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工厂落地,特斯拉要做欧洲汽车市场的“鲨鱼”?

特斯拉在中国市场中发生的事情,是否会在欧洲市场中再次上演?

文/周雄飞


埃隆·马斯克又一次跳起了舞。

近日,特斯拉在德国柏林的超级工厂(Giga Berlin)中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开工仪式,来庆祝这一工厂的落地。作为其CEO的马斯克激动地在现场跳起了那熟悉的舞步,并且向在场所有的人表示感谢。

马斯克在柏林工厂对着无人机跳舞,图源特斯拉官方公众号

马斯克会如此激动,也可以理解。随着柏林超级工厂的落地,不仅意味着特斯拉拥有了全球的第四座超级工厂,更为重要的是,特斯拉也借此机会成功踏上了欧洲市场,就像两年前登陆中国市场一样。

2020年初,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式落地,并且向国内用户开始交付国产版Model 3。在彼时业内看来,特斯拉这条“鲶鱼”进入中国市场后,势必会掀起一阵浪花。

在特斯拉的刺激下,当年国内的新能源汽车整体市场开始从2019年的“寒冬”渐渐回暖过来,小鹏、理想相继完成美股上市,蔚来的财务数据也开始逐渐向好发展。

然而,随着特斯拉开始举起降价“大旗”后,这条“鲶鱼”变成了“鲨鱼”。

自国产Model 3上市后,特斯拉对其车型进行了数次降价,售价也从最早的35万元降至目前的27万元左右。不仅如此,在其第二款国产车型Model Y自去年初上市后,也开启降价模式,售价一度也来到20-30万元的细分市场中。

凭借着这样的降价,特斯拉很快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中撕开一道口子,Model 3和Model Y顺利登上国内车型销量前十榜单的前列。对此情形,业内一度人心惶惶,国内新能源车企纷纷把特斯拉视为最大的对手,连线出行曾在多篇文章对此进行过描述。

如今,特斯拉的超级工厂正式落地在欧洲市场,由此业内很多人纷纷猜测在中国市场中发生的事情是否会在欧洲市场中再次上演。对于这个问题,相信随着特斯拉柏林工厂的投产,很快会揭晓答案。

1、一波三折的柏林超级工厂

“相信未来。”

本周二晚,在位于柏林的特斯拉超级工厂中,马斯克在开工仪式上如此说道,在他看来,特斯拉制造的每一辆车都将朝着一个可持续能源的未来,“而柏林超级工厂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大步”。

与马斯克一起到场的,还有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和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在其二人的见证和全场的掌声中,马斯克亲自将首批30辆Model Y一一交付给了在场的用户。

马斯克在柏林工厂发表讲话,截图自仪式直播

除了交付车辆和跳舞之外,马斯克说的最多的话语就是感谢。他不仅在仪式上感谢了所有参与超级工厂建设的工作人员,在仪式结束后马斯克还以德文在推特发文说:“Danke Deutschland!(谢谢德国)。”

马斯克会这样表达感谢,是因为他知道柏林超级工厂的落地来之不易。

2019年11月,马斯克宣布将投资50亿欧元在柏林郊外建成一座超级工厂,建成之后会成为特斯拉继美国内华达州和纽约州两座工厂、中国上海超级工厂之后的第四座工厂。

按照马斯克的计划,这一工厂会于2020年开工建设,预计在2021年7月前建成并启动生产任务。这之后,马斯克对于柏林工厂的建造进度没有过多介绍,直到2020年7月,他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中写道“柏林超级工厂正在以几乎不可能的速度拔地而起”。

这一描述看似向外界传达了工厂建设顺利的意思,但鲜为人知的是,从柏林工厂建设之初,问题就不断袭来。

2020年初,为了给工厂建设做准备,特斯拉在获得当地法院和相关部门的批准下,开始砍伐工厂所在范围内的森林树木,先是砍伐了92公顷的树木,然后又砍掉了82.8公顷。

这一砍伐树木行为,虽然获得了行政部门的准许,但很快却遭到了当地环保人士的抗议。据一些外媒报道,这些环保人士认为特斯拉的大量砍伐树木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当地的环境,因为这些森林中居住着许多动物,其中还包括一种濒危的蝙蝠。

与此同时,这些环保人士还认为特斯拉砍伐这片森林可能让当地的饮用水供应面临风险。“这座工厂将会排放许多污染物,对这个区域造成不可逆的污染。”当地自然保护协会负责人这样认为。

为建柏林工厂而砍伐的树木,图源《每日邮报》

在源源不断的抗议声中,德国柏林和勃兰登堡州高等行政法院曾下令特斯拉,停止对柏林林地的砍伐工作,工厂建设进度也就此停工。

为了尽快继续工厂建设,马斯克曾多次飞到柏林,与当地行政部门和环保机构沟通和协商,最后在特斯拉承诺将在当地种植其砍伐量3倍的树木作为补偿后,柏林工厂的建设才得以继续。

