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汤科技,乘上了元宇宙的东风没?
最近元宇宙概念大热,一家搞AI的企业商汤科技,也准备搭上元宇宙的快车。

最近元宇宙概念大热,一家搞AI的企业商汤科技,也准备搭上元宇宙的快车。

文丨BT财经 游璃

“你杀死的不是一个玩家,而是一条生命!”

电影《失控玩家》浓墨重彩地刻画了一个AI NPC的形象,盖作为被算法赋予了自由意识的戏中人,从浑浑噩噩的枯燥生活里挣脱,成长出自我意识,修炼成超级英雄,挽世界于水火。反派人物试图剥夺他的存在时,银幕内外都为此愤怒。

影片设计下,盖能做到很多普通人身为玩家做不到的事,超长待机近似永生、振臂高呼引领众生,他的进化过程包含着人们对“AI+”未来的期待。而另一部《爱、死亡与机器人》则偏爱描写AI自我觉醒为人类带来的麻烦,资源争夺与残酷杀戮层出不穷,让人忧困于凛冽将至。

但无论虚拟世界如何书写,现实世界的AI仍然是纸上谈兵。立足人工智能领域的商汤科技8月27日交表赴港。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今,其三年半累计亏损高达242.72亿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商汤科技报出经调整后亏损净额逼近去年全年水平,年内实现盈利几无可能。

最近元宇宙概念大热,商汤科技也准备搭上元宇宙的快车。其实元宇宙也是依托AI技术来搞的,商汤科技的招股书显示,公司已经通过其SenseMARS平台,实现了元宇宙。

无法自身造血,代表着尚未跑通商业模式,流血不止的商汤科技踏上IPO旅途是水到渠成,还是迫于无奈?靠元宇宙概念能对资本讲一个好故事吗?

 

增收不增利的AI怪圈

在商汤科技之前,步入IPO这条河流的AI公司并不少。其实从AI公司的应用技术方面来看,商汤科技更偏向CV(计算机视觉)细分领域,高级投资经理王韬指出,人工智能浪潮目前聚焦视觉技术赛道,“国内4000多家AI创业公司,2000家围绕在视觉领域,占比约46%。”

其中最出名的四家被称作“AI四小龙”,包括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依图科技和云从科技。除了都属于计算机视觉类目外,四小龙还默契地先后发起IPO冲击,商汤科技之外的三家企业不约而同提交招股书,发展顺利的却不多见。

进攻最早的旷视科技于2019年8月提交港交所聆讯,次年2月聆讯资料变更为“已失效”,如今转投科创板招股书,IPO进展至第二轮回复问询;依图科技2020年11月交表科创板,不过最后选择了撤回申请材料;进展相对顺利的是云从科技,去年年末递交科创板招股书,今年8月4日成功注册科创板,预计不久后正式招股。

虽然与“AI第一股”的称号无缘,但商汤科技不管从营收、投入还是毛利率,都是毫无疑问的行业老大。

招股书显示,2018至2020年,商汤科技分别收入18.5亿元、30.3亿元、34.5亿元,2021年上半年为16.52亿元,同比增长91.8%。收入排名仅次于它的旷视科技营收常年不足商汤科技的一半,云从科技、依图科技的收入更是被商汤科技以相差三倍的优势远远甩开。

研发投入方面,商汤科技也不曾手软。招股书披露商汤科技2018至2021年上半年在研发上分别投入了8.49亿元、19.16亿元、24.54亿元及17.72亿元,研发费用占总收入的比例从45.9%一路走高至107.3%,2020年上半年研发支出甚至占据了有关期间收入的141.6%。

选择AI行业,赛道内的企业采取重研发策略无可厚非。根据亿欧智库《2020中国硬科技创新白皮书》,中国经济未来将由科技创新主导,硬科技正逐渐上升至国家话语体系,包含人工智能在内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正是硬科技的覆盖领域之一。

此外,商汤科技的毛利率指标同样颇具竞争力。人工智能一类高技术含量行业,毛利率通常能够达到较高位置,商汤科技更难得是兼具稳定,2021上半年毛利率为73%,去年6月为72.1%,2020全年为70.6%。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云从科技2018年主营业务毛利率仅为21.46%,尽管始终保持增长,但截至2020上半年,云从科技毛利率仍未突破50%,旷视科技的毛利率更是从2018年的62.23%一路下滑到2020年的33.11%。

然而有趣的地方在于,与高毛利率相对,商汤科技每年的亏损同样在行业中傲视群雄。根据招股书数据,商汤科技2018年亏损34.33亿元,2019年亏损49.68亿元,2020年亏损大幅增长144.7%达到121.58亿元,2021H1亏损额超越2018年全年,达到37.13亿元。

当毛利稳固高位、收入连续增长的同时,商汤科技不仅没能实现扭亏为盈,反倒扩大了亏损面积。一哥陷入增收不增利怪圈,计算机视觉行业的未来也因此显得更为扑朔迷离。

核心技术,只是聊表安慰

事实上,商汤科技并不是对盈利问题无动于衷。《第一财经》消息显示,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在2018年的演讲上曾对“烧钱”一说作出回应:“我们不是烧钱的公司,是能赚钱的公司,可以自负盈亏,我们的融资不是用来烧的,而是做伟大的事。”

