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主义者刘勇

对于任何一家生物科技企业来说,只有站上世界的舞台,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顶尖玩家。眼下,在刘勇的带领下,瑞科生物离这一目标,又近了一步。

十多年前,刘勇决定改变人生路径,立志为整个行业做更多事情。

他告别前半生的顺风顺水,脱离体制开始创业,并召集起自己在CDC(中国疾控中心)共同奋斗过的伙伴,创立起瑞科生物,如今公司即将登陆港股。

比起同时期创立的百济神州、信达生物,瑞科生物的名头还不够响亮。这与疫苗行业的特性不无关系。

过去很多年里,疫苗被看作是一个小而美的存在。全球销量前十的药品中没有一款疫苗的身影,全球疫苗市场基本被默沙东、辉瑞、葛兰素史克和赛诺菲巴斯德四大家族垄断,但疫苗也只是它们的一个子板块。新冠疫情之前,国内疫苗领域更是难言创新成就,创业者举步维艰。

好在,事情正在发生变化。

过去200多年的技术积累,与近30年的技术突破相碰撞,尤其,新冠疫情加速了新技术的产业化进程。技术革命正源源不断带来重磅品种,HPV疫苗、带状疱疹疫苗……满足原先未被满足的需求同时,也在创造新的需求。这既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时代的呼唤。

就像瑞科生物创始人刘勇所说,感恩这个时代。

创业十余载,瑞科生物从籍籍无名到如今搭建起丰富管线,从HPV疫苗组合到重组带状疱疹疫苗,再到新冠疫苗组合,完成一个又一个里程碑,刘勇始终是那个冲在最前线领兵打仗的人。

“创制一流疫苗,守护人类健康。面对疫苗行业前所未有之大变局,瑞科生物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去迎接一个又一个战斗。”刘勇说。

1、刘勇和他的十年“冷板凳”

生于70年代的刘勇,称得上是那个时代的佼佼者:博士毕业后,从为国内疫苗行业研究“添砖加瓦”开始,一步步做到中国疾控中心研究教授,并成为HIV DNA疫苗研究的领导者。

在出国做访问学者期间,刘勇目睹了中外疫苗行业的巨大差距,“要为这个行业做更多”的种子就此埋下。

2011年,刘勇正式“下海”,成为中国最早一批成立的创新药企中的一员。

2015年的医药改革,让国内创新药逐渐迎来发展春天。资本开始入场,创新浪潮澎湃,科学家创业似乎变成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但你可能很难想象,刘勇在2011年做这个决定的艰难程度。

彼时,国内医药行业的不成熟、一级市场资金不青睐等诸多因素叠加,导致国内医药公司的融资难度堪比登天。

而医药公司从诞生之日起,“烧钱”便成了日常工作。不管是核心团队的构建,还是管线的临床推进,都离不开巨额的投入。

即便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百济神州,在2013年抱上默克大腿前,日子也不太好过,在最困难的时候,几百块钱的试剂都要省着用。

瑞科生物的日子更加艰难,“中间有接近八年时间,现金流吃紧。通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刘勇回忆道。

这种情况下,借钱发工资也成了刘勇和管理层的家常便饭。这也让刘勇养成了一个延续至今的习惯:每个月底预测未来半年的现金流,保证公司处于足够安全的边际。

即便是在2019年之后,公司完成了4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达23.51亿元,刘勇依旧保持着这个习惯。

这是出于对市场、对行业发展规律的敬畏。“瑞科能活下来是个奇迹”,刘勇感叹道。

说到底,生物医药是一个获利周期相当漫长的行业。真正意义的创新疫苗研发没有10—20年的积累是不可能的事,而这不是每个人都能扛下来的。如果没有足够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支撑,仅凭一时激情,创业很难继续下去。

在这条道路上,没有捷径可寻。刘勇很清楚这一点,因此,就像华为倡导的“板凳要做十年冷”,他也愿意带领公司坐十年冷板凳。

同样的使命感,让他号召、建立起一支能打仗、能吃苦的队伍。“十分感谢我的团队。他们都是这个领域的顶尖人才,原本可以不受这些磨难,却因为同样的使命感,坚定地陪着我走到今天。”

