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配角”到“主角”,户用光伏成功逆袭的逻辑是什么

户用光伏大爆发时代来临

文 | 萧田

每当天气晴朗,阳光正好的时候,福建省南平市政和县铁山镇元山村村主任叶先德,都要到村里的制高点——村广场,看看村里的房前屋后。

那些洒满阳光的一块块太阳能光伏板,折射出耀眼的蓝色光芒。叶先德满心欢喜:“再过几天,村子这个月的光伏收益就要到账啦。太阳这么好,肯定能有一笔好收益!”

叶先德所在的元山村长期以来资源匮乏,交通不便,乡村发展处处受限。这曾经让身为村主任的他有些无奈。

3年前,元山村建设了户用光伏电站,投运后并入国家电网,给全村带来了直接收益。叶先德介绍,一年少说也有3万多元。有了这笔收入,不仅当地村民的生活得到了保障,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也有了着落。

从村口进入,两条通村公路正在施工拓宽,农田基础设施改造如火如荼,经过整治的村容村貌焕然一新。

村里有光伏,日子更幸福。能让人们走向小康生活的光伏一直也都是政府、人大代表所关心的议题。在刚刚闭幕的两会期间,光伏相关话题再次引起热议。

3月5日,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要推进大型风光电基地及其配套调节性电源规划建设,提升电网对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消纳能力。足以见得,国家发展光伏产业的态度和立场。

户用光伏界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纷纷提出了自己的议案和建议,助力双碳目标有效落地。

两会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就建议,加快推进户用光伏纳入绿电、绿证、碳排放权交易三类市场,从而推动户用光伏产业的发展。

那么,到底什么是户用光伏?它又为何会引起人大代表们的关注?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户用光伏的中国特有范式

户用光伏也叫居民屋顶光伏,是分布式光伏的一种形式,指的是将光伏电池板置于家庭住宅屋顶或者院落内的小型光伏电站。

在坊间,有一段比较通俗的文字能够贴切的形容户用光伏:“你出屋顶我出钱,咱俩合伙建电站;啥活你也不用干,晒晒太阳有钱赚。”

“晒着太阳把钱赚”这并非是耸人听闻。

近年来,户用光伏凭借低成本、低门槛、无污染等优势,成为了乡村产业求索共同富裕的“绿色路径”。在中国的千乡万村,户用光伏正在让屋顶生“金”成为可能。

不过,户用光伏能够取得今日的地位,首先背后离不开一个日渐成熟的市场。而纵观户用光伏的成长史,恰恰也是一部户用光伏市场发展成熟史。

时针拨到2006年,原上海电力学院太阳能研究所所长赵春江教授在自家屋顶上进行了第一次户用光伏的尝试。

以现在的视角来看,这个中国最早的户用光伏项目由于技术不成熟,动辄几十万的天价费用,几无落地推广的可能,但这次尝试却为整个行业打开了想象的“闸门”。

2013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宣布“对分布式光伏发电实行按照全电量补贴的政策,电价补贴标准为每千瓦时0.42元”。作为集中式光伏得以迅速起量的关键,光伏补贴第一次落到了分布式光伏领域,自此打开了户用光伏在中国发展的大幕。

在此后的十余年里,国家补贴政策,企业积极参与,经销商、代理商入局.....在所有要素共同助推下,户用光伏发展突飞猛进。

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光伏电站累计装机容量67GW,分布式累计装机容量10.32GW。

以户用光伏“龙头”正泰安能为例,2015年进入该市场,到2016年底,该公司业绩达到69.19兆瓦,比2015年的0.11兆瓦,实现了600倍跨越。

然而,爆发性增长的户用光伏市场也产生了一些“杂音”。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2018年户用光伏最多时曾达十万家,没有哪个产业能在这么短时间里诞生这么多的企业。快速扩容的赛道也引来了一些不专业、赚快钱的从业者,给整个行业笼罩上一层阴影。

