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巴菲特”系列之:A股史上的枭雄与罪人
有的入狱,有的失踪,有的拿着巨款逃之夭夭。

他们曾经创造过投资神话,也曾经声名远播。然而当烟花燃尽之后,要么身败名裂,要么逃之夭夭,要么背上了唾骂和罪名。他们曾经是那样辉煌,却又免不了最终湮灭。

作者|端木清树

编辑|伊页

时隔整整三十年,中国成立了第三个证券交易所——北交所。不由得使我们想起,三十年前设立的上交所和深交所,使1990年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元年。

那个时代的背景音乐,还是邓丽君柔情绵绵的歌声。但偶尔也会在某个街巷里,传出崔健嘶吼般的呐喊。

正像中国的资本市场,波澜不惊的水面下,压抑已久的能量正在伺机喷涌。

来这儿,为的就是钱。

所以兵不厌诈,群雄逐鹿。短短几年,有人锒铛入狱,也有人金蝉脱壳。有的跳楼自杀,也有的人间蒸发。他们犹如一道道绚烂的烟花,极盛之后洒下的烟灰,变为后人的一段段故事。

01| 管金生,是教父还是罪犯?

现在的年轻一代几乎没人知道管金生这个名字了。

但如果告诉你,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成立,就是由他一手操办的呢?

没错,从交易规则到交易设备、就连交易员的培训,都是管金生张罗的。

他早在1988年就创办了万国证券,比上交所还早两年。当年万国证券一度持有国内上市公司70%的A股和几乎全部B股,交易量一度占据上交所A股总成交量的22%,B股的50%。

当年的管金生,是整个圈子公认的教父。

当年的万国,也是名副其实的证券王国。

管金生,右一

但如今,证券王国哪里去了呢?

破产了,被申银合并了,变成了申银万国。

几乎是一夜之间——准确讲是在8分钟之间,王国倒塌,教父入狱。这8分钟不仅改写了万国公司和管金生的命运,也改变了中国资本市场的走向。

事情是这样的。

1992-1995年间,国家发行了大量国债,一为搞建设,二为缓解两位数的通胀率。但当时民众认购并不踊跃,一百元面值的国库券,市场价只有八十多。原因很简单:通胀率太高,买了不划算。国库券票面利率为9.5%,可是通胀率都达到15%了,存一年反而亏5.5%。

为了刺激认购,财政部便出台了“贴息”政策:到期兑付时,除了约定好的利息之外再额外补贴一部分。

在贴息的利好之下,国债价格逐渐回升。

其中一支1992年发行、将于1995年6月到期的债券(期货代号为327),票面利率是9.5%,再加上贴息,每张面值100元的债券到期可以兑付132元。但此时坊间盛传:财政部将会提高327国债的贴息率,使之兑付至148元的水平。

所以这支债券期货在1995年初就涨到了148元左右。

但管金生认为,当时投资过热、通胀过高、还面临着财政赤字,提高贴息无异于天方夜谭。因此他判断,148元的价格被严重高估了。

所以他在148元附近开始大量囤积空单,并联合辽宁国发集团一块做空。

然而他们忽略了,他们的对手盘不是一般的来历。

积极做多327国债的,是一家叫做“中经开”的公司。它的全名叫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是财政部的全资子公司。首任董事长就是原财政部副部长,历任总经理也全都出自财政部。稍有国情常识的人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但“证券王国”偏偏不以为然,仍然集结兵力大举做空:至1995年2月16日,万国证券持有的做空仓位已经上升到了87万口,投入了几乎全部的资金。

似乎万事具备,只等财政部的一纸公告来澄清“谣言”。

谁知等来的公告,却是提高贴息的实锤:2月22日夜里,财政部正式发布文件,不但贴息,贴得比预期还要高。

这意味着国债期货将进入155-160元区间,也意味着万国证券几乎所有做空仓位都将血本无归。

这是1995年早春,上海的天气还十分寒冷。2月23日一早,管金生就披着一件厚大衣来到公司。果然,一开盘国债327的价格就直接跳升到149.5元。管金生被逼到了悬崖边——每上涨一元,他们就会亏损近十亿。幸好紧急筹措了1个亿的保证金,把价格勉强压制在149元附近。

