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陪玩平台被下架,陪玩行业末日到了?
陪玩平台被大量下架整改,频频涉黄背后或是盈利模式存在巨大问题。

文丨BT财经 青山白鹭

近日,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多个陪玩平台突然被下架了,陪玩行业从业者顿时慌了。

9月7日,据多个官方媒体报道,小鹿陪玩、Hello语音、比心、可可西里、咪呀、一派等多个知名陪玩APP被无限期下架。而且有行业从业者确认了这个消息。

据BT财经在APP应用商店查找,发现安卓平台的应用商店中上述APP全部已经下架,处于无法下载的状态,而苹果App Store也有多款陪玩APP被下架。

此前,陪玩行业就一直处于风口浪尖,曾有人民网等官媒点名批评其涉黄、打擦边球,据人民网调查显示,在多个陪玩平台上,确实存在女陪玩提供游戏外的付费服务项目。

陪玩行业究竟有多赚钱?这次多个APP被下架是陪玩行业末日到来了吗?

陪玩行业有多赚钱

伴随互联网产业的爆发,近几年游戏相关行业也开始野蛮生长,例如游戏制作、游戏代练、游戏解说等等产业也迎来最好的发展时期,而在所有游戏周边产业中,游戏陪玩显得格外另类和充满争议。

据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2020年的产业报告显示,中国2020年游戏产业规模已经突破2000亿元;而根据中商情报网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游戏用户将达到6.6亿人左右。

这其中催生的陪玩行业市场规模也有望突破百亿元。由此可见,陪玩行业发展及其迅猛,已经成为游戏产业中举足轻重的细分赛道。

游戏陪玩,从字面意思就可以知道这个行业是为打游戏的人提供的陪伴服务,玩游戏的人中不乏一些“菜鸟”,需要“老鸟”来带着一起游玩,所以刚开始业务多见于帮助代过游戏任务、帮忙刷副本和帮助游戏上分等等。但随着大量的女性陪玩加入,陪玩业务开始涉及陪伴聊天、唱歌等业务,陪玩这个职业虽然诞生没几年,但是因为可以给游戏者带来更好的体验,所以有了一批忠实用户。

有游戏陪玩从业者指出,从事这个行业门槛要求并不高,成立一个工作室三五个人均可,重点是团队管理和知名度,团队中需要一两个玩游戏特别厉害的作为门面,而对于工作室知名度完全可以靠漂亮的女陪玩来博眼球,知名度是保证每天单量的基础,不然知名度太低,单量也没那么高的话养不起那么多人。

该陪玩从业者还指出,这样的工作室盈利主要靠的就是单量,以一个5人的团队来说,一个月流水突破10万元问题不大,除去人员工资等开支,工作室净利润可以达到4万左右,这还是在2019年的盈利水平,现在应该更高。而且这个行业是需要沉淀的(主要指的是陪玩的知名度),随着工作室的周期越来越长,客户也会越来越多,收益也会越来越稳定。

另外有分析指出,陪玩行业盈利是赚的人头差,每月1个陪玩能给工作室带来的收益是1万到1.5万左右,有些技术特别好、长得好看的女陪玩收益也会远远大于这个数额。正是这种盈利模式导致陪玩平台不得不犯险涉黄去攫取更大的利润。

比如比心的知名陪玩咬米,主要业务是陪客户玩“王者荣耀”这个手游,拥有1500万+的粉丝量,所以陪玩费用也水涨船高,每小时的陪玩价格为520元。

还有王思聪曾在比心做“兼职陪玩”,一小时收费价格为666元,甚至引发了用户疯狂下单的追捧现象,让比心平台一夜爆红。

除了这些陪玩界的“顶流”,一般的普通陪玩收费在每小时30元到50元,每日收入也颇为可观。

陪玩行业如此赚钱也引发了资本的强烈关注,市场规模在短短几年就超过百亿,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但是行业爆红的背后,也开始被曝出涉黄的丑闻。

频频涉黄惹争议

陪玩行业自诞生以来就游走在灰色地带,部分陪玩平台被指存在打色情擦边球的情况,甚至被曝出裸聊和陪睡等违法服务。

而陪玩涉黄似乎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目前随便打开任何一个搜索引擎,输入“陪玩”两个字,搜索结果一大半以上是涉黄的条目。

据媒体报道,一些陪玩平台的主播介绍带有强烈的性暗示,此前有多个陪玩平台提供“哄睡”、“叫醒”等服务,其实就是语音涉黄服务;另外和客户沟通谈妥后,就可以在微信等其他平台做裸聊等涉黄交易;甚至一些平台的女陪玩可以提供线下的陪睡服务。

有记者暗访陪玩行业,发现该行业“水很深”。很多平台都有色情交易服务,只不过需要特定的暗语才能接上头,裸聊等项目都只能算“基础服务”。

而这样的“服务”费用肯定远超只陪着打游戏的费用,据媒体报道,“裸聊”的价格非常高,露脸的话一分钟需要300元,一小时费用可突破2000元大关。

这样的乱象终于引起官媒的关注,2020年8月,人民网撰文抨击比心平台涉黄,指出其平台上有女陪玩在团队指引下向玩家提供视频裸聊和性服务。此外人民网还指出,平台存在监管不严的情况,有未成年用户注册审核通过。

当时比心团队迅速回应称对涉事账号作了封禁处理,另外还封禁了2万个涉黄账号。比心陪练副总裁杜明江对媒体称,已经建立400人的审核团队来增加审核力度。

仅仅过了一个月,另一家陪玩平台“猎游”又因涉黄被广东省网信办查处,责令其关闭涉黄频道一个月,全面进行整改。最终猎游共封禁185个账号,禁言101个账号,排查删除违规内容32条。

因陪玩平台涉黄屡禁不止,“新华网”“红星视频”“中国经营报”等八家官媒集体发声,怒批“陪玩”行业涉黄,称其“名为陪玩,实为裸聊。”

此外,陪玩涉黄不仅屡禁不止,方式也开始变得花样百出,几乎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比如上文提到的“哄睡”、“叫醒”等服务被封禁后,随后又开展了“五子棋”、“连连看”等涉黄陪玩服务,和之前的涉黄服务只是换汤不换药。

对于此次多个陪玩平台被下架,有媒体指出,这次下架是针对陪玩的乱象进行整改,“无限期下架”并非“永久下架”,企业按照相关要求整改后,即可上架。

但是对于行业本身来看,陪玩平台需要挖掘出更多的盈利模式,这才是问题的根源。如平台拓展游戏资讯、直播等游戏产业链条上的延伸业务。如果只是绑定在“人头差”这样的方式,那么未来平台为了逐利,势必还会犯险。

欢迎关注【BT财经】,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