如今三年过去,商汤科技的表现是否足以称为自负盈亏暂且不论,汤晓鸥口中所说“伟大的事”毫无疑问是投资产品研究及技术开发。商汤科技也在招股书中写明,此次募资将把60%投入研发,包括扩大AIDC算力、加强人工智能芯片设计、自研现有芯片解决方案、提升模型有关能力和进一步开发产品等。

但纵览整个CV赛道,云从科技、旷视科技和依图科技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押注研发建筑护城河。9月9日即将上会科创板的旷视科技更新招股书,数据显示其2021上半年净亏损18.58亿元。对此,旷视科技解释称亏损主要受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研发费用金额较大及股份支付费用较高等因素影响。

参考招股书披露,旷视科技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投入的研发费用分别为6.06亿元、10.35亿元和9.99亿元,2021年上半年研发费用金额5.76亿元,占据营业收入的比例为86.1%。

但高投入不一定能带来好结果,目前的资本市场也不再像往常那样关注技术水平。据SMDC科创数据研究中心消息,旷视科技科创板IPO二轮问询中,上交所关注的重点并不是科创属性和核心技术,而是实控人、协议控制架构、员工经济受益等。

有行业观点提出,四小龙的技术能力和应用场景存在高度集中的问题,这意味着彼此拉不开差距,脱离同质化困境构建品牌壁垒更是艰辛。此消彼长之下,高研发投入就像是几家企业的自娱自乐,注入大量资金,却无法获得相匹配的回报。

除了微观的企业层面存在竞争压力以外,宏观地看AI赛道也仍有不少难关亟待跨越,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商业化模式的落地问题。

纽约大学AI博士赵俊博在知乎相关问题下表示,AI行业的企业们在ToB道路上越走越远,业务线越拓越宽,却依旧没能寻到赚钱的奇点。学术会议能为人工智能领域博得资本的目光,但不能助力赢得商业世界的市场,纯靠算法或许无法盈利,AI行业的未来发展仍需考量。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的看法与赵俊博类似。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盘和林表示,尽管人工智能企业多在谋求上市,但发展方向不明晰导致它们盈利能力成迷,而当下人工智能发展尚处于瓶颈期,达成长期发展目标的前提是继续技术投入,这就是各家公司选择上市融资的原因,可持续的、稳定的融资渠道是企业确保存活的基础。

2019年交表的旷视科技是最早进入二级市场的一个,但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级市场的融资才是AI四小龙的资金来源。据天眼查信息,包括Pre-IPO轮在内,商汤科技正式交表前经历了10轮融资,参与其中的投资方有阿里巴巴、软银愿景基金、IDG资本等多家知名机构。

不过梳理融资历程时间会发现,融资集中于2016至2018年,三年期间商汤科技共完成8轮融资,基本保持间隔数月就开启一轮融资的步调。这个节奏在2018年D轮融资后出现了明显的减缓,Pre-IPO轮与D轮之间有接近两年半的空档,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代表一级市场对人工智能显出疲态,热情降温背后透露出投资人对退出的需求日益上涨,企业谋求上市以换得二级市场支持也就不难理解。

风口过后,如何自处?

对AI企业来说,证明自己与寻得支持是莫比乌斯环上的两个端点,以盈利自证是换来资本信任的前提,资金支持又是实现自我造血的先决条件,谁能突破这个循环论证等式,谁就能更早看见胜利的曙光。

天堂硅谷信息技术事业部在《CV四小龙分析报告》中曾辛辣地指出,四家企业都号称明星团队出身,所谓技术壁垒却“如一张窗户纸”,因此导致产品欠缺溢价能力,商业化场景落地不及预期。

IT巨头入局进一步搅乱了AI行业的竞争格局,百度的“All In AI”口号横空出世已多年,阿里、华为、腾讯等诸多不容小觑的对手也在进军AI技术。由此来看,商汤科技所处的人工智能赛道虽然公认未来美好,但能否活到赛程终端还未可知。

有长期关注科技领域的投资者唐飞表示,商汤科技既是行业老大,又是最后一个披露数据的企业,它的不能盈利吹散了行业最后一点泡沫。唐飞认为:“目前AI都是纸上谈兵,AI四小龙其实都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的商业模式到底是什么,现在还处于开创期就跑到资本市场,想办法花别人的钱去从自己的市场角度和方向。”

对于元宇宙的风口,商汤科技能讲出什么故事,IT评论员冯敏指出:“商汤科技的技术实力非常强,公司是中国增强现实核心技术产业联盟的创始主席单位,该联盟由小米、OPPO、京东等300家成员组成。”冯敏同时指出,虽然元宇宙看起来很美好,但是商汤至今尚未盈利,还在烧钱,而元宇宙领域相应的研发更需要海量的资金,这对商汤科技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开端。

想打破如此质疑,不仅要求企业坚定策略执行,还需要展现强大的管理能力。退潮之后,大家似乎都在裸泳,针对AI企业的信任危机已然凸显,掩饰与故事不再能遮人耳目,踏实做事,认真作业或许是最后关头的制胜法宝。

欢迎关注【BT财经】,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