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招聘何处去?看全球招聘20年启示

全球招聘启示录:广告终结、推荐崛起。
中国在线招聘何处去?看全球招聘20年启示

“金三银四”的求职招聘旺季到来,招聘行业波澜又起。

3月9日,BOSS直聘宣布公司董事会已经批准了一项股票回购计划,公司将在未来12个月内最多回购1.5亿美元的股票。BOSS直聘CEO赵鹏表示此举基于对公司的信心。BOSS直聘财报显示,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调整后盈利5.04亿元,自由现金流9.43亿元。

就在8天前,前程无忧公告称,私有化协议对公司的最新作价43亿美元,预计在2022年上半年完成交易,财团收购方包括德泓资本、鸥翎投资和前程无忧CEO甄荣辉等。这意味着,曾经的“招聘三杰”(前程无忧、智联招聘、中华英才网)将全部作别资本市场。

长期以来,由于低频的特质,招聘行业一直缺乏高话题度的公司与对投资人诱人的期许。但刚需的特性又让这个行业持续活跃在互联网前线。

今年,新秀渐露头角,老兵谋求二次发展,跨界新面孔也下场跑马圈地。开年以来,快手旗下专注蓝领招聘的“快招工”、58同城旗下聚焦招聘的“赶集直招”、放出企业点评路数的职场社交平台脉脉,都纷纷下场厮杀。

中国在线招聘何处去?谁能吃下4亿劳动人口国度的红利?把视野拉到全球,或许会有更清晰的答案。

全球在线招聘20年摸索路:从广告册到线上广告牌

截至2022年2月28日,全球人力资源上市公司市值TOP20中,市值超过百亿美元的有9位,其中美国公司ADP以858亿美元位列第一,日本公司Recruit凭707亿美元排名第二。

讨论在线招聘,始终绕不过的是Recruit。业内学者最多的疑问是:为什么不是1.5亿劳动人口的美国,4亿劳动人口的中国,而是在7500万劳动人口的日本,诞生了全球在线招聘的“先锋”。

中国在线招聘何处去?看全球招聘20年启示

(来自Recruit官网)

事实上,Recruit在1960年成立,最早做广告杂志起家。来自Recruit的广告册通过邮局寄到学生与职场人群手里,企业为广告册里的露出位置付费。广告册能放招聘信息,有着的现成的渠道与订阅户,其他的广告册能不能发?围绕年轻人的工作生活,Recruit的业务延伸到房产、婚庆、教育、旅游、餐饮、美容、二手车等领域。

广告杂志与报纸中缝一样,多一页就多一个版面,能多放一条广告。但总不能“无限制”的增加页数,吸引更多广告主。

这个问题随着个人电脑逐渐普及迎刃而解——网站页面不受出版物天然的“版面”限制,还能获取进一步的点击、浏览时长等更精细化的用户反馈。

经历2000年泡沫破裂后的互联网行业趋于稳健,Recruit这样的传统招聘广告巨头,这也宣召着在线招聘步入门户时代。很快Recruit把招聘及其他广告业务搬上了网,最终成为日本版的“前程无忧+安居客+美团+携程+瓜子二手车”。如今Recruit还在全球投资了200多家公司,活跃程度不输软银。

印度的Info Edge公司在1995年破壳,从招聘信息起家,很快走向Recruit的路子,扩展到房地产信息、婚恋信息,乃至食品配送领域。不过,不像Recruit四面开花,Info Edge目前仍靠招聘业务撑家,2017年在印度求职门户网站中占有72%的市场份额。

欧洲和俄罗斯的招聘事业也在往线上过渡。

比如2000年诞生的GPPP(Grupa Pracuj SA)公司,在波兰在线招聘市场占有64%的份额,在乌克兰择则有37%的占有率,借助低失业率和高工资的环境优势,在白领市场站稳脚跟后,GPPP又往蓝领市场扩张。