解决了砍伐抗议问题后,特斯拉柏林工厂的建设进度依然不怎么顺利。先是由于工厂供水问题,工厂建设进度一度停滞;随后又由于土壤问题,不得不修改已经垒好的地基,导致柏林工厂又一次停工。

到了当年底,据《每日邮报》报道,特斯拉由于未向德国勃兰登堡政府交纳1亿欧元的保证金,其柏林工厂部分在建工程被叫停。该政府发言人表示,若2021年1月4日之前仍未支付,特斯拉柏林工厂目前的“初步批准”将面临被取消的风险。

好在特斯拉在去年年初向德国勃兰登堡州环境办公室支付了相应的保证金,其柏林工厂的建设得以继续延续。殊不知,到了去年11月特斯拉柏林工厂的建设再次被当地政府叫停。

当月3日,据TechWeb报道,由于当地民众的持续投诉和抗议,德国国家环境局和勃兰登堡行政法院重新启动对特斯拉柏林工厂合规性的讨论,由此特斯拉柏林工厂的建设工作再次停止。

马斯克就此变动在其个人推特中表示遗憾,并表示他们的做法是不对的(What they are doing is just not right)。

经历了如此一波三折后,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于本月4日获得了工厂的最终运营批准,并在近日正式开始投产。需要注意的是,工厂的开工并不代表就已安全,据多家媒体报道,就在柏林工厂开工仪式前后,在工厂外围依然有动保、环保人士抗议的声音。

或许马斯克也知道这一事实,因此他在仪式上依旧在安抚民众的情绪,他表示“有时人们对未来感到悲伤,他们或许不相信我们能解决可持续能源,但我真的可以像大家保证,这个工厂是朝着这个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

特斯拉柏林工厂效果图,图源特斯拉官微

特斯拉柏林工厂虽然已经投产,但需要注意的是,该工厂的投产时间比马斯克此前预计的时间整整晚了9个月,也就是说从开工到正式投产,柏林工厂将近用了两年的时间。

相比之下,同样是海外工厂的上海超级工厂,从开工到正式投产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在业内看来,或许正是基于上海超级工厂可以如此快地投入生产,才让特斯拉有了此后在中国市场中“大杀四方”的基础。

2、特斯拉在中国:从“鲶鱼”变“鲨鱼”

刚登陆中国市场的特斯拉,还只是一条“鲶鱼”。

2020年1月,特斯拉上海工厂经历了一个多月的生产后,举办了一场隆重的交付仪式。仪式上,马斯克不仅亲自向首批车主交付了国产Model 3的车钥匙,并且为了表达喜悦之情,还在舞台上跳起了舞。

特斯拉上海工厂首批交付仪式,图源特斯拉官微

当天,特斯拉官方微博也发文庆祝这一时刻,“一年前,当他(马斯克)第一次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脚下还是一片荒芜。而一年后的今天,这里已经成为一座每周可产3000辆Model 3的特斯拉超级工厂。”

面对特斯拉上海工厂的落地,一些国内新能源车企的掌门人开始惴惴不安,理想汽车CEO 李想甚至公开表示过“特斯拉都已经打到家门口了”。相比之下,更多业内人士彼时则认为随着特斯拉进入国内,会像“鲶鱼”一样搅活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

2019年,由于国家政策补贴退坡、赛麟汽车等新能源车企被证明是“造车骗补”后,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进入到了“寒冬”之中,蔚来CEO李斌甚至被媒体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

但随着特斯拉进入国内市场后,马斯克及其产品的影响力很快让投资人重新看到了新能源汽车的潜力,行业也开始回暖。

在这样的背景下,在2019年同样处于困境的小鹏和理想顺利在2020年相继完成了美股上市,一度接近死亡边缘的蔚来也因得到了合肥政府的投资,其财务情况逐渐转好。

除了盘活整个行业,特斯拉这条“鲶鱼”也进一步利好了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发展。

“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虽然自2014年就已开始发展,按照时间来算到2020年也已发展了6年时间,但就整体上下游产业链发展来看,当时并不成熟。就比如一个驱动模块的组件,从找供应商到确定供应一般得花几周乃至一个月的时间。”国内某头部车企研发负责人孙浩对连线出行回忆道。

当特斯拉开始生产国产版Model 3后,据Tech星球援引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制造总监宋钢透露,特斯拉首要的工作就是在本地构建起一条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来实现零部件的国产化装配。

据连线出行了解,在2020年末与特斯拉有合作的国内供应商就已达到了124家,而到了今年初,特斯拉国内供应商“朋友圈”已接近200家,基于此,特斯拉零部件国产化率已经超过了90%。

