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首份财报,网易云音乐没有新故事

云村的未来,还藏在深邃的云雾中。

3月24日,网易云音乐交出了首份上市大考成绩单。

财报显示,2021年网易云音乐全年收入69.9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42.9%,在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经调整后年内净亏损为10.44亿人民币,同比缩窄33.4%。

营收增长,亏损收窄,这份看上去不错的业绩背后,却可能直指网易云音乐的窘态。

所谓的云村故事以及音乐与社交梦,首先在用户层面,并没有实现理想中的破局。

财报显示,截止2021年12月31日,网易云音乐在线音乐服务月活用户约为1.83亿人,同比增长仅为1.2%,而在线音乐服务每月每付费用户收入由2020年的8.4元降至2021年的6.7元。

可见,网易云音乐在用户规模上已经遭遇天花板,同时用户付费意愿也在下降。

其次,变现落地实体,主要是直播。

财报显示,网易云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收入为37亿元,同比增长63.1%,是2021年营收毛利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其中绝大部分由直播服务贡献。

问题在于,直播早就不算是新故事了。头部玩家众多,神豪用户退潮,都意味着网易云音乐作为该红海领域的后来者,很难持续保持高增长。

资本市场或许,已然看透了这一点。

目前,网易云音乐在港股上市仅仅3个月,其股市值也从上市时的约400亿港元回落至150亿港元,蒸发60%。

这还不算什么。

对于网易云音乐而言,一个更难看的数据是成交量。上市至今有很大一部分交易时间内,网易云音乐当日的平均成交量徘徊在1万股上下,成交额还不到百万。有时甚至还出现了当天成交量低于1千股的情况。

这种情形放在一家百亿港元市值规模且有较高知名度的互联网企业身上,实属罕见。

以3月24日为例,当天网易云音乐收盘时成交量仅为5500股,而同等市值规模的企业,比如市值85亿港元的奈雪的茶,同日成交量却高达447.25万股。

显然,网易云音乐并没有打动投资者。

在线音乐遇瓶颈,用户增长靠“渠道”

先看作为网易云音乐两大支柱业务的在线音乐。

财报显示,2021年网易云音乐在线音乐服务收入为33亿元,同比增长25.4%。

其中,在线音乐服务月付费用户数由2020年的1600万人增长至2890万人,每月每付费用户收入由2020年的8.4元减少至6.7元。

对此,网易云解释到:“主要由于我们于2020年至2021年与其他平台推出联合会员套餐,我们的会员以折扣出售以推销订阅以及扩大服务面”。

简而言之,捆绑销售会员服务是网易云音乐增加付费用户的方法之一。像是在淘宝的88VIP中,网易云音乐会员就被作为打包产品共同出售,单买需要138元的年费会员,与其他多种服务捆绑加入88VIP套餐之后一共才需要88元。

可见,扩大了付费用户规模,却更多是“渠道驱动”,而并非是自身“内容驱动”。

并且即便如此,网易云音乐的整体用户规模,也没有获得破局。财报显示,2021年网易云音乐在线音乐服务月活跃用户数为1.83亿,同比增长仅为1.2%。

这也让外界曾经对网易云音乐在版权放开后用户增长的期待,落空。

去年7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颁布了一纸“解除独家版权令”,对于整体在线音乐市场都是个好消息。

为了表露决心,丁磊也多次在云村承诺,只要版权放开,网易云音乐必然会敞开了买。这之后,在上市的招股书中,网易云音乐也表示:“目前已经与环球、索尼及华纳这全球三大唱片公司达成了直签协议。”

似乎音乐版权能够回归云村已经是既定的方向了。

但时间过去了几个月,财报中提及版权回归网易云的唱片公司仅仅只有摩登天空、英皇娱乐、中国唱片、乐华娱乐以及风华秋实文化五家公司。

换句话说,版权购买进展稍显缓慢。

当然,网易云音乐也知道自己在音乐内容上存在短板。

为了弥补这层短板,丰富平台内容,从很早开始,网易云音乐就开始培养自己的原创音乐人。

在此次财报中,网易云音乐再次强调了音乐人的地位。

“到2021年,我们为平台上超过40万名独立音乐人提供服务,在我们的内容库中,约有190万首音乐曲目来自独立音乐人,较2020年底增加约80%。”

