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卫翻盘了吗

基本面向好,市值重跌

文 | 老鱼儿

编辑 | 杨旭然

长期以神秘著称的王卫,随着顺丰在2017年的上市一起走向台前。与内敛时期不同的是,他必须和顺丰一起,面对来自公众和投资者急风骤雨般的评论乃至指摘。

对此王卫或许早有准备。但他可能没有想到,在如日中天、市值涨破5300亿元的2021年,他却遭遇了创立顺丰以来的最大危机。

2021年4月8日,顺丰发布当年一季度业绩预报,预报净利润亏损9-11亿元。舆论一片哗然,用网友的话说就是:“怎么也不能相信,顺丰竟然会赔钱!”

当日顺丰股价一字跌停,之后长期、连续下跌至今,市值相比最高时蒸发掉3000亿元之多,跌幅高达六成。而且截至目前,股价仍没有调头向上的意思。

王卫翻盘了吗

顺丰控股股价表现(2021年1月至今)

其实回过头看,顺丰的颓势并非毫无征兆。自2020年四季度开始,顺丰的业务增速相比前两个季度明显放缓。这种趋势延伸到了2021年一季度,并且进一步跳水,最终导致“惨案”发生。

王卫也第一次因为业绩的压力公开道歉,并表示:“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如今,距离王卫表态已再过了一个春秋。似乎为了验证老板的承诺已经安排到位,近期,随着顺丰“升级”事业的进展,不断有喜讯传来:

3月20日,顺丰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顺丰航空圆满完成鄂州机场实地验证试飞;

3月18日,顺丰2月份快递物流业务经营简报发布,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1.11%;

2月18日,顺丰1月份快递物流业务经营简报发布,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3.27%;

再加上1月28日顺丰控股发布的2021年业绩预告。报告显示,顺丰2021年第四季度盈利24亿-26亿元,同比增长39%-50%;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4.5亿-16亿元,同比增长41%-56%。

抬眼望去,顺丰四季度以后的亮眼数据,与前三季度的困难形成鲜明对比。

基本面似乎已经向好,但反映在资本市场上,顺丰的股价却仍在跌跌不休。祸不单行,香港、上海的疫情也仍对企业的经营产生着货真价实的影响。

这不禁让人们疑惑:王卫真的翻盘了吗?

01不顺风不顺水

曾经顺风顺水的顺丰,到底经历了什么?

自2017年上市以来,2021年一季度是顺丰的首次亏损。虽然没有上市前的数据,但是据在顺丰工作超过10年的老员工透露,2021年的这次亏损,也是他听说的第一次业绩亏损。

曾经顺风顺水的顺丰,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要从顺丰经历的、快递行业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内卷”开始说起。

众所周知,得益于电商业的高歌猛进,中国快递业迅猛发展。四通一达背靠淘宝成为快递行业的主力军,顺丰、京东占据高端市场,极兔在拼多多“树大根深”。行业的利益争夺非常激烈。

尤其是极兔的入局,几乎是本着“亏损两年心态”,将价格战打到了极致,以至于政府监管部门不得不出手制止。更值得玩味的是,在价格战杀到天昏地暗的时候,相当多的消费者对于低价物流已经非常适应,以至于觉得理所应当。

快递行业的价格战已经持续多年

这种近乎失去理性的、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价格血战,对于整个行业的生态环境是摧毁性打击。顺丰在这一轮竞争中是被动接受者的角色——重资产商业模式导致其降价空间有限,长期积累的品牌价值也决定其难以降价——最终陷入骑虎难下的局面。

其次是顺丰有些“点儿背”,高投入的时期正好遭遇了疫情。

顺丰基于未来业务增速预期而前瞻性开展网络建设,从2020年四季度开始加大中转场自动化建设,诸多固定资产的投入导致报告期内成本增加。在2021年第一季度,顺丰控股营业成本较去年同期增加40.44%,研发费用较去年同期增加55.99%。同时,顺丰控股为应对春节节前业务高峰,投入临时资源(包括外包人力、运力和临时场地等)都使成本增加。

但春季是疫情的高发期,高投入遭遇了疫情的无情影响。

受疫情影响,制造业企业的供应链普遍受到影响,进而会导致减产、物流订单减少。顺丰的主要用户是B端用户,在整个大环境的影响下,订单萎缩对顺丰造成一定压力。

在消费者端,政府因防控疫情需要采取诸多交通管制、人流限制等举措,造成快递员等返岗困难,大部分城市社区目前就疫情防护采取封闭管理,限制了快递员出入,对末端派送造成一定影响,无形中都增加了营业成本。

第三是顺丰过去几年的多元扩张步幅不小,消化吸收需要一个过程,甚至一些代价。

随着2021年175.55亿港币收购嘉里物流(00636.HK)51.8%的股份,顺丰已经通过“买买买”完成了对快运、冷运及医药、同城急送、国际和供应链等新业务的收并购。

嘉里物流的控股权是顺丰又一次重大收购

数据显示,2019年及2020年,顺丰控股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40.49亿元、-148.84亿元。2021年三季度,其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进一步爆到-233.84亿元。

与此同时,顺丰2019年、2021年先后进行了大规模的融资。配合着自身业务产生的现金流,不断投入新的业务和资产,相当于顺丰正通过盈利的再投入和融资,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规模越来越庞大、经营覆盖面越来越大的超级物流单体。

另据顺丰同城在港股IPO时的资料则显示出,2018年至2020年,顺丰同城亏损持续扩大,亏损额分别为3.3亿元、4.7亿元、7.6亿元,2021年一季度亏损2.1亿元。显然这也是一块正在培育中、无法贡献正向现金流的资产。

02能否翻盘?