连线出行曾在《奔驰、特斯拉召回,供应商“背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文中对此进行过详细诠释。

在孙浩看来,随着特斯拉的带动下,近两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产业链已逐渐成熟起来,在这样的背景下,蔚来、小鹏等新能源车企的周围也逐渐有了更多供应商伙伴,进一步促进了车企和供应商的共同发展。

就在整个行业欣欣向荣下,特斯拉却露出了它的“利齿”。

2019年10月底,特斯拉开启了国产版Model 3的预售,其预售价格为补贴前35.58万元,此后的两个月中,特斯拉再次调整这一车型的价格,到了2020年1月交付之际,该车型的补贴前价格为32.38万元,补贴后为29.905万元。

凭借着三轮降价,特斯拉成功把国产Model 3的补贴后售价下探到了20-30万元市场中。面对此举,彼时业内一度炸开了锅,都认为特斯拉的降价会对“蔚小理”及比亚迪等车企造成打击。

话音刚落,随着2020年4月下旬,国家将新能源政策补贴的门槛设在了补贴前30万元以下才能享受。为了拿到补贴,特斯拉再次降价,将Model 3的补贴前售价降至29.18万元,换句话说其车型补贴后的售价来到了27.15万元。

6个月后,特斯拉再次宣布,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版由补贴后售价27.15万元下调至24.99万元。面对这样的多次降价,虽然有很多老车主表示自己成了“韭菜”,但丝毫不影响特斯拉在国内的销量表现。

据乘联会数据,2020年全年国内新能源车企销量排名中,特斯拉以137459辆的全年销量排在了榜单的第三位,需要注意的是,这一成绩是仅以国产Model 3一款车型实现的。

Model 3一炮打响后,特斯拉在去年初又亮出了另一颗“利齿”——国产版Model Y车型。

与Model 3相似的是,国产版Model Y在去年1月初上市后,特斯拉就把这一车型的起售价进行了下调,其中Model Y起售价从48.8万元下调至36.99万元;高性能版从53.5万元下调至33.99万元。

特斯拉Model Y,图源特斯拉官微

6个月后,特斯拉宣布基于长续航版和高性能版的基础上,推出标准续航版的Model Y,起售价仅为27.6万元。通过推出这一新版车型,特斯拉成功把Model Y的售价也下探到了20-30万元的市场中。

虽然与Model 3降价一样,当特斯拉推出更加便宜的Model Y之后,也有很多老车主纷纷吐槽自己成了“被割的韭菜”,但另一边由于新车型的推出,特斯拉线下门店一度人山人海。

凭借着Model 3和Model Y两颗“利齿”,特斯拉成功在中国市场中撕开一条口子,让自身成为了颇受欢迎的车企。2021年国内新能源车企销量榜单中,特斯拉以320743辆的成绩,继续排在此份榜单的第三位,同比增长了133.3%。

在业内看来,自特斯拉2019年底正式登陆国内市场后,经历了两年的发展,特斯拉已完成了从“鲶鱼”到“鲨鱼”的变化。那么,随着特斯拉现在登陆欧洲市场后,同样的情形会在欧洲市场再次上演吗?

3、特斯拉在欧洲,也会是“鲨鱼”吗?

当特斯拉柏林工厂正式投产的那一刻,业内对于这一问题的讨论就已开始。

这一问题会受到如此大的关注,主要是因为在此工厂落地之前,特斯拉的进口车型在欧洲市场的表现就已亮眼。

据EU-EVS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欧洲11国(挪威、德国、英国、法国、爱尔兰、西班牙、荷兰、瑞典、瑞士、丹麦、芬兰)新能源车企销量前十排名中,大众以124389辆排在第一位,特斯拉以115731辆紧随其后排名第二,雷诺、现代、起亚和宝马位居其后。

车型销量方面,特斯拉Model 3以95319辆位居第一,雷诺ZOE、大众ID.3和ID.4分别以50859辆、49865辆和42284辆分据二至四位,起亚NIRO、现代KONA和标致E-208位居其后。

2021年欧洲11国新能源车型销量前十排名,数据来源于EU-EVS,连线出行制图

由此来看,无论是在车企销量方面,还是车型销量方面,特斯拉在欧洲市场中都占据一定的优势。

正因如此,在业内看来随着特斯拉柏林工厂的投产,本地化车型也会很快取代进口版车型在欧洲销售,通过这一步不仅补充了全球的产能,届时特斯拉也会像“鲨鱼”一样,在欧洲新能源汽车市场获得更大的优势。

