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财报中的“佣金疑云”

外卖业务的两难境地

作者|安舆

编辑|胡展嘉

出品|零态LT(ID:LingTai_LT)

3月25日晚,美团公布2021第四季度财报和2021年报。

数据显示,公司全年营收1791亿元,经调整净亏损156亿元。相比2020年,美团的收入同比增长56%,但在2020年底,美团经调整净利润尚为31亿元。这意味着,美团的净利润大幅下降。

在美团财报中,零态LT(ID:LingTai_LT)发现,美团外卖的佣金收入在下降。可以说,美团当下面对着巨大的营收压力,其中,费率公开后,骑手成本成为美团无法忽视的担子。第四季度,美团甚至也放慢了新业务的扩张的速度,集中注意力提升各业务运营效率。

疫情下,餐饮行业寒冬尚未结束,用户对线上以及餐饮配送越发依赖。其中,美团的选择,对整个行业尤为重要。

 

01 主营业务的“无底洞”

众所周知,餐饮外卖一直是美团收入,也是其利润的主要来源。而佣金收入是否过高一直是美团备受争议的焦点。现实情况是,随着骑手成本提升,外卖佣金收入占比下降,美团的外卖业务越来越难盈利了。

一方面,根据最新披露的2021年Q4及全年财报显示,2021年美团收入构成当中,餐饮外卖为963亿元,到店、酒旅325亿元、新业务及其他收入约503亿元。其中,餐饮外卖增幅为45.3%,到店、酒旅的增幅为53%,其他新业务增幅为84%。利润方面,2021年,到店、酒店和旅游业务实现经营利润141亿元,超越餐饮外卖62亿元。

另一方面,此次财报中,美团首次将餐饮外卖收入拆分为餐饮外卖配送服务收入和佣金收入,财报显示,餐饮外卖收入包括餐饮外卖配送服务、佣金、在线营销服务及其他。其中餐饮外卖配送服务收入542亿元,占比达56%;佣金收入285亿元,占比29.6%。

▲图:美团财报截图

表面上看,与亏损350亿元的新业务相比,餐饮外卖仍然撑起了美团的主要营收。按照美团外卖2021年7021亿元的总交易额,以及285亿元的佣金收入计算,美团外卖的整体佣金率仅为4%。

佣金率下降的同时,美团外卖骑手补贴却在上升。

财报显示,2021年美团配送成本较上一年增长38.3%,占美团外卖总营收比例达71%。2021年,美团从商家、用户处收取的餐饮配送服务收入为542亿元,而全年骑手配送成本为682亿元,骑手成本占到外卖收入的近71%。而这也表明外卖业务的配送服务收入根本无法覆盖骑手成本。

仅从第四季度来看,配送收入为127亿元,低于配送成本183亿元。事实上是在用佣金收入补贴骑手工资及其他配送成本,尤其与订单量相比较,相当于每单由美团配送的订单仍在倒贴。

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认为,全行业降低佣金的呼声下,美团正在结构性降低佣金,这对美团整个餐饮外卖业务营收将产生较大压力。

美团从2021年5月开始推动外卖费率透明化调整,优化平台收费模式。第四季度财报中,美团也着重提到了相关进展。

根据财报,美团对商家每单的平台服务费进行透明化调整,服务费由技术服务费和履约服务费组成。其中,技术服务费是平台佣金部分,主要包括商家信息展示服务、交易服务等,按固定比例收取;履约服务费只在商家选择美团配送服务时才会产生,用于支付包括订单的配送费、配送站及订单运力调度等运营成本。履约服务费根据配送订单的距离、价格、时段三个因素采用阶梯式独立计价模式。

▲图:美团财报截图

新的计费方式更加清晰、透明,商家在配送方式上也有了更充分的自主选择权。同时,在费率调整后,三公里以内的订单,商家佣金率也有了结构性降低。

据零态LT(ID:LingTai_LT)向几家二三线城市餐饮商家了解到,他们一直以堂食作为主力,但疫情后订单并不稳定,即使是在市中心黄金地段,也不能保证盈利,更不要提一些个体商户的餐馆。外卖虽然不能保证每单都赚钱,但订单稳定,可以保证现金流。

商家与平台的矛盾看似不可调和,但实际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既可以降低商铺的经营压力,又能够保证外卖平台的长期运营。

 

02 盈利难题 外卖的“苦生意”

近期互联网公司年报季中,包括阿里、京东在内的互联网公司都出现“增利不增收”问题,互联网红利期到头,原来“烧钱——圈用户——涨价”的逻辑已被颠覆,行业已经开始由高估值的水平向合理估值前进。当下公司更需要稳定的现金流和追求质量的精细化运营,而这更容易获得资本市场看好。

