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法师的喜悲,春天最懂

树上的桃李花,树下的老法师。

作者|刘小土

编辑|李春晖

每到春天,公园就会长出很多花和老法师。于是,蹭拍、偷拍引发的冷嘲热讽乃至冷兵器热战都不足为奇。本周,硬糖君刚在朋友圈目睹了一场老法师和小模特的骂战,并与两位主角都作了一番恳切深谈。(注:老法师,上海俗语指经验丰富的人或精通某一行的人。在摄影圈,老法师原指摄影手法单一且好为人师的老年摄影爱好者。现经常被用来泛指所有老年摄影爱好者。)

玩摄影五年,张道临(化名)第一次觉得自己没脸在圈里混了。

老年人的崩溃并不只在一瞬间,事情还得从3月初的一次约拍说起。

时值早春,南京植物园郁金香盛开,热衷拍花打鸟的老法师们早就跃跃欲试。自然要长枪短炮披挂一身,火速去占领最佳机位。

但张道临已拍腻了花草题材,今年想要做些改变,把创作重点放到人像上来。他早早约好奶酒(化名)当模特,并做了自觉“万无一失”的计划。拍摄当天,他们在现场产生过一点点小分歧,“但大体聊得挺好的。”张道临觉得。

收了返图的奶酒压根没回复,张道临都没察觉有任何不妥。直到他在小红书刷到自己被挂的帖子,这才意识到模特的体验相当不愉快。

在帖子里,奶酒控诉老法师不可信,并细数了那次拍摄的种种槽点。难以沟通、审美拉胯、特爱教人做事等等,有理有据。

要说混迹在摄影圈,看老法师被撕也是寻常事。可事情真落到自己身上,张道临才知道多难接受。面子挂不住的他,私信要求对方删帖,却发现已被拉黑。他无奈把“丑事”摊到摄影群,说明来龙去脉后,还不忘“教育”奶酒几句挽回颜面。

结果自然是引得这场骂战绵延数日,从小红书、微信群一路吵到朋友圈、微博,他俩的矛盾没得到及时解决,反而卷入更多人不断升级。

掐指算算,这个春天,老法师和小模特本就该有一战。

“我花了很多心思”

老法师对拍摄的重视程度,往往是和装备成正比的。

从这个角度衡量,张道临确实很在意跟奶酒的这场约拍。他拿出最贵的相机,还从朋友那里借来更适合拍人像的镜头。

准备工作远不止这些。他考虑到以往拍风光、动物较多,对街拍、人物没啥了解,特意找出同龄同好发在抖音的教学作品,认真研究起妆发、构图、打光。

当然,那些视频数据惨淡,完全打不过年轻的摄影博主。可在张道临看来,这才叫实用的干货,“不喜欢花里胡哨的。”

奈何一番学习后,他还是心里没底儿,于是购置了很多道具来撑场面。反光板、背景板好歹用上了,纱巾、烟雾、纸扇则完全闲置。有的公园规定不让用,有的奶酒直接拒绝。

张道临不理解,非常不理解。少女披着纱巾,蹲在郁金香花丛边儿,等待下午四五六点的太阳余晖洒满全身,多么有油画感啊。他耐心地给奶酒讲戏,描述自己想象里的情绪大片,“其他游客也说创意不错。”

可好说歹说,奶酒还是不领情。她从网上搜出几篇郁金香拍摄指南,让张道临模仿下相应风格,强调照片一定要有浪漫氛围感。

总之,双方在“到底怎么拍好看”的问题上,交流地并不顺畅。折腾俩小时,他们换过三五个场景,咔咔按下上百次快门,都没有抓到特别满意的画面。张道临想着奶酒这样也难进入状态,便商量着结束拍摄,四处逛逛。

在公园里溜达一圈,张道临倒收获颇多,成功蹭拍到几位汉服美女。不过中间出了点小插曲。他和其他老法师在旁边“偷拍”,遭到了年轻摄影师的驱逐。“我们都拍过很多年,镜头那不是随便给的,他竟然还向我们收费。”

但这样的冲突正越来越频繁和激烈。城市里老法师的队伍在迅速扩大,他们扎堆在公园、商圈、街道,他们无处不在,镜头咔咔往上怼。

以前,被拍者面对热情的镜头尚抱有一丝宽容,老年人丰富退休生活嘛,躲一躲也就糊弄过去了。如今,蹭拍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大家再也不想忍了,整理出各种防蹭攻略,想一举“打掉”老法师伸出的多余镜头。

张道临也是因为蹭拍经验少,才找来奶酒“互免”约拍,避免不必要的尴尬。不过,他还是喜欢游走抓拍,这样更有机会创作好作品,“还不用对模特负责”。

所以张道临最无法忍受的是,奶酒反复吐槽其审美拉胯,把照片说的一无是处。他特意找出其中几张满意的,向硬糖君认真讲述创作理念。总结下就是,“小年轻不懂刀锐奶化”。

作者十年前的采风作品

十年前硬糖跟老法师们去安徽采风,听得就是这套理论。翻译下上面的话,他们眼里的好照片,一定要主体锐利,背景如奶油般划开。再通俗点,焦要对准。

“别信老法师”