但特斯拉想要在短期内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容易。

如果复盘特斯拉在中国市场获得优势的过程,可以发现除了推出Model 3和Model Y车型之外,一次次的降价、以便让产品在同等细分市场中成为爆款,是特斯拉在中国市场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特斯拉之所以可以一次次的降价,与特斯拉在国内拥有完备的供应链是分不开的。

按照上文所说,特斯拉在中国的零部件本地化已经做到了90%以上,这也意味着特斯拉需要在欧洲市场做到同样水平、或者趋近于这一水平,才能支撑起特斯拉在欧洲市场进行降价。

事实证明,特斯拉目前还没有这样的实力。据42车库报道,目前柏林工厂生产的Model Y搭载的电池依然是来自中国的2170电池,其余的零部件同样是依靠中国出口,换句话说,特斯拉在欧洲还没建立起相应的供应链体系。

除了供应链配套不足之外,柏林工厂还陷于缺人和缺水的困境中。

据德国最大的工会组织IG Metall公布的消息称,特斯拉柏林工厂目前正式雇员只有3000多人,而柏林工厂(包含电池厂)计划要招12000人。面对劳动力不足的现状,特斯拉还包了相关的火车线路来吸引人来面试,但效果并不明显。

根据上文所述,特斯拉柏林工厂在投产当日,依然有很多环保人士在投诉特斯拉对于环境的破坏。除了森林和土地之外,该工厂还面临水资源短缺的困境。

据界面新闻报道,上周德国勃兰登堡州供水公司(WSE)在一次特别会议后发布声明称,由于不仅要供给当地民众用水,还得供给特斯拉工厂,导致当地用水储备已经完全耗尽。由此,特斯拉柏林工厂的生产或许会受到缺水的影响。

在以上因素的影响下,先不要说对于生产出来的产品降价,就连保证正常的产能都是一件难事。

对于柏林工厂的产能,特斯拉曾鼓吹可以达到年产量50万辆的水平,但就摩根大通预测来看,今年该工厂大概能生产5.4万辆新车,到2023年能生产28万辆,要爬坡到年产50万辆至少要等到2025年。

特斯拉柏林工厂,截图自仪式直播

反观特斯拉视为对手的大众汽车,截至目前其在欧洲市场已收到9.5万辆电动车订单,而在大众的狼堡工厂,年产能已实现了70万辆的水平。另外,按照大众计划,在狼堡会新建一座造价20亿欧元的电动车工厂,计划2026年投产。

虽然新工厂投产较晚,但在业内看来大众是特斯拉在欧洲市场中不可忽视的强大对手之一。

“就目前两者的本地产能来看,特斯拉较大众处于略势地位,再加上大众在欧洲市场布局已久,在供应链配套方面也是优于特斯拉的,由此特斯拉想要在短时间内超越大众,不太可能。”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翔对连线出行表示。

除了大众,同样在欧洲市场中土生土长的雷诺、标致和宝马等老牌车企,也会给特斯拉在欧洲的发展带来不小的压力。

菲亚特-克莱斯勒与标致雪铁龙合并而成的 Stellantis 集团在新能源布局上比较激进,规划到2030年实现纯电动汽车年销500万辆,其中在欧洲市场销售的所有乘用车均为纯电动汽车。

宝马集团也宣布,在今年计划将纯电动车型阵容扩大至15款,到2030年实现年销150万辆电动车的目标。

需要注意的是,特斯拉在欧洲市场不仅要面对大众等“本地玩家”,还得迎战蔚来、小鹏等“出海玩家”的挑战。

2020年9月,随着100辆小鹏G3i从广州新沙港启航,小鹏汽车在欧洲市场的首批订单正式发运出口,今年也将进军瑞典、丹麦和荷兰等欧洲更多市场。威马也在当年11月与网约车运营商Uber签署了意向性协议,就此正式迈出了出海的一步。

到了去年9月底,蔚来旗下的ES8车型在挪威正式上市,与此同时,位于挪威首都奥斯陆卡尔约翰大街的首家海外蔚来中心也同步开业。为了拿到更多的市场份额,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曾表示,“进入欧洲短期来说就意味着更多亏损,但可以接受”。

奥斯陆卡尔约翰大街的蔚来中心,图源蔚来官微

除了“蔚小理”之外,比亚迪、奇瑞和上汽等车企也早已开始布局欧洲新能源市场。2019年9月,上汽名爵ZS纯电动SUV在挪威和荷兰上市;2020年6月,比亚迪联手挪威经销商RSA将旗下唐EV引入挪威市场。

综上来看,特斯拉想要短期在欧洲新能源汽车市场中成为一条 “鲨鱼”,仅仅通过布局本地化工厂时远远不够的。正因如此,对于特斯拉而言,与其急于争夺优势,还不如先思考如何解决问题、在欧洲市场扎根下来更为实际一些。

(本文头图来源于特斯拉官微,文中孙浩为化名。)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