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花园》里的20年亚洲风云

日本——中国台湾——中国——韩国——泰国。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八卦新闻说具俊晔在台湾隔离的酒店费用是大S出的,网友赶紧又发表一波意见。坐实了大小S、她们的妈、她们的老公前夫二婚夫前男友、她们的婆婆公公前婆婆、再加上那一大圈能衍生出无限故事的姐妹淘、综艺咖,简直是完美的“中国卡戴珊家族”。不拍真人秀就是自我辜负,就是暴殄天物,就是对不起我们吃瓜群众。

《流星花园》里的20年亚洲风云

那个二十年前要被道明寺带去买鞋的杉菜,如今已经能给男人付房费。多年后杉菜成了道明寺,还有比这更励志的吗?

具俊晔说在得到大S离婚的消息时,打通了20多年前的号码。硬糖君要说,和大S的号码一样历久弥新、老有所为的,绝对是《流星花园》这个IP。

1998年具俊晔和大S恋爱时,她还没拍《流星花园》,而如今泰版《流星花园》都播出了,观众依旧津津有味,还在争论哪版F4最帅。真是流水的F4和杉菜,铁打的《流星花园》。每次翻拍都有唱衰,但人家就是绵延至今,绘成了波澜壮阔的历史长卷!

追根溯源,从1995年日本电影版《花样男子》算起到2021年泰版《流星花园》为止,这个IP在26年的时间里一共诞生了12部真人影视作品,平均每2.16年就要出现在亚洲各国的片单上。硬糖君愿意称之为:“偶像剧钻石名著,翻拍剧白金框架。”

《流星花园》里的20年亚洲风云

明明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现代灰姑娘”,《流星花园》却奇迹般地实现了IP的跨区域文化共享。试看杉菜的饭盒与F4的家族产业结构,正是一出《20年亚洲经济风云实录》。

 

F4经济地位VS亚洲产业变革

研究F4家族的经济地位,是和琢磨《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家庭年收入同样有趣的议题。而剧中人们怎样看待F4的支配作用,则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普罗大众对国民经济的笼统印象。

就像口袋本小说的男主,硬糖君小时候有石油大亨、有俄罗斯寡头、有MIT理工天才,后来则是搞互联网和搞金融的。反正创业者可以不在风口,但龙傲天式的男主必须一直被大风吹。

泰版《流星花园》,Thyme(道明寺)是房地产巨头,Ren(花泽类)是泰国排名第一的医院和健康中心的继承人,MJ Methas(美作)是大型娱乐场所的东家(类似连锁夜店),Kawin(西门)是全国最古老家族之一的后人,家人曾是政府高官,目前从事出口商贸。

四人仍以Thyme为首,可见泰国的房地产泡沫还没挤够。而夜店美作能够位列“少爷圈”,得益于泰国娱乐产业的勃兴。花泽类家族掌控医疗命脉,则是人口老龄化以及民众健康管理意识增强的标志。

相较之下,Thyme喝一份冬阴功汤就要500泰铢,而Gorya(杉菜)家里爸妈加弟弟四个人500泰铢刚好吃一顿。为了供Gorya读书,爸爸买了一份烤鸭架配米饭,就是可以全家弹冠相庆的盛宴。

大S版的F4,现在看来进行了模糊化处理,统一说是财团继承人。这或许与当时亚洲四小龙在97亚洲金融危机后受震衰落有关,好比宜兰旺旺集团的少爷、顶新集团康师傅继承者,说出去也有点机车吧?

李敏镐的韩版《流星花园》,F4的设定非常符合我们对韩国财阀的刻板印象。四人分别是韩国第一财团继承人、前总统的孙子、艺术名门的天才陶艺家、建筑巨头的继承人。不和他们说敬语,当心被扔进汉江喂鱼思密达!

最初日版设定也很有地域特色。道明寺是大财团少爷,产业包括电力、旅游、影视、运输、航空、连锁卖场,是国家经济的中流砥柱。花泽类家垄断了东南亚所有的保险事业,控制着全国三分之一的股票市场;美作是黑社会老大的儿子,将来很可能派小弟上门收没有分类的垃圾;西门则是茶道世家的未来掌门人,将“一期一会”创造性地解释成“及时行乐”。

当然,郑爽2009版《一起来看流星雨》是最抠搜的,被端木磊带到美特斯邦威逛一圈,照镜子的时候都不知道里面的女孩子是谁。是不是别人没见过世面,就把人当傻子呀。当时F4就已经不是全员富人,叶烁设定是家道中落的电脑天才。而到了沈月的2018版时,已经彻底不敢炫富,只说四人拿了很多奖学金。

韩国多财阀,大陆有暴发,泰版不动产,日本吹文化,“花园”真可谓亚洲经济的一面宝鉴。

 

花园是个筐,元素往里装

曾经台版大S被道明寺发红牌,只觉得F4仗势欺人。看了泰版《流星花园》硬糖君才恍然大悟,这就是明目张胆的校园霸凌吧?不管霸凌者后面是不是爱上了女主,他们伤害了被霸凌者是不争的事实。

放大校园霸凌,并和当下社交媒体的即时反馈相结合,是泰版取巧的做法。流言是一把杀人刀,尤其是当它们以刷屏的速度出现时。因为给闺蜜Hana出头,Gorya(杉菜)被Thyme发了可以被全校欺负的红牌。泼水、扔球都是小菜,严重的有男生要撕开她衣服录不雅视频发网上。

