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深圳打工仔,靠做电池年入10亿

在充电宝行业的厮杀开始“刺刀见红”,陷入“内卷”之前,华宝新能通过收购等方式,开始切换赛道,推出了户外电源产品。2020年,华宝新能营收从3.19亿飙升至10.70亿;2021年仅上半年,华宝新能营收就达到了9.68亿,对资本市场讲了一个诱人的故事。

作者|顾明明

编辑|雷彦鹏

在充电宝玩家“三电一兽”们(街电、小电、来电、怪兽充电)杀红了眼,陷入价格战难以脱身之际,另一家充电宝厂商“电小二”已经成功转型,找到了更“轻松”的生存方式。

2月8日,做充电宝贴牌代工起家的电小二母公司——华宝新能,更新了招股书,拟于创业板IPO。此前,华宝新能曾于2017年2月22日在新三板挂牌,并从2019年2月起终止挂牌。

电小二曾是国内第一家提供适配苹果手机的“背夹式”充电宝的厂商。不过,华宝新能的主战场已经转为锂电池类储能产品,境外销售占比高达90%,主要面向户外活动及应急备灾的需求。

相比陷入亏损、被爆裁员的前友商们,华宝新能活得不错。2018年至2020年,公司归母净利润翻了约50倍,但2019年和2020年大手笔分红,将大部分分红装进了实控人夫妻的口袋。

这家户外电源新贵,究竟是什么来头?

 

01、两度踩上风口

1999年,21岁的山东小伙子孙中伟,从山东理工大学高分子材料专业毕业后,在老师的建议下,将深圳作为了闯荡社会的第一站。

孙中伟从山东农村的家里筹了1000元,带上几件换洗的衣服就到了深圳。步入社会初期,他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一度靠在市场推销酱油维生。

直到2002年,孙中伟偶然接触到了一种锂电保护电路板中的IC元件,才一脚踏入锂电行业。

根据平安证券的相关研报,2001年至2010年期间,国内消费锂电厂商飞速崛起,中国的锂电池市场份额由2002年的11%扩大到2011年的33%。孙中伟在这个时间点进入市场,正好踏在了风口上,继而完成了锂电、储能市场的前期技术积累。

华宝新能的老本行是充电宝OEM代工和自有品牌充电宝的研产销。在2016年的一次调研活动上,孙中伟提到,华宝新能虽然成立于2011年,但团队从2003年就已着手研发移动电源。

这个深圳打工仔,靠做电池年入10亿

(数据来源:华宝新能招股书)

电小二在充电宝市场的策略之一是与苹果手机进行绑定。电小二曾率先推出适配苹果手机的背夹式充电宝等产品。2014年苹果iPhone 6发布后,孙中伟还曾表示,要将自己的充电宝品牌“电小二”变成专为iPhone 6打造的品牌。

这一时期,电小二的产品一度进入了苹果的销售渠道。孙中伟曾在采访中提到:“我们为什么会顺利进入苹果的销售体系,成为它的渠道销售产品,就是因为我们的锋6(电小二为iPhone 6研发的充电宝型号)就是围绕苹果手机进行研发的。”

在从充电宝转向户外电源的过程中,孙中伟和华宝新能也胜在一个“早”字。

一位充电宝ODM从业者告诉市界,2017年是资本涌进共享充电宝市场的元年,怪兽充电、小电、来电科技等品牌获得资本青睐,开始在部分城市实现盈利的同时,也宣告着充电宝行业的厮杀开始“刺刀见红”。这也意味着充电宝市场的红利期见顶,共享经济的故事不再“性感”。

然而,在充电宝市场开始“内卷”之前,2016年,通过收购等方式,华宝新能开始切换赛道,转向户外活动等小众消费市场,推出了户外电源产品。

户外电源是一种内置锂离子电池的小型储能设备,配有Type-C、USB、PD等多种接口,不仅储电量远远大于充电宝,部分设备还集成了逆变器的功能,可为较大功率的用电器供电。

