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宝藏城市,除了房价落后,种地办厂样样都很行

一座盛产隐形冠军的城市。

  一座盛产隐形冠军的城市。

  文丨华商韬略 田十八

  潍坊,一直以来,都是一座被误读的城市。

  【黑马之姿】

  不少人的印象里,潍坊最厉害的还只是风筝。

  但今年早春赶去参加“潍坊国际风筝节”的游客,会发现那里不一样了。

  高速入口的指示牌统一换了新标语:GDP总值过万亿,进军国内二线城市,冲刺全国大中城市综合实力30强。

  潍坊,全国大中城市综合实力30强,你可能会笑。

  先别笑。来看看这些可能超出你想象的数据和事实。

  2020年,潍坊GDP以5872.2亿元收官;2021年,这个数字直接冲破7000亿元大关,仅次于青岛、济南、烟台,居山东全省第四;增速9.7%,高出全省平均水平1.4个百分点,居全省第一。

  按这种速度,不出三年,山东的万亿俱乐部又要新增一匹黑马了。

  再看全国,潍坊GDP总量已经力压绍兴、扬州、石家庄、盐城等城市,由全国第39名跃升到第35名。

  在7000亿GDP方阵中,潍坊与大连、温州、沈阳、昆明、长春、厦门同属一列。

  厦门,跟潍坊只拉开了23.39亿元的差距;对标其他省会城市,潍坊与沈阳、昆明、长春相差不到300亿元。

  单看财政收入,在2021年全国地级市财政收入10强榜单中,潍坊以656.9亿元排名第九,实力不俗。

  大中城市综合实力30强,对潍坊来说,还真不是什么遥远的梦想。

  它到底摸了把什么牌?

  【疯狂的大棚蔬菜】

  这口气,很大程度上是靠潍坊自己争来的。

  早在1500年前,世界农学史最早的专著之一、中国最全备的农牧巨著《齐民要术》问世,作者贾思勰正是来自潍坊寿光。

  潍坊延承了这份历史宿命:全国农业看山东,山东农业看潍坊。

  2020年,潍坊农业产值达1038亿,为山东农业贡献率超过10%,成为山东首个农业产值过千亿的地市,也是全国地级市里数一数二的农业“尖子生”。

  潍坊农业不只有“中国蔬菜之乡”寿光。昌乐西瓜,昌邑姜,高密葡萄,安丘葱,青州银瓜和蜜桃,诸城苹果和绿茶……12个县级市,各有拳头产品。

  如今的山东,用全国6%的耕地和1%的淡水,生产着全国8%的粮食、11%的水果、12%的蔬菜、13%的水产品,其中蔬菜产量更是连续6年稳居全国第一。

  可往前倒30年,山东全省的蔬菜种植面积还不足600万亩,产量只有1401万吨,主供省内所需。

  这一切都源自把蔬菜产业做大的“寿光模式”。

  1984年,寿光九巷村建起了20多亩的蔬菜批发市场,开辟了国内产地型批发市场的先河。

  1988年大年初六,寿光市孙家集街道三元朱村党支部书记王乐义,被二斤顶花带刺的黄瓜震惊了。

  打听到这是辽宁省瓦房店市一个叫韩永山的农民用“大棚”种出来的,他大年初六就跑到瓦房店,硬生生把韩永山给挖到三元村,要他教大家大棚种蔬菜。当时,北方人冬天能吃到的蔬菜只有白菜萝卜。

  当年,韩永山的“冬暖式蔬菜大棚”就在三元朱村大获成功,这个曾经的“要饭村”一下多了17家“双万元户”。第一批反季上市的越冬黄瓜,卖得比猪肉还贵。

  当时的寿光县委书记王伯祥知道这件事之后,兴奋得不行,开始在全县推广大棚种蔬菜。第一年,全县就增收6000多万元。

  为了留住想回辽宁的韩永山,月工资才107元的王伯祥召开县委常委会,一次性奖励韩永山现金5万元,50多平方米楼房一套,还把他全家四口迁到寿光“农转非”,而当时寿光的11个县委常委,其中有9个人的配偶都还是农村户口。

  1990年5000个、1991年2.5万个、1992年7.5万个……到1995年,一个寿光县已有接近20万个蔬菜大棚。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农产品以极低关税进入成员国市场。寿光陡然而富,一步登顶“中国蔬菜之乡”,潍坊也成了中国最大的蔬菜集散地。

  转眼30多年,阳光大棚已经升级了7代,寿光也实现了从蔬菜种植向全产业链的转型。

  大棚的科技含量越来越高,80%的新建大棚实现了智能温控、水肥一体化。点击App,可以操作大棚卷帘、喷淋、放风等。生长环境、蔬菜品质等关键数据,也可以全部实现云端托管和远程操控。一人一部手机,搞定三四个大棚。

  我们来算笔账:刚结婚的小两口,是漂在一线城市挤地铁、租房吃外卖、月入过万,还是回家建大棚、开着拖拉机看夕阳、年入50万?