的确,像是万能青年旅店、颜人中等不少音乐人都正在通过网易云平台走进大众视野,发布了自己的专辑,举行了live,收获了一大波粉丝。

但说到底,这些音乐人所生产的音乐,毕竟小众,终究无法像流行音乐一样拥有足够的商业变现能力,恐怕也难以在短时间内撑起网易云之于音乐市场的野心。

云村故事靠直播,过犹不及的纷乱感

云村故事的另一面,本质上是直播。

财报显示,2021年网易云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收入由2020年的23亿元增长至37亿元,同比增长63.1%。

对此,网易云音乐解释到:绝大部分来源于直播服务。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网易云音乐进入直播领域,陆续推出「LOOK直播」、「聲波」及「音街」等产品,试图赚取“通过该服务自社区虚拟物品购买并在我们的平台上使用产生收入”的形式产生变现。

通俗来说,就是直播打赏。

确实变现容易,也成为了目前网易云音乐营收毛利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不过,不论从平台氛围基调还是资本市场所给予的期待来说,直播并不能够让网易云音乐变得性感。

过去将近十年的时间里,网易云音乐由一款音乐播放器升级为音乐社区,用户期待其成长为小众音乐爱好者的乌托邦,成为Z时代精神家园。

但近些年急于变现,网易云先后上线了播客、直播、K歌等多种社交功能,并选择直播打赏作为主要变现方式,无形中也离用户心目中的社区越推越远。

众所周知,小众文化圈存在高高的壁垒,圈内的人更崇尚的是不染世俗、忠于初心的精神文化,一旦发现平台开始背离初心,那么出走便成了一件箭在弦上的事。

简而言之,小众用户的用户体验与平台的金钱利益,网易云音乐可能还没有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同时放到现今,直播故事也早就不新鲜了。

财报显示,2021年网易云音乐社交娱乐服务月付费用户数达到68.33万人,同比增长109%。不过社交娱乐服务每月每付费用户收入448.1元,同比下降21.9%。

在业内看来,直播市场早就是红海竞争状态,网易云音乐作为后入局者,在自身流量势能转化完全后,直播业务也就很难维持高增长。

当然,网易云音乐也意识到这一点,开始拓展平台的边界,提供更多的音乐相关服务,来强化平台黏性与商业化能力。

财报显示,2021年,网易云上线了寻找乐谱的“乐谱典藏馆”、音乐人交易音乐的“beat交易专区”、音乐人发布语音消息的“音乐主创说”、让用户向朋友发送定制视频的“音乐罐子”。七麦数据显示,自2021年以来,网易云更新了51个版本,涉及了“歌房”、“发布状态”、“一起听”、“播客故事-人间剧场”等功能的添加。

社区功能的确丰富了不少,只是这些过犹不及的纷乱感,可能也在无形中改变了社区氛围。

结语

网易云音乐,还需要证明自己。

在投资者社区雪球上,网易云音乐过低的成交量成为了不少用户的众矢之的。

他们谈到,“虽然网易云音乐是我的乌托邦,但他一定不是我的买股选择”、“云音乐明明有自己的独特性,怎会至于此”,也有乐观的人认为“投资年轻人的未来还是有利可图的”。

显然,对于上市后的网易云音乐,更多人的态度是期望与失望并存。谁都知道网易云的音乐社交梦看上去无限美好,可真落到实地,梦想照进现实后,网易云音乐却没有给出特别好的答案。

这不仅与丁磊当初的愿景不同,也跟用户的期待不同。

不论是丁老板“只装一个音乐软件”的目标,还是那个深邃又美好的云村音乐社交梦,眼下的网易云,还能够兑现这些承诺吗?

(来源|AI蓝媒汇 作者|闫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