对于搞科研出身的刘勇,历经行业低谷、资本寒冬,8年艰苦奋斗,也极大锻炼了他的企业管理与经营能力。

这位信奉“华为主义”的科学家兼企业家,主张把有限的精力放在“核心技术”的打造上,敢啃硬骨头,立足于长期价值、差异化竞争。

任何一家疫苗企业,都不可能在短短几年内变成一家上千亿的公司。在刘勇看来,大道至简,脚踏实地将每一条管线往前推,是一家疫苗企业该做的事情。

“正因为难,才有价值,贵在坚持。”他坚信时间的价值。

2、做难而正确的事情

在瑞科生物员工印象中,公司创始人刘勇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做难而正确的事情”。

这听起来难以落地,因为长期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情非常重要,但非常困难,因为要克服挑战、抵制诱惑。

实际上,在产品立项以及自研还是引进技术方面,瑞科生物内部也有过困惑与争议。比如,在创业初期,公司团队也曾为是否研发“短平快”的管线有过争议,在部分内部员工看来,部分项目的研发难度并不大,只要做下去肯定有利润。但刘勇力排众议,果断否决了这一规划。结合行业发展及公司实际情况,他认为那些项目浪费公司战略资源。

这背后,其实是刘勇关于瑞科的战略愿景思考。

创制一流疫苗,守护人类健康,这是公司的愿景。这并非一句口号,刘勇要求自公司产品管线立项伊始,就对此进行细化、落实。为此,他为公司制定了管线立项标准,OPTI原则。

O是机会。瑞科生物立项第一个原则是大,重大疾病负担和巨大市场容量,一个通常的立项标准是100亿,全球100亿美元和中国100亿人民币市场容量。O原则反映公司战略上的积极;

P是审慎。疫苗研发充满风险,为了尽可能提高研发成功率,瑞科生物谨慎采用最先进的工业技术,也就是临床验证过的技术及其组合,并在时空两个维度调集足够资源提高研发品质。P原则反映公司战术上的稳健;

T是技术先进性。瑞科生物只研发生产一流疫苗,不做二流产品。因为只有一流产品才有长久生命力,并能在全球实现大规模商业价值;

I指知识产权。瑞科生物在注重保护自己知识产权的同时,也颇为尊重他人知识产权,不走径”,而是专攻突破性技术创新。

透过公司已经建立的12条差异化管线,我们可以更好理解OPTI原则。截至目前,管线中拥有新冠疫苗组合、HPV疫苗组合以及带状疱疹疫苗等极具潜力的百亿级品种。

市场可观的同时,针对这几个超级品类,瑞科生物也都是挑战难度最大的技术路线,为的正是为市场提供更有效的疫苗选择。

例如,重组蛋白新冠疫苗ReCOV采用了优化设计的免疫原结构和优选新佐剂,这是其免疫反应的强度显著高于第一代疫苗的关键所在。可以说,瑞科生物用行动诠释了,什么叫做难而正确的事情。

“如果有人拧熄了灯塔,我们怎么航行?”任正非曾一次次这样发问。

和任正非一样,刘勇也不愿瑞科被别人扼住咽喉。这是瑞科生物佐剂平台诞生的初衷。

“佐剂对于疫苗,就如芯片对手机一样重要。”刘勇对此有着清晰的认知。

不同于部分公司选择引进佐剂,瑞科生物选择了自主研发佐剂。拥有自主佐剂技术的好处显而易见,不被卡脖子,在产业化方面也更具备优势。

但这同样是一条异常艰难的路。新型佐剂研发具有很高的技术壁垒,对跨学科团队协作有非常高的要求。迄今为止,FDA批准的新型佐剂只有5款。

对瑞科生物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挑战。但刘勇是一个寻求最优解的人,任何一个问题,他都能找到系统的固定方式去解决,把它变成一个可以拆解成任务的方程,再逐个攻克。

事后来看,这个方法是行之有效的。5年持之以恒的努力,让公司见到了最终的曙光,完成了新型佐剂平台的打造。

通过该平台,瑞科生物成为少数几家能够研发新型佐剂的公司之一。不仅能够研发对标FDA已批准上市佐剂的BFA系列佐剂,还在蓄力下一代新型佐剂的研发,以寻找更多可能。

3、出海勾勒未来

没有企业的时代,只有时代的企业。

过去三十年来,随着免疫学研究的不断深入,疫苗行业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摆在瑞科生物面前的,是全球疫苗行业前所未有之大变局。