最为外界熟知的就是“光伏贷”。这一原本是央行为了鼓励新兴产业的发展而下发的信贷政策,部分投机者从中看到商机。他们打着“免费”的幌子,将劣质材料兜售给农民,转嫁风险,自己从中谋取大额收益。一时间,市面上出现了大量的“骗贷”现象,极大的伤害了户用光伏行业。

针对这一乱象,2018年5月3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了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了合理把握发展节奏优化光伏发电新增建设规模、加快光伏发电补贴退坡,降低补贴强度等要求,简称为“531光伏新政”。

“531新政”犹如晴天霹雳划破天际,给一哄而上的光伏无序发展踩下了“急刹车”。它带来的直接后果是,户用光伏市场停摆了近两年。不过也有好处,由于“531新政”驱逐了“劣币”保留了“良币”,使得整个市场朝着更加健康、稳定的方向转变。

从2015年起,我国光伏累计装机量跃居世界首位,2016年年新增装机量跃居世界首位。2019年全国总装机量已占全球的四分之一强。

如今,伴随着“双碳”热度持续升温,户用光伏不仅成了普通人了解和实现绿色低碳的重要一环,更是有机会成为助力碳达峰、碳中和,以及乡村振兴和创造就业的重要手段。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户用光伏行业走的越远,我们距离“双碳”和“共同富裕”的目标也越近。

为什么说目前是户用光伏的关键时刻?

1954年4月25日,一位工程师、一位化学家和一位物理学家走进一个实验室。第二天,《纽约时报》在头版刊登了他们的发明:

"可能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端并最终实现人类最为珍视的梦想之一——将几乎无穷无尽的太阳能用于文明。"

光伏——这一美国发明也让其开创了一个美国智慧的时代。从航空卫星,再到太阳能发电项目,在过去的70年里,美国曾长期处于领先位置。但进入21世纪后,市场格局开始发生改变。

由于中国制定了发展光伏的经济计划,还对当地制造业进行补贴,很快,在国家资金的推动下,中国光伏逐渐实现了“弯道超车”。

根据国家发改委给出的数据,中国不仅是全球最大光伏市场,还拥有全球最大的光伏发电产业链,地位无可替代。

光伏产业俨然是中国的一张名片。

近年来,光伏企业通过技术创新、规模化生产等方式,大幅降低了光伏发电系统的成本。相对于集中式光伏存在的土地、弃电、储能等诸多问题,分布式光伏凭借着“自发自用,余电上网”的原则,正在成为整个光伏行业未来发展的“第二增长极”。

而在这之中,户用光伏作为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也被重点关照。

2021年,国家能源局综合司下发《关于报送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方案的通知》,拟在全国组织开展整县(市、区)推进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工作。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意味着,整县推进模式是国家再次为光伏行业指明的新方向。

另一方面,除了国家政策之外,一批以正泰安能为代表的光伏龙头企业不断为行业正名,户用光伏市场也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荣。

此前,户用光伏行业遭遇“531新政”大地震,正泰安能决定采取“别人在退,我们在进;别人在犹豫,我们在提速”的战略。为此,正泰安能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

在经销商层面,为缓解经销商的库存压力,正泰安能允许他们原价退还尚未安装的产品,虽然这一举措在当时影响了公司的利润,但却“有温度”地解决了经销商的后顾之忧,为后来的渠道开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为行业树立了“勇于承担”的典范。

而在用户层面,正泰安能背靠正泰集团的品牌、渠道、运营等资源优势,找到了户用市场的痛点和突破口。

针对用户最关心的产品和服务问题,正泰安能的所有户用产品都来自第一梯队的供应商,且全套系统全部由人保进行财产保险。

与此同时,正泰安能还构建了智能化综合运维体系,打造25年全生命周期运维服务。所有问题在48小时内解决,保障老百姓的切身收益。

不仅如此,由于安装一套户用光伏需要农户自筹资金进行投资,但让农户一次性投资数万元并不现实。正泰安能又采用“合作开发”的模式,解决了农户出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成立至今,正泰安能累计开发户用电站逾50万户、装机规模8GW,每年为全社会提供83亿度绿电,减少二氧化碳排放826万吨。通过与农户合作开发,正泰安能创造了农村劳动力就业岗位4万余个,每年为50万农村家庭户均增收1000-3000元。