时间进入到2022年之后,顺丰又继续跌去了近三分之一的市值。

因为业绩差而公开道歉,对于大多数企业家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某种“耻辱”,尤其是已经习惯了接受赞美和追捧的明星企业家来说。

王卫这种自己家快递员被打了都能带去敲钟的性格,是一定要“找回场子”的。

顺丰的2021先抑后扬。在二季度实现了扭亏为盈,三季度利润持续爬坡,四季度利润实现了同比增长。2022年1月28日,顺丰发布2021年的年度业绩预告,虽然年度利润同比仍有较大降幅,但总体趋势已经回暖明显。

王卫和公司高管们这样复盘2021年的后三个季度:

首先是更加聚焦于核心战略,强调业务价值贡献及可持续的健康发展(潜台词:我们要干点能挣钱的、能长久干下去的主业);

第二是收入端,进一步提升收入质量,通过调整定价策略主动调优产品结构和客户结构,经济型快递产品单票收入同比提升(潜台词:同行别打价格战了,起码我们是不会继续参战的);

第三是成本端,精益化成本控制效果得到显现,前端使用科技动态预测客户需求,后端精准匹配资源投入,并随着速运、快运、仓网、丰网四网融通的推进,中转场自动化设备升级,干支线线路整合优化,公司的营运操作效率稳步提升,从而改善整体效益。(潜台词:前期花的钱都是为了现在省钱。)

第四是自第四季度起合并嘉里物流联网有限公司的业绩(潜台词:呵呵,收购就是香)。

但是,对于这些解释,资本市场给予了消极的反应,投资者信心不足。时间进入到2022年之后,顺丰又继续跌去了近三分之一的市值。

看起来,要想重新唤回外界的信心,王卫还需要祭出更多的杀手锏。笔者看来,关键的杀手锏有二。

第一是鄂州花湖机场。

鄂州机场对顺丰的意义更是重大。在顺丰规划的物流帝国版图中,鄂州机场是亚洲第一个、世界第四个专业货运枢纽机场。未来顺丰将以鄂州机场为核心,逐步打造覆盖全国、辐射全球的中国“孟菲斯”。

鄂州花湖机场建设现场(湖北日报摄)

机场建成后,顺丰将可以摆脱对其他机场和航空公司的依赖,在鄂州进行集货分拨,提升货机装载率。根据公开测算,若装载率提升10%,全货机运输成本将下降18%,带动整体运输成本下降6%。

此外,机场建成后,顺丰航空将更加灵活地获取优质航空时刻,保障时效进一步缩短。未来,航空当日达并非遥不可及;同时,长远来看,鄂州机场将助力顺丰完善全球航线网络,拓展海外业务,构建顺丰全球供应链网络,实现对供应链各环节的自主可控。

第二个“杀手锏”正是顺丰被看衰的多元业务。之前顺丰业绩暴雷,与重金投入多元业务不无关系。但作为一个大型的物流企业,顺丰如果想要再上层楼,却又必须从同城、冷运、快运、国际等新业务中寻找增量。这本身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寄希望于这些“新秀们”挑起大梁,成为速运之外的第二极,也是顺丰前期“战略性亏损”的终极目标。

顺丰的愿景一直是“成为值得信赖的、基于物流的商业伙伴”,从未把自己局限于一个快递公司。快递市场可能会有其增长的尽头,但物流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行业。

03写在最后

中国快递行业的企业家群体中,“低调”仿佛成了一种必不可缺的逼格。四通一达的老板几乎从不出声,京东物流的CEO也很少被人提及。

也正是因为这种低调,导致了中国快递业虽然规模庞大,但是企业家并不显赫。在这个满是低调的行业里,王卫以其传奇的经历,前瞻的视野,将几个人的背包客发展成为超40万人、世界前五的“快递航母”,甚至可称得上是中国物流业唯一一个明星企业家。

但是即便是像王卫这样级别的企业家,在近10年来中国快递行业的短兵相接后,仍显焦头烂额、步步惊心。中国快递江湖的硝烟味道可见一斑。

总的来说,快递行业在中国的发展符合市场竞争的必然规律,历经了高额利润期、过度竞争期,未来也将向垄断竞争期演进。而物流更是一个满是小散乱的庞大市场。面对从快递领域杀入的大企业,几乎没有抵抗之力。

王卫选择了这条其他快递公司少有选择的道路,也因此一度陷入艰难。但规律的力量是强大的,甚至不会以企业家们的意志为转移。从这个角度看,王卫的成功翻盘,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