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背后,京东物流的「一体化」密码

做产业互联网的连接线,做社会供应链的筑基人。

图片

做产业互联网的连接线,做社会供应链的筑基人。

作者|斗斗

出品|产业家

一座高达16米的自动立库,来回穿梭的叉车,一个个箱子整齐地入库......这是山东省临沂市平邑数智物流产业园内的一幕。

沂蒙山南缘的平邑,是“中国金银花之乡”“中国水果罐头之都”。身处互联网时代的平邑,一直在积极拥抱电商。然而在电商发展过程中,物流体系小、散、乱等制约电商发展的痛点和难点愈发明显。

先入到济南仓,再往鲁南地区发货这是当地以前的物流模式,物流成本高、配送时效弱。基于此,寻找现代化物流企业,打造更高水平的物流网络,带动产业带及区域经济发展,成为当地政府的头等大事。

京东物流是这个强痛点的承接者。

在京东物流打造的平邑数智物流产业园区投入运营后,当地厂家实现了就近入仓,配送时效提升一天以上,物流成本下降超过50%,大幅缩短了平邑县内农产品上行、工业品下行距离,实现鲁南、苏北地区12小时内配送到位和24小时以内到达长三角地区。

这只是京东物流的一个缩影。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这家物流企业的身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下沉产业带以及更多的产业实体场景中,承担着物流仓储体系的建设和数字化重构。

3月9日,京东物流最新发布的上市后首份年度业绩报告。根据财报显示,2021年京东物流总收入达1047亿元,同比增长42.7%,其中来自外部客户收入达591亿元,同比增长72.7%,占总收入比例达56.5%。

基于这份数字的延伸是,京东物流提前超额完成2017年正式独立之际制定的“五年收入规模过千亿、外部客户收入占比过半”战略目标。

这是一份足够亮眼的财报。

而在财报背后,几个需要得出答案的问题是:数字之外,宣布独立5年,京东物流做对了什么?另外,在产业数字化驶入深水区的当下,物流企业的真正价值又是什么?

一、物流产业的“聚合”困局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商市场,也是最大的物流市场。

据CIC 报告,2020 年全国物流费用达14.9 万亿元,在过去的5年时间,即2015-2020 期间,行业年复合增长率为6.5%。报告预测2020-2025 年物流费用年复合增长率为5.3%。

这是一个足够庞大且增长趋势越发明显的蓝海。

但问题同样存在。即尽管物流市场规模庞大,但由于国内物流市场起步较晚,物流环节冗余。因此,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存在成本偏高、效率低,中高端、体系化、集约式物流服务与供应链服务严重不足等诸多问题。

比如在制造业,竞争向来非常激烈。物料费用通常占制造成本的50%以上的比例,因此物料与仓储管理以及成本控制已经成为影响市场竞争力的关键因素,与企业的效益密不可分。

一个现状是,大多数生产企业的诉求都是希望将仓储、运输全部外包给第三方物流公司,后者能够帮助其进行“聚合”式仓储物流管理。但很多时候都是寻找不到合适的、有实力的物流服务提供商。

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中国物流企业较为分散,相关数据显示,排行前十的企业主要为大型企业的物流子公司,仅占市场份额的9.0%。当下制造业的需求由市场上现存众多分散的物流企业承接,彼此之间很难建立高效完整的服务闭环。

再比如,近年来国内的物流企业都围绕最后一公里花了不少功夫,如自提点,门店,便利店,共同配送,互联网同城物流等,企业似乎都觉得最后一公里是痛点所在,在硬件、软件等各个节点不断迭代升级,拼命地布局与解决。

但在如火如荼的推进之后却发现这并不是问题的根源,根源在于用户的需求更趋多元化、随机化、碎片化,核心在于商业物流的方式在变化。

毫不夸张地说,伴随着消费者、企业对物流的要求变得越来越高,单一环节的效率改善已经不足以满足当下的需求。在单个环节的改善之外,物流行业需要更加聚合的服务。

更本质来看,这种聚合的服务需要贯穿从仓储物流到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帮助企业承接起后半程的“消费者体验”。

二、寻找「一体化供应链」

陕西省神木市的榆北小保当,是陕煤集团旗下的一家矿业公司,占地近3500平方米。自2017年至今,小保当从当初的一片荒漠摇身一变成为一个现代化矿井。

然而,在“工业4.0”这一变革理念的指引下,这里也迎来了新一轮挑战。

物资管控是降低生产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流程环节越多,资金投入就越大,人力、库存等浪费也就越多。然而由于煤矿行业的特殊性,在小保当,光是负责物资的清点、保管等物资存储区就需要几十名工作人员。

“作业需要的常用耗材,要提前报计划、再到物资管理中心仓库领用,计划多就造成积压物资多,计划少可能就影响正常使用。”作为榆北小保当矿业公司的工作人员柯贤对此深有体会。

或者可以说,供应链管理已然成为小保当发展的一个核心问题。基于此,他们找到京东物流。

京东物流利用物联网、人脸识别等物资管理新技术,为榆北小保当矿业公司打造了WMS仓储管理系统,该系统不仅可以实现货物高密度存储、货到人拣选、自动出入库,还能够围绕仓配数据、智能补调等方向为物资供应提供专业服务。

另外,由于煤炭能源行业产业链长、复杂度高,物流贯穿整个产业链的各个环节。煤炭能源行业采购、仓储、物流、园区四大核心场景也是其物流的痛点所在。基于此,京东物流打造了“咨询+技术+运营”的供应链场景化服务模式,为小保当提供多维度数字化解决方案。

如今,榆北小保当矿业公司工人,超过三分之一的工作时间都在跟智能化设备打交道。柯贤刚介绍,“由于智能化系统和设备的广泛应用,不仅仅物资站的人员减少了,对大家的技能也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这个集合产业和技术的新供应链范式,正是京东物流给出的答案。

