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北上广,二次元游戏公司涌向成都

近两年,成都的二次元游戏屡屡破圈。不少游戏公司都举家搬迁到了成都,不少是从原来堪称二次元游戏宇宙中心的上海迁来的。成为二次元游戏之都,成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此之前,如何度过行业寒冬,在产业精品化升级的浪潮中活下来,才是成都游戏企业眼下最关心的话题。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燃财经出品

作者丨马舒叶

编辑丨饶霞飞

“现在成都出了很多好玩的二次元游戏。”95后的林可是“老二次元”兼游戏迷,每天会固定花2-3小时玩二次元游戏的她发现,近两年不少好玩的二次元游戏都是成都的工作室研发的,“从《约战:精灵再临》到《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件事儿》,成都简直是二次元宝藏。”

在成都某游戏公司任职游戏策划的欢欢则告诉燃财经,“成都二次元游戏整体氛围特别好,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二次元游戏)”。

实际上,成都一直在国内的游戏赛道谱写着“传说”。作为西南地区的集散地,成都经历了页游、端游再到网游时代。早在2002年,成都就开始建构数字文创产业链,以政策支持网游开发,吸引了一大批的游戏企业入驻。

据《2021成都网络视听产业发展机遇指南及机会清单》数据显示,游戏电竞已成为成都网络视听产业核心支柱。游戏电竞标上企业营收自2018年逐年增长,2020年达到413亿元。截至2019年12月,成都共有2474家游戏研发公司,被誉为“中国手游第一城”、“中国游戏产业第四城”。

浓烈的ACG文化氛围吸引着众多的游戏创业者。1992年出生的吴哲从陕西来到成都,创办起一家小型的二次元游戏公司,他向燃财经表示,“我觉得成都会是下一个二次元宇宙中心,比起上海,成都创业的资金压力会小很多。”

2020年,1995年出生的白胤廷作为土生土长的成都人,也选择在成都创建了兰廷科技,他告诉燃财经,“我已经习惯了成都慢节奏的生活状态,让我能够保持一个好心态。”

田海博在2018年来到成都,创建了东极六感。作为老牌的成都本土游戏公司,田海博向燃财经表示,“选择成都就是因为这里性价比高,无论是房租成本、人员成本和政策支持,和北上广深对比,对初创企业相对更为友好。”

在极富包容力的成都,从独立游戏到包括二次元等各细分类别,画风各异的游戏企业遍地开花。近两年,成都的二次元游戏更是屡屡破圈。林可告诉燃财经,“现在二次元游戏我就认成都的公司,画面、剧情、设定一级棒。”

田海博则表示,“去年不少游戏公司都举家搬迁到了成都,不少是从原来堪称二次元游戏宇宙中心的上海迁来的,比如焕艺科技、上海焕奇等等,这些新血液的加入也是对成都游戏产业的助力。”

在二次元的细分游戏领域,成都越来越显示出独特的地域魅力。成都二次元游戏资深策划师白路补充道,二次元游戏企业在成都聚集,整体行业发展前景看好。

不过,即便逃离了北上广,这些二次元游戏企业同样也面临行业“内卷”,“年前版号停发,全国游戏市场遇冷,内卷加剧,成都的游戏产业都应当沉下心来做精品内容。”

游戏产业投资人李竞告诉燃财经,“二次元游戏赛道一直被资本重点关注,成都的二次元游戏频出爆品也给了资本信心,但现在版号停发导致很多游戏公司失去了国内市场,出海或许是游戏行业的未来出路。”

二次元游戏创业者涌向成都

2018年,吴哲从陕西来到成都创办了一家二次元游戏工作室,主创团队从3-4人的小规模逐渐增加到后来的20多人。

“我在成都旅游了一个月,注意到成都街头全是大大小小的漫展,还有穿行在漫展里的年轻人。”吴哲被成都浓厚的二次元氛围所吸引,“二次元游戏在年轻人群体里接受度很高,我当即决定,做二次元游戏一定要来成都。”

吴哲正赶上成都游戏产业大繁荣的时期。

2015年腾讯在成都设立的天美工作室研发《王者荣耀》手游,此后,成都二次元游戏爆款频出,包括数字天空的《少女前线》、乐狗的《万国觉醒》等。此后,资本也随之涌入,吴哲创办的工作室也找到了个人投资人。

吴哲告诉燃财经,“成都的游戏产业环境很包容,再小众的游戏也能找到忠实爱好者,公司团队成员都是90后,每天上班做二次元游戏,下了班就一起结伴去看漫展、吃串,公司的创业氛围非常好。”

和吴哲一样,田海博也在2018年从新疆来到成都,创办了东极六感。从小喜欢玩游戏的田海博告诉燃财经,“我认为游戏是一个完美的现代文化载体,我想通过游戏让传统文化出海。”

