说说而已

又是一年国际妇女节。

每到妇女节前后,人们会开始检视,在男女平等、保护女性权益这条路上,我们走到了哪里。

在这一天,我们讨论性别不是人生的边界线,偏见才是。

在这一天,我们关注那些闪光的女性,也关注那些需要帮助的女性。

但一切不应该止于这一天。

我们希望,不要只在这一天,才关注女性权益,也不要只在这一天,我们才说:“你可以勇敢做自己。”

 

“人类的每一位成员都会经历从出生到独立异常艰辛的过程,而这一过程必须征用某个女人的生命。”

——[英]蕾切尔·卡斯克

《成为母亲:一位知识女性的自白》

 

在现实环境中,“隐性”就业歧视仍无法被完全规制。如果只关注生育率,而不采取切实的措施保障女性的就业权益,对于职场女性显然并不公平。

近日恰逢全国两会召开,多位代表就“三孩政策”、“育儿假”、“生育中断就业”等妇女权益保障议题提案。全国人大代表、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杨元庆也针对女性在就业过程中的种种问题提出了建议。

在报道杨元庆“两会”建议的微博评论区,热评第一的是这么一条留言:“联想先执行一下。”

人们对杨元庆这样的企业家代表寄予的期望,除了建言献策,更有在企业层面的以身作则。

四位来自联想集团不同部门、不同岗位的女性与我们分享了她们的职场成长故事。她们当中,有刚经历了人生转折的新手妈妈,有将教育孩子的心得与技术服务结合到一起的女性技术高管,有工作到预产期前最后一周的“拼命三娘”,还有一位,分享了得知女儿以妈妈的工作为荣时的快乐。

 

 

 

“产假快结束的时候,

我就开始期待新的团队和新的发展了。”

🙍杨蜜蜜

📍联想集团武汉工厂/负责平板量产小批量验证、项目管理、KPI效率改善及Maas业务

👪老大七岁半,老二一岁半

 

2013 年加入联想集团至今,杨蜜蜜人生将近三分之一都在这家公司度过,她见证了联想集团武汉基地的初创与建成,在联想集团成为一名成熟的技术管理者,从同事口中的“蜜蜜”变成“蜜蜜姐”,也在这九年间结婚、孕育了两个孩子。

九年过去,最初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入职在厦门厂,学习一些相关的流程,8月12日武汉基地建厂的时候,我们就随着大部队一起回到了武汉。”

杨蜜蜜负责测试生产现场管理,另一位一起入职的女生则负责贴片车间。“当时大家都对我们寄予厚望,我们过来之后就各自负责一大块生产车间的组建,基本一切都是新的,从新设备、新班组的组建、搭建新平台、软硬件整个测试我们都是从头开始弄。”

当时的 leader 给了一本厚厚的质量标准要求她们两周内消化完,那是工作中重重挑战的开始。“当时我们就知道了。基本上像我们这种就是职场经验一张白纸的,就得拼命的扑腾,不断的总结改善,用当时的话说就是要充满韧性。”

「联想集团武汉工厂」

联想集团武汉产业基地于 2013 年底建成投产,是目前联想集团全球最大的自有工厂,生产产品覆盖联想集团及摩托罗拉品牌的手机及平板电脑等全系列产品,现在,在联想集团武汉产业基地,每秒就有一部手机或平板下线。每天有超 10 万部手机从这里下线,其中九成出口,从武汉运往世界各地,用户遍布 160 多个国家。

充满韧性的杨蜜蜜在武汉产业基地做了四年生产线管理,也在这期间迎来了第一个孩子。如果说当了母亲会有些什么特别的习惯,用孩子的成长周期来计量时间或许是其中一个。

大女儿上了幼儿园之后,杨蜜蜜从管理岗转去了技术一线。“公司这边基本有很健全的流程和各项福利政策,每隔 3、4 年会有一次轮岗机会,就给我调了一个技术岗位,主管维修这一块。”

到了 2021 年,第二次产假结束,杨蜜蜜觉得自己准备好了迎接新的挑战,转去负责平板量产小批量验证、KPI 效率改善和 Maas 业务跟进。

似乎是人如其名,杨蜜蜜无论在生活与工作中都充满热情。她并不焦虑短暂离开职场,回来是否还有自己的位置。这样的底气,来自自身的专业积累,更来自公司支持女性人才发展的多元包容工作环境。“产假快结束的时候,我就开始期待新的团队和新的发展了。”她说。

