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陌陌,美女直播吸金80亿

陌陌2021年营收145.75亿元,净利润为20.37亿元,吸金能力仍非常强大。作为营收支柱的直播业务,为陌陌提供了83.7亿元,占总营收比例的57%,但同比下滑了13%。而作为陌陌基本盘的社交板块,其月活跃用户已连续三年停滞不前。

作者丨冯晨晨

编辑丨廖影

10年前,一段视频让陌陌被贴上“XX神器”的标签,也让这两个词深深捆绑在一起。时至今日,在不少人眼中,陌陌依旧处于“鄙视链”底端,号称主打“灵魂社交”的soul上,你要是有空翻一翻,就能看到有女生这样介绍自己,“真心找朋友,XX去陌陌……”

3月24日,更名为挚文集团的陌陌发布2021年财报,营收与净利润双下滑,其中营收145.75亿元,同比减少2.98%,由于计入43.97亿元的商誉和无形资产减值损失,导致净亏29.2亿元,即便除去该因素,陌陌净利润为20.4亿元,也比上年同期减少约3%。

陌陌业绩的颓势,与两大核心板块贡献不足有关。其中作为营收支柱的直播业务,虽为陌陌提供了83.7亿元营收,占总营收比例的57%,但同比下滑了13%。而作为陌陌基本盘的社交板块,其月活跃用户也在突破上亿大关后,连续三年停滞不前。

种种不利影响,让陌陌刚有起色的股价再度下落。截至3月25日最新收盘,陌陌市值仅存14.07亿美元。2020年以来,陌陌股价已连跌三年,重挫近78%。如此一来,创始人唐岩距离他加入世界顶级富豪游戏的梦想,似乎又远了一点。

图片

 

01、用户规模停滞不前

有人说,从一个人喜欢的偶像,就能看出他的性格与特点。唐岩很崇拜Facebook创始人之一的肖恩·帕克,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他一边泡妞,一边顺手改变了世界。”

相比于肖恩·帕克,唐岩在做的事情,更多是为此提供一个平台。不论是最初定位的陌生人交友,还是目前身为营收支柱的直播业务,其核心都是满足很多人的“荷尔蒙”带来的那丝原始冲动。

近年来,围绕陌陌的争议一直层出不穷。

前不久,一位自称“陌陌相亲一晚被骗2900元”的网友,再度将陌陌推到聚光灯下。这是一种将直播与交友巧妙结合的新模式,主要以相亲交友为噱头,不断刺激用户打赏,从而获得收入。在黑猫投诉平台上,陌陌的相关投诉已达上万条,其中数量最多的是“涉嫌诱导消费”,而“相亲”、“骗礼物”等字眼,并不少见。

图片

(陌陌视频截图)

有业内人士透露,陌陌与工会(大型合作运营公司,可理解为代理商)的签约按6:4分成,余下的40%再由工会和主播按7:3分成。还有说法称,陌陌官方抽成一般在50%左右。不论具体抽成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平台、主播与工会三者间,本质上已形成利益共同体,而陌陌相当一部分的收入来源,就是来自于此。

可这样的收入模式,真能长久的持续下去吗?

就在今年3·15晚会上,“网络天价打赏乱象”便遭到点名,《根治直播打赏乱象要切中平台“七寸”》一文也明确表示,直播打赏乱象丛生,平台失之管理是重要原因。而在今年两会间,更有人建议“直接关闭平台打赏功能”,此提案在社交平台上获得了不少支持。这些,对于披着社交外衣,却靠直播赚钱的陌陌而言,无疑是一个危险信号。

陌陌,不仅有内忧,更不缺外患。

现如今,在网易云交友,在B站搬视频,在知乎上带货,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而这种现象产生的背后,是资本的不断“破圈”,唐岩在2021年8月将陌陌更名为挚文集团,并称原名已不能覆盖陌陌整体业务,也证明了这一点。可随着各大平台吸纳更多用户,都朝着“破圈”努力,利益的触角相互交织,也就“卷”了起来。