  到目前为止,潍坊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已达3.6万多家,全省第一。

  这或许就是潍坊千亿农业产值的终极秘密了:从专注“一棵菜”步步升级,其农业现代化水平已为同级城市望尘莫及。

  2018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对山东作出打造乡村振兴齐鲁样板的重要指示,两次对“诸城模式”“潍坊模式”“寿光模式”给予肯定。

  能够赢得习大大两次点赞,原因是什么?

  毫无疑问,“三个模式”对农业现代化意义重大。

  如果说寿光搞定了蔬菜产业化,那隔壁的诸城则串起了“生产、加工、流通”一条龙。

  来自诸城的肉类产品龙头企业得利斯集团,最早就是从村里的肉制品厂起的家。那时候农产品品种少,村里人就选中一条“主道”;规模小,就合全村之力扎堆搞经营。先做成品牌集体增收,再像经营企业一样去“经营”村子、拉动全村产业振兴,于是有了农业社区化的“诸城模式”。

  凭借农业产业化方面的成就,潍坊下辖的寿光、诸城双双成为了全国百强县级市。

  【制造巨兽】

  仅仅靠农业,还不足以支撑潍坊“坐四望三”的底气,工业是潍坊另一个强健有力的翅膀。

  作为“中国农机之都”,潍坊拥有农机生产企业650家,占了全国产量三分之一。

  就在2月底,济青中线官宣将于2022年底通车。加上济青北线、济青南线,这条“三合一”的高速通道又上了波热搜——山东最强经济廊道,起于济南、止于青岛,串联潍坊和淄博。

  于是,处于廊道腰部、同时又被划进胶东经济圈的潍坊,经常被问:

  左边是强省会,右边是经济龙头,帮衬不少吧?

  这种时候,潍坊人多半会回嘴:“我们的歌尔、潍柴还去青岛了呢。”

  中国重型卡车龙头潍柴,把科技研发和科技孵化中心放到了青岛;山东第一家千亿市值的高新技术企业歌尔,把全球研发总部也搬了过来,他们看中的是青岛对人才的虹吸力。而借力使力,青岛布局“电”“氢”新能源同样能沾光。

  言下之意,“帮衬”谈不上,哥俩是共赢。

  但摆事实讲道理,潍坊制造确实强。

  山东是制造强省,“门面”城市都很能打:济南的重汽、机床、钢铁,青岛的白色家电、城轨交通、海洋装备,烟台的电子、船舶,还有淄博的陶瓷、医药……

  群星闪耀之下,潍坊似乎隐形了。直到2020年交“年终总结”,这个低调的城市才露脸——

  GDP位列山东省第四名,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数量与营收却分别居全省第二位。

  全国41个工业行业大类,潍坊占37个,覆盖制造业领域的31个行业。家底不薄。

  2021年,潍坊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至3627家,营业收入突破万亿,利润总额497.5亿元。

  梯度发育的产业体系上,有头部企业:世界500强“重卡一哥”潍柴动力,以及“果链”龙头歌尔股份、山东大业、豪迈集团等9家中国500强企业;

  有腰部企业:国家级单项冠军企业17家、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27家;省级单项冠军企业83家、省级“隐形冠军”企业64家,力压青岛、济南、烟台等兄弟城市;省级瞪羚企业107家……

  有底盘:2021年前三季度,潍坊“四新”经济增加值同比增长19.2%,增速又是全省第一;10个项目入选全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产业攻关项目,数量与青岛并列第一。

  全球最大的蓝牙耳机和VR头显设备供应商歌尔,在潍坊高新区有200多万平方米的厂房、6万多员工。掌门人姜滨,是当年政府花8000块钱“买”来的大学生。

  1987年,北航毕业的姜滨被分配到潍坊无线电八厂做技术员。一件小事儿让他动了创业的心思——温州企业45元买进公司产品,转手100多卖出,毛利能到120%!