在这个紧要关头,盟友辽国发却临阵倒戈,大量平仓空单,使得327国债在10分钟内上涨了3.77元。

管金生匆匆赶到上交所,希望能紧急停盘。但被拒绝了。

下午开盘,辽国发不但平掉了最后的做空仓位,还反手做多50万手,价格应声站上了151.98元。

此时的万国证券,已经浮动亏损14亿左右,基本确定净身出局了。管金生下达命令:

高位做空,阻止价格继续上升。

他想通过这种方式带动散户出逃,说不定就扭转了市场趋势呢。万国证券用刚刚融来还没捂热的保证金,又吃进50万口空单。然而,此时的多方已经势不可挡,正所谓螳臂当车,50万口空单瞬间被吞没。

下午4点左右,老管召开全员会议,作出了一生中最疯狂的决定:

不惜一切代价把价格砸下去!背水一战,徒手掐死中经开!

自己的保证金不够,那就借仓——上交所的交易系统就是万国搭建的,他们深谙其中门道。

就这样,中国证券史上的“凡尔登战役”上演了。

下午4点22分,离收盘还剩最后8分钟,万国证券的交易员们用连续几十万口的大额空单狂轰烂炸,将价格砸到148元附近。最后十几秒,又放出一个730万口的天量巨单,把价格封死在147.4元收盘。

看着屏幕上抛物线般的价格走势,所有交易者都惊呆了。

如果按收盘价来算的话,中经开真的被砸爆仓了,“管金生胜利了”。

据统计,在最后的7分47秒之内,万国一共砸出1056万口空单,面值总额高达2112亿元。要知道,1994年全国GDP才5万亿。

但问题是,2112亿元的单子需要至少52.8亿的保证金(当时比例为2.5%)——这还是只是最后7分钟的成交额,再加上原来的持仓,那将是一个天文数字。显然,万国证券不可能有这么多资金。

基于此,当局判定其操作违规。六个小时之后,上交所宣布:

16时22分13秒之后的交易无效!

这一决定,瞬间让大戏出现了反转。不但让万国证券的尾盘收益瞬间化为泡影,还让它一下子亏损56亿,来到了破产边缘。

1995年4月,管金生辞职。

1995年5月17日,开市仅两年半的国债期货宣告“暂停”——这一停就是十八年,直到2013年才恢复。

1995年5月19日,管金生在海南被捕。1997年被宣判有期徒刑17年——让人深思的是,给他定的罪名是“行贿并滥用公共资金269万元”,和327事件没什么关系。

而临阵倒戈的辽国发,其BOSS高原和高岭兄弟二人从此人间蒸发,至今下落不明。

中经开这边,作为最大的赢家,流入账面的利润却连1个亿都不到!巨大的财富哪儿去了?至今仍是个谜。

后来的中经开,在鲸吞蚕食之下走到了终点:

1997年负债达到78亿,几乎破产。2002年因为虚报资产和违规经营被彻底关闭,其证券业务被银河证券接收。

但中经开的死活谁在乎呢,它已经让好几个内部人完成了原始积累,其中包括327事件的操盘手魏东。

02| 魏东,从中经开操盘手到财团掌门人

据魏东的同事回忆,魏家的跟风盘在此役中至少获利2亿多。

他们之所以有恃无恐地做多,自然是拎得清底牌。

魏东生于1967年,老家湖南,中央财大的硕士,毕业后曾在财政部任职。他的父亲魏振雄是中央财大教授、财政部高级会计师评委。可谓金融世家,人脉不是一般的深厚。

在327事件之后几个月,魏东就辞职下海,在上海创立了涌金集团,玩起了股票。没几年,就让早期那2亿资金显得不值一提了。

但他并不是坐庄,而是瞄准了法人股。

啥是法人股?国有企业上市时,为了不失去控股权,规定这一部分股票不能流通。这是中国特色的产物。

事实上,这个规定并没有严格执行,只需国有资产管理负责人、或者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的一句话,某某法人股马上就可以上市交易。但总体上,“法人股是否会上市流通”还是一大悬案,真正敢下手的投资者不多,所以价格也是奇低。

