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广智、Rock上恋综,脱口秀演员成综艺流量“新担当”?

脱口秀演员“正当红”。

​作者| 牛角尖

最近播出的几档综艺节目里,都有脱口秀演员的身影。

这边Rock刚刚在“离婚恋综”《春日迟迟再出发》中,诉说着自己与前妻的美好过往;那边何广智就同台打擂,在优酷的新恋综《没谈过恋爱的我》中,以观察员的身份“参合”嘉宾恋爱……好巧不巧,与他们差不多时间出道、甚至比其还“新”的脱口秀演员鸟鸟,也在近期参与了搜狐自制综艺《送一百位女孩回家》第二季,节目中,她继续说着“孤独”、“社畜”这些话题。

再往前看,何广智、徐志胜参与录制《朋友请听好2》,李诞、徐志胜在《哈哈哈哈哈2》中贡献了诸多“笑料”,还有“脱口秀大王”庞博、周奇墨、杨蒙恩、肉食动物,也都在今年Q1季度上新综艺,或卫视春晚中有所露面。

脱口秀演员似乎成为了综艺界“新香饽饽”。遥想过往综艺嘉宾,节目组一般会按照自己的节目属性邀请适配“成员”,但每一个节目中的常驻嘉宾、或参与嘉宾,从来都不缺当红影星。好比“浪姐”播出之后,《吐槽大会5》《脱口秀大会3》会邀请她们参与节目录制,或评委、或参与者的身份,都为节目带来新话题。

而今,这层“镀金”光环,正落在这批脱口秀艺人身上。在他们身上,观众或许可以发现,脱口秀演员之于综艺的匹配性,要比部分当红艺人更加适用。而除此之外,他们的资本花路,也比想象中来得猛烈。

Rock、何广智、鸟鸟……综艺节目为何偏爱脱口秀演员?

笑果文化的CEO贺晓曦,曾在接受娱乐独角兽采访时提到过,“脱口秀行业和它的所有演员、编剧,都应该用市场上的流通性和价格来对标他的价值”,而所谓的“市场流通性”其实便是在脱口秀舞台之外,积极与品牌、综艺等展开合作。

Rock、何广智、鸟鸟、徐志胜、肉食动物……据不完全统计,今年Q1季度参与综艺或地方春晚录制节目的脱口秀演员,除去杨笠仅个别“老兵”没参与外,从《脱口秀大会4》中走出来的、有一定知名度的脱口秀艺人,均在不同节目中小“秀”了一把。

今年春节,王勉、大张伟更是带着“音乐脱口秀”《快乐气氛组》,登上央视春晚舞台。除去节目效果评论各异外,“脱口秀的路变宽了”也正在如期上演。

脱口秀演员“正当红”。一个观察是,日前在播的优酷恋综《没谈过恋爱的我》中,“观察嘉宾”何广智竟成节目的最佳看点。

节目中,在某男嘉宾说“吃喜欢的人剩饭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之际,节目中其他观察员都表示出不解,母胎solo将自己比喻为“带刺的玫瑰”的何广智却赞同了男嘉宾的看法,并用脱口秀段子巧妙化解彼时气氛,“我就理解啊!确实很幸福,可我没机会吃。”

男女恋爱反向思维中,何广智和同为观察员的翟潇闻一番“直男发言”,直接将#被何广智翟潇闻直男发言笑死#送上微博热搜,目前该话题阅读量达到2362万,节目同名话题阅读量达到2.8亿。

而他在节目中留下的“我谈恋爱就必须要结婚”、“为母单恋综准备了25年”、“本来是去报名嘉宾,结果没选上”,以及讲述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等,被网友调侃为“《脱口秀大会3》后额外附送的段子”。

这似乎也解释了为什么当下的综艺开始将脱口秀演员,当成“香饽饽”。一方面,他们机智、灵巧应对舞台突发状态的经验,和脱口秀演员自身携带的“喜剧基因”,正是当下综艺节目所需要的“氛围担当”;另一方面,脱口秀演员大多是“草根”出身,没有偶像包袱的他们,也比其他艺人更为真实。这点,Rock、鸟鸟更有发言权。

《春日迟迟再出发》里,Rock首次谈到自己与前妻的离婚问题,称两个人离婚是因为“选择不同”;在离婚这件事该不该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现任这个问题上,Rock坦言“还是会有些羞耻感”;谈与妻子在三里屯的甜蜜时刻时,Rock眼眶泛红……这些真实又真情的瞬间,加持了这档真人秀。

鸟鸟的“社畜”人设,在《脱口秀大会4》播出期间,就不停有网友关注,“私下里的鸟鸟究竟是不是这样?”。《送一百位女孩回家》中,鸟鸟再次验证了她在节目中说的那些段子,“不求救,结果就是死。求救,不但要死,还要和人打招呼。”、“是喊他武老师好,还是叫松哥好?喊武老师太疏远,喊松哥太亲密。”……鸟鸟的“社畜”是真的。

脱口秀演员自身所持有的人格魅力,以及他们各自的属性,和会说段子的才艺,加持了他们在综艺节目中的表现。这或许,也是当前这批脱口秀演员游走在各大综艺节目、各式晚会上的重要因素。

反过来看,这也是他们从“出道”到“走红”的一次商业证明。

接代言、线下演出、开专场……脱口秀演员变“值钱”了吗?

