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华物业二次递表:增收不增利,负债率高企曾向员工借款

润华物业重启IPO。

出品|公司研究室地产组

文|曲奇

3月10日,山东省本地的物业公司润华物业第二次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与上一次相比,润华物业将公司名称由“科技”改为“健康”,负债率显著下降,但公司毛利率和净利润双双下滑,增收不增利的特征十分显眼。

润华物业的实控人栾涛,其最主要的事业是汽车销售,后来又多元化向地产、物业、药业等领域发展。不过,多元化发展并不是很顺利,药业板块经过十几年发展最终于2021年被放弃,润华物业招股书失效后再次递表,IPO征程还未结束。

01润华多元化受阻,药业板块被舍弃

栾涛事业的建立始于上世纪90年代,在改革开放初期,当时还在山东省机电公司工作的栾涛,决定成立山东省汽车联合销售公司,也就是现在的润华集团。

1994年,伴随改革开放的深入,山东决定选择一小批国企进行现代企业制度试点;栾涛借此机会,使润华集团成为试点企业,并于2000年正式转制成为民营股份制企业。随后,栾涛提出了“百年润华”的创业目标。如今,润华集团已成为山东省最大的汽车销售集团之一。根据《山东商报》的报道,在2020年山东创富榜上,栾涛以59.48亿元的财富排在第90位。

润华集团除了汽车销售外,还早早地发展了地产、物业、药业等业务,但有成有败。物业板块曾上过新三板,现在要去香港IPO,而药业板块却不断出现经营问题,直到2021年润华将药业板块转让了出去。

天眼查显示,润华药业成立于1994年,主要产品有金羚感冒片等。成立时间虽早,但润华曾在2013年对外表示,药业板块是集团尝试性投资项目,目前仍处培育期。随后几年,润华药业还因涉嫌虚假宣传、成分不合规被罚款、停产整改。

2015年9月,章丘市食药监局公布的信息显示,润华药业生产销售的金羚感冒胶囊因水分不符合规定,被罚款1.28万。同年12月,润华药业又被检查出了问题,其生产的新复方大青叶存在减量投料咖啡因、异戊巴比妥两种成分,未按规定工艺组织生产,伪造批生产记录等严重违反药品管理法律法规问题。2017年,润华药业生产的处方药“洋参龟灵口服液”涉嫌食品药品虚假宣传,被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

近几年,润华集团逐渐剥离药业板块。天眼查显示,2019年12月,润华药业新增股东山东华信东唐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润华集团将持股比例降至40%。2021年5月,润华集团从润华药业退股,润华药业成为华信东唐100%控股企业。

润华药业折腾近二十年,却未能成功。如今,在润华集团的官网上,集团产业只有汽车和物业,已不见药业板块的踪迹。

02改名再上市,增收不增利

润华集团的两大板块中,主业汽车一直没有上市动作,反倒是物业板块率先接触了资本市场。

2016年,润华物业在新三板上市,是济南市第一家在新三板挂牌的物业公司。但3年之后,或许是因为新三板的融资额太少,2019年8月,润华物业公告称,根据公司对长期发展战略以及资本道路的规划,同时为降低运营成本,从新三板摘牌。

从新三板退市后,香港成为了栾涛父子的目标。2021年下半年,润华物业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但遗憾的是,招股书于2022年1月失效,首次冲击港交所失败了。2个月后,润华物业二次递交招股书,最为直观的变化就是更改了公司名称。

首次交表时,润华物业的全称是“润华物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主打科技概念,并表示公司致力于应用及开发数字化及操作自动化系统,采用技术解决方案增强竞争力,减少对人工的依赖和降低成本费用。

然而,作为一家物业公司,其科技含量显得并不是那么足。2018年到2020年,润华物业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30万元、540万元、200万元,在收入中占比分别为0.0067%、0.014%、0.0041%。

科技走不通,润华物业又换了一条路,这一次公司将名字改为“润华智慧健康服务有限公司”。与大多数已上市的物业公司不同,多数物业公司以住宅物业为主,而润华物业的业务结构中,住宅物业收入占比仅10%左右,而医院物业收入占比超30%。公司将名字改为“健康”,显得比“科技”合理了一些。

2021年,润华物业收入6.01亿,同比增长23.7%,但公司毛利率19.0%,同比下降2.2个百分点,归母净利润0.44亿,同比下降10.2%。显然,润华物业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困境。

2021年公司“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在于,医院、公共物业、商业管理这3项业务的毛利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医院毛利率只有13.3%,下降2.3个百分点;公共物业毛利率17.6%,下降2.6个百分点;商业管理毛利率29.0%,下降3.3个百分点。尽管住宅物业的毛利率从20.0%提高到25.5%,但由于收入占比太低,无法改变整体毛利率下滑的趋势。

03负债率高企,曾向员工借款

对比润华物业的两版招股书,这一次明显的不同在于公司的负债率实现了大幅下降。

2019年末到2021年末,润华物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43.0%、218.6%、95.5%。2021年末的负债率较上年末下降了123.1个百分点,但仍处于高位。2019年末到2021年末,润华物业的有息负债为1.36亿、2.40亿、1.51亿,2022年1月末降至1.49亿。

润华物业一边从员工这边筹钱,一边向关联方润华集团提供贷款。2019年10月,润华物业的员工为公司提供6500万元贷款,其中有2000万由管理层提供,剩余4500万来自于雇员的个人和家庭储蓄。

润华物业解释,这样做的原因在于商业银行贷款可能会有额外的质押或者担保要求,且融资利率较高,而雇员贷款融资利率仅为0%到5%,而且更为便捷。2020年10月,润华物业将这笔贷款结清。

2019年末向员工贷款后,润华物业又于2020年初向关联方润华集团提供了一年期贷款1.25亿,这笔贷款于2021年3月收回,这笔贷款的年利率为7%到9.5%。2021年,这两笔关联贷款结清后,润华物业的负债显著下降。

润华物业作为山东省本地企业,其提供的物业服务也主要在山东境内,来自山东的收入占比接近99%。利用润华集团在山东省内的影响力,润华物业或许可以当一个区域型“小而美”的公司。当然,这也是润华物业的局限,拓展山东以外物业项目的难度会很高。

润华物业或许会成为栾涛父子的首个IPO项目,但栾涛和润华集团早在2007年就与上市公司有“亲密接触”了。

2004年末,兖州煤业通过中国银行济宁分行向山东信佳实业公司提供6.4亿委托贷款,联大集团对这笔贷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后因山东信佳无力偿还,兖州煤业便向山东省高院申请冻结了联大集团持有华夏银行的2.89亿股。

最终,经法院判定,其中2亿股被判给了润华集团,由此,润华集团成为了华夏银行的股东。截至2021年9月末,润华集团持有华夏银行1.78%股权,位列第7大股东,市值约为14亿。

2022年,物业股的上市浪潮有所回落,这也让润华物业栾涛父子首个IPO项目的上市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