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华上升,辛巴下坠
辛巴的“帝国陨落”

作者 | 风清扬

题图 | 辛巴微博

 

真假美猴王一直厮打到灵山,要让如来佛辨个真伪,说出是非。

在佛法无边的如来面前,六耳猕猴最终闹了个原形毕露,自食恶果。

在吴承恩《西游记》真假美猴王章节,造假的六耳猕猴最终得到了惩治,西天取经之路又恢复了往日平静。而在现实商业世界里,大多数时候,并无法真正辨别孰真孰假。

自称“农民的儿子”的辛巴,在真实的世界里,正在逐渐现出原形。

这位带货一哥,在快手江湖里打造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然而,随着辛巴本人的人设逐渐崩塌,产品造假事件层出后,帝国裂缝已经出现。

01扛起“农民的儿子”大旗

辛巴前三十年是苦过来的。

1990年出生于黑龙江省的辛巴,原名辛有志,论出身,确实是农民的儿子。

公开素材对辛巴的描述,形容他儿时的生存环境,“辛巴出生在黑龙江普通的农民家庭,小时候非常贫穷,一家人借助在村里一个四面漏风的仓库里。”

在这种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人们更乐于看到底层崛起、英雄穿越黑暗丛林最终抵达光明的故事。而辛巴的晋升之路也被外界赋予了传奇色彩,比如还未真正步入社会便体现出异于常人的创业天赋,用5000元承包一座石头山,兑换了1300万的收支效益。

之后辛巴又做过无数种尝试,比如收购林蛙给饭店、摆水果摊等小生意。

2012年,辛巴远赴日本,在这期间,辛巴在异国他乡开启了另一段悲惨生活,在举目无亲的日本街头,辛巴捡别人扔掉的被子、睡公园、一天只吃一顿饭。

偶然的机会,辛巴在日本看到了“花王纸尿裤”的商机,开始做起了早期的“代购”生意,创业路上,开始慢慢专业化,拥有自己的公司大连沃天进出口贸易集团和仓库,然而,却因不熟悉当地的法律,在日本监狱被关了两个多月。

公司解体、所有的伙伴也迅速消失,辛巴再次饱尝人间冷暖。

这一年,辛巴22岁。

22岁的辛巴还处于年少轻狂,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阶段,不知道放弃为何物的他在经历过重大失败后,卷土重来,带着花王纸尿裤叩开了淘宝、天猫等各大电商平台的大门,这一次,辛巴又成了。

“我们农民的身上,不仅仅有逆来顺受,也有抗争的一面,除了有哀愁的一面,也有狂欢的一面。”

在谈及农民的特质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曾有过如此评价。

而辛巴在一路崛起的进程中,哪怕面临着底层异常残酷的生存物语,但对外塑造的公关形象中,早已稳稳扛住了“农民的儿子”的大旗。

02帝国养成史

在辛巴还在日本底层求索生存之路时,一位从清华毕业,名叫宿华的连续创业者开始在商界崭露头角。

1982年出生的宿华比辛巴大8岁,但两个人身上都被赋予过“天才”的光环,据坊间传闻,宿华3岁便能完整诵《木兰诗》,2000年以超出一本线100多分的高分考入清华软件学院。

除此之外,辛巴和宿华身上都有同一种特质:屡败屡战。

在快手诞生前,宿华曾先后做过三十多个创业项目,但是都失败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程一笑(如今快手联合创始人),彼时还是一名不起眼的产品经理,在2011年程一笑开发了一款名为GIF快手的产品,也就是如今快手的前身,在那个3G的时代,快手GIF的产品形态主要是动图,在当时市场上,涌现出很多产品,但几乎都是借鉴美国图片社交Instagarm,为受众提供精美的图片,快手却是从小的切入点讲故事,这让快手在当时从一众产品中迅速脱颖而出。

辛巴和老婆初瑞雪(图:辛巴微博)

四年之后,从动图到短视频,快手的功能逐渐丰富,并迎来高光时刻,2015年日快手活跃用户突破一千万,2016年注册用户突破3亿。

天之骄子宿华和“农民的儿子”辛巴,都在快手上坐上了开往时代的快车。

2017年3月,看上快手巨大流量的辛巴上传了自己的第一个快手作品,并开始了在快手带货生涯。在快手简介里,辛巴的身份是“出于农民、馈于百姓、农民的儿子、百姓主播”,在直播间,辛巴不是高高在上的商人、资本家,粉丝亲切称他为“巴哥”“正能量”,在直播间,他为粉丝摇旗呐喊,争取低价,并不惜与自己的品牌方公开撕扯。

“我还有一个原则,不和工厂合作,只和农民合作,让农民拿到该拿到的钱。”

在《对话新时代》栏目中,辛巴句句不离自己的合作准则,讲义气、肯放低身段的辛巴开始成为快手现象级人物。

2018年12月,辛巴单场直播仅6小时销售额便破1亿;2019年获年度“618卖货王争霸赛”淘宝和快手全网达人榜Top 1。辛巴背后的供应链公司——辛有志严选国际泰国站6小时销售额1.8亿,总销售件数达204万单。

