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驶赋能场内物流,“超级骆驼”如何攻克“货运第一公里”?

殊不知,每一次消费狂欢的背后,对物流行业来说,都是一次生死时速的考验。一边是快递量的不断翻倍,一边是末端配送的高流失率,这也造成了快递供给与配送难以形成正比,于是,自动驾驶的出现很好的缓解了这一问题。

在中国,每年有两次这样的场景——十几万的电商人,在被黑夜笼罩的都市,埋身于格子间,品味着大促带来的兴奋与喜悦。

殊不知,每一次消费狂欢的背后,对物流行业来说,都是一次生死时速的考验。一边是快递量的不断翻倍,一边是末端配送的高流失率,这也造成了快递供给与配送难以形成正比,于是,自动驾驶的出现很好的缓解了这一问题。

干线运输、同城货运、最后一公里配送……,物流成为了自动驾驶企业快速落地的可行场景,产生了如以整车运输为代表的的“撮合型”平台满帮,以信息共享为特点的平台路歌等,这些平台以物流行业的某一特定痛点为入口,切开一条可以垂直深耕的细分赛道。

近日,定位于货运第一公里的数字化和智能化服务平台「超级骆驼」也完成近千万美金天使轮融资,融资领投方为蓝驰创投,初心资本跟投,投资金额将主要用于智能调度系统开发及无人车推广。

继价格战后,技术成为物流企业着力的重点,当「超级骆驼」这类型企业也在不断挖掘AI+场内无人车领域潜力时,物流货运行业或许正在酝酿一些新的变量。

角逐货运赛道的“超级骆驼”

基于物流行业的用工缺,无人车物流运输赛道的市场潜力正加速释放。

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整车运输、城市配送用工缺口的占比接近60%,预计2021年,行业就业吸引力偏低的状态仍将持续,用工缺口仍将继续扩大,带动人力成本持续上涨。

随着终端零售业态销售模式的变化,商家已进入少批量多批次的采购时代,一级批发商现在直接面向零售小B商家进行微批。一级批发市场逐渐向微批转型,专业市场批发商付费转运需求刚性高频,市场用工成本和运力缺口剪刀差拉大,为场内无人车应用商业化带来巨大机会。

成立于2021年9月的超级骆驼,是国内首家利用AI智能调度系统在专业批发市场内,实现三轮车和场内无人车混合调度,将商品转运至物流公司,并将同城零担和省内专线业务线上化、标准化,以科技技术构建交易闭环。

公司核心团队来自滴滴出行,腾讯、顺丰及华为等互联网大厂,对车辆管理、智慧物流调度有着丰富的经验。

通过搭建AFO产品矩阵(OMS/TMS/小程序),公司打通了批发市场交付全链路的信息流、物流、资金流,为批发商提供省心、省钱、省力的“一单到底”商品交付服务,行业内首创。

超级骆驼围绕“AI大脑+无人车+资产运营系统“3大核心技术,搭建起高效人机协作网络,构建出显著的产品、运营及场景三大核心优势,来解决上游批发商与商家之间的信息流断裂、物流数据反馈滞后的难题。

AI智能调度系统可进一步节省企业人力成本,通过云端调度场内无人车及三轮车,自动接收货物运输任务,并在指定区域内进行全天候无人运输,实现作业时间资源利用最大化;此外,场内无人车通过系统设定后,可以准确的将货物托运到指定区域,减少人力搬运时间,实现库区场地分区合理利用,提升航空物流运营效率。

目前,超级骆驼已发展批发商5500多家,每日混合调度装卸转运10万余件货物,日代收货款及同城物流费近百万元,为批发商提供极致交付体验,助力专业市场进入高效、低碳的数字化2.0时代。

截止目前,已成功在成都、重庆等地实现智能调度三轮车交付服务,2021年末在成都银犁批发市场成功实现场内无人车商业化成功落地,每日无人车转运订单超五千件。

或许是因为其商业化空间前景可观,成立仅一年的超级骆驼便收获了蓝驰创投、初心资本等投资机构,金额超千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

巨大的市场前景,刺激着传统与新型玩家试图在这个“智慧物流3.0时代”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科技赋能,AI智能调度系统能否解锁货运新模式?

纵观整个物流行业,市场对于无人车的应用需求越来越明确,场内无人车技术也从单车智能向车路协同的方向发展。

近几年来,国外有谷歌、特斯拉、Uber等巨头进军无人驾驶,国内京东、苏宁、菜鸟,无人货运车一个接一个出现。

菜鸟、京东、苏宁、中通等都展开适用于末端配送环节的无人车,已有不少无人车在园区等场景中投入使用;而适用于干支线长途运输的大型货运卡车上,去年京东已开始路测;苏宁物流与智加科技联合推出的L4级别无人驾驶能力的重型卡车。国外的Nuro、达美乐、英特尔等企业也已经研发了新的批场内无人车。

超级骆驼避开互联网巨头在封闭、半封闭场景无人配送车的研发,瞄准的是“货运第一公里”的物流场景,利用“互联网+”的思维填补货运物流市场这一空白,避开了批发市场错综复杂的场景。

货运实现无人化能有效地提高物流效率,其中超级骆驼AI智能调度系统又对场内无人车的落地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但物流细分场景特点不同,AI智能调度系统依旧还有不少“门槛”需要跨越。

首先,无人车相关法规标准缺失。目前,政府在实际应用中仅提供了技术研发政策而不是场景落地政策。随着无人驾驶物流车在未来的大规模应用,彼时,相关法律法规的不确定性也进一步影响着场内无人车在货运行业的运用。

而且AI智能调度系统需要投入庞大的对技术研发成本,这包括了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AI等技术。

具体来说,场内无人货运面临着各种复杂的交通环境和路径的变化,其算法的复杂程度很高,对场景感知、自动驾驶算法等提出了更高要求。如面临在行驶过程中遭遇突然插入的电动车或人等状况,都需要进行非常准确的目标行为和轨迹预测。

而且车辆体积更大、载重更大,在复杂错综的批发市场内行驶对于AI智能调度系统识别的要求更高,在成本端,相较于开放的场景,批发市场的场景或许成本的投入相对较低,但其技术仍需要不断更新、升级,成本仍会持续增长。

此外,货运物流标准化和诚信体系的确实也成为了制约因素。人工智能与物流的结合的有效运转建立在共同的标准和协议基础上,然而目前数据编码、传输单据、承载单元等都存在巨大的差异。同时,人工智能的运用打破了货运传统关系模式,维系众多陌生关系,形成常态市场交易,仍需要建立社会化诚信体系。

目前来说,超级骆驼树立的业务护城河还并不算强大,靠“AI大脑+无人车+资产运营系统“3大核心技术,搭建起高效人机协作网络来辅助物流货运的确是国内首家,但平台型物流公司同样具备这种潜力,它们未来也很有可能提供相关的服务来抢夺市场。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智慧物流的发展可以带来社会效率的全面提升,同时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革新、应用和普及,会继续助力智慧物流的发展和渗透,推动整个物流行业向着更加智能化、标准化的方向快速发展。

总的来看,在获得新一轮融资后的超级骆驼,将拥有更多资金去完成自身技术与平台的升级,与此同时,也将可助力专业市场批发商进入数字化2.0时代。

文章来源:新工业洞察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