2019年3月,东极六感拿到了游戏版号,并在6月上线了《匠木》的测试版。“在全网公开测试后,我们遇到了第一个投资人,提供了几百万元的融资。”随后,《匠木》成为了现象级的益智手游,更获得了故宫、IMGA、Indieplay等颁发的多项国内外游戏大奖,东极六感也成为了极具代表性的成都本土游戏公司之一。

继吴哲、田海博等先驱者之后,2021年6月,白胤廷创办了兰廷科技,组建起20-30人规模的公司团队。幸运找到个人投资人后,预计明年3月份将正式上线筹备3年的游戏项目。

“很多企业都来到了成都,这里的游戏产业越来越热闹了。”独立游戏制作人陈北徒向燃财经表示,“成都本来就是西南地区的集散地,不少游戏企业从重庆、贵阳、陕西搬过来,聚集形成了完善的游戏产业群。”

田海博告诉燃财经:“去年整个行业资金压力大,成都就显得更有性价比,上海不少游戏公司因为人才内卷在成都设立了分部,有的整个公司都搬来了成都。”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上海心曌网络科技在2021年6月成立了成都分部焕艺科技,并建立团队招收优秀游戏人才。而在成都整体政策的吸引下,上海焕奇科技将整个公司搬迁到了成都,以上海心曌和上海焕奇为代表的游戏企业并不算少。

实际上,除了以龙渊、东极六感为代表的成都本土游戏公司持续发展,近几年成都吸引了多家老牌游戏大厂建立分公司,包括腾讯、三七互娱、完美世界、游族等等。

游戏厂商的聚集引发“内卷”的同时,也使得大量的高质量游戏涌现成都。许多专注二次元的游戏公司及工作室开始发力,让成都“一夜之间”吸引了全国游戏玩家的瞩目。

从首款二次元枪娘卡牌养成战术手游《少女前线》的爆火,到2021年龙渊网络发行的《来古弥新》首次探索文博题材手游,在TapTap和B站两大平台累计预约人数突破50万,并分别收获8.7、8.4的高评分,同年还推出了科幻题材的冒险游戏《行界:重构》,TapTap预约量超过46万,评分高达9.1,一经发布就引起了二次元游戏圈的轰动。

成都二次元爆款游戏登陆TapTap

来源/燃财经截图

成都在二次元游戏交出的亮眼答卷迅速吸引了资本的关注,近年不少优质的游戏公司获得了腾讯、吉比特、B站和三七互娱等厂商的投资。鲸准数据显示,2021年1月至今,成都网络游戏领域投资事件99起,热度最高。

截止目前,2021年度B站投资的8家游戏公司中,3家都位于成都,包括成都空在社、东极六感和洛斯特,其中成都空在社和洛斯特都是典型的二次元游戏开发商。

为什么是成都?

成都的二次元游戏产业,大有后来者居上的意味。

在与燃财经交流中,创始团队无一例外都提到了成都“二次元”、“慢节奏”的独特城市氛围。

白胤廷告诉燃财经,“成都是一个隔三差五就有漫展的地方,我身边的同学都是二次元爱好者,其实游戏本身就有幻想属性,古剑奇谭、仙剑奇侠传等以传统文化为创作背景的游戏也都存在二次元元素,成都自然会吸引很多二次元游戏公司。”

在白胤廷看来,慢节奏的生活方式赋予了成都独特的城市魅力,吸引着白胤廷这样的年轻游戏创业者。

此前,白胤廷曾经在上海呆过一段时间,聊起被誉为“二次元游戏宇宙中心”的上海,他告诉燃财经,“虽然上海也有很多漫展,但是在上海逛漫展,是高强度工作和生活间隙里难得的放松,而在成都,逛漫展就是正常的享受生活。”

成都漫展展示图

来源/comiday官方微博

和白胤廷一样看法的年轻人不在少数。连续蝉联“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的成都,以“蓉漂计划”为代表的硬核人才政策、舒适的生活节奏、丰富多样的美食吸引着年轻人。

“成都人的生活态度悠闲但并不消极,这种慢节奏积极的生活态度其实对创业很重要。”陈北徒告诉燃财经。

被这种“慢节奏”吸引而来的还有田海博,“做游戏是需要大家沉下心来才能做好的,成都相比北上广深生活节奏比较慢,更适合我们。”

在采访中,陈北徒和田海博都提到了成都是个“性价比”极高的城市,陈北徒表示,“如果算笔账,一家成都天府新区的中小型公司,租金不到北京的四分之三,疫情期间租金甚至更低,员工的工资低于北上广,但幸福感普遍还很高大家都很喜欢这座多元文化的城市。”

