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净利双下滑,腾讯音乐迎史上最剧烈波动仍不失霸主地位

短视频平台能否构成威胁还需市场检验。

文/吴辰光 高恒

编辑/大风

独霸国内在线音乐市场的腾讯音乐,正迎来史上最剧烈的波动期。

3月22日,腾讯音乐发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四季度营收76.1亿元,同比下降8.7%,净利润为5.36亿元,同比下降55%。2021全年营收312.4亿元,同比增长7.2%;净利润43.3亿元,同比下降27%。

虽然腾讯音乐没有直接解释净利润下滑的原因,但有分析认为,这是受到开屏广告限制、数字专辑销售限制、反垄断处罚以及泛娱乐平台冲击等因素影响。

业务方面,社交娱乐业务出现波动,四季度营收 47.3 亿元,同比下降 15.2%;2021年营收197.77亿元,略低于2020年的198亿元。

与之对应的,四季度,社交娱乐业务的移动月活用户(MAU)为1.75亿,同比下降21.5%;社交娱乐付费用户为900万,同比下降16.7%。

对此,腾讯音乐表示,受行业竞争加剧以及宏观环境变化等影响,社交娱乐MAU和付费用户在同比与环比有所下降,但公司将继续进行产品创新以及加强在音频直播、业务出海和虚拟互动内容等更多社交娱乐垂直领域的不断建设,持续提升公司竞争力。

总体来看,此次腾讯音乐业绩波动较大,但对于竞争对手来说,仍在“秀肌肉”。

有波动,但大盘依然稳固

从大盘来看,尽管有些波动,但腾讯音乐全年营收仍稳定增长。

主要亮点表现为,在线音乐服务业务依然稳定,四季度营收 28.8 亿元,同比增长4.3%;2021年营收114.67亿元,同比增加22.7%。四季度,付费率达12.4%,高于三季度的11.2%以及去年同期的9.0%。最重要的是,四季度,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达7620万,创新高,同比增长36.1%。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执行董事长彭迦信表示:“通过持续为用户提供丰富优质的音乐内容、卓越的音乐视听体验以及多元化和行业领先的平台功能,我们实现了在线音乐付费用户单季度500万的净增长。”

在发布财报的同时,彭迦信还表示,为了在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中为我们的股东提供更大流动性与更多保护,计划在获得监管批准的情况下,以介绍形式于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二次上市。

在财报电话会上,腾讯音乐也表示,这次是直接上市,不发行新股,是希望股东能够在股权不稀释的情况下享受额外市场上市的好处。

实际上,介绍形式上市不涉及融资,而腾讯音乐本身也不差钱。截至2021年12月31日,腾讯音乐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定期存款和短期投资的合计余额为246.9亿元。

对此,艾媒咨询CEO张毅向锌财经表示,介绍形式的二次上市对腾讯音乐的意义在于,因中美关系,中概股在美国受到的监管,导致在未来市场走势上具有不明确性。回港上市更有利于腾讯音乐的发展,也是给投资者足够的信心。

在张毅看来,从整体财报数据看,腾讯音乐处在一个相对平稳的调整期,娱乐直播方面受大环境影响,开始放缓也比较正常。最大的看点还是在于付费用户的增长。过去多年,音乐产品的用户付费会员一直是一个难以突破的瓶颈,所以腾讯音乐在这方面的突破对于未来的成长性带来新的思考。

受限制,但全行业平等

纵观此次腾讯音乐遭遇波动期,业界认为最大的原因在于受到多个政策的限制。

首先是反垄断,2021年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要求腾讯音乐解除独家版权,此举让腾讯音乐积累多年的版权壁垒消失。

对此,腾讯音乐承认受到了影响。在财报电话会中,该公司预计今年一季度总营收下降15-17%左右,其中一大原因就是,今年部分版权分发收入因为独家版权的取消,会受到影响。

这点从竞争对手网易云音乐的抱怨中也能体现。此前网易云音乐将持续亏损的主要原因归结为版权购买成本偏高。网易CEO丁磊曾抱怨,国际三大唱片公司在中国的独家销售模式,使网易云音乐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2-3倍的成本。

如今,随着独家版权的解除,全行业又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但对于腾讯音乐来说,失去版权壁垒,只是收入上有影响,并不意味着用户会流失,对用户来说则是多了听歌渠道而已。腾讯音乐对四季度用户同比下降1%的原因,也没归结在版权方面。

