镍的史诗级逼空,一场跨国资本金融战

本次镍的逼空式上涨对青山集团扩张新能源产业链势必造成重大影响,对上游资源的整合看来暂时也要告一段落。
本次镍的逼空式上涨对青山集团扩张新能源产业链势必造成重大影响,对上游资源的整合看来暂时也要告一段落。

老张最近总是唉声叹气,提不起精神来,已经到了食不知味,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地步。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老张生平最大的爱好便是炒股,如此看来,老张情绪如此低落那么股市必定很惨淡。

果不其然,全球各大指数连续暴跌破位,用老张的话说“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唉......”。

可是,在大宗商品市场上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国际油价创9年新高,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7日盘中涨幅达到60%,达到345欧元/兆瓦时,创历史新高。

俄乌局势等地缘政治问题引发的涨价效应,同样波及到有色金属市场。包括铜、铝、铅、锌、锡等均出现上涨,并且仍旧在发酵蔓延。

3月7日,LME镍涨幅高达74.06%,3月8日盘中涨幅一度超过110%。连破6万、7万、8万、9万、10万美元关口,两个交易日大涨248%,持续刷新纪录新高。随后,镍被停止交易。

镍的史诗级逼空,一场跨国资本金融战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终端

众所周知,俄罗斯不仅是能源大国,同时也是矿产大国。铝蕴藏量居世界第二位,铁蕴藏量居世界第一位,铀蕴藏量居世界第七位,黄金储藏量居世界第四至第五位。

镍的史诗级逼空,一场跨国资本金融战

镍资源储量同样禀赋,凭借770万吨位居世界第三名。在新能源车景气度高企的背景下,镍本来便已经供不应求。随着俄乌局势的紧张,镍的供给不足势必进一步加剧。

然而,仅仅这一原因就会造成镍背离基本面的巨大涨幅吗?如此罕见的拉升背后还有什么其他因素?

对此市场上众说纷纭,青山的空头头寸,钢材的回暖,锂电池的需求等等。

而本篇文章便从我国对镍资源需求的角度来回答以上问题。

01 中国镍资源现状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镍生产国和消费国,探明储量280万吨,镍消费量约占全球总消费量的53%。但中国镍资源的对外依存度高达86%,需大量从印尼和菲律宾等国家进口镍矿。

印尼作为镍资源储量最丰厚和品位较高的国家,考虑到镍资源的战略地位和产业建设,自2009年便开始酝酿出口禁令,并于2014年1月正式生效。

2017年政策有所松动,宣布有条件允许镍矿出口,但随后政府在2020年再次全面禁止镍矿石出口。

通过一系列政策,倒逼外资企业在印尼当地建厂冶炼。在政策背景下,中资企业纷纷赴印尼建厂,同时与青山集团合作,打破印尼政策限制。

华友钴业(603799.SH)、中伟股份(300919.SZ)签订高冰镍供应协议,约定青山实业将于2021年10月开始一年内向华友钴业供应6万吨高冰镍,向中伟股份供应4万吨高冰镍。

国内企业以格林美(002340.SZ)、中伟、华友为代表的头部前驱体厂也同时纷纷出海整合镍资源。

镍的史诗级逼空,一场跨国资本金融战

资料来源:SMM、Mysteel、各公司公告、天风证券研究所

可以说,镍资源受地域分布所限,未来中国镍的紧缺较锂尤甚。

02 不锈钢不背锅

镍被称为“工业维生素”,世人只知锂电池中的三元电池用镍,不知镍的最大用途在不锈钢上,该领域消费占全球比例高达70%。

镍的史诗级逼空,一场跨国资本金融战

其原理不难理解,为了耐还原性酸和碱介质的腐蚀,必须向钢中加入镍。加镍后的不锈钢可显著强化不锈钢的不锈性和耐蚀性,被广泛用于工业机械制造、家庭用品以及航空航天、坦克舰艇、原子能反应堆等领域。

我国不锈钢中含镍较多的300系产量占比超过50%,在不锈钢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以含镍的300系不锈钢中,镍的成本占比超过50%,因此镍价格的波动对不锈钢的生产成本将产生重大影响。