格局之变来自两方面。一是抗原技术的不断更迭,从减毒灭活,到重组蛋白,再到如今的mRNA技术,疫苗行业不断发生的技术革命,让后来者拥有了更多机会。mRNA疫苗双雄,莫德纳和拜恩泰克已诠释了这一点。

二是经过新冠疫苗研发竞赛,已经不难看出,未来的疫苗研发领域,尤其是新型疫苗,将可能主要被mRNA和新佐剂重组蛋白两个技术平台瓜分。也就是说,mRNA和新佐剂重组蛋白技术是未来疫苗工业的战略制高点。

眼下,多款疫苗已经用效果告诉了我们,佐剂技术的不断突破,让新型疫苗与传统疫苗的性能,差距越拉越大。诺瓦瓦克斯便凭借稀有佐剂技术,在新冠疫苗的竞赛中后来居上。

全球疫苗行业固化的竞争格局就此打破,“四大家族”之外,莫德纳、拜恩泰克、诺瓦瓦克斯等新势力不断涌现。

这让刘勇感慨万千。“感恩这个时代”,在他看来,即使日后瑞科生物抓住历史机遇,成为国际疫苗行业的领军者,这并不代表他个人能力多么突出,“主要是因为时代给予我们的机会,过去好几辈疫苗人也足够努力、聪明,他们只是没赶上这个时代。”

“疫苗行业如今的发展时机,可谓二百年难遇”。刘勇表示。

在成立之初便立志于成为全球一流疫苗企业的瑞科生物,如今正全力以赴。

去年9月,瑞科生物成立子公司瑞科吉生物,专注mRNA技术的研发,为未来蓄力;新冠疫苗ReCOV的诞生,也是公司出海的初尝试。

对于一家新兴疫苗企业来说,参与新冠疫苗研发,意味着极大的机遇,但也意味着巨大的商业风险。尤其是在立项时间不占优势的情况下。

这曾让刘勇一度颇为焦虑。但最终,出于对行业的认知,及公司技术的自信,刘勇拍板立项研发新冠疫苗ReCOV。

对此,刘勇解释道,所有高深的策略,艰难的决策背后,其实都是回归常识。新冠病毒不断变异,无论是中国还是全球都迫切需要更有效的疫苗应对。在他看来,这既是机会更是责任。

换句话说,让刘勇下定决心立项新冠疫苗,做一个“后来者”的原因在于,他并没有将新冠疫苗看作一个应急品种,而是从事物本质出发,认定它的长期价值。

按照公司预测,ReCOV有望在今年获得紧急使用授权。凭借优异的临床数据,ReCOV或许也将后来居上。

更重要的是,ReCOV是首个在发达国家获批临床的国产疫苗。这也为公司带来弥足珍贵的出海经验。

比起ReCOV,瑞科生物最早定位于全球(主要是发达国家)的管线,是第二代4、9价HPV疫苗REC604a及REC604b。刘勇认为,针对HPV疫苗这一重磅品类,尽早布局第二代HPV疫苗才能让公司占据战略制高点,为市场提供一流疫苗的同时,保持公司长久的全球竞争力。

更重要的是,公司拥有佐剂平台,有能力去挑战第二代HPV疫苗。REC604a及REC604b均采用了对标葛兰素史克AS04的新型佐剂,大概率能拥有免疫原性方面的优势。这一点,葛兰素史克已经充分证明。

并且,全球多中心研究结果显示,9-14岁女性接种2剂次AS04佐剂2价HPV疫苗后,抗体水平与15-25岁女性接种3剂次相当。

接种剂次比默沙东疫苗少一针,也将是REC604a及REC604b的潜在优势。目前,REC604a及REC604b设计的免疫程序,均是接种两针。

少接种一针的临床收益,可以节省巨大的接种成本,具有极高的社会效益。从这个角度来说,瑞科生物的第二代HPV疫苗打入欧美发达国家或许不是难事。

对于任何一家生物科技企业来说,只有站上世界的舞台,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顶尖玩家。眼下,在刘勇的带领下,瑞科生物离这一目标,又近了一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