「杨蜜蜜在联想集团武汉工厂的图书室」

与传统的中国制造工厂不同,联想集团武汉产业基地配备了母婴室,对于杨蜜蜜来说,这是孩子幼小时最贴心的福利。她做了七个月的“背奶妈妈”,也是在母婴室里,她读完了许多育儿书籍,将自己从那个专注于产品与技术的状态暂时抽身出来,思考作为母亲的自己。

每年联想集团的亲子开放日,杨蜜蜜都会把女儿带到公司来,让女儿了解自己的工作。回去之后女儿兴奋地与小朋友们分享:“她会说,我妈妈是修手机的,还会说我妈妈的公司好漂亮,还有蛋糕吃,是很自豪的那种。”

最近,她接手了产品的海外市场拓展相关工作,新的工作内容对她的英语水平提出了新的要求。“听和说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成长的遗憾吧,我女儿从幼儿园开始学英语,我很欣喜她的发音很标准,比我好得多。”她说,“接下来,我可以和女儿一块学英语。”

 

 

“你放心,

咱们团队一定有你的位置”

🙍顾思阳

📍联想集团北京总部 /HR全球学习与发展团队,

学习与发展顾问

👪新手妈妈,一孩

 

顾思阳至今还记得六年前那个大雪纷飞的冬日,那是她第一次踏进联想集团总部。

临近研究生毕业,经历了多家公司的实习之后,专业学日语的顾思阳决定离开日企“那种特别刻板又特别拘谨很压抑的氛围”,换个方向找工作。

去联想集团面试的那天,后厂村的路因为大雪堵得水泄不通,眼看着面试时间就要到了,在车站问路时认识的一位陌生姑娘对顾思阳说:“你是不是面试着急?咱们下车我带你走过去吧,我也是联想集团员工。”

那场面试以及之后的流程特别顺利,顾思阳成为联想集团总部人力资源服务中心的一员,负责对接日本业务。“后续亚洲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业务都会去接触,平台是很好的,我当时想,第一我能把日语专业用起来,第二我又相当于给自己开辟了人力资源这个领域,能有一个成为专业人士的可能性,再加上联想集团给我的第一印象特别好,就毫不犹豫加入了。”

和顾思阳同龄的人或许已经换了好几份工作,而她一直待在联想集团。

在这家公司的职业生涯,顾思阳遇到过两个关键的转折,第一个是加入联想集团内部的年轻人成长计划“联想集团乐成长合伙人”,在考虑到长远发展准备转岗时,顾思阳成为了这个计划的负责人。“从那之后就做到现在,这个岗位自己特别喜欢、又能发挥自己优势,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第二个,则是怀孕。

和许多同龄的年轻人一样,顾思阳对于在职业上升期生育并不乐观。关于职场女性生育的种种顾虑,长期从事 HR 工作的顾思阳比谁都清楚。

“领导不批假去产检只好辞职”“产假结束以后被迫转岗”“团队以照顾你之名不再分配工作给你”“无法兼顾孩子与工作最后离职”类似的故事在社交网络上一抓一大把。

顾思阳本没有计划在这几年生育,但人生不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刻意规划,顺其自然就来了。

她第一时间约了领导的时间,与她沟通。老板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很理解你现在的状态,因为我也是从你这个阶段走过来,但是你放心,咱们团队永远有你的位置。”

团队给予她的支持,给她宽了心。而真正让顾思阳放下焦虑的,是来自公司为消除职场性别偏见、帮助女性员工兼顾事业与家庭而退出的各项各项制度、规定。

比如,联想集团设有专门的“准爸妈训练营”,这是专门为准爸妈们准备的备孕知识讲座,每个月开展一次,每次讲座的主题都是围绕怀孕的各个阶段展开,共持续一年的时间。很多职场妈妈担心生完孩子以后,难以平衡家庭和工作,联想集团因此推出在家办公。等孩子稍微长大一点,碰到寒暑假没人带这种情况,妈妈们还可以把孩子带到联想集团的托管中心,由专门的老师看管。

顾思阳放心地休完产假,调整好状态后才返回岗位。

「顾思阳回归后在讲台上」

“人生是分阶段的,孩子小的时候,作为妈妈就是别人无法替代的,我整个人的状态肯定也和生娃之前不太一样,但职业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她所在的人才发展领域,本身就是要不断积累经验、不断去沉淀自己。“我当然还是会有关于职业发展的焦虑,但是我期待厚积薄发,我相信有能力的人就会有自己的舞台。你看现在,我不是在我的舞台上站得好好的!”