2019年“中国海宁皮草粉丝节”总销售额1.6亿,总销售件数将近20万。

“农民的儿子”逐渐成为快手带货江湖里的商业新贵,带货大潮袭来,电商+直播逐渐成为主流,辛巴又踩在了风口上,2019年全年辛巴带货130亿,据招商证券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快手2019年电商直播的GMV是400-500亿。

在发展单个IP的同时,辛巴多链条养成IP生态,打造属于自己的家族式带货帝国。

辛巴旗下公司(图:企查查)

初瑞雪、猫妹妹、时大漂亮、小琴1987.... 据第三方平台的数据统计,2019年9月至今年5月,辛巴个人在快手卖出了21.7亿的销售额。

包括辛巴在内的团队7位核心成员,在快手带货销售总额50.67亿。

在带货领域,站到巅峰的辛巴并不满足,随着网红概念股的飞涨,辛巴也开始涉入资本圈。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辛巴实际和间接控制的公司达到14家。

没有人敢轻易撼动辛巴的江湖地位,除了他自己。

03人设裂缝

帝国出现裂缝,从一款燕窝开始。

2020年 11月3日,购买过辛巴徒弟时大漂亮燕窝的网友在社交平台发布视频,质疑此前购买的燕窝是糖水,消息一出,舆论哗然。

11月5日,意识到严重性的辛巴迅速回应燕窝事件,并拿出检验报告回击质疑。看到辛巴如此强硬的态度,各种声音被粉丝“支持辛巴维权”的声讨盖过,原本以为事情到此结束,职业打假人王海的上线让事情再度生疑。

王海连发数条微博打假辛巴(图:王海微博)

11月19日,王海称送检的辛巴燕窝不含蛋白质和氨基酸,检测结果唾液酸含量只有万分之一点四。

唾液酸每100克500元左右,0.014克价值0.07元, 辛巴燕窝每碗大约100克,连带包材,内容物,加工费,王海预测工业成本不超过1块钱。

自那之后,王海每天在微博上跟进相关进展。

面对如山的铁证,辛巴终于不再倔强。

11月20日,一纸声明回应燕窝变糖水以及王海提出的质疑,并称购买产品的网友如果不满意,可以向供货商在某平台的旗舰店申请退货,由辛选公司全程协助。

做个大胆的猜想,如果那位网友没有把质疑公开到网络上,辛巴“为粉丝谋福利”“从农民中来到农民中去”的人设想必依然屹立不倒。

直播中的辛巴(图:辛巴微博)

毕竟,这个人设烙印早已深刻打在他成功之路上的每一个重要舆论节点。

2020年10月9日,在一场直播晚会上,辛巴和酒店的保安起了冲突,起因是保安在维持秩序时不小心推了一把辛巴的粉丝,这当即引发了“把粉丝视为爹娘”的辛巴的不满,要求保安道歉赔罪,在保安发布的回应视频中称,自己目前已经被酒店辞退,并表达了自己按照规则办事却遭受不公正待遇的委屈。

这只是辛巴“宠粉”人设事件中的一个缩影。

酒店风波后不久,为了维护自己的人设,辛巴不惜将枪口瞄准自家人。

10月26日,辛巴的女徒弟,设计师出身的安九在直播中嘲讽看不懂她设计风格的粉丝都是“城乡结合部”,这句话可谓是触到了辛巴的逆鳞,毫不夸张的说,这是要从基本盘上砸辛巴的金饭碗的节奏。

辛巴训斥安九

面对这种行为,辛巴在直播间进行了严厉的训斥,镜头中,过往亲切的辛巴早已消失不见,他强势拉着安九,以最低的姿态向自己的“衣食父母”道歉,恳请他们原谅安九的“无心之失”,直到粉丝们做出和解的姿态,并愿意继续买安九带货的产品,此事才作罢。

“我见到老百姓永远都是鞠躬致敬,不管在任何场合,你传承不了我的理念,你不要毁了我的理念...我没有一天不鞠躬,我曾经的身价和现在的身价,现在的一切都是直播间给的...”

外界都在赞叹辛巴的行为,夸赞他做的好,但背后的作秀以及表演成分到底有多少,也许只有辛巴自己知道。

04写在最后

苦心孤诣营造人设的辛巴,或许从未想过有天会崩盘,和薇娅和李佳琦不同,辛巴带货过程中,把人设立得过于招摇,并在粉丝心中形成了过于稳定的认知,这极度危险且又极度容易失控,但凡在带货中出任何差错,都会带来灭绝性打击,甚至当有些负面即便不是发生在带货领域,也会给事业带来附加影响。

在事件发生后,有人说这是辛巴表演型人格带来的反嗜,有人说这是辛巴本来的面目,只不过又经外界进一步放大,也有人说不乏竞争对手的恶意,在种种声音之外,辛巴没有再出来进行回应。

但无论如何,已经跻身上层的辛巴都不能再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或许他本人都从未意识到自己早已成为一名“合格”的商人、一位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一个腰缠万贯的土老板。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传来快手先上市还是辛巴先上市的流言,在辛巴之前,宿华终于要扣响港交所的大门,坐上短视频第一股的交椅。

辛巴终究没活成宿华,在宿华扶摇直上之时,辛巴却在摇摇下坠。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