魏东凭借信息优势认为:

法人股绝对是一座“金山”,上市流通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自1996年起,涌金便开始以净资产价格大肆收购法人股和内部职工股——顺便说一句,当时还有两个人也是靠这种方式发了家,一个叫唐万新,一个叫周正毅。

有一次魏东参加某个企业的法人股申购,这家企业位于长江流域一个小城,他提前了解到,来这里最便捷的方式是每周两班的轮渡,于是把全部船票都买了下来。其它投资者不能如期抵达,他的中签率因此大增。

奇招迭出加上人脉广大,魏东的运作如鱼得水。

涌金系先后收购了金荔股份、精密股份、哈慈股份、银河动力、中宝股份、四川湖山、康赛集团(后改名为天华股份)等法人股,2003年之后法人股的流通预期越来越强,价格大涨,涌金的收益自然不菲:以四川湖山股份为例,他的收购价是1.74元/股,几年后涨到了12元,获利过亿。

他对政策的把握,可以说达到了外科手术般的精准:

1999年底,涌金突然买下闽福发(现在的航天发展)的转配股600万股,成为其第二大股东。4个月之后,证监会就宣布转配股可以上市,涌金套现1亿多元。

还是1999年底,魏东得知即将设立创业板,就成立了北京知金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专门投资有潜力的中小企业。尽管创业板推迟了,但设立了中小板,他投资的青岛软控和北青传媒都成功上市,又大赚一笔。

2007年3月,魏东(旗下公司)以6.05元的价格从长沙市财政局手里买下了交通银行2791万股法人股,两个月后交行上市,股价涨至13.59元。

尽管在股票上斩获颇丰,但魏东并不想一直这样做一个窃股大盗。他还有更远大的梦想——打造一个财团。

于是,他开始布局医药行业,控股了九芝堂和千金药业。

他以北京知金科技作为孵化器,投资了信息、科技、传媒等新兴行业的多家公司,而且这些公司都有实打实的技术或产品,并非空壳套利。

他布局金融行业,控股了云南信托和国金证券。

在一次采访中,他踌躇满志地说:

“如果要为涌金集团找定位,那它未来一定是集证券、信托、期货、基金管理、投资、投资咨询于一体的金融帝国。”

一副书生面容的魏东,言辞不多,为人低调。当这句话从一个书生口中说出的时候,尤其让人震撼。

或许在他的内心深处,真的想要成为中国的巴菲特,想把涌金做成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

总之,这盘棋很大,并且每一步都是穷尽心智和人脉,朝着目标推进。

终于,财团已成。

涌金系股权架构图

然而,这一系列布局牵扯到的利益链条,也把他深深地捆绑了进去。每当他向上攀登一个台阶,压力就会加大一点。当这种压力大到顶点的时候,一切便在瞬间破碎了。

2008年4月,因涉嫌在九芝堂重组和国金证券收购中侵占国有资产,有关部门约谈了魏东。

约谈过后没几天,4月29日下午4点左右,在北京紫竹桥附近的“中海紫金苑”家中,魏东当着父母和妻子的面,突然奔向阳台,一跃而下。

这一年他41岁。

他究竟为什么自杀?