建银国际研报显示,激烈的竞争一直是中国直播行业的主题,新平台通常会向主播提供更高的收入分成,以推动直播业务。其中,B站对主播的分成比例,曾一度远高于55~65%的行业平均水平。介于此,陌陌等老玩家也被迫提高比例来留住表演者,这无疑将拖低行业整体的盈利能力。根据陌陌在年报中透露的信息,净利润减少的确与此有关。

此外,作为陌陌根基的社交领域,也早已丧失增长动力。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在2020年达到6.49亿后增速放缓,预计7~8亿会是行业天花板。这一点,同样能从陌陌年报中窥出一二。2021年底,陌陌主App的月活跃用户为1.141亿,上年同期是1.138亿,而2019年则为1.145亿。这意味着,陌陌的月活用户已经连续三年停滞不前。

此外,除用户付费开通权限,陌生人社交领域如何有效实现盈利,也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唐岩更是曾在采访中承认,“我们在曲线最漂亮时上市,此后互联网红利消失,大河不进水了,产品上又取得不了突破,整体到达一个瓶颈期。”

 

02、上个风口荣光不再

“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作为上一个风口的直播行业,曾为抓住机会的唐岩带来数不尽的鲜花和掌声。当然,还有他喜欢的钱。

2016年,直播行业刮起了一股风,相关平台百花齐放,随着YY、斗鱼、虎牙等相继崛起,全国直播平台突破300家,仅2016年涉及融资金额就达百亿,这一年也因此被称为“移动直播元年”。2015年底,陌陌开通红人直播试水,并于2016年4月全面升级进军。

唐岩的这次押注,成功使得陌陌“破圈”,并为营收和净利带来持续增长。2016年,陌陌营收同比暴涨313%,达到5.5亿美元,其中直播业务贡献了近70%,净利润更是暴涨960%,达到1.45亿美元。至此,直播板块成为陌陌主要收入来源,陌陌也逐渐向主营直播,同时具备社交功能的软件靠拢。

陌陌的直播业务火爆程度,也可以从主播的收入来体现。

当时披露的数据显示,陌陌2016年度十大主播合计年收入1.15亿元,其中粉丝数第一的“阿冷”年入1600万元,与陈赫、林心如等明星不相上下。这同样意味着,即便按50%比例抽成,陌陌可以拿到比这些主播还要高的利润。戏剧性的是,宣传还不到半年,这位“陌陌一姐”就跑到斗鱼去大放异彩了。

在那个“群魔乱舞”的时期,出于抢夺用户等原因,出现过不少擦边球。2016年6月,北京网络文化协会通报称,包括陌陌、六间房、花椒等平台在内的40名主播,因涉黄被永久封禁。正如唐岩所说,“原来我们很坚决的东西,后面都不坚决了,原来抵制住的错误,后面一个不漏地全犯了。”

直播业务推动下,陌陌市值迅速上涨,当时作为两大投资方的阿里巴巴和经纬中国,开始大幅减持。2016年3月,阿里持有陌陌20.2%股份,经纬中国持有17.2%股份,到2017年3月,阿里退出主要股东行列,而经纬中国持股比例也降至10.6%。此外,唐岩夫妇控制的家庭信托基金,也在2017年4月连续抛售股票,套现1.52亿美元,约合近10亿人民币。

互联网风口周期的确很短,2016年还在被资本争抢的直播行业,2017年开始便遭到短视频的挑战。极光大数据显示,2018年2月,直播APP用户规模为2.2亿人。而据艾瑞咨询给出的数据,2017年底,短视频用户还只有2.42亿人,仅半年后,这个数字变为5.94亿。

即便唐岩起初不认为短视频崛起对陌陌产生影响,但数据不会骗人。2017年到2018年,陌陌的直播营收增速从62%下滑到34%,缩水近一半。2020年,陌陌的直播营收数据开始出现下滑,从124.5亿元减少至96.3亿元,再到最新公布的83.7亿元,两年减少超40亿元。

直播业务不断下滑,社交板块又遇天花板,市场对陌陌的前景表示担忧,也让股价犹如“过山车”般,在2018年中旬达到49.436美元的高点后,一路下滑到2022年3月25日的7.120美元,不到4年跌去85%,市值损失83亿美元,约合528亿人民币,使得唐岩损失上百亿财富。