“和北上广比,成都生活成本真的很低,在北京租个屋,能在成都租个房。我不用挤地铁通勤,还有吃不完的美食。”在成都某二次元游戏公司任职的欢欢告诉燃财经,“哪怕不和北上广比,成都比起相邻的新一线城市重庆,地处平原,人员流通快,对二次元和游戏都很包容。”

田海博补充道,“成都形成了年轻人的文化圈层,这和成都巴蜀文化、三国文化的丰富文化内涵是分不开的,而且成都一直很用心的打造城市文化景观,特别是成都作为国内最大的汉服产业集中地,年轻群体对国潮文化的欢迎,也让成都聚集了一批天然的二次元游戏人群。”

在成都慢节奏、二次元的城市独特氛围之外,ACG产业聚集形成的地域效应,也使得游戏公司纷纷选择落户成都。

根据《2021成都网络视听产业发展机遇指南及机会清单》,成都从2002年就开始布局数字文创产业,已经形成了完善的游戏产业链条。

一方面,上游的游戏音乐制作,成都有着各具特色、深耕多年的音乐工作室;此外,在决定游戏是否吸引用户“眼缘”的游戏美术上,林立的高校和从北上广回溯成都的年轻人为成都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画师人才。另一方面,成都分布着众多文创公司,能够提供包括游戏IP创意、游戏周边设计等各类服务。

更不用提成都早已成为全国游戏产业的“研发基地”,为全国的游戏产业提供研发输出。根据伽马数据显示,当前成都游戏企业增速全国第一,其中70.4%都是研发企业,研发占比全国第一。

此外,宽松友好的政策环境也是吸引众多游戏公司落户成都的因素之一。

“在政策支持上,成都也是很让人惊喜的。”东极六感的创始人田海博告诉燃财经,“东极六感刚创建就很幸运的拿到了成都市扶持文娱产业发展的50万元资金,对我们真的帮助很大。”

实际上,近年来,成都先后发布《成都市建设“三城三都”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成都市建设世界赛事名城促进体育产业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等政策,建立数字游戏产业基地,包括新川创新科技园、瞪羚谷数字文化产业园区等,为成都的游戏企业发展提供有力的政策支持。

“成都真的用心在扶持游戏企业,在一次企业会议上,我提出了融资渠道以及对接文化机构的一些发展问题,会上有关管理部门立刻回应了我。”田海博透露。

此外,成都还为小微游戏企业提供政府、银行、企业三方的文创产业基金、以及政府贴息的天府科创贷,为了解决融资问题,成立天府文创园为企业和资本对接提供平台。此外,“蓉漂人才政策”还包括极为友好的外来人才落户、子女教育的相关政策等等。

这些因素都在吸引源源不断的优秀人才从北上广“出逃”成都。根据公开数据,2021年成都新引进落户青年人才超过16万人。

逃不过“卷”

作为国内西南地区关键的游戏产业高地,成都在游戏领域已经形成了规模优势,游戏企业增速全国第一,研发占比全国第一。从2013年的高峰回落,成都的游戏产业逐渐步入成熟期,出现了全产业链覆盖的巨头企业,以及各具特色的中小型游戏企业,独立游戏、二次元游戏等细分领域表现亮眼。

不少新兴游戏公司开发出了类似《万国觉醒》、《我飞刀玩得贼6》等现象级二次元游戏,获得了资本的青睐。

一位资深投资人李竞告诉燃财经,“去年疫情期间不少投资人都从传统赛道转向了游戏行业,成都爆款游戏的出现,让大家意识到游戏公司不一定上市才能赚到钱。后来元宇宙概念诞生,元宇宙游戏也火了一把,直接带动不少VR游戏的公司拉到投资。”

2020年5月以来,成都游戏电竞领域共发生12起投融资事件,占网络视听投融资事件的52.2%,总金额超过13亿元,其中11起融资都聚集在游戏研发领域。其中东极六感获得了腾讯、B站和吉比特的投资,《灰烬战线》开发团队则相继获得了B站、宝通科技还有腾讯的投资......这些新兴力量获得融资后也倾向于迅速扩张,开发更加亮眼的新项目。

而在国内游戏市场的版号政策控制下,整体游戏市场较为饱和,游戏玩家增速放缓,成都的各大游戏企业也开始探索全新的商业模式,提升运营能力,挖掘潜在的用户。同时,随着玩家对游戏画面和音效等视听要素的要求提升,内容研发正逐步向精品化研发和IP化打造转型。

欢欢告诉燃财经,“现在成都的二次元游戏氛围感沉浸感更重,会更加重视玩家的社区运营。”她就职的二次元游戏公司经常在微博、B站等平台发布活动信息,赠送精美限定版卡牌、鼓励游戏二创,“这种运营方式让游戏带给人的快乐不仅在线上,下了游戏用户还能继续参与游戏讨论。”