“为企业提供技术驱动的一体化供应链最优解才是未来的方向。”京东物流CEO余睿认为,未来京东物流面临的最大挑战和变化,一定是由技术带来的。

一体化供应链,更具体来看则是通过“硬件”“软件”“系统集成”的三位一体,进而聚合成覆盖仓储物流全端的供应链解决方案。据了解,截至目前,京东物流已经形成了覆盖园区、仓储、分拣、运输、配送等供应链各关键环节的技术产品。

在一体化供应链的能力驱动下,京东物流也在更新着物流行业的新标准。以快速物流体验保障为例,一个数据是,在京东物流的助力下,京东集团在服务5亿多消费者的同时,通过超1300个仓库把自营的数百万个SKU的库存周转天数降低至2021第四季度的30.3天,达到世界级水平。

再比如准确的分拣配送保障和安全运行的供应链物流保障。京东物流通过京慧平台、智能商务仓等产品可以帮助客户在大促期间进行智能合理的供应链管理,而在配送方面,基于京东物流京图开放平台和布局的多个物流仓,京东物流更是可以实现高效、精准的“最后一公里”配送。

图片

根据数据显示,从2014年京东物流上海亚洲一号落地至今,京东物流在全国范围内布局的亚洲一号智能物流园区达到43座。这是亚洲电商物流领域规模最大的智能仓群。

不难看出,不论是从前端的管销供应链管理,抑或是中间的仓储中转,再或者是最后一公里的智能化配送,京东物流建立起的是一整套集合产业和科技的现代供应链管理方案。

也更可以看到,这种“重投入”的核心壁垒和服务优势也正在被行业看到,这也恰是本次财报中京东物流外部客户收入持续增长的核心原因。

三、“解耦”背后,重估京东物流

一如前文所说,在固有的大标杆客户案例之外,近两年京东物流的身份出现在越来越多的细分场景和产业之中,即它不仅仅在释放自身的核心价值,更在创造一家企业的长尾服务效应。

其中的关键,是京东物流的“解耦”战略。

从大背景来看,在十余年的供应链基础设施建设与技术沉淀中,京东物流已然建立了对快消、服饰、3C、家电家具、汽车、生鲜等多个行业深刻商业洞察。

图片

因而当服务中腰部客户乃至小微客户时,京东物流可以把头部客户定制化解决方案,变成更小的模块和不同的组件。简而言之,就是把大客户的行业解决方案拆开,再像积木一样搭建起来,积木可以是供应链中台的组件,也更可以是数据算法中台和云仓等体系。目前,京东物流已打造输出了快消、服饰、3C等八个细分领域标准化解决方案。

以民酒网为例,其是全国知名酒类全渠道运营商,但由于酒品运输破损率高、对时效要求高等痛点,对仓储运营、发货时效等全环节供应链管理效率提出更高要求。

对此,京东物流通过“解藕”的快消行业标准化解决方案“对症下药”。一方面通过BC同仓下的仓配一体服务,为民酒网提供高效柔性地多渠道、一盘货履约;另一方面,通过智能供应链系统和产品,将各个仓库、工厂、门店中碎片化的库存实时地匹配销售订单。

再如在服饰行业。众所周知,在服饰行业中,库存一直是企业最大的困扰。

基于此,京东物流通过“解耦”战略,打造了服饰行业标准化解决方案,实现门店铺货、补货、调拨、退货的自动化、智能化,全流程闭环决策管理。同时,还通过部署最靠近消费者的仓储网络,为客户提供正逆向一体的供应链物流服务,全面提升供应链网络效率。

再如3C行业,针对其全渠道消费场景下高体验的精准履约要求,京东物流凭借在数智化+全链条+全品类的供应链物流服务能力,助其供应链实现端到端的提升。

可以说,京东物流的“解耦”战略更等同于一个资深产业大师。它会根据具体行业赛道的特殊情况,以及对应产业企业的痛点,在京东物流的“器材库”内抽取对应的零部件,组装成一把足够适配特定产业的武器,帮助其攻克仓储物流的供应链难题。

据了解,基于固有的能力和“解耦”战略,京东物流的业务已经覆盖了超30万企业客户、超1000个产地产业带。

抛开数据不谈,如果从更大视角来重新审视,则是不难发现,基于自身强力的产业服务能力和“耦合”战略,京东物流与市面上的平台型、加盟制物流等单一供应链物流服务不同之处在于,其可以基于自身在一体化供应链积累的经验,对不同行业的需求和痛点有更加深入的了解,例如终端客户需求、特定产业的商品特色、存货及销售周期等等。

这种基于全盘数据的积淀,保证了京东物流有能力为客户提供全面的物流服务,包括快递、整车及零担运输、“最后一公里”配送、仓储及其他增值服务,另外通过IT基础设施进行数据采集、整合及分析等也会变得更加精准。

实际上,在仓储物流产业之外来看,更清晰的一个观察是,基于京东物流面向不同供应链的特殊供应链能力,供应链上的两端,也就是上游生产者和下游消费者的交互关系正在变得更加透明高效,进而可以促进整个供应链环节的流通运转,比如农产品上行,工业品下行等等。

对于京东物流而言,不论是其最初成立的10年,再或者是其宣布独立运作的5年,外界始终都保持着诸多讨论。但就当下的成绩而言,这个一直“扎根泥土”的企业已然完整蜕变,正在向行业、向中国产业模型贡献着不可忽视的力量。

或许可以回答文章开篇提出的那个问题,即“物流企业的价值是什么”,最好的答案可能会是:做产业互联网的连接线,做社会供应链的筑基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