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的下一站,摘掉“冥灯”的帽子

罗永浩的下一站,摘掉“冥灯”的帽子

生命的意义在于折腾,人生则是一番经历。

不管是赚到了多少钱,还是落了一身负债。

从30岁到49岁,无时无刻不在折腾的罗永浩,几乎踩中了所有的风口,也几乎干垮了所有的项目,之后有人给他送了一个绰号——行业冥灯。

罗永浩的下一站,摘掉“冥灯”的帽子

面对的所有的调侃和嘲讽,罗永浩没有和以前一样,站在对立面,选择死磕。在直播间里,有时候鞠躬时看见的稍微有点秃顶的他,只有人到中年的辛酸以及对于生活无奈的坚持。

出走新东方时,有人曾劝过罗永浩专注内容赛道。

站在今天的角度,如果他可以一直在内容领域深耕,或许他就能超过罗振宇,在知识付费领域做出一家百亿级别的公司。但在30岁的年纪里,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点就胜过了大部分年轻人。

生活给予个人的磨练,总是分着层级。有的人总是带着光环,轻易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而有的人的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可结果还总是失败。

创办牛博网的日子里,为了体现与竞争对手的差异化,牛博网开通博客的方式主要是采用自我推荐的方式递交给管理员,通过审查后方可开通。

罗永浩用自己的失败总结了一个经验,即互联网时代谁能解决用户的痛点,并且以最便捷的方式,谁就能获得成功。2008年4月,牛博网的日PV首次突破百万,但没过多久牛博网服务器被关闭,他的第一创业项目宣告失败。

罗永浩的下一站,摘掉“冥灯”的帽子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项目可以失败,但是心态不能崩塌。

也许是预感了牛博网的结局,所以在牛博网关闭两个月之后,他又创立了“老罗和他的朋友们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不知道当时起这个名字是感慨于朋友的帮助,还是多个朋友多条路。

面对对口的行业、对口的事业,很快罗永浩又风生水起。不仅如此,他还开启了“我的奋斗”高校主题巡回演讲,这点就碾压了当时绝大部分的同龄人,其后他还出版了自传《我的奋斗》。也许是因为梦想过于远大,也许是因为梦想需要足够的启动资金,直到2012年,他才创办了令他一生难忘、并且负债6.7亿的“锤子科技”。

踩中风口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还是运气。而后者往往起决定性因素,很显然罗永浩进入手机行业的时间点明显偏晚,且两年之后该公司才推出了第一款手机——Smartisan T1。相比于小米,锤子科技既没有强大的供应链整合能力,也没有充足的现金储备,有的只是罗永浩的一众粉丝以及他的热情。

尽管,他总是说要干翻苹果。尽管,他总是离目标越来越远。

2018年,在一场没有手机的手机发布会里,门票的收入证明了罗永浩口才的力量,但侧面全盘否定了他在手机行业的努力。

罗永浩的下一站,摘掉“冥灯”的帽子

尽管,过程很努力、也很勤奋,但结果总是差强人意。

2019年初,罗永浩离开了坚果手机团队,而团队也整体并入了字节跳动。到了11月,罗永浩发了一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后,就走上了还债之路。

还债之路辛酸但不漫长,宣布直播带货之后,数以千万计的成交额证明了这个中年人的价值,虽然有时候弯腰能看见他头顶日渐稀少的发量,但是对于一个还债者而言,赚钱就是最好的答案。

直播的岁月里,罗永浩并不是一成不变,而是多番尝试,其中就包括涉足电子烟行业。2020年11月,罗永浩还差点把野望科技卖给了上市公司尚纬股份,尚纬股份当时的出价是5.89亿元收购40.27%的股权。

罗永浩曾经说过:“如果不是因为欠了别人的债,我创业永远不会把赚钱当成第一位的考量。”

如今看来,他并不是在吹牛。

在把总部迁到杭州的日子里,因为欠债限制高消费,所以他可能时常坐不了飞机,也坐高铁。所以他曾调侃买个房车在各地往来,这样会避免很多事。

经过两年多的努力,罗永浩即将给还债之路画上一个句号,也将彻底摘掉“老赖”的帽子。因此他迫不及待地选择和交个朋友“分手”,至于以后他可能就是交个朋友“签约艺人”,“签约费”大约在1亿元左右。

罗永浩的下一站,摘掉“冥灯”的帽子

一位内部人士透露:“老罗获得的这笔费用包括了他接下来在交个朋友接到的商业广告以及带货佣金等,将为其还清剩余债务所用”。而罗永浩本人也将他的直播账号赠予了交个朋友公司,其后这个账号也将改名。

至于未来的去处,罗永浩1月20日曾在回复网友的时候称,下一站是元宇宙,并且还着重强调了不是小扎所说的那个“破元宇宙”。

不过他的运气确实不好,在他说完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全球最大的元宇宙巨头Meta一夜之间暴跌了26%,该行业也暂时陷入了“低谷”。但不管怎么样,罗永浩的勇气值得敬佩,希望在接下来的创业岁月里,他能摘掉“冥灯”的帽子。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