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服务外包是个好生意,但优势或许也是云康的绊脚石
如何解决出身困境

image.png

本文系深潜atom第330篇原创作品


在证券市场上,达安基因绝对是最近的话题中心。这一周讨论最多的北交所和新三板行情,达安基因旗下就有8家参股企业位列新三板中,其中三家属于创新层,有望经过筛选补充进北交所。而在港交所,达安基因也传来好消息。

近日,一条来自港交所的信息披露,将达安基因推向“聚光灯”下。其持有46.96%股权的云康集团已于8月23日再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成立于2008年的云康,是一家医学服务提供商,主要为医疗机构提供诊断检测服务,涵盖病理、感染病及遗传病等超过2000项检测项目,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按收入计,云康是2020年中国医学运营服务市场的第五大公司,市场份额为3.7%。

image.png

△云康

今年2月26日,云康曾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当时有媒体指出,受疫情影响,云康集团业务数量暴增且利润大增,彼时上市恰好是高估值的好机会。但疫情红利难掩持续亏损尴尬,上市之路不会太顺。不过这次再交招股书,​云康招股书显示扭亏为盈,今年前四月净利近1亿元。

01

诊断外包是个好生意,

过度依赖新冠产品是不利信号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总人口已经超过14.4亿人,这也意味着我国有世界最大的医疗市场。但医疗的发展远远未能跟得上市场需求,导致医疗服务和市场需求严重不匹配,为此医疗服务外包在医疗供给端分担了巨大的压力。

云康集团便是众多医疗服务供应商之一。云康主要面向医疗机构提供诊断相关的医疗服务,主要分为诊断外包和诊断能力共建两种模式,面向非医疗机构提供检测服务仍处于摸索阶段。

2018年至2021年4月30日止,云康集团每年营收分别为5.96亿、6.78亿、12.00亿和4.55亿人民币;同期利润分别为-5034.4万、-31544.4万、2.60亿和9902.4万。

疫情的暴发,盘活了医疗科技产品的商业化市场,云康便是其中的典型。受益于疫情,云康在2020年后开始扭亏为盈。2020年和2021年前四个月,新冠肺炎疫情检测产品分别高达5.47亿和2.24亿,远远高于同期利润。

image.png

△新冠检测产品收入

在深潜atom看来,新冠检测产品对于云康来说是一柄双刃剑,好处在于可以提高公司的综合收入;弊端在于疫情已经基本稳定,很难继续提供大规模的检测服务。如果去除相关收入,云康依然是亏损状态,很明显过度依赖新冠产品,对于公司未来发展并不是有利信号。

以诊断外包服务为主的云康,已经受到众多医疗机构的认可。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2020年云康集团为中国诊断外包服务市场的第五大提供商,覆盖了600多家医疗机构。报告期内来自诊断外包服务的收益分别占总收益的75.3%、68.3%、71.5%及64.6%,远高于其他业务。

截至2021年4月30日,云康集团已经与246家共建诊断中心,并均建于医联体内的龙头,并均建于医联体内的龙头医院。不过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云康相关医疗体截至同日仅占中国所有医联体的1.0%。相比较诊断服务3%的市占率,医疗共建业务市场渗透率并不高。

此前云康的运营资金主要是通过银行贷款,截至2021年7月31日,公司已动用银行融资2.93亿元及未动用银行融资1.27亿元,然而云康今后或许难以继续从银行贷款。尽管截至2021年4月30日仍有7.05亿现金等价物。若去除新冠检测相关产品的不确定收入,公司将面临巨大财务挑战,上市或许可以改善公司资金压力。

02

与学院剥离关系,

云康进一步发展将不再受制吗

在我国医院和大学有着密切的关系,很多医院都归属于学校。一方面在于有些医院原本就是大学的附属医院,另一方面在于背靠大学可以为医院带来财务、品牌和技术上的帮助,医院成为高校附属医院后,也可以获得该院校前沿的技术支持和人才储备。

云康集团成立于2008年,是达安基因及高新阳光成立的合资公司,双方分别持有60%及40%。达安基因依托中山大学,高新阳光为云康董事长张勇全资控股,也就是说云康集团其实是从中山大学孵化而出,中山大学和达安基因是云康的两大靠山,喊着金汤匙出生的云康可以利用中山系的医疗资源。

image.png

△云康股东

自古文无第一,医疗行业也是如此。尽管治疗指南是一致,但在临床过程中,不同医院对于分型和分期各不相同,很难形成统一的诊断规范,经常出现互不认可的局面。我国地大物博,各地的医院都已经有了医疗体系,比如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中南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四川大学等重点大学,在医疗体系的积累并不弱于中山。此外,顶级医院以及部队医院也各自形成了自己的医联体和医共体等山头林立,彼此互相竞争。

有了中山系的背书,云康集团从0到1的过程必然会比其他企业更加容易,然而从1到100的过程却也变得异常艰难,拥有浓烈中山背景的云康很难渗透进这些医院。为了解决这一问题,2020年12月18日,中山大学已经将其通过达安基因的间接权益转让,与云康不再存在关联关系。然而,云康的核心工作人员依然与中山大学不可剥离,比如监督公司发展的何蕴韶依然是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云康集团另外一个靠山,是达安基因。达安基因背靠的是中山大学和广东政府,在华南一带话语权自然不可小觑。达安和云康理论上可以形成互补,13年来云康的渗透率依然仅有3%,达安对其帮助似乎并未想象中那么大。

云康却成为了达安基因的提款机。达安基因是云康的最大供应商,截至2018年、2019年及 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以及截至2021年4月30日止四个月,云康自达安基因集团的采购额分别高达人民币8010万、5240万、8190万及人民币484万,占分别同期总采购额的15.4%、9.9%、11.7%及19.2%。

更何况,目前达安基因参股公司中有8家在新三板挂牌。在北交所成立的关键时期,这或许将消耗其大量精力改变难以登陆北交所的困境,能够为云康提供的帮助或许将大打折扣。

随着中国利好政策的出台以及居民健康意识的崛起,我国的医疗服务市场也在快速发展。2020年市场已经高达306.9亿,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479.5亿人民币,年复合增长率9.3%。随着医保的改革,医疗服务价值将会被正确对待,医疗服务外包市场依然有巨大的空间可以挖掘。对于云康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出身的问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