关于他的死亡,只流出一份遗书:

写给我最亲爱的人们

由于长期的工作压力,近年来我的强迫症愈发的严重,本想今年能放下工作,安心的休养,医治这种精神上的病症,但近期外部环境又给了我巨大的压力,强迫性的动作,强迫性的思维,如影随形,几乎时时刻刻困扰着我,伴随着严重的失眠和抑郁,使我无法面对生活,对于未来能否摆脱它毫无信心,而且长此以往会拖累得我的爱人,我的家庭不堪重负,(时至今日,小陈已经是疲惫不堪了,对此,我深深感到内疚)因此我决心把大家都解脱出来,把我也解脱出来,这的确是弱者的表现,但我希望爱我的人们能理解我,谅解我的软弱,也希望大家重视精神上的疾病,防患于未然,不要走到我今日这一步。我对不起小陈,我的家庭,我的父母,但我确实无法忍受病症了,原谅我,我深深的抱歉。小陈,你重担在肩,希望你照顾好我们的父母、孩子,让孩子们健康快乐的成长,来世我依然爱你,最深情的吻你!

从遗言中看,似乎是因为抑郁症。

可是,熟悉他的人却都说,他“极具亲和力、人脉极广、善于交流”,即便在赔得很惨的时候也“没有一丝悲观厌世情绪”。

出身金融世家,长袖善舞,绝顶聪明。多少波澜都能从容应对,他为何会因为一次小小的谈话而崩溃?

据证券市场周刊报道,曾有资深的刑侦专家对魏东的遗书做了侦查和研究,认为这封遗书“有太多的疑点,写遗书的时候处于非正常状态”。但此后再也没什么下文。

或许魏东的死,会让一些人长舒一口气。

他带着秘密永远地走了,把苦心经营的“帝国”留给了妻子。

追悼会上,妻子陈金霞的悼词是:“东,你在天堂,请转达我对上天的感恩,把你赐予了我。”

2008年5月6日,北京八宝山公墓东厅

十多年过去了,陈金霞始终保持低调。在2020年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她以320亿元位列第555位,被称为上海“第一贵妇”。

03 |精彩纷呈的年代,泥沙俱下的庄股

像魏东这样人脉通天的,毕竟少数。

中国经济开放的浪潮,仿佛小浪底打开了闸门,气势磅礴但也泥沙俱下。各路英雄夺门而出,尽情地发挥着自己的能量。

燃烧的欲望,驱动着炒家们绞尽脑汁去构建资本迷宫、去制造谎言、去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一时间,中国股市群魔乱舞,无股不庄。

1999年中国上市公司将近1000家,要想指出一只股票没有庄家,实在不是容易的事。

有一家民间咨询机构认为,2001年初,深沪两市1100多支股票中,860支都有庄家驻扎。

中国股市的炒作投机色彩异常浓重。

斯坦福大学刘遵义教授的研究表明,1999和2000年前后中国股市的年换手率达到400%、平均持股时间只有1.2年,作为对比,新加坡当时的换手率是30.2%,平均持股时间达3年。

1994年上半年,上证指数从1月初的800点一直下滑到7月29日的333点,而有一个叫界龙实业的妖股,却特立独行地连涨32天。

其背后,是由个人大户马晓指挥,涉及5家上市公司与14家证券营业部资金,在5个多月内,从12元一直炒到了33元。其个人利润在扣除各项成本后达了5000万元。

坐庄百科药业的朱耀明,通过“庄家出资1000万、券商出资2000万、再向银行贷款3000万”的方式融资,对百科药业的控盘达到了98%。不过最终因资金链断裂而崩盘,相关券商的高层也在案发后失踪。