由于近两年不锈钢市场中下游的贸易企业和加工企业也较少进行冬储,过低的社会库存,也导致市场价格传导十分迅速。

虽然近期不锈钢也出现一定幅度上涨,可是明显滞后。按照当前的镍价,不锈钢生产企业生产成本已出现倒挂。

可以看出,较低库存叠加下游不锈钢需求回暖是构成镍涨价的原因之一。但显然不是本轮镍逼空行情的缘由。

03 动力电池未来不缺镍

动力电池未来呈现出提升能量密度的高镍化趋势,镍在电池端的用量逐步提升。

预计25年电池领域用镍需求将达到58万吨,5年CAGR=48.62%,需求占比将从20年的3%提升到25年的17%。

镍的史诗级逼空,一场跨国资本金融战

2021年,在新能源车需求高景气度的前提下,镍价总体呈上行的态势。同时受疫情、运输、人力等问题影响,供应增长速度不及需求增长速度,镍供需平衡总体短缺。

不过,印尼青山第一批NPI转产高冰镍已然出炉,意味着新能源用镍的供应渠道被打开,印尼大量的镍生铁可以通过转产高冰镍从而进一步补充新能源的镍需求。

另一方面,在印尼持续实施禁止镍矿出口后,印尼镍铁出口快速增长,镍铁较好地弥补了镍资源的供应。据SMM数据显示,2021年印尼镍生铁产量预计88.96万金属吨,较2020年增长 50%,2022年印尼镍生铁产能持续投放,印尼镍生铁产量有望延续大幅增长态势。

新能源用镍的短缺预期大幅收窄,在产能继续释放,需求有望增长的背景下,或迎来供需两旺的局面。从长期来看,供给紧张改善拐点有望出现在2022年。

因此,新能源方面的需求也不是镍出现大幅逼空的原因所在。

04 被巨头逼仓

青山控股,这家来自温州的民营企业,09年漂洋过海来到印尼从事冶金行业。

曾经的青山名不见经传,而如今的青山各类不锈钢产能超过千万吨,全球市场份额的20%以上,年营收超过2000亿,成功入围世界500强。

在镍资源上,青山可以称得上王者。镍当量产量将在2021年达到60万吨,2022年达到85万吨,到2023年将跃升至110万吨。

青山凭借着资源优势在市场上呼风唤雨,2021年2月底,青山完成镍铁冶炼高冰镍的技术,打消了新能源用镍短缺的预期。3月初,向华友和中伟供应高冰镍,这一套组合拳下来使得去年紧缺的镍价一度大跌。而此时,作为空方的青山完成了一波收割。

本轮的逼空行情的上演与此不无相关。据悉,青山集团持有20万镍的空单,由于俄镍被踢出交易所无法交割,青山集团可能无法交货。市场传闻,巨头嘉能可在LME镍上逼仓青山,目的是其在印尼镍矿60%的股权。

据相关人士称目前LME镍价格上涨至每吨8万美元,20万吨空单,细思极恐。

目前尚不清楚镍价上涨对青山的持仓产生多大风险。但如果涨势持续,该公司的空头头寸可能会抵消其部分生产利润。

3月8日下午,青山控股回复媒体表示,正在准备材料,之后将统一作出公开回应。青山控股官网当天下午一度无法正常打开。

此前,青山集团大举进军锂电池,分别入股锂矿,共建锂加工厂,再加上高冰镍的技术突破,本来可算是如虎添翼。

然而,可以确定的是,本次镍的逼空式上涨对青山集团扩张新能源产业链势必造成重大影响,对上游资源的整合看来要暂时告一段落。

05 尾声

熙熙攘攘,皆为利往。资本对于资源的争夺永不停息。

在川流不息的时光中,有太多的企业家曾经凭借对资源的掌控而意气风发,如今却落得黯然失色。

贪婪,永远是商人的围城。如何把控住而不被反噬是企业家需要常常反思之处。

对于上升到国家战略资源的镍来说,各方的角逐才刚刚开始。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