实际上,在去年遭受反垄断处罚的时候,张毅就曾告诉锌财经,腾讯音乐多年的江湖地位不会因为版权的开放而衰落。而增加版权采购,对网易云音乐是机会但也可能是负担。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则认为,解除独家版权后,让在线音乐平台摆脱了为了争夺独家版权而争相竞价的格局,反而有利于版权降价。

但不管怎样,对于其他在线音乐平台来说,并不是所有的版权谈判都很顺利。至少到目前为止,有关周杰伦的版权合作,除了腾讯音乐外,其他在线音乐平台还未有建树。

对于多久才能“搞定”周杰伦,锌财经曾多次向网易云音乐方面咨询,但均未给答复。

由此可见,在版权方面,腾讯音乐的优势依然存在。

除了版权方面,腾讯音乐还受到两处限制。一方面,2021年7月26日,工信部启动了互联网行业专业整治行动,重点关注手机软件开屏广告、弹窗广告以及强制个性化服务等情况;另一方面,2021年8月27日,网信办整顿“饭圈”乱象,明确要求不得诱导粉丝打榜,不得诱导粉丝消费。

有分析认为,这些政策对腾讯音乐的广告收入产生了一定影响。但这也是整个行业都面临的问题,除了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也在做相应整改。比如对数字专辑的重复购买做出限制,默认仅可购买1张等。

由此可见,全行业都要受政策的限制,大家仍处于同一起跑线。

3月24日晚间,网易云音乐发布了2021年财报,全年营收70亿元;经调整净亏损为10.44亿元;在线音乐服务月活跃用户1.826亿。

作为对比,腾讯音乐全年营收312.4亿元;净利润43.3亿元;在线音乐月活6.15亿。短时间内,网易云音乐要想赶上还不太现实。

遭冲击,但仍需市场检验

如果说政策的限制不会削弱腾讯音乐的实力,那潜在的威胁或许来自短视频平台。腾讯音乐在财报中也指出,轻度用户流失至其他泛娱乐平台导致在线音乐MAU同比下降了1%。

2022年2月,据QuestMobile发布的《2021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大报告》显示,2021年,短视频使用时长已超越即时通讯,成为占据人们网络时间最长的行业,占总时长的25.7%,即时通讯占比为21.2%。

不可否认,短视频平台冲击了各类APP的使用时间。但也有人指出,短视频虽然能靠几秒钟脍炙人口的音乐吸引用户,但想听完整版还得去在线音乐平台听。

另一方面,短视频平台目前更多的展现草根音乐,由于专业程度参差不齐,在很多专业音乐人士看来,短视频充斥的口水歌比较多,音乐素养不高。

除了草根歌手,短视频平台也会拉拢一些名气不算大的歌手。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好声音》四强选手告诉锌财经,抖音曾多次联系其经纪人,希望短时间内编写大量的能朗朗上口的副歌部分,其他部分靠拼凑出来就行,就为吸引大众用户,歌手可以从中得到相应回报。

这样的要求被这位歌手拒绝了,在他看来这违背了做音乐的初衷。他承认现在歌手的生存环境越来越难,只有少数头部歌手能挣钱,其他大部分都在找各种出路。“短视频平台是个流量池,有些人会妥协,但有些人仍在坚持自己,毕竟一味取悦大众的歌都是昙花一现,没有技术含量。”

其实,该歌手的观点反映出当下音乐圈一部分现状,但也未必能代表整个行业。或许,短视频平台和在线音乐平台将是一种长期共存关系,谁也不能取代谁。这点,腾讯音乐相关人士也认同这种观点。

如果说短视频平台仅仅是抢占了用户时长,版权方面还不具备优势。那么,自去年以来,短视频平台也纷纷上线音乐APP,会对腾讯音乐造成打击吗?

答案是否定的。指望新出生的“婴儿”去挑战多年霸主显然还不实际,即便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也得先经得住市场的考验再说。至少在版权歌曲方面,网易云音乐所走过的路,摔过的坑,短视频平台或许也要再体会一遍。

张毅认为,社交娱乐业务受到挑战对腾讯音乐有一定的影响,但目前来看,版权、用户基础以及原创音乐群体仍是腾讯音乐的护城河。未来以IP为导向,以新兴业态为方向探索多元化模式,就能够有效地去抵御社交娱乐业务下滑所带来的风险。同时,在智能汽车、智能家居等智能终端,以及一些特殊的高品质场景的应用及授权,都会成为腾讯业未来可发展的方向。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