江南第一猛庄葛政,2004年坐庄朝华集团,却最终把朝华系推向了绝路,留下了40亿元的窟窿。朝华系的资金流向之复杂,一笔资金让证监会查了4个月都没有查出所以然。

另一个大鳄唐万新,通过新疆德隆实业公司操纵了三家上市公司,从1996到2001年狂涨10倍,赚了100多亿,赢得“天下第一庄”的称号。

他甚至买下苏联退役的一艘航空母舰,停泊在深圳大鹏湾做了一个主题公园(现在被转卖到南通,停在长江边上),一时间风头无两。

如今停泊在南通苏通大桥旁的“明斯克”号航母

还有一支叫亿安科技(现在变成了神州高铁)的股票,1998年股价还是5.5元,2000年就跨过了百元大关,成为A股的第一支百元股。

亿安的老板罗成,把这只小盘股包装上各种高科技概念——什么生物科技、纳米技术、新能源全都装上,那时候他们就开始研究“电动汽车”了。

在它站上100元的那天上午,一些持有它的股民甚至聚集到证券营业部门口,鼓掌欢呼,那感觉就像银行在发钱一样。

但随之而来的是盟友的叛变。正像辽国发背叛管金生一样,亿安的庄家联盟也分裂了,再加上操盘手私下的跟风盘也纷纷出货,亿安终于崩盘。

最后的结果是,他们赢利4.65亿,但被证监会处罚了8.98亿。

可惜,老板罗成早跑了。

证监会是否收到8.98亿的罚款,至今不太清楚,只知道他们的财务总监和运营负责人被送进了监狱。

后来罗成发回一份传真,只有两句话:

“关于这次股市操纵的事情,都由我一人负责,和其他人没有关系。另外,我拿走了8000万元,以后由我负责。”

言辞之间,依然不改枭雄本色。

有意思的是,亿安的主操盘手只是一个20岁出头的小女孩。

坊间普遍认为这个小女孩就是写下《缠中说禅》的缠师,她发明的跌停板洗盘法凶狠彪悍,用792个账户对倒,控盘量最高时占有亿安科技流通盘的87.34%。

就在亿安科技崩盘后不久,另一支股票也上演了同样的一幕。这支股票叫康达尔。

其背后的主角,是吕梁和朱焕良。

可以说,在庄家们粉墨登场的舞台上,最令人唏嘘的就是这两人。

04 |吕梁与朱焕良

康达尔的崩盘,比亿安科技晚了大半年。

亿安是在2000年2月下旬开始崩塌,中科则是在2000年四季度开始连续跌停。

连续跌停之后,庄家吕梁坐不住了,找到媒体,主动曝光了坐庄内幕。

难道不是庄家出货才跌停的么?怎么庄家还坐不住了?这背后,又是一个尔虞我诈的故事。

吕梁本是一个文化人,对美术和文学都很有研究,还在《收获》上发表过中篇小说。在这个文艺青年身上,你根本看不出金融大鳄的凶相。

九十年代初他下海做生意,同时也自由撰稿,在媒体界很有影响力,还报道过当年深圳炒新股的盛况。

今天我们打新股基本是稳赚,当年更是厉害。

1992年8月7日,深圳宣布发售500万张新股抽签表(每张可购1000股),每人凭身份证可买一张抽签表,于是两天之内上百万人涌入了深圳——当时的深圳常住人口不过60万而已。各售表机构门前,提前3天就有人排队了。

8月9号晚上9点,500万张抽签表卖完。数万没有买到的人怀疑有暗箱操作,便愤怒地涌向了市政府。凌晨左右发生冲突,到处是石块、汽水瓶、催泪瓦斯和水炮,汽车和商店也被砸被烧。事后调查表明,至少有10万张抽签表被内部留藏,涉及干部职工4000多人。

新疆德隆的唐万新,也从新疆运来了5000个自带被褥和板凳的老乡参与申购,大赚了一笔。

但这时的吕梁还只是一个看客。

他被这种财富激发的狂热感染了,从一个申购点跑到另一个申购点,采访了大批股民,写下长篇报道《百万股民“炒”深圳》来记录这个狂野时代,他也因此而出名。

随后,不甘于码字赚钱的他,决定投身资本市场,宣称要打造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

可是一上来,就亏损、被骗了上百万。

谁知道这还只是开胃菜,他结识的一个大户朱焕良,即将再一次教他做人。

朱焕良早期靠开渣土车和倒卖国库券赚了第一桶金,90年代初已是千万元大户,在深圳股市已可呼风唤雨。

有点膨胀的朱大户便凑了2个亿,坐庄一支叫康达尔的股票。康达尔的主业是养鸡,谁知倒霉赶上禽流感,让朱大户深套其中。

1998年,朱大户找到吕梁,请求援助。

那时吕梁正在潜心研究巴菲特,他对朱大户说:

我要学巴菲特,我要在中国做第一家私募基金公司。

朱大户只有小学文化,哪里听说过什么巴菲特,只是回道:我和你一起干,就从康达尔开始吧!