唐岩曾想买一支英超球队,加入世界顶级富豪的游戏,可这至少需要几十亿现金作为支撑,但以陌陌当前的市值,还远远不够。可就在前不久,陌陌传出了赴港二次上市的消息。

实际上,陌陌方面早已不止一次抱怨美股估值太低,这也为赴港上市的说法提供了侧面印证。内忧外患下的陌陌,的确需要一个新的资本市场助力。要知道,唐岩一直想做一个“腾讯一样大的盘子”。

 

03、“神器”的诞生

陌陌的创始人唐岩,是一个曾被冠以“痞子”称号的男人。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值“古惑仔”与“黑帮”电影盛行,伴随这些一起长大的唐岩,热衷于快意恩仇的感觉。别看他体型瘦小,个子不高,却带着不管不顾的劲头,明显能感觉是个狠角色,就是把他惹急了,能跟你玩命那种。

从年少轻狂到身家亿万,不管身份如何变化,唐岩身上的“痞气”始终存在。他原来某社交平台的头像,就是著名黑帮电影《教父》里长子桑尼被杀前的画面。“这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以及最喜欢的角色,满足了对男人的幻想”,他说。

年轻时的唐岩,喜欢在网上消磨时间,并活跃在BBS(中国第一代社交媒体)上。在湖南娄底的“神童湾”聊天室,唐岩取了个拉风的名字——TMD,签名写着“谁不崇拜我,我就打死谁”。怼天怼地的他,写下不少愤世嫉俗的小说和杂文。

2002年前后,在时任网易新闻副总监的黄章晋推荐下,唐岩来到五道口的网易上班,晚上就和女友挤在三元桥的地下室,成为千万北漂大军中普通一员,享受着大城市给予的机会,也承受着年轻人的苦恼。生活紧迫的他,即便加班到深夜,也要赶最后一班公交回家。

“唐岩懂人性,简单的增删立马能带来巨大流量变化”。由于起标题能力突出,唐岩开始一路向上攀爬,并不时开着那辆拉风的明黄色福克斯,与朋友们一起出去捏脚、打牌。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随着方三文出走创办雪球,唐岩也为创业做准备。

唐岩无疑是幸运的,当时正值智能手机崛起,或许不少“果粉”至今仍记得,乔布斯在发布会上掏出那款“改变世界”的iPhone4时,是何等惊艳。与此同时,随着大量新生代农村人口涌入城市就业,且由于缺乏相对廉价的娱乐活动,让他们具有强烈消磨空闲时间的需求。

这些都为陌陌的诞生,创造了重要的条件。而“只和陌生人聊天”,是唐岩最初给陌陌的定位,“与合适的陌生人聊天是刚需,北漂群体中有大量和我一样的人。我希望两个陌生人因距离相近在线上相识,然后产生线下关系……”

2011年,刚履新网易总编辑不久的唐岩,拉上两位“悍将”成立陌陌,边学边写代码,有模有样干了起来。“创业一定是为钱,刚开始奔着钱去,最终目的还是为钱。钱不会自动到口袋里,因此就要把事做好”。

那时的唐岩从不加班,“没有一家公司因为不加班死掉,CEO应该只做三件事,一是融资,二是在关键位置找关键人,三是定好大战略,其他不该管就少管”。唐岩的手下评价,“放权给我们更多发挥空间,犯错也不会抱怨,但他时间观念较差,做事时还得找他。”

面对抱怨,唐岩依然我行我素。那次拿到紫辉百万美元投资时,他就和妻子跑到意大利玩了俩礼拜。说走就走,这不仅是唐岩的发泄方式,也是他的人生态度。即便陌陌上市后,如果不是必须参加的会议,就可能被突然冒出想法的唐岩打乱节奏。

2011年8月,陌陌在苹果商店上线,并以基于地理位置的陌生人社交这一功能,在年轻用户群体中发力。不过,当时看好陌陌的人并不多,因为同年推出的微信,也拥有“附近的人”功能,背靠腾讯这座大山,用户数呈几何式暴涨。至于陌陌,又有多少人听过?

