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在理财暴雷潮的投资人 :本金63万,月兑25元不够卖菜

溺在暴雷潮的互金投资人:亏损数百万,一度想轻生。

溺在理财暴雷潮的投资人 :本金63万,月兑25元不够卖菜

采写/扇凉

编辑/陈纪英

已从大众视野中消失很久的P2P,再度引发人们关注。

2022年3月2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透露,P2P网贷机构全部停止运营,未兑付的借贷余额压降到了4900亿元。

从2007年6月国内第一家P2P公司成立,到2022年底基本清零,短短13年里,P2P经历了金融创新、集中爆雷、陆续清退、持续兑付的过山车.

这场财富“盛宴”中,少数人吃肉喝汤,大多数人割肉流血。

一地鸡毛后,为盛宴“买单”的是成千上万的出借人。我们回访了五位出借人,讲述他们被P2P彻底改变的血泪人生。

“米粉”本金亏了16万,一个月暴20斤,如今变“米黑”

当群友把“P2P网贷机构全部停止运营,未兑付余额压降到了4900亿元”的消息,转发微信群里,大潘只默默看了一眼,就关闭了群聊。

曾经的他,是群里最活跃最愤怒的投资人之一。现在,绝望压制了愤怒,他变得冷静了许多。

早年在北京打工的大潘,曾是深度米粉,同为湖北人,他视雷军为偶像。小米出品的每一款新机,他都热切追捧——这也是他投资P2P理财产品的引线。

2017年10月,他在小米手机系统工具“我的小米”中,看到P2P被冠以“米粉专享”等字眼的广告。投资后的返现,也特意标注是专门针对小米渠道的“米粉”,投资额度达到一定标准时,还会返还小米手机、小米电视等小米产品。

出于对小米的极度信任,自认为谨慎的“潘没了戒心,开始把资金分散投资到多个小米推荐的理财平台中,比如秋田财富等,后续投资一直持续到2018年6月中上旬。

同年6月25日,秋田财富第一个爆雷,扣除红包及提现,实际损失8900元。

随后,他参与投资的大小小16家平台陆续爆雷,总计损失本金162963元。

每一笔出借,大潘都记录在EXCEL表里,详细列明了平台名称、投资本金、投资期限、投资收益、返现红包、到期时间、预期收益、实际收益(损失)等。

心慌气短的大潘,立刻拿着投资记录,到属地法院递交材料、往返老家向公安报案、寻求媒体帮助、参加群友集体活动等。

然而,放弃工作东奔西走,除了疲惫,并没有收获。

性格开朗的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他对妻子隐瞒了这一切,一个人承担压力,整晚整晚睡不着,茶饭不思,一个月里就瘦了20斤。

当时,儿子正读高三,可他连儿子读大学的学费都掏不出来。强烈的内疚压得他常常觉得喘不过气来,觉得自己对不起儿子,也对不起家人。

几年过去,对于那消失的16万元,如今的大潘渐渐不再抱有期待。只是,偶尔还会懊悔自己退出太晚。

现在,他唯一的投资是股票里的2万元。曾经火爆的炒币、大热的元宇宙,大潘都没有参与。

在大潘看来,自己并不“贪婪”,只是想获得合理的投资收益。而在暴雷之后,他也成为了“米黑”,断绝了与小米一切的联系,成为“米黑”,不再购买小米的任何产品。

百万投资血亏,被迫转手服装店,一度想轻生

张姐参与P2P前,在武汉经营一家服装店。作为XX卫视的粉丝,她于2018年10月在XX卫视上看到其旗下金融平台的广告,便拿出多年从商积攒的利润入局了。

一年后的2019年10月,她投进去的第一笔资金如期还本付息。这样的美好一直延续到2020年9月,彼时平台停止了兑付,她投进去的上百万元全部冻结。

此时,服装店刚好需要资金周转。由于没钱进货及支付场地租金,加上武汉出现疫情,服装店低价转让出去了。

钱没了,店转了,张姐的人生一下陷入低谷。此时的她,吃不下饭,整天不想见人,把自己关在房子里封闭起来,连平常最喜欢的武汉麻将也不玩了。

朋友圈里,她一度频繁转发有关“生死”、“来生”的文章。好友看到情况不对,就把一个关注P2P投资者的微信公号推送给她。

在这个公号上,她陆续翻看了20多个出借人分享的悲惨经历。例如,“父亲缠绵病榻期间还一直念念不忘XX金融的还款”、“我整日惶恐不安、焦虑万分、精神恍惚,根本无心工作”。