根据近期多家互联网公司财报对比,美团的成本更重,利润更低。

在收入侧,阿里、京东、拼多多、美团各自最近一季度的财报披露的净利润分别为446.24亿元、36亿元、66.2亿元、-39.4亿元。数据背后的经营利润率上,阿里为3%、京东为1.4%、拼多多为25%,美团处于亏损状态。

以佣金收入为例,电商商铺佣金的体量远远高于餐饮等服务类电商,阿里的佣金和广告收入加起来超过3000亿元,而美团只有不到900亿元。

▲图:各大平台佣金及成本情况

另一方面,在成本侧,只有京东的履约成本达到较高的591亿元,这来源于京东重金投入到仓储、配送、客户服务等层面的成本,但即使如此,京东的履约成本依然低于美团的外卖的配送成本。

对于美团来说,其从事的生活服务类电商,投入大,利薄的问题一直存在。一边是餐饮外卖成本高企,另一边广告、佣金和其他收益相对均衡,过去一年中,美团财报中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新业务的快速发展,美团在零售电商、社区团购领域发力,获得了1.79亿新增年活用户。尤其是社区团购,帮助美团下沉到此前没有触及到的城市和乡镇,从而使美团用户规模越来越大。

这符合美团一直以来的策略——生态协同发展。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团还需要时间充分消化这部分用户。从社区团购转向餐饮外卖、酒旅等更多领域,并不是一个通路。

有用户这样评价美团目前的战略,新业务看到的是亏损,王兴看到的是护城河。正如王兴在财报会议上表示,美团对新业务有长远打算,追寻长期的商业价值,会继续改善新业务的单位经济性和营运效率,新业务的亏损未来会减少。

▲图:美团官微

由此可见,美团的投入理念一方面是中长期产业建设,另一方面是高效连接当前的存量市场,重新构建和优化对应的市场秩序,从而实现向效率要利润的目标。虽然利润薄成本高,但美团将投入让利给商家、骑手、消费者,从而带动外卖、社区团购、酒旅、到店等各方面的合作和消费,进而能够赋能整个生态,保持庞大系统未来的良性运转。

以社区团购为例,2021年美团的社区电商完成了全国覆盖。美团财报提及,美团优选打造的次日提货,三级仓物流网络体系,现已覆盖全国30个省份的大部分社区和农村。

同时,这也意味着,美团的新业务亏损将持续。伴随餐饮外卖费率透明化,利润将进一步被压缩,加上成本端的重压,美团依然在深扎最初的本地化,在多个业务线继续深耕,做“苦差事”。

 

03 餐饮业难题 企业多扛一点

不久前,海底捞发布年报,2021年营收411亿元,但亏损高达41.6亿元。此前,包括瑞信在内的机构相继下调了海底捞的净利预测和投资评级。根据财报,海底捞由于2021年闭店计划处置长期资产的一次性损失、减值损失,以及管理层采取审慎态度计提的减值损失超过36.5亿元。

头部上市企业尚且如此,可见餐饮行业当下的生存现状。在线上与线下结合的大趋势下,大平台的赋能由此显得格外重要。

这次财报中,美团也强调了疫情以来,加强了对商户的帮扶。比如今年3月推出的2022年阶段性帮扶举措,主要包括疫情地区困难商户减佣、困难中小商户佣金封顶、免费提供线上化服务及工具等。

美团财报中的“佣金疑云”

▲图:美团官微

另一方面,进入2022年,受大环境影响,小麦、咖啡豆、纸张等原料价格迅速飞涨,受此影响,很多餐饮商家也不得不调整商品价格,影响整体外卖行业。比如调味品也深受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的原材料上涨难题困扰,有的企业只是利润受损,有的则处于存亡边缘。在距离上一轮涨价潮四年之后,多家调料龙头企业自2021年下半年开始宣布涨价。

最近半年,多家上市公司都表达了对社区团购的重视。海天线下渠道提升至整体的25%,其中主要依靠社区团购渠道。根据中泰证券研报数据,超过45%的消费者习惯在社区团购中购买调味品。

盘活调味品等粮油、快消品市场,是巨头进军社区团购后的另一个收获。近期,上海、吉林等多地受疫情影响,让生鲜电商遭遇突如其来的巨大需求,美团等生鲜配送平台被集体推到了重要位置。比如在上海,美团买菜、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等调集所有力量,保障各个小区的买菜保障供应。

大环境下,大平台更要扛起重任。可以预见,美团将带着盈利的压力,继续在“艰难”领域深耕。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