吕梁自己没多少钱,但他凭借自己的影响力,找了几个投资机构合作:吕梁负责在媒体上吹捧,机构们负责拉升股价。

吕梁用这种方式拿到277.9万股康达尔,市值约6000多万。

吕梁和朱焕良约定:

我们接走你一半的股票,但另一半你五年内不许抛,我们齐心协力把康达尔打造成大牛股。

随后康达尔就开始了各种包装。

一个养鸡的公司,摇身变成了打破国外生物技术垄断的扛把子。

吕梁的文学天赋也派上了用场。他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格局很大,调子很高,在股民心中塑造了一个战略投资家的人设。他会在文章中恰到好处地点明自己看好的题材和行业——“在生物技术和生物农业这个领域,中国人完全可以和洋鬼子叫板!”他还以“不经意间举例”的方式点名“康达尔”。

吕梁并不完全是在演戏,他可能真的动了情。

他看中了康达尔的土地价值,憧憬着把它重组为“优质农业、生物医药、网络信息设备、高技术产业投资”领域的排头兵。吕梁安排了7个人进入康达尔董事会,占了一多半席位。

据说,吕梁初次和康达尔董事长见面时,后者握住吕的手久久不放,热情地表示“盼你们就像盼解放军一样……盼着你们来重组、解放我们”。

可是很快,吕梁就被整懵了。

深入了解之后才发现,原来这家公司财务混乱、黑洞重重:

他认为很有价值的几块地,早已被卖掉,却没有收到款。其它业务还有4个亿的假账。

无奈的是,他此时已经无法脱身,只好将错就错。

2000年,康达尔的股价从原来的17元冲到80元。所有人都企盼着它能像亿安科技一样跨过100元,吕梁也沉浸在财富的泡沫里。他在北京亚运村的北辰花园买下三栋别墅,打通几十个房间,做成了数百平米的大客厅。其间摆着几件精美家饰,空旷的气度令前往拜访的人们叹为观止。

2月18日吕梁结婚,他还专门让交易员把前一天的收盘价做到72.88元(意为妻儿发发)。

然而,盟友朱焕良这边却开始偷偷出货了:他从2000年5月开始,频繁从营业部提取现金,每次都是1000万以上。

8月的一天凌晨,睡梦中的吕梁被人叫醒:

朱焕良已经用一艘快艇把一笔港币现金运到香港去了,这笔钱至少有4亿。

朱焕良彻底背叛了他。

临走时还扔下一句话:

股票总是要卖了才赚钱。

吕梁气得咬牙跺脚,大骂他是个背信弃义的暴发户。

其实吕梁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他除了操纵康达尔之外,还操纵过中西药业、马钢股份等等,也曾把一些盟友坑得痛不欲生。

而吕梁找来的那几个投资机构,也早已偷偷开了“老鼠仓”,挖康达尔的墙脚。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联合坐庄本身就孕育着背叛,利益面前没有铁板一块。于是,康达尔不可避免地崩溃了。