同在2000年诞生HHR(HeadHunter Group)公司,则以55%的份额领先俄罗斯在线招聘市场,尤其擅长服务中小企业客户,这也导致HHR公司的业务独立性更强——前十大创收客户仅贡献1.4%的收入。

而同期更为成熟的美国市场,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态势。领英打开了职场社交的大门,Indeed集合了职位搜索发布与公司点评,职场点评网站Glassdoor则打出匿名点评的特色。

中国市场也不例外,2004年前程无忧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从事人力资源服务的上市公司,一时风头无两。直到2008年前,前程无忧、智联招聘、中华英才网还三分天下。

但是,纯粹的分类信息模式容易数据过载,不易提升职位与人员的匹配效率。只依靠搜索和贩卖简历的方式,容易将资源集中在头部大公司,导致大公司收到过多不匹配简历、小公司缺乏简历可收的局面,也拉长求职流程,不利于改善求职者的使用体验。

而后续在线招聘行业出现了公司点评、职场社交等信息维度上的创新,仍然没有摆脱前人的束缚。

核心的问题在于,纯粹的信息中介只涉及捞简历的浅层沟通,后续交易双方脱离平台,无法完成闭环,这样平台始终会停留在“广告牌”的定位,难以拿到主动权和市场定价权,最终同质化而陷入价格战,走向集体没落。

市场也逐渐做出反应,领英、Indeed、Glassdoor、中华英才网最终被收购,智联招聘退市,如今前程无忧也在着手私有化。

回到在线招聘的本质,招聘者和求职者最终想实现的,是借助网络精准找到合适自己的人,而非平添工作量,在茫茫信息中如无头苍蝇般寻找对方。

步入2010年后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一波改革者出现了。

依靠技术力量,招聘进入算法时代

在走向算法时代之前,改革者们曾试图探索社交化和垂直化。

社交化以领英为代表,延伸到Facebook、Twitter、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可以借助职场社交帮助推荐,降低招聘和求职成本。垂直化则以专注自由职业者招聘平台Fiverr、瞄准中高端人群招聘的猎聘、倾向互联网领域的拉勾等打头阵。

简单来说,社交化是借助熟人推荐,垂直化是服务细分市场,二者本质上都为了实现更精准的人岗匹配。只是,这两种“断臂求生”式的路线,都很容易触到天花板。

一个典型的例证是,领英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劳动力市场,至今水土不服;Fiverr经历疫情爆发后,市值回落到24亿美元;猎聘市值只有97亿港元,拉勾则因错失移动互联网门票后被卖身前程无忧。

后继者还在奔赴,这一次他们想把在线招聘带向推荐时代。

这是由招聘市场的复杂性导致的。不同于电商人货匹配,求职者也有选择权,招聘市场必须双向奔赴。同时,这门生意也难以标准化,既有薪资、岗位职责、晋级体系这种硬性指标,也有企业文化、领导风格、团队氛围等不好衡量的软性指标,双方的匹配远不止一张简历或几场面试能搞定的。

放大到美国与中国这样巨大市场中,精准匹配更加艰难。而算法尽可能做到招聘者和求职者的画像描绘,化搜索为推荐技术,用大数据帮助减少匹配误差。

中国在线招聘何处去?看全球招聘20年启示

2010年成立的美国公司ZipRecruiter 便是其中的破局者。

其实,ZipRecruiter月活只有1400万人,占美国劳动力不到10%,11.5万企业客户约占美国企业的2%,网站流量也远低于Indeed和领英,但高盛在2021年的研报中依然对ZipRecruiter 寄以厚望,认为它将颠覆2050亿美元的美国招聘市场(线上占94%,线上仅占6%)。

ZipRecruiter的力量源泉是推荐技术。利用每月互动的数十亿个数据点,以及自动化招聘程序充当数字“猎头”,亲自邀请个人用户申请职位,并允许雇主向求职者提出申请,从而提升求职者和特定职位的相关性和互动性。