看到不少同病相怜的难友,张姐也加入了微信交流群。然而,微信群里也是鱼龙混杂。

入群不久,一个自称某银保监局人员主动加她微信,声称有“门路”追回本金。该人士还装模作样,向她发来了“红头文件”、“回款方案”和“工作流程”,要求她尽快缴纳保证金并签署保密协议。

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显示为境外来电的号码,拨通了她的手机,继续着这样的说词,强调说名额有限,早缴保证金早拿回本金。

挂下电话,她半信半疑之时,接到了国家反诈中心的提示电话,这才如梦方醒,上网一搜才发现,这是境外诈骗分子专门针对P2P出借人的新手段。

差点再次被“割韭菜”的她,越发小心了。时至今日,该平台针对未退出的出借人,已累计兑付了净本金的50%。而张姐,正是这其中一份子。

回本一半后,她开始重操旧业,微信签名也改为“重头再来”。只是,被P2P折磨的这三年,她的生意被按下了暂停键。

媒体人也遭暴雷,向父母隐瞒亏损独吞血泪

Y女士投资P2P前,一直在媒体从事TMT报道,对互联网及金融行业都有所了解。

2015年,她将自己工作所得,逐步分批投到一家叫做“爱钱帮”的P2P平台。

“这个平台当时资质不错,获得过不少行业奖项,精英海归创始人履历也很闪亮”,Y女士回忆说,投资之前,她曾仔细研究过这个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爱钱帮此时头顶光环:是央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首批会员单位,也是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的首批创始会员,还是中关村网贷联盟的首批创始会员,以及中国小额信贷联盟会的理事单位。

一开始,爱钱帮平台运营一切正常,直到2018年7月突然宣布“良性退出”。随后,平台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陆复斌宣布正式退出。

Y女士此时,还对回本信心满满。

不过,她还是低估了人性的复杂,“我太善良太天真了,轻信了爱钱帮平台36个月的还款公告”,Y女士说。

实际上,爱钱帮仅仅陆续兑付了七八次,就不再有声响了。

遭遇“致命的打击”后,Y女士跟“难友”一起投诉,并利用自己的专长去追踪信息。

随着深挖,她感到里面“水太深”,“这很像阅读悬疑小说《长夜难明》,你越了解细节,越觉得心寒”,Y女士推测,爱钱帮平台就是故意暴雷或者说是主动暴雷。

直到至今,Y女士仍没敢告诉父母自己亏了大一笔。偶尔父母在家说起银行理财收益几个点时,她总会下意识转换话题。

“自己不贪婪,只是大意了”。如今,Y女士宁愿把钱花掉,也不再进行任何风险投资。

靠朋友收回七成本金,转身存银行吃利息

2022年春节前,W女士收到某P2P平台打来的210万元本金。她称这笔“意外之财”是“虎年大红包”。

W女士住在上海,丈夫很早就在互联网大厂实现了财务自由。夫妻二人在北京、上海拥有多套房产,属于富裕阶层。

由于常年居家,W女士并不懂得P2P的运作逻辑,也不洞悉其中风险。

看着P2P平台宣称的利息很可观,2016年9月,W女士拿着丈夫给的零花钱,抱着玩玩的心态,陆续投进去300万元。平台一开始正常运转,2018年断断续续勉强兑付,到了2019年3月就彻底停止兑付。