到了2000年12月底,康达尔的股价已经从最高点跌去了5成。再也找不到资金的吕梁,知道一切都完了,这才决定向媒体曝光、揭发朱焕良。

事后调查表明,此案共涉及54亿资金、400多家机构,仅吕梁一方使用的股东账户卡就多达1565个。

2001年春节后的某一天,吕梁翻过受监视的家中墙头,披着军大衣消失在了北京夜色中,从此再无踪影。这也成为A股史上的一桩悬案。

05 |妖股丛生,成王败寇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没几年。

新生代“股神”们的炒作之生猛,一点也不亚于前辈。

2013年,A股漫长的熊市终于到了尾声,创业板率先开涨。当时著名的公募一姐王茹远,为自己的重仓股朗玛信息披上互联网+医疗、互联网+社交、互联网+金融等多重概念。股价扶摇直上,2014年底以220元的股价登顶股王、俾睨群雄,连贵州茅台都被其踩在了脚下。其实朗玛信息的主要产品,不过是一款由日本女优泷泽萝拉代言的社交软件。

在当时创业板动辄翻几倍的行情当中,除了朗玛信息的妖娆,还有安硕信息的风骚。

2014年4月30日,一个券商分析师给安硕信息的董事长发了一封邮件,含蓄地表示股价低估,建议进行“市值管理”,随后安硕信息邀请他们来公司“交流”。

“交流”之后,分析师便向128家机构发了1.1万多封邮件,字里行间满是“强烈看好”“十倍股”“200亿不是终点”等关键词。在投资机构们的“合作”下,安硕信息的股价在短短一年之间就暴涨了16倍。

这种“抱团操作”的情况,还出现在赢时胜、全通教育等个股上。

将这一模式演绎的登峰造极的,非妖王特力A莫属。2015年股灾止跌企稳之后,特力A便开始了近乎变态的暴涨,半年内从9.88元一路涨到108元。

证监会对特力A的立案调查显示,幕后操纵者为中鑫富盈,动用了近三十个信托账户和个人账户对股价进行对敲和拉升出货。而蒙在鼓里的散户跟风盘,在不知不觉中为他们提供了流动性。

最令人喟叹的是中国中车。

有一个八年从股市赚了10000倍的85后大亨“赵老哥”,在2015年4月16日收盘后发了一篇帖子:

“今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资金终于上了一个大台阶,感谢中国神车!”

当时正值牛市,一带一路的炒作也进入高潮,南北车合并后牛气冲天,在十个交易日内八天涨停。赵老哥累计买入了至少有13亿元,据测算大概赚了有5个亿。

就在赵老哥发帖的两个交易日后,中国中车便开始掉头向下,一路不回头,绵绵无绝期。

50天后,一个普通股民也发了一篇帖子:

“本金170万加融资四倍,全仓中车,本想给家人一个安逸的生活,谁想输掉了所有。”

然后从22楼一跃而下,了结此生。

这个股民当时32岁,网名叫“想挣钱的散户”。

06 |没有结局的结局

A股至今30年,股坛枭雄如过江之鲫。

他们曾经创造过神话,也曾经声名远播。然而当烟花燃尽之后,要么身败名裂,要么逃之夭夭,要么背上了唾骂和罪名。他们曾经是那样辉煌,却又免不了最终湮灭。

谁是赢家?谁是罪人?

昔日的证券教父,进了上海提篮桥监狱。而2015年出狱后,依然可以潇洒人生。

出狱后的管金生

他的对手魏东,在处心积虑构建财富帝国之后自杀了。

辽国发的兄弟俩、亿安的老板罗成、吕梁等等,全都人间蒸发。还有多少人像朱大户一样潜逃境外,从此隐居。

那个时代离我们远去了,但是相似的故事却仍在上演。

聊以此文,祭奠一下这蛮荒时代中的枭雄,以及罪人。

参考资料

庄家吕梁,2003,刘民成

中国股市十七年,张志雄,2007

还原涌金系-揭秘魏东发家之路,2007,新财富

长沙股民跳楼:170万炒中车全亏,2015,观察者网

庄家之死,中信出版社,2011,陈斯文

专访阚治东:我经历的中国证券史上那些第一次,2020,澎湃新闻

327国债期货事件:无法忘却的记忆,2008,中国证券报

演讲实录-管金生首次公开谈327事件,2015,澎湃新闻

大败局2,浙江人民出版社,吴晓波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