根据当代鉴别绿茶的法则,Gorya反抗Thyme的动机,也被心机女曲解为用特殊手段吸引F4上位。最恶劣的是,当Gorya在夜店当公主陪酒的照片被泄露时,网友纷纷对其进行荡妇羞辱,说她没有女德假装清纯,并和超过10个以上的男性有染。

Gorya没有被网暴所击溃,相反她总是采取最直接犀利的回击。当上课时大家拿起手机刷她坏话,她干脆对老师说:“我想吐,因为怀孕了有反应。”如同《绯闻少女》的寓言:社交媒体越发达,恋情的千疮百孔就越多。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富人的娃也不是傻的。泰版F4的个体认知普遍地早熟,Kawin不断强调高处不胜寒。Thyme有一个“时尚女魔头”般的母亲,实时提醒他可供轻狂的日子已然不多。相比过去几版的轻描淡写,泰版的社会氛围营造算是落到实处了。

韩国对《流星花园》的本土化改造非常彻底,为了展现金丝草(杉菜)的平民属性,具俊表(道明寺)曾在金丝草家参与泡菜制作。从洗菜、切菜到腌制完成,不愧是韩国人,时时不忘传播泡菜文化。

但更值得一提的还是韩式整形,恶女三人组曝光吴闵智整形真相后,金丝菜出来反怼:“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颧骨,都是花钱买得吧。你们有想要的东西,不都会花钱去买吗?难道美貌就不行。”

大陆版《一起来看流星雨》相较其他几个版本,更注重校园生活。考试,晚上查寝和熄灯自不必言,当楚雨荨被云海问到为什么喜欢端木磊时,她回答:“他比你学习好。”你就说服不服气,正不正能量,是不是看了也不怕孩子学坏。

沈月版的骂人三连,让人印象深刻:“我诅咒你们从明天开始……鼻孔里的鼻毛一直长一直长,长到穿过头皮,跟头发连在一起分不开。”这就是现在说的“搞笑女”吧,F4听了应该觉得不是好可爱而是好恶熏。写出这台词的编剧,真想和他好好聊聊。

 

叙事母题,层累制造

大家当年有没有看过被痛骂的《流星花园2》?卡司和大S版一样,但道明寺失忆居然爱上了别人。康康,一旦脱离了原作的经典叙事就翻车了。

《流星花园》里的20年亚洲风云

《流星花园》的灰姑娘模式相当典型:女主受虐待—参加某种社交活动与男主有交集—两人经过重重波折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当然,为了适应时代发展,它对“辛德瑞拉”模式进行了有机重构。

灰姑娘不再是单独一人,她有女伴。大S版《流星花园》,李真和小优本是杉菜闺蜜,李真后来成了杉菜情敌,而小优则成为“简化版”灰姑娘与美作恋爱。以如今的视角看,《流星花园》不仅有主CP还有副CP,闺蜜和情敌的身份还可转换,极大地丰富了剧情脉络

泰版《流星花园》有Hana作为“复仇者”的角色,她接近Gorya(杉菜)的目的是为了报复道明寺。因为小时候被道明寺嫌弃丑,后来整容变成心机女誓要得到道明寺。“整容归来,战火重燃”的设定,非常符合泰剧套路。

《流星花园》里的20年亚洲风云

灰姑娘的故事里,王子并没有强势母亲阻挠,而在《流星花园》中道明寺母亲的角色往往比情敌更难应付。这一对立关系,本身就是婆媳剧的魅力之源,加在偶像剧里也非常精彩。“你要多少钱都可以,只要离开我儿子”类似戏码,上演无数次依旧有其戏剧张力。

最隐蔽的角色设置,应该是藤堂静、道明庄这样的“施予者”,承担着类似仙女教母式的点化功能。仙女教母变出南瓜车让辛德瑞拉参加宴会,《流星花园》里的藤堂静也帮助杉菜华丽变身。菩萨式的角色,不仅可以唤醒女主的自我意识,还可以用来为女性主义张本。泰版《流星花园》里的Mira,直接告诉Gorya:“记住没有什么是你不配的。”

同时,花泽类作为“假白马王子”也增加了恋情的可看性。杉菜一般先倾心花泽类,再转向道明寺深沉炽热的爱。《流星花园》的假白马王子,等同于如今偶像剧用滥了的“深情男二”,哪哪都好就是得不到女主的爱。

依托于灰姑娘,但设定架构更为丰富多元,可以因时制宜往里加塞全新元素。《流星花园》的叙事母题不说是完美的,但也绝对是有生命力的。它不断被翻拍,每次都有水花就证明了这个判断。剧中世界被一次次重塑,不可避免地带着受众自身所处时代的特征。既是一种顾颉刚式的“层累的构造”,也是一种与时俱进的迭代刷新。

在《接受美学和接受理论》中,H·R·姚斯指出:“一部文学作品,并不是一个自身独立,向每一时代的每一读者均提供同样观点的客体。她不是一尊纪念碑,形而上学地展示其超越时代的本质。她更多的像一部管弦乐谱,在其演奏中不断获得读者的新反响,使文本从词的物质形态中解放出来,成为一种当代的存在。”

如此,一代人有一代人之杉菜,《流星花园》20年的长盛不衰并不奇怪。硬糖君就是好奇:再过十年,沈月版《流星花园》会不会像当年的《一起来看流星雨》一样,成为那代人眼中的偶像经典。毕竟,谁的童年没有一个灰姑娘呢。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