如今孩子已经 15 个月,经历了新手妈妈的种种焦虑、彷徨、不安,多了一个身份的顾思阳也收获了更宽广的视野与更好的状态。“以前我会比较活跃,更希望很多人能看到我,有了孩子之后,整个人心态变得不一样了,反而更愿意沉淀下来去思考。”

“现在还是觉得挺踏实的,而且对未来的发展还是挺有信心的。”她说。现在回头想想,顾思阳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生娃是计划外的,但如果计划生娃,我一定是在联想生。”

「同事送给顾思阳的入职小惊喜」

 

 

“未来三到五年,

希望我能往更senior方向发展”

🙍张素芬

📍联想集团深圳工厂 /高级工程师

👪三孩妈妈

 

毕业于 2008 年的张素芬,在进入职场两年后就迎来了第一个大挑战:孩子。

她选择暂时离开职场,生完孩子再重新找工作。

“当时生了小孩感觉对工作有一些影响,就休息了一段时间,调整好了再重新开始找工作。”

2011 年,回归职场的第一站,她选择了 IBM,在 IBM 做服务器测试。2015 年,她所在的服务器业务被联想集团收购,她成为一名联想集团人,一直到现在。

她在联想集团深圳工厂负责服务器组装,测试,包装的工艺流程导入和流程改善。作为一名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技术人员,她享受身处的工作氛围。“这样的环境里面让我有时间去学习和成长,从最开始的陌生,慢慢学习然后了解,慢慢去巩固。”

抚育者的工作本已不轻松,而当女性进入职场的时候,工作与母亲这一角色职责的关系更加胶着。

张素芬或许算是职场妈妈中更拼的那一类——上班上到预产期前一周,产假一结束就回到工作岗位。但张素芬愿意称之为“生活与工作的平衡”。“各方面指标都正常,能吃能喝能走能睡,再加上生孩子比较早,我觉得身体能够承受得了,就可以去上班。”

家人的支持是张素芬能够平衡这一切的重要原因。测试的工作一般每到月末或季度末会更忙一些,遇到订单量比较大的时候就会更忙。“我和孩子的爸爸对孩子的学习是一半一半的分工,像晚上给小朋友讲讲绘本主要是我来安排,而老大的学习,比如数学、语文就是爸爸负责得更多一些。”

回想起自己还在校园里时对未来生活的规划,张素芬说,“除了没有想到有这么多小孩,事业上基本上差不多。”同事没有因为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而对她有区别对待,她的职业发展没有因为生育而停滞——“我从技术岗转了管理岗,整个路径还是比较满意的。”

张素芬所在的联想集团深圳工厂是联想集团智能制造“铁三角”之一,位于中国第一家出口保税区——深圳福田保税区,是联想集团出口海外的重要生产基地。正在建设中的联想集团南方智能制造基地将于2022年正式完工,未来将把广东以及国内部分地区的制造进行全面整合升级。

说起未来,张素芬期待着入驻联想集团南方智能制造基地,期待在那里“拼”出新的事业高峰,她说,“未来三到五年,希望我能往更 senior 的方向发展。”

 

 

“妈妈的身份,

带给科技温度”

🙍王茜莺

📍联想集团副总裁 /联想集团智慧教育产品研发平台总经理

👪一个刚上初中的男孩的妈妈

 

作为读《小灵通漫游未来》长大的孩子,王茜莺对未来有一份美好的憧憬。而作为一名技术人才,她开始将科幻作家想象里的未来代入现实。

1988 年,王茜莺被上海交通大学少年班录取,专业是电子工程,硕士毕业后,她加入 IBM 中国研究中心,参与了诸多创新产品的研发。2001 年,她进入斯坦福大学攻读博士,致力于研究人机交互领域的焦点课题。

2005 年进入联想集团之后,王茜莺开始了一条带领团队在技术及创新战略规划、研发资源高效运用。用户体验研究及设计等领域“打怪升级”的道路。

“我们正在做的科技创新其实并没有脱离这些想象太远。自动驾驶、人工心脏、夜光墙壁、人造太阳、粮食工厂……技术的形态千变万化,但目标是一致的,就是为人类所更好用、更易用。”让技术更好帮助人类,是王茜莺多年来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的准则。

除了职业女性的身份外,王茜莺博士还是一个刚上初中的男孩的妈妈。她经常陷入思考:“怎样才能让孩子更好地发挥个性特长,如何让教育真正做到因材施教?也许,技术能在这方面做很多事情。”