奶酒和张道临是在南京颐和路认识的。

去年秋天,很多网红跑去颐和路拍照,奶酒也被朋友拉去打卡。正在那里踩点拍梧桐叶的张道临,随手抓拍了她几张照片,便加了微信好友返图。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奶酒正在运营一个穿搭自媒体,需要足够的图文、视频产出。考虑到成本,她的拍摄多数以手机自拍完成,没啥格调和质感,只能用来堆料。

而时尚网红和摄影博主的互动,短视频用户最喜闻乐见,千万级网红“小鱼海棠”就吃到过这个红利。奶酒也想蹭下热点,但苦于没有找到合适(免费)的摄影师,一直犹豫到现在。

这时候,老法师张道临找上门来互免约拍,这不正是一拍即合?确定约拍前,他俩在微信聊过几次,偶尔也点赞下对方朋友圈。奶酒对张老师拍风光的技术还是相当认可的。当然,直接影响她做出判断的,还是张道临漂亮的摄影履历。

张道临,地方摄影协会理事,几大摄影赛金奖得主,作品发表于各种杂志,咋看都是靠谱老法师。“大佬请我这种小白当模特,很赚啊。”奶酒是这么打算的。

玩摄影的朋友应该知道,老年摄影队伍确实藏龙卧虎,但徒有虚名的老法师更多。这么说吧,硬糖君的老爸就曾用一张普通至极的风景照,在保险经理组织的摄影比赛里勇夺铜奖。

拍摄当日,奶酒听完张道临“说戏”,她才意识到自己找错人了。

回忆起那一幕,奶酒的怨念至今难消。“他让我酝酿情绪,想象被心爱的人抛弃后,独自前来赏花,表现一种落寞和孤独,这样可以跟明媚的郁金香形成反差感,增加照片的故事张力。”

有过这样的亲身经历,奶酒终于相信:老法师的师,是好为人师的“师”。光在小红书挂人不够解气,她还跑去豆瓣、知乎相关话题下分享这段心酸的约拍故事。

当然,让奶酒无法忍受的,不只是老法师的普信,更多在于对“模特”的冒犯。

花鸟虫鱼也好,游客路人也罢,一旦到老法师的镜头里,似乎就成了他们的“私有物”,可以任意拿捏。

在奶酒看来,张道临丝毫听不进其他建议,一直固执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创作,让人哪哪儿都不舒服。尤其是拍摄过程中,他还热情邀请蹭拍老法师一起“讲道理”,“吐槽年轻人审美小气、太过个性。”奶酒彻底心理破防。

如果你随手搜搜“老法师”的相关信息,就会发现思想守旧且酷爱说教,是他们的普遍特征,也是不被年轻朋友待见的主要原因。

审美的裂痕也许还能用相互尊重弥合,社交的鸿沟却难以跨越。张道临和奶酒这场事先预备的约拍都有种种问题,更何况那些在公园突发的蹭拍瞬间呢?

同一个镜头,在老法师手里是欣赏、是排场、是给人面子,可在普通人面前却是压迫、是冒犯、是“这福气给你要不要”。

拍到老,学到老

对峙将近一星期,张道临和奶酒谁也没能说服谁,争吵最终在“趣味无争辩”里画上不圆满的句号。

可主角已经退场谢幕,观众却还没消停。不少在现实里遭受蹭拍、偷拍之苦的网友,顺着奶酒挂人的帖子找到张道临的社交账号,发来“不要脸”“垃圾老法师”“居心不良”的“问候”。

张道临更委屈了。审美拉胯、沟通强硬以及没有分寸感,这些批评他可以慢慢反思,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但把整个老法师群体污名化,而后将模糊的“原罪”强加在个体上,他无法接受。

退休后,张道临宅在家里没事儿做,在儿女支持下发展起这项文娱活动。最初,他只是穿梭在南京大街小巷,用手机拍拍风景,在朋友圈九宫格里刷点存在感。亲朋好友的热情捧场,让张道临从空虚的退休生活里品到了新的滋味。

拍着拍着,他上瘾到停不下来。尤其是加入各种中老年摄影群后,身份认同感和创作成就感得到进一步加强。就这样,张道临买单反、报摄影班、跟采风团,成了名副其实的老法师。

粗略估算下,五年时间里,张道临光在器材设备、课程教学、道具采购等方面就已砸进去近二十万。他告诉硬糖君,在被网友吐槽审美拉胯后,火速又买了三门网络修图教程。

硬糖君认识很多老年摄影爱好者,大抵都有相似的心路历程。

如此说来,老法师常被诟病“无法接受任何负面评价”,其实也不难理解。他们生活就这么点爱好,“疯”一点的,甚至把摄影当做精神信仰,自然容不得半点沙子。这就像无法接受自家偶像被骂的粉丝,无法接受老坛酸菜塌房的吃货。

不可否认,确实存在没有道德底线的老法师,故意偷拍软色情照片卖给非法网站获利。但更多中老年是真正把摄影当成生活里最鲜亮的一抹色彩。他们的最大问题在于,没能在拍摄过程里找到和被拍者的安全社交距离。

年轻人不再沉默,而是站出来和老法师沟通,哪怕有些对话方式激进了点,但本质也是在帮他们寻找更和谐的创作方式。

尽情作法,拿捏分寸,愿我们和老法师共享这美好春日。

注:文章图片来自网络,和本文没有对应关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