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牛金科旗下贷上钱悄悄化身芸豆分,利率达60.88%

315消费者权益日即将到来,金融领域引发的消费不公平现象愈发引起关注。

一年一度的315消费者权益日即将到来,金融领域引发的消费不公平现象愈发引起关注,比如一些借贷产品涉及产品虚假宣传、息费不透明等问题,往往会损害消费者的权益,由于金融消费者对一些金融知识缺乏常识认知,导致消费者权益受损,在维权方面也面临着较大的困难。

近日,WEMONEY研究室收到多位用户投诉,用户称在芸豆分APP借款,借款利率高达60.88%。用户表示,他们发现利息中包含高额的担保费,由于芸豆分不提供贷款合同,无法得知资方和合同约定的利率。

WEMONEY研究室发现芸豆分背后的实际运营公司和快牛金科(现更名快牛智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快牛金科曾先后推出了贷上钱、圆梦树借贷APP。用户反映贷上钱在2020年已经停止运营,并将贷上钱的用户转移到芸豆分上。

1.不提供借款合同,借款利率高达60.88%

重庆的杨先生,2021年7月从芸豆分APP借款4000元,每期还453.18元,12期共还款5438.16元,以IRR计算这笔借款的年化利率达60.88%。同年11月,杨先生需要资金周转再次从芸豆分APP借款2000元,每期还226.59元,12期共还2719.08元,以IRR计算这笔借款的实际年化利率高达60.88%。

从杨先生的第一笔还款列表可以看出,利息中包含了616元的担保费。也就是说融资担保费占到了利息的42%。

杨先生表示,芸豆分不提供借款合同。他发现,近期芸豆分APP下线人工客服停止服务。

另一位用户安徽的祝先生表示,他于2021年9月从芸豆分平台借款3000元,12期每期还款339.89元,其中包含“购物金额”,此选项不可取消。下款后,祝先生发现购物金额竟变成“融资担保费”。

在其还款列表显示,每期利息构成为本金加利息共还301.39元,再加上38.5元的担保费。以IRR计算,这笔借款的利率为60%。如果没有这笔所谓的“购物金额”,年化利率为36%,少还462元。

浙江的孙先生与祝先生情况相反,2021年12月,孙先生从芸豆分借款5000元,12期每期还款502.31元,以IRR计算这笔借款的利率为36%。他表示,在下款前并没有看到“购物金额”,显示是有融资担保费。但下款后却融资担保费却变成了“购物金额”。

WEMONEY研究室以用户的身份注册了芸豆分,芸豆分在给出的相关平台协议中均没有显示是哪家平台,或者明示其运营机构,仅是空白的用户协议。WEMONEY研究室经过注册、实名认证、活体识别,获得了4000的额度,借4000元,分6期每期还款786.66元,以此数据IRR计算年化利率为60%,其中包含每期89.73元的融资担保费。这笔融资担保费是强制购买无法取消。

孙先生对上述情况表示,这笔融资担保在借完款后,就变为了“购物金额”。

在芸豆分APP上一条公告显示:本平台是一个导流平台,会向用户提供借款产品展示推荐服务。用户的借款资金均由合法的出借主体(如持牌机构等)提供。

但无论是融资担保费还是“购物金额”,这笔费用并不透明,甚至用户并不知道资方。上述用户均表示芸豆分拒绝提供借款合同。

2.收取高额担保费,背后直指快牛金科

增信助贷模式目前依然是金融机构控制风险惯用的方式,但这无疑会促使助贷平台提高收费标准,最终导致借款人综合融资成本上升。

这一乱象多次引起监管的点名关注。2021年7月,银保监会消保局局长郭武平曾表示,一些大型互联网平台通过导客引流,要收6%、7%,再加上一些提供风险缓释措施的市场主体收取6%、7%,三方面加起来综合融资成本就到了20%左右。监管同时表态要加大对大型互联网平台等市场主体收费方面的监管力度,以实现减费让利。芸豆分的借贷利率早已超过了法定红线24%。

2021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公告,要求所有从事贷款业务的机构,进行营销时应当以明显的方式向借款人展示年化利率,并在签订贷款合同时载明。芸豆分既没有明示贷款利率,又不提供贷款合同。

在平台协议中,背后公司指向苏州锐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和快牛金科并无任何关系。

杨先生表示,他在2017年从贷上钱贷款,被导流到芸豆分。多位用户也表示,贷上钱停止运营后,将此前的用户已经转移到芸豆分和借款大王APP,借款人可以在这两款APP中找到此前的账单。

2019年315晚会曝光了高炮平台“贷上钱”,随后贷上钱被各大应用平台紧急下架。但据媒体报道贷上钱通过多个马甲APP持续经营,其中包括芸豆分、借款大王。天眼查显示,芸豆分的商标注册时间为2020年1月,和贷上钱停止运营的时间基本吻合。另据FinX科技报道,贷上钱在IOS借款入口为“圆梦树”APP,WEMONEY研究室分别下载圆梦树、芸豆分两款APP后发现,两款产品有很多相同之处。

3.快牛金科合规经营或成难题

快牛金科的前身是P2P网贷平台钱牛牛,成立于2014年,自2014年9月至2017年,快牛金科已先后获得蓝驰创投、元璟资本、京东金融融资加持。2017年钱牛牛正式宣布母公司升级快牛金科集团。旗下分别有钱牛牛、快分期、贷上钱并列的独立子品牌。

随着P2P行业落幕,2020年钱牛牛停止平台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贷上钱也停止运营。

贷上钱的运营主体为萍乡市云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陈丽萍,持股70%。

有用户在黑猫投诉上发起投诉称,在苏州锐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芸豆分APP,借款3000元,重庆两江新区通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为出资方,6个月利息538.68元,共计还款3538.68元,还款账单里莫名其妙出现了购物金额216元。

天眼查显示,重庆两江新区通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上海淡红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为关联公司。贷上钱原运营主体上海腾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腾桥信息”),上海腾桥信息在2017年5月注册了贷上钱相关商标信息,其是上海淡红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而上海淡红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正是快牛金科的运营主体。

这些信息都指向贷上钱停止运营后,实则是把用户都导流到芸豆分名下,而背后的公司是快牛金科。芸豆分不提供借款合同,或许是有意隐瞒其真实的平台运用方以及出借方。

2020年,快牛金科悄然将品牌名改为“快牛智能”,有意淡化“金融”属性。

近两年,市场上也鲜有快牛金科的身影,作为老牌的互联网借贷平台,快牛金科也曾无限风光。快牛金科创始人倪抒音曾先后在腾讯财付通、百度、大众点评任职。作为老牌平台,更应该合规运营。(WEMONEY研究室 林小林/文)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