欢欢表示,“以前的游戏比较简单,很多是横版游戏(人物只能上下左右动作),现在游戏都是3D效果,同时将家园系统、宠物系统、装备系统、主线剧情游戏、战斗系统等汇聚在一起,让游戏的内容量和玩法更加丰富。画面和人物也更漂亮,视觉效果好太多了。”

爆款二次元地下城迷宫探险卡牌手游《灵魂潮汐》的开发者苍崎表示:“目前二次元已经从一个小的品类变成了一个很大众的品类,没有一个游戏可以说自己是一款二次元游戏,而是我是一款二次元+ X的游戏,这意味着之后市场会对二次元游戏细分下的各种品类和玩法分的更加精细。”

在稳定增长以及进行精品化运营的同时,成都的游戏企业也不得不面对转型的”阵痛期“。

首当其冲的就是互联网大厂进驻带来的竞争压力。

作为成都的本土游戏企业,田海博向燃财经表示,“互联网大厂进入成都,本身对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企业多了,集群效应越好。但客观上确实会挤压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整个成都的游戏行业都卷起来了,所有人都在思考怎么做好产品,怎么活下去。”

互联网大厂的进驻也使得成都游戏市场上的优秀人才争夺战愈演愈烈。

根据拉勾网发布的公开数据,2020年成都游戏行业的整体薪酬整体低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但在二线城市中具有较强的竞争力。以U3D工程师、游戏主美、游戏制作人等热门岗位为例,成都中位数月薪分别为12K、20K和21K。部分关键岗位,如游戏主美、游戏制作人,成都的部分头部公司分别能够给到25K、30K的月薪,基本和北上广的薪资持平。

许多中小型企业不得不和互联网大厂展开“抢人大战”,在试图保住自身的优秀员工不被大厂挖走的同时,开出匹配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薪资吸引外来的优秀人才,企业的用人成本也随之增加。

白胤廷亦向燃财经表示,“做独立游戏很困难,即使成都产业集群效应很好,但优秀人才还得靠抢。现在的主美我花了整整一个月从广州腾讯游戏部门挖到成都的,为了争取她,我列出的条件包括:提供食宿、单间员工宿舍、公司豪华宠物专区、还有20K+的薪水。”

成都游戏企业特色岗位薪酬分布图

来源/拉勾网《2020~2021网游行业人才招聘报告》

其次,成都的游戏产业还面临着版号停发、政策不明朗下的市场冷却期。

在成都建立起初始团队后,田海博便遭遇了2018年下半年的版号停发风波,“整个游戏行业都冷下来了,成都也不例外,所以很多小公司都死了。”

李竞向燃财经表示,“去年8月版号又停发了,我们都在观望。2020年到2021年,不论是国内市场还是成都市场,二次元项目都是热度最高的,但现在不少投资机构都在谨慎考虑对二次元赛道的投资。”

资本迎来了冷静期,并收缩了对二次元游戏项目的投资,这也使得不少小型的二次元游戏公司迎来了“至暗时刻”,由于资金压力被迫砍掉项目的公司增多。

游戏赛道的市场冷却期带来了持久的行业震荡。某成都二次元游戏工作室画师告诉燃财经,“前几个月我身边不少的朋友就已经收到项目被砍的消息了,我手上负责的一个项目,还剩下三分之一的进度,上周就通知我被砍了。”

面对趋向收缩的国内市场,成都不少的游戏企业已经开始思考布局海外。

在腾讯、网易等巨头越来越深入的出海形势下,不少中小型游戏团队也在尝试出海。田海博告诉燃财经,“现在成都的游戏市场不景气,促使很多游戏公司开始关注海外市场,相比起国内市场,海外游戏技术更先进,市场更成熟,包括北美、中东、欧洲,还有东南亚等地区,是一片全新的用户蓝海。”

产品实力则是决定出海效果的关键。正如田海博所说,“把我们的产品做得尽善尽美,才能让传统文化借助游戏这一渠道被外国市场所接受。”

全国游戏行业遇冷,成都的游戏产业在激烈内卷之下,人口红利逐渐消退,随着大厂入驻带来的竞争压力,也促使成都的整个游戏产业链条朝着规模化、精品化的方向发展,过去黄赌毒、盗版等行业乱象逐渐消失,玩家对于精美画面、新颖题材和丰富玩法要求的提高,也倒推游戏产业持续引进优秀人才,提升研发能力以适应市场的变化。

成为二次元游戏之都,成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此之前,如何渡过行业寒冬,在产业精品化升级的浪潮中活下来,才是成都游戏企业眼下最关心的话题。

参考资料:

《了不起的中国城市|成都数字文创:成都游戏沉浮二十年》,来源:36氪;

《聊聊成都的二次元游戏与企业》,来源:游戏茶馆。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中林可、欢欢、吴哲、李竞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