数据显示,ZipRecruiter上80%的雇主会在招聘后24小时内收到合格的候选人,超过35%的新求职者能在注册30天内被录用,过去三年雇主对求职者的正面评价增加17个百分点,职位平均发布在网时间比四年前少了23天。

截止到目前,ZipRecruiter已为超过280万家企业和1.1亿名求职者提供服务,高盛预计2020-2023年它的收入年复合增长率讲达到25%。

中国在线招聘何处去?看全球招聘20年启示

在中国,BOSS直聘同样选择的是智能匹配的技术路线。在招股书中,BOSS直聘对自己模式的解释为:一个促进老板和求职者之间即时直接对话的移动原生产品,提供精确的匹配结果,并由专有的智能匹配算法和大数据洞察力提供支持。

简单来说,BOSS直聘虽然靠着“直聊”的外皮吸引关注,但实质上与ZipRecruiter一样,通过技术开发的“智能猎头”,在为求职者提供信息呈现的价值基础上,增加了一层“筛选与推荐”的价值。

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12月31日,BOSS直聘拥有902名研究及开发人员组成的团队,占总员工数的26.6%。BOSS直聘2019年、2020年研发支出分别为3.256亿元、5.134亿元,同比上涨57.7%;分别占收入的32.6%、26.4%。

身处高速前进的中国市场,招聘玩家往何处去

事实上,除了以BOSS直聘、ZipRecruiter 为代表的新兴者依靠技术立家外,其他老牌区域领导者也在发力技术。借力科技迭代和革新行业,似乎成为新老玩家的一致共识。

在俄罗斯,来自PC互联网时代的HHR已经迅速投入移动端怀抱,通过人工智能自学习算法支持的增强型智能匹配系统,重新设计移动应用程序用户界面,并增加基于地理位置的空缺职位建议功能,以及支持候选人与招聘者的聊天服务,大大改善了移动端的体验。

盘踞波兰和乌克兰的GPPP也不例外,截至2021年9月,IT人员占其员工总数的28%。高盛预计,为了保持技术优势,IT人员的费用增加将超过其他部门员工,中期内继续推动整体员工人数的增长。

起源纸媒时代的日本Recruit则在上世纪90年代转型线上,到2016年已开发出200多个网站,提供350个App。Recruit中国投资高级副总裁、创阁资本合伙人杜淳曾公开表示,Recruit的秘诀在于大量获取C端和B端信息,再通过大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反作用于撮合交易来提升匹配成功率,最终来扩大收入规模。

为了深入开发人工智能技术,Recruit还邀请 Google 负责结构化数据研究的首席科学家 Alon Halevy 加盟,组建国际化团队,试图取得技术上的颠覆创新。

中国在线招聘何处去?看全球招聘20年启示

在双创潮掀起的中国互联网市场,BOSS直聘的新模式也带动了整个在线招聘行业的革新。如今,58同城、拉勾网、中华英才网、猎聘网、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等都推出类似的直聊功能。

与其他在线招聘同行不同的是,中国玩家身处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经济体,面向的是近9亿劳动力年龄人口和超4000万企业的庞大市场,时代大船划过的波浪在这里被无限放大。

诚然,受益于中国市场环境的助力,大玩家几乎遍及电商、生活服务、线上支付、打车、在线旅游等各领域,在线招聘玩家很难效仿Recruit、Info Edge来横向拓展,围绕技术纵深耕耘人力资源服务市场,成为中国企业拓高天花板的突破口。

一方面,来自科技赋能的创新仍在持续,从智能招聘延伸到职业培训、HR SaaS服务,建立人力全周期管理生态系统;一方面,出海和全球化依然存在机会。

庆幸的是,中国在线招聘历经20多年,与全球进程相差不大,伴随新一代技术创新,中国新生代玩家也有望在这片广袤土地上,实现弯道超车。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