直到2012年4月,随着一段视频火爆网络,改变了陌陌的命运。视频中,Mike隋饰演的角色,多次提到陌陌,并推荐给希望能获得艳遇的外国人。这段视频不仅让Mike隋成为网络红人,也让陌陌下载量暴增。2012年3月,陌陌上线半年多,注册用户刚突破200万,到一周年之际,这个数字便达到千万。

从那时起,人们只要一提到陌陌,会想到交友“神器”,就像说起山东会联想到挖掘机一样,将两者深深绑在一起,成为无法抹去的标签。“影响弊大于利,用户的确有增长,但女性用户会有道德压力。我不认为我们完全无辜,但确不是有意为之”。

实际上,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陌生人间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展示和炫耀,除猎奇心以及荷尔蒙带来的因素外,这也是陌陌用户飞涨的主要原因。有句话说的好,你永远不知道,手机的那头,是人是狗。

 

04、唐岩的改变

陌陌一周年的那场年会上,唐岩喝醉了,说他最想做的还是绿林好汉,深爱那个快意恩仇的江湖。唐岩之所以惆怅,是因为陌陌想活下去,必须要赚钱。“投资人不会在乎你坐什么舱,只关心你有没有为他挣到钱”,这是唐岩劝坐经济舱的罗永浩时,说过的话,而他也的确开始向这方面努力。

陌陌诞生两周年之际,4.0版本上线,并推出会员服务和表情商店,正式步入商业化。商业化不足10天,陌陌宣布用户数突破5000万。与此同时,唐岩还通过庞大的用户基数发展游戏产业,推出游戏及线上礼物商城。

凭借转型,陌陌的营收数据变得好看起来,从2013年第三季度的80万美元,增长到第四季度的230万美元,2014年上半年翻至1390万美元,注册用户也成功破亿,成为体量仅次于微信的社交软件。不过,唐岩没有为金主们赚到钱,2013年,陌陌亏损380万和930万美元,并在2014年达到2540万美元。

不断烧钱,让唐岩渴望进行更多融资,并大量投放形象广告“洗白”,为陌陌上市做准备。“2014年投过一波电视广告,花了大概1.5亿,此前市场费用几乎是零。至于那些免费宣传,跟我们没有一毛钱关系”,唐岩透露。

那时的陌陌,充满了活力,也赢得了资本的认可。2014年12月11日上市首日,陌陌以26%的涨幅收获开门红,市值约合200亿人民币,持股26.3%的唐岩身家一举超过50亿元。《华尔街日报》评价,“这个35岁的年轻人敢想敢做,用一个手机小软件,改变超过1亿人的社交选择。”

就在陌陌上市前一天,“老东家”网易突发声明,列出唐岩的“三宗罪”,称其在网易存在不法行为,丧失操守谋取私利,为妻子所在公司输送利益,且因作风问题被拘留10日。不过,唐岩也立马表明了态度,在那张流传出的照片中,唐岩倔强的中指,竖得笔直。

图片

上市以后,唐岩对陌陌的操刀变得更加大胆,发布几乎颠覆最初产品形态的6.0版本,至于“发现身边的人”这项曾经最鲜明的功能,被隐藏在二级入口。这种强烈的新鲜感,如同给陌陌打了一针兴奋剂,不仅使其实现创立近四年来的首次盈利,月活用户也超过7000万人。

2018年,为稳固在陌生人社交领域的护城河,陌陌耗资约48亿人民币将“老对手”探探收入囊中。“我们的产品线将得到进一步丰富”,唐岩自信满满地说。

可一番动作下来,陌陌总资产虽从2017年的84亿增至2018年的189亿元,但总负债也增至79亿元。单从业绩表现来看,探探明显是拖后腿的那位成员。2021年,探探再度交出亏损3.3亿元的答卷,依旧赔钱。

“如果有天我快死了,还有很多钱花不出去,我想捐给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我对天体比较感兴趣”,在这之前,唐岩更多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找到下一个利润增长点,让陌陌继续活下去,也为自己带来更多收益。

(除单独标注来源外,以上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