《脱口秀大会4》播出时,何广智上场说的第一个段子是,“去年我讲了很多关于贫穷的段子,很遗憾今年讲不了了,因为我挣到钱了。”同类型的段子,杨笠也在节目中有所表达,“我想辞职,我不想干了,因为人工作就是为了赚钱嘛,我太有钱了。”……

不可否认,脱口秀演员的段子带有“秀”的成分,但脱口秀这个行业蒸蒸日上,观众却是有目共睹。据了解,当前笑果文化的线下演出门票票价已达到80-880元,而在最早时期,脱口秀线下演出门票还多是以赠送、或票价仅在19-29元的价格售出。今年初,笑果文化还于北京等多个城市置办了多场线下演出巡演,门票价格一度被黄牛抬高至两三千元,甚至一票难求。而据其他一线城市线下的脱口秀演员反馈,自家厂牌的脱口秀场次安排和门票售卖情况,也明显比往年好“卖”了许多。

脱口秀产业正在不断壮大。一个最鲜明案例是,去年从《脱口秀大会4》中走出来的这批脱口秀演员,他们除了上其他综艺增加曝光度之外,商业价值也在凸显。

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Q1季度徐志胜和何广智就拿下了不下15个代言和商演活动,其中还包括智联、与冬奥会合作的宝洁这样的大品牌,而帮助一些品牌做商业“脱口秀”演讲,更是成为家常便饭。他们从节目中衍生出的“双zhiCP”,也被不少商家进行捆绑营销。

比如上东方卫视春晚,两人合作演绎“反诈”小剧场、携程广告代言更是直接捆绑两人……如果说,徐志胜和何广智只能代表当下脱口秀“新星”的商业价值,那么以呼兰为首的老脱口秀演员,他们在商业价值层面的案例,则更为鲜明。

去年呼兰曾因为接了某个品牌的商演活动,而被曝出商演出场费达到500万,这个消息虽然在后面的节目中,呼兰有所辟谣,但70-100万的商演代言经费,还是得到了市场证明。

脱口秀演员正在加速“商业化”。在《脱口秀大会3》收官之际,娱乐独角兽曾就当年的脱口秀演员商业价值作出过盘点,在那场短暂的脱口秀节目完结后,节目中最火的新人李雪琴,曾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接到12个商业代言,与去年“刚出头”的徐志胜、何广智不相上下。随后市场接收到的,就是李雪琴的个人成名秀,她游走在各大综艺节目中,成为综艺界的“新宠儿”,并逐渐收割了自己的“综艺粉”。

人们喜欢她的耿直与个人魅力,同时也欣赏着她拥有北大学历、却依旧谦卑自嘲的态度,可时至今日,李雪琴却几乎未曾再出现在一档正规的“脱口秀”节目中,这不免让人有些担忧:成名后的脱口秀艺人们,未来发展之路究竟该何去何从?是像庞博、呼兰这样的老艺人一般,继续回来参加“脱口秀”比赛,还是如李雪琴一般,彻底消失在让她成名的“脱口秀”节目里……答案不得而知。

(《五十公里桃花坞》李雪琴)

可已知的是,脱口秀演员已经不再“穷”了。在那个每个脱口秀演员上台几乎都会讲“贫穷”段子的脱口秀时代里,何广智已经开始拥有“时尚”、“带刺的玫瑰”新人设,呼兰曾经说“讲脱口秀还要倒贴共享单车费用”,可如今想必大部分头部脱口秀艺人已经不再需要“骑共享单车”了吧。《脱口秀大会4》里,只有邱瑞还在讲着“贫穷”的段子,可他并没有成功晋级。

最新消息显示,李诞、梁海源正在筹备自己的2022个人脱口秀专场巡演,它们分别命名为《汇报2021》和《坐在角落的人》;脱口秀“新人”邱瑞、贾耗、子寅,也在继去年的主打秀Beta后,再次出战——这次他们将先从西安、广州两座城市“出发”,为自己博取更多成名机会的同时,也在无形中壮大脱口秀行业。

毋需质疑,如今的脱口秀产业已经摆脱了“原始生长”阶段,脱口秀头部艺人们,也都趁着这股“热风”,成为综艺咖,商业代言、线下演出两手抓。但在这背后的一个隐患是,当越来越多的脱口秀艺人成名后,继续讲脱口秀,还是成为艺人,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庆幸的是,这门“贫穷”了许久的新兴产业,终于成长了起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