产品质量过硬、服务周到细心、始终站在客户的角度思考最终让正泰安能在一众同行中脱颖而出。时至今日,正泰户用光伏全国市场占有率超20%,排行业第一。

更为关键的是,在正泰安能为首的品牌企业引导和表率下,户用光伏无论是在长期经营、持续服务,或是在行业自律、标准化作业以及风控等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政策指向明确,行业环境持续向好,如此种种也预示着,户用光伏市场的时代正在加速到来。

潜力广阔,如日方升的户用光伏给我们带来什么?

近两年来,户用光伏发展异军突起,尤其是在东南沿海等土地资源紧张地区,市场开拓更是如火如荼。

2021年,国家发改委就风光上网电价征求意见,但在补贴尚未确定之时,户用光伏大省就已率先动起来。山东省太阳能行业协会副会长张晓斌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一季度(2021年)山东已有很多经销商收单量超过了去年全年的安装量。”

事实上,山东用户装载户用光伏发电站的火热只是一个缩影。

根据国家能源局数据,2021年,全国光伏装机新增54.88GW,其中新增分布式光伏规模达29.28GW,占比超53%,分布式新增装机首次超过了集中式。其中,户用光伏新增21.49GW,占比近40%,较2020年同期增长约113.8%。户用光伏累计装机42.9GW,超出市场预期。

从各省数据来看,在总共约22GW的新增户用光伏装机中,山东、河北、河南三省的新增规模合计就达到了16.4GW。而山东一省的装机量就达到了7.63GW,占了新增总量的1/3。这意味越来越多的老百姓争相安装户用光伏电站。

细究其背后的原因,除了政府和企业的推动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户用光伏其本身具有消费品和投资品的双重属性,农户们也认识到了其巨大的价值。

从消费品的视角上看,“自发自用”的户用光伏,承担了家庭电能消耗的重要来源,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下,助力节能减排,降低煤炭等化石能源消耗,完成碳达峰、碳中和目标;

而从投资品的角度上看,户用光伏具备“余电上网”的属性,将多余的电卖给国家又可以让更多的老百姓获利,这与乡村振兴战略不谋而合。

浙江省衢州市龙游县芝溪家园淳进村正是这样一个典型。这个由7个行政村所组成,共有约1200户农户的移民新村,村集体的收入均比较薄弱。但自从引入正泰安能合作开发屋顶后,从此“旧貌换新颜”。

当地村民雷冬莲介绍说,“正泰安能的工作人员经常过来检修,‘比上门女婿还勤快’。从投资、安装、并网到后期的维护,都不需要自己花一分钱,20年后,这套发电设备还能免费赠送给我,我们用了觉得好还推荐给了亲朋好友。”

如今,正泰安能让芝溪家园源源不断地释放着“阳光红利”,让家家户户实现屋顶生“金”,为村集体经济和村民增收,好评如潮,“光伏”这一绿色清洁能源也成为了当地的“新名片”。

浙江正泰安能电力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总裁卢凯告诉财经无忌,无论是光伏还是其他能源,优势在于价格与成本。在这个过程中,户用光伏让老百姓得到了实惠、增加了收入,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且实现了农户、银行、政府的多方共赢,符合国家的战略发展方向。

根据住建部最新公布的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目前农村人口约6亿,以12个农村居民拥有一个可利用屋顶来算,全国乡村户用光伏可用屋顶达5000万个,假设户均装机容量20千瓦,乡村的户用光伏市场总容量可达1000GW。

这也意味着,在乡村振兴、乡村清洁能源建设工程、千乡万村沐光行动等多重政策牵引下,户用光伏真正走向大众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而在那之外,谁能透析户用光伏的商业本质,在电站全生命周期内达到甚至超过理论发电量,为老百姓带来更高收益,谁就能站在时代的风口。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