换句话说,户外电源除了能和充电宝一样给手机充电,还能插上电饭锅、烧水壶、照明用灯等多种电器,满足户外露营、应急备灾等场景的需求。

据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调研,户外移动电源市场增长率从2017年突破100%后仍一路走高,2020年高达217.9%。与之相对比,2017~2020年,共享充电宝的总用户规模呈上升趋势,但增长速度却在明显放缓,从2018年的104.9%跌至2020年的15.6%。

整体来看,便携式储能市场从2018年才开始起量。2016年开始推出户外电源产品线的华宝新能,正好一脚踏在了户外电源市场飞速增长的前夜。

从业绩数据可以看出,直到2018年,充电宝业务还是华宝新能营业收入的大头,当期占比高达64.23%。也是从2018年开始,华宝新能在国内外电商平台销售便携储能产品。之后两年,伴随着生产线调整,并将相关设备用于便携储能产品的生产,充电宝营收占比遽然下滑,到2020年仅占0.99%,2021上半年直接归零。

这个深圳打工仔,靠做电池年入10亿

与之相对应的,便携储能产品的主营业务收入占比由2018年的33.21%攀升至2021上半年的81.27%。2021年上半年,华宝新能营业收入为9.68亿元,其中户外电源贡献了7.76亿元。

图片

02、依赖于美国和日本市场

图片

业务转换之后,华宝新能很快就成了行业第一。

根据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的研究报告,2020年华宝新能的出货量和营业收入均为国内第一,其中产品出货量的市场占比约16.6%,产品营业收入的市场占比约21%。

图片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将田园野餐、户外露营作为首选的消遣方式。相应地,不论是户外市场成熟的欧美国家,还是起步较晚的国内市场,户外电源等相关配套产品的增长都很快。

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有4824万户家庭参与过至少一次露营,家庭数量同比增长627万户,其中1013万户家庭为第一次参与露营,同比增长达503%。中国户外运动用品电商市场规模2020年为899亿美元,增长超21%,预计在2025年将达1354亿美元。

随着锂电池技术的进步及成本的下降,便携储能市场需求越发旺盛,华宝新能的业绩也飞速增长。

图片

从2018年至2020年,华宝新能的营收增长了约4倍,而随着利润率更高的便携储能产品(2020年毛利率为57.75%)营收占比的进一步提高,归母净利润增长更是飞速,两年增长了约50倍。

不过,华宝新能的业绩主要是境外市场贡献的,尤其是美国、日本等市场。

华宝新能的两大品牌——电小二、Jackery,分别主攻国内与国外市场。从2018年至2021上半年,华宝新能严重依赖境外市场——境外销售占比分别为91.53%、87.27%、90.09%、93.29%。

国内的锂电池及光伏产业链完整,且拥有产能、成本、人才等方面的优势,因此,全球便携储能产品的产能主要在中国,一些国外品牌也主要由国内企业代工,如GOAL ZERO。

这个深圳打工仔,靠做电池年入10亿

行业特点决定了企业的特点。另一家国内锂电储能厂商派能科技,2020年境外收入占84.2%。

华宝新能境外市场主要在美国、日本、加拿大、欧洲、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其中,美国、日本是两大核心市场,2020年主营业务收入占比合计达88.35%。

图片

华宝新能称,欧美市场拥有更高的户外运动普及率,应急用电需求也在增长;日本地区受地震、台风等影响,便携储能产品的市场需求较大,是其重点开拓的境外区域。

在销售渠道方面,华宝新能以线上为主,主要通过亚马逊、日本乐天、日本雅虎、天猫、京东等国内外知名第三方电商平台销售产品。2020年,线上渠道主营业务收入占比为83.53%,而亚马逊与日本乐天两大渠道就贡献了其中的65.78%。

核心市场在境外,且依赖于第三方线上平台,这使华宝新能在销售市场和渠道稳定性方面面临着不确定性。同时,第三方电商平台收取的平台服务费用(佣金、使用费等),以及包括买流量推广在内的市场推广费的不断增长,使得公司的销售费用率高居不下。