  1996年,“下海”潮刚刚涌起,姜滨决定创业。这家生产麦克风的小型私企,最后因合伙人不睦、失败告终。

  紧接着第二次创业,就有了中国唯一一家跻身全球前十的微电子公司——歌尔。

  赛道垂直,歌尔一早就专注一种产品,做精、做透、做到极致。可做高端电声产品,必须配消音室——50万,买不买?公司年利润不过300万而已。

  姜滨没犹豫,自己开着一万多的天津大发,却砸几十万投资测试装备。

  他坚持“要做就做大池塘的大鱼”,也因为做得太大被Knowles Electronics以侵权为名纠缠了两年。这使得姜滨提出“优秀者死、卓越者生”,要拼创新,要攥住核心科技。成立至今,歌尔已累计申请专利20000多项。

  这股心劲儿在二十年前叫“勇”、叫“狠”,二十年后叫“企业家精神”。

  豪迈集团的创始人张恭运,同样带出了一家世界级冠军。

  公司前身,就是个抵债用的机修车间。穷的时候,拖拉机配件、轮毂、机盖,只要是铁器活都干,咬着牙先活下去,喘过气来才一点点摸到轮胎模具的门。

  起步期创品牌,扩张期找合作,借着入世和汽车产业勃发,豪迈一举切入到高端轮胎模具制造领域,一步步占了30%的国际市场。世界轮胎前三强米其林、普利司通、固特异,最大的模具供应商都是豪迈。

  王者这么容易当吗?从苦心钻研、试验成功国内首台轮胎模具专用电火花机床,到雕刻、精铸铝、激光雕刻、3D打印等模具工艺样样精通,每一项专利都来之不易。如今公司每年光是研发就砸入2亿,研发团队拥有数千人。

  潍坊制造为啥强,这些生在潍坊、长在潍坊的企业就是答案。

  【城市性价比】

  “理工男,毕业了想去歌尔。青岛好,潍坊好?”

  “跟媳妇儿异地两年了,她来济南、还是我去潍坊?”

  知乎上类似的问答,怎么看怎么像“躺平”教学——别卷,去潍坊吧,七千的房价不香吗!

  坊间戏言:整个山东,也就潍坊楼市不太行了。

  潍坊GDP排名第4,房价却比临沂、济宁低了2000多。二手房不景气,新房也就万元出头。即便是最抢手的学区房,每平米才1万4。

  900多万的常住人口不少了,是供需失灵、还是控得严?

  都不是。因为县市太强,主城“弱”了。

  寿光、诸城、临朐、高密,一个赛一个的“狠”,不光经济硬,教育资源也跟潍坊齐平。年轻人自然没有“卷”的动力了,工作踏实、孩子学习不愁,我干嘛进城挤?

  政府更不愁了,不靠房子,吃农、吃工,还能吃海。

  很多人不知道,潍坊临海。寿光和寒亭就在渤海边上,海岸线140公里的潍坊港是国家一类开放口岸港口,同时它隶属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黄蓝两大国家战略”在此交汇。

  早在商朝,潍坊就靠海制盐了。目前国内现存规模最大的海盐生产作坊,在寿光的双王城遗址里。夏代以后,青州盐便是贡品,直到清朝,潍坊地区的产盐量都位居全国首位。

  这份老手艺,留存至今。每年三月,昌邑的盐田银光闪闪,那是GDP耀眼的光。

  所以,去潍坊等于躺平?未必。

  你躺了,城市还在铆足劲努力,打造人才吸引强磁场,拿出真金白银:对全职创新顶尖人才生活补贴总额最高500万元、项目最高资助5000万元!

  结果就是,潍坊人才流入为山东第3,仅次于青岛、济南。

  不止如此,它还愿意抽出更多的红利跟市民共享发展,吸引人,更留住人。

  2021年,潍坊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完成879.8亿元,民生支出完成704.9亿元,占比80.1%。

  这也是潍坊连续第六年,民生支出占比达到80%以上。钱花在哪儿呢?都是“小事儿”。

  办转业、续劳保、提住房维修基金……潍坊在山东率先实现了所有政务服务热线全部并入“12345”。

  周末去商场看电影,人多停不进车,附近民政局的车位,可以错时共享。这种限时开放且免费的车位,潍坊已经有52.5万余个,全省乃至全国第一。

  事儿小,民心大。五年前这么干的是成都,现在已成翘楚。

  还有一件事也值得一提。

  制造基地,工厂连着工厂,这样的地方应该环境压力大,能耗、碳排放也蹭蹭往上涨吧?

  但2021年,潍坊的空气综合指数、PM2.5、PM10等指标改善率也是全省领跑;GDP增速9.7%,单位GDP能耗反倒下降5.53%。

  城市,是一本打开的书,写满了它的目标和抱负。而潍坊的每一笔描摹,似乎都在节骨眼儿上。

  中国人口总量依旧是正增长,城市化进程远没有结束。

  城市对品质稳定的农产品源源不断的需求,是潍坊“农”强的源动力,树立了全国农业风向标;

  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则是城市竞争的引擎和制高点。而率先沐浴改革春风的潍坊,“农”强“工”更强。

  这座盛产隐形冠军的城市,是一个需要被重新发现和认识的样板。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