平台出问题后,W女士没有惊慌。唯一着急的一次,还是打电话向平台客服人员轻言细语地了解情况。

了解信息后,W女士跟丈夫开始找朋友帮忙联系资源,对接平台负责人。碰巧,一个媒体朋友与平台负责人相熟,为她搭上了桥。

尽管遇到兑付困难,这家股东之一为国企的P2P平台一直保持运转。2019年之后,W女士通过中间人介绍,与平台负责人吃了几顿饭,不时通过微信互通信息。

2021年年底,随着资金注入,平台完成清算,W女士收回了净本金的70%。

收到转账当天,W女士走进家附近的银行买了500万元的大额定期存单。按照年化4.05%的利率,5年后她能拿到101万元的利息。

“当时想着要是收不回来就算了,这点钱也无所谓,也不影响生活品质,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

W女士说,这笔投资对最大的影响,不过是“丈夫减少了每月给她的零花钱额度”,并多次提醒她小心投资风险。

63万本金,每月兑付25元,就当“买菜钱”了

“你这个月的菜钱到了没?”

这是H先生所在的投资人交流群里,经常可见的调侃式问候。他们说的“菜钱”,是玖富普惠给出借人每月返还的本金。

他向《财经故事荟》提供的截图,显示了不同投资人不同时期的兑付记录:63万元本金某月兑付了25元,31.6万元某月兑付77元,18万元某月兑付10元……

到了今年,连这样的小额回款,也已暂停。

人到中年的H先生,就职于一家装修公司,2018年9月,看到偶像胡军代言的玖富普惠广告,记住了“硬实力”这个宣传,从手里挤出钱“上车”了。

“暴雷”后,玖富普惠推出三种退出方案,包括:“本息全额兑换极速退出通道”、“一次性转让快速退出通道”,以及“先本后息分批回款退出通道”。

因为出借金额不多,H先生选择了“本息全额兑换极速退出通道”,用本息余额1:1兑换成玖富商城金豆,然后在商城中选购商品。

结果,他这根“韭菜”又被“收割了一次”。“

金豆商城里的商品一直很紧缺,畅销货基本一上线就抢空,一些无良商家还借机虚标高价,售价是京东淘宝同类产品的3-10倍左右,H先生对此满腔怒火。

不只通过商城“收割”。交流群里,不时有人贴出平台试图以1-2折价格收购出借人债权的截图,被群友斥为“明晃晃的镰刀”。

而按照每月回款几十元的进度来算,投资金额高的出借人,要“上百年”才能回本,“你说这是不是耍流氓?难道要变成我子孙后代的遗产,而且不知道会贬值多少了!”,群里的出借人哭笑不得。

如今,H先生已经不期待回本,“横竖都是一刀”,早点“下车”早点解脱。只是,自己投资的真金白金如今换回来一堆不知名、价格高、没用处的山寨货,他也很无奈。

据他所知,玖富的出借人高达三四十万。新浪旗下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玖富普惠的投诉居高不下。

P2P爆雷后,无论是资产富足的上流精英,还是小有积蓄的中产阶层,参与者大多蒙受损失,这成为他们家庭难以愈合的伤疤。

一位大厂白领的父母,在平台上投进了平生积蓄,总额高达两三百万元,刚刚暴雷时,母亲一度寻死觅活。

几年过去,“到现在家里都不敢再提此事,我和父母说话时,都尽量避开任何投资理财话题”。

对于每月仍然眼巴巴等待兑付金的出借人来说,回本成为了压根无法实现的奢望。

到底还有多少人在等待?我们无从得知。但网贷之家发布的数据可做参考,截至2017年11月,P2P投资人数已达454.1万人。

而官方公布的尚未兑付的4900亿元,是他们仅剩的希望。

“只要出借人的资金有一线希望,我们会配合公安部门执法部门追查、清收,尽可能满足投资者的要求,最大限度偿还他们的投资。”郭树清此前曾表示。 (文中大潘、张姐、Y女士、W女士、H先生为化名)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