2021年上半年,华宝新能的销售费用与2020年全年的销售费用相同,均为2.27亿元,销售费用率却从21.2%增长到了23.5%,高于17%左右的可比公司销售费用率平均值。

同时,从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华宝新能的研发费用率不到3%,低于可比公司平均值,2021年上半年为2.37%,而可比公司的平均值为5.55%,是华宝新能的两倍多。

图片

03、家族身影与财务迷局

图片

上市前夕,通过分红,华宝新能的实际控制人孙中伟、温美婵夫妇,已赚得盆满钵满。

华宝新能的股权高度集中。发行前,孙氏夫妇通过直接和间接(通过钜宝信泰、嘉美盛、嘉美惠、成千亿)的方式,合计持有华宝新能88.81%股份。其中,孙中伟为公司董事长,温美婵为副董事长、副总经理。

图片

值得一提的是,嘉美盛、钜宝信泰、嘉美惠、成千亿的合伙人中均有孙家人身影。比如,嘉美盛合伙人吴宗林是温美婵的表弟,同时,其还为华宝新能的监事,且间接持股0.11%。

2019年、2020年,华宝新能分别进行现金分红3500万元和9700万元,合计1.32亿元。在股权高度集中的背景下,大部分分红落入了孙氏夫妇的囊中。

此外,从供应商关系来看,也有孙氏家族的身影。

根据华宝新能招股书,2018年,数据线企业威曦科技是公司第四大供应商,2018~2020年度,威曦科技向华宝新能的各年交易金额分别为498.62万元、341.80万元、31.83万元。

而威曦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之一(持股10%)孙超,正是孙中伟的侄子。

值得注意的是,在招股书中,华宝新能写道孙超是孙中伟的“堂侄”,但在回复问询函中则写道孙超是孙中伟的“侄子”。

2021年3月,威曦科技已经注销。华宝新能在对深交所的问询回复函中解释了威曦科技注销的原因:华宝新能作为威曦科技最大客户,采购金额大幅萎缩……公司经营规模不断减小……

换句话说,在威曦科技运营期内,华宝新能几乎以“一己之力”养活了这家企业。

对于此,另一个佐证是,从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威曦科技还曾向深圳市德品通(由华宝新能原监事、孙中伟表妹褚艳秋的妹夫控制)、优智联(华宝新能原董事雷松波控制)、深圳市光瑞实业(华宝新能供应商)等多家企业销售数据线产品,但销售规模相比较小。

图片

除了威曦科技,华宝新能其他多家供应商也存在疑点。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显示,2020年,华宝新能第三大供应商深圳市光瑞实业、第四大供应商深圳市跃成能源,在当年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华宝新能向深圳市光瑞实业主要采购太阳能板,向深圳市跃成能源主要采购电芯、电池组,2020年的采购额分别为6047万元、4719万元。

图片

(图源华宝新能招股书)

同时,这两家企业还是华宝新能的客户,华宝新能向其销售PCBA(印刷线路板装配)板。华宝新能解释称,太阳能板供应商向公司采购太阳能板需搭载的PCBA板,具备合理商业背景。

市界与多位法律行业从业者交流得知,企业社保缴纳人数为0背后可能存在多种情况。

比如在公司由老板自己独力经营、不领取工资的情况下,公司没有工资支出,也就不存在缴纳社保的情况。另一种可能的情况是公司并未按照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为员工缴纳社保、没有履行义务,属于行政上的违法。

户外电源市场前景不错,行业增长尚未到达顶点,这意味着,华宝新能还可以讲述新的故事。不过,在家族企业的模式下,冲刺创业板的华宝新能,仍有诸多疑问待解。

参考资料:

《电小二孙中伟:走在品牌救赎与升级的路上》,中国电池杂志-中国电池网,杨阳

《理工大校友竟然是充电宝之父 梦想用绿色能源“拯救地球”》,山东理工大学校友网

《电力设备行业专题报告 消费锂电三十年,赶日追韩启示录》,平安证券

(除单独标注来源外,以上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