2019 年,联想集团开始搭建智慧教育平台,她主动请缨,挑起了这个重担。工作在海淀,家有学童,妈妈的身份和身为人机交互研究者的双重身份,为她在智慧教育领域的工作更深入的思考。

“当时,我已经在负责联想集团技术战略和创新管理方面的工作了,之所以又投身智慧教育,是因为教育事关千家万户、每个家庭、每个孩子,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她说,“我们需要让小朋友从现在开始,学习驾驭这些科技的发展,而不是被科技所驾驭。”

作为一位女性科技工作者,王茜莺博士认为,科技不应该是冷冰冰的,而是应该有更多的温度和人文关怀,助力社会的公平正义和均衡发展。在她和团队的支持下,联想集团把智慧教育解决方案捐赠到了很多欠发达地区,如四川凉山州宁南县、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重庆酉阳等地,为那里的学校提供云+设备+软件+内容的综合解决方案,让那里的孩子也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

作为一名女性高管,她也经常被问到职场话题。联想集团一直强调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但项目到了最关键的阶段也要加班——她的日程经常精确到五分钟为单位,开会间隙去一趟洗手间都要跑着去,孩子会一连打 N个电话问妈妈什么时候回家。“但工作有一个精神上的、发自内心的源动力,这样一种深层次的来自精神上的满足感,是最有意义的回报。”

联想集团的女性高管比例已经达到 26%,王茜莺是其中之一。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首席市场官乔健曾公开表示:“我们公司在女性具体发展方面有非常明确的要求,比如在招聘高管的时候,所有候选人里面必须要有女性候选人”。

现代化和城市化的进程给了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机会,妇女劳动参与率的提升,对于更好保障妇女儿童权益、推进经济发展等带来了诸多益处。但也为职场女性带来了诸多新的问题。

在现代社会,“如何平衡工作与家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职场女性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多位女性企业家曾在不同场合表达过,为何这个问题只抛向女性?

1977年,美国教授罗莎贝斯·莫斯·坎特(Rosabeth Moss Kanter,1943—)出版了一本开创性的著作,名为《公司里的男女》。该书考察了《财富》杂志评选的 500 强企业中女性高管的经历,指出在任何一家公司或机构的高层职位中,女性所占比例都不足 15%。尽管坎特的书是在四十年前出版的,但她的研究结果时至今日仍然适用于很多组织。

时至今日,人们在诸多岗位上看到女性时仍然感到稀奇,女性在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等领域的代表性仍远远不足,数据显示,全球女性技术人才只占整体的 26.4%,全球只有 21%的高管为女性。

「联想集团女性员工和女性高管比例」

但种种促进女性平等就业的思路往往会陷入两难境地——法律对女性就业的保护越高,企业雇佣女性的积极性可能越低。

杨元庆的《关于充分保障女性高质量就业的建议》针对这一悖论,提出要建立女性生育保障和弹性工作制度。推动男性女性就业者“同工同本”,研究建立生育假男方和女方成本均摊机制。男女双方在生育方面的成本均衡。不仅要实现“同工同酬”,也实现“同工同本”,才能助力打造平等的就业环境,而这,也需要企业付出一定的成本。

著名经济学家、上海交大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何帆教授,从 2018 年起每年都会写一本关于中国经济发展趋势的年度报告——《变量》。今年三八妇女节前一天,他在公众号文章中关注到了女性这个变量:“想知道一个企业在未来的经济生态系统中能不能游刃有余,简单的办法就是去问问这家企业的女性员工,问问她们有没有感受到企业对她们更好一些。

“我去联想集团采访的时候,看到办公楼的每一层都有母婴室,方便新晋妈妈们给孩子哺乳。公司的停车场有专门的准妈妈车位,这些车位离办公楼更近,面积也比普通的车位更大。孩子再大一点,碰到寒暑假没人带,妈妈们还可以把孩子带到公司的托管中心,有专门的老师看管。”如何帆所言,“衡量一个企业的文明程度,要看会不会对女性更好一些,她们是检验一个企业的激励机制有没有搞对的‘试金石’。”

企业为保障女性高质量就业所付出的成本,会以其他形式回馈到企业本身。

时至今日,女性需要的不只是假期、礼物、购物节,而是在教育、求职、职场升迁等各个方面获得真正的平等与尊重,不因性别而被区别对待。

身为职场女性的酸甜苦辣,或许不是事事都能为所有人所理解。

但是看见,是尊重的起点。

我们在今天庆祝“三·八”国际妇女节,愿你心中有光,鲜花绽放。愿你前途光明,坦坦荡荡。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