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琦|市值蒸发10万亿,五大危机叠加,互联网巨头的苦日子来了

互联网企业市值暴跌触目惊心,中国资产全球大缩水,多年苦心经营的财富在一年之内化为乌有,这里面既有市场的原因,但市场之外的因素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陈琦|市值蒸发10万亿,五大危机叠加,互联网巨头的苦日子来了

自2021年以来,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就累计蒸发近10万亿。7万亿港元的腾讯如今不足3.2万亿港元,3万亿港元的美团如今不足7000亿港元,7500亿美元的的阿里如今不足2100亿美元,滴滴股价从最高18美元暴跌至如今不足1.8美元,市值从850亿美元暴跌至85亿美元。

仅一年时间,几乎所有美股和港股的互联网公司股价跌幅都在50%以上,拼多多、快手、贝壳、B站暴跌80%以上。据统计,280只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中,261只个股股价下跌,占比高达93.21%。缩短时间轴来看,今年年初至今,就有184只中概股跌幅超过20%,53只中概股股价跌至腰斩甚至更低。再看价格,超过70%的中概股跌破5美元/股,69只中概股股价甚至不足1美元。

互联网企业市值暴跌触目惊心,中国资产全球大缩水,多年苦心经营的财富在一年之内化为乌有,这里面既有市场的原因,但市场之外的因素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国互联网公司如今面临着五大风险叠加期,触底反弹并非易事,一个割裂的时代可能就此诞生,互联网巨头们的苦日子来了。

陈琦|市值蒸发10万亿,五大危机叠加,互联网巨头的苦日子来了

风险一:互联网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政策监管下的高压红线

2021年11月18日,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成立,这意味着反垄断工作将常态化。政策层面上,《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互联网平台分类分级指南(征求意见稿)》、《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征求意见稿)》和《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等针对平台企业监管的配套规则加紧落地。据统计,去年国内互联网领域的反垄断处罚案例高达89起,处罚金额超200亿元,能看出本轮监管的决心和力度。

在互联网反垄断的大背景下,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成为监管重点。随着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反垄断监管逐一落地,从融资端、到业务端、再到投资端都受到很大影响,互联网巨头们因“部门裁撤、业务调整、裁员风波、老板隐退、数据安全”等新闻频繁登上热搜也是有原因的。

风险二:《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正式实施,开启证券监管政治化

12月3日,美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实施细则正式实施,法案要求在美上市的外国公司向SEC提交文件,证明该公司不受外国政府拥有或掌控,并要求这些企业遵守美国上市公司会计师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标准,包括提供上市公司审计底稿等信息。其中多个条款明显针对中国赴美上市公司和已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当晚274只中概股总市值一夜蒸发近7000亿人民币。

2022年3月10日,SEC网站上披露了5家因为《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而进入被识别清单的中国公司,他们分别是百胜中国、百济神州、再鼎医药、和黄医药、ACM Research,消息一出整个中概股又出现集体暴跌。此法案对中概股的打击极大,它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只要清单一出就会波及所有中概股,这也会让全球投资者失去对中概股的信心。

陈琦|市值蒸发10万亿,五大危机叠加,互联网巨头的苦日子来了

风险三:俄乌局势重挫全球资本市场,中概股难以独善其身

俄乌局势是今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引发全球资本市场大动荡,A股上证指数累计暴跌9%,恒生指数累计暴跌24%,道琼斯指数累计暴跌8%,中概股和港股无一幸免。俄乌局势导致市场恐慌情绪激增,大量资金转向避险资产,导致全球资本市场持续下挫。

目前,俄乌局势牵动着全球资本市场的神经,在双方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之前,金融市场将呈现动荡下调趋势,中概股注定难以独善其身。

风险四:流量见顶,业绩增长面临天花板,经营压力突显

低于预期、增速放缓,这是互联网大厂遭遇的共同境遇。今年2月份,阿里公布的2022财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被称为“阿里史上最差财报”。该季度阿里营收2425.8亿元,上年同期为2210.84亿元,同比增长10%;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204.29亿元及净利润为192.24亿元,同比分别下降74%及75%。整体来看,其营收增速整体放缓,净利润下滑幅度较大。

财报显示,京东四季度实现净收入275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0%,归属于普通股股东净亏损为52亿元,与上一年同期的净利润243亿元相比,大降121%。这一结果,也远远低于市场预期的净亏损0.65亿元。

陈琦|市值蒸发10万亿,五大危机叠加,互联网巨头的苦日子来了

中国互联网企业在十多年里取得高速发展,现阶段互联网流量逐渐见顶,市场从增量市场步入存量市场,业绩增长面临天花板。再加上股价暴跌、监管趋严、扩张受阻、疫情打击等因素的影响,属于互联网巨头们的时代红利正慢慢消失。这势必会影响资本对互联网企业的价值判断,让人重新审视他们的估值是否合理,也会容易被人理解成市值暴跌是互联网泡沫下自我修正的正常过程。

风险五:资本有立场,做空势力围攻,中概股需留退路

资本有逐利的天性,但它也有国界和立场,中概股在别人地盘上是很被动的。中美关系充满不确定性,一旦美国证券监管掺杂着政治意图,那么中概股将首当其冲,环绕在中概股周围的做空势力便会伺机行动。

瑞幸财务造假事件让中概股产生信任危机,浑水把中概股列为做空的重点对象。滴滴上市面临中美双重监管,一家企业要在大国博弈下做出正确选择,否则再高的市场估值也枉然。很多互联网企业为了保证股价稳定,选择大手笔回购股份,这种行为短期内可以提振股价,但绝不是长久之计,同时也要注意公司账面资金大量增持股份有可能会落入空头陷阱。中概股回归A股和港股就是在给自己找好退路,尽量降低外部非市场力量的干扰,确保自身安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