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网文二十年,本土科幻IP改编的未来已来?
只要科学仍在前进,人类仍心存好奇,科幻题材的广度和深度就永无止境。

文|零壹

一个银行职员发现自己是游戏世界中的NPC,有一天他偶然打破了自己的人生循环——科幻电影《失控玩家》近日在国内上映后热度高涨,独特的游戏世界和彩蛋不禁让人想起2018年科幻片《头号玩家》掀起的热潮。加上最近“元宇宙”概念也被拉上风口,《失控玩家》甚至成了资本市场谈论“元宇宙”的素材。

长久以来,科幻题材总是像这样走在思想和文化的前沿。如今中国本土科幻发展同样日新月异。9月12日,在上海科协指导,阅文集团、上海科技报社联合举办的“阅见幻想·未来已来”科幻大咖跨界对谈上,不仅有来自网络文学、视频平台、杂志出版、科研机构等各方嘉宾的深度讨论,还发布了《2021科幻网文新趋势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展现了科幻题材在网文市场中的最新趋势和突破。

跟随着时代、科技的变化而不断更迭,科幻故事的魅力似乎永远不会过时。

1

跨越时代和文化,科幻的魅力常在

人们为什么喜欢科幻?

刘慈欣在获得克拉克奖的感言中这样说道:“这个奖项是对想象力的奖励,而想象力是人类所拥有的一种似乎只应属于神的能力,它存在的意义也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想象力是包罗万象的。科幻作品们用想象去讲述惊心动魄的故事,去解构人类情感,甚至试图触及宇宙终极问题,就像《2001太空漫游》里的黑色石碑、以及刘慈欣在《三体:死神永生》《朝问道》里所描写的那样。

有的科幻作品指向了哲学论题——如《黑客帝国》相关的“缸中之脑”命题以及对存在主义哲学的诠释;《银翼杀手》《西部世界》等对人性、生命定义的讨论;《攻壳机动队》对灵魂与肉体的思辨、义体改造后的“忒修斯之船”悖论……

还有人类对科技、未来、未知的恐惧——《流浪地球》里的灾难未来,人类不得不推着地球逃离太阳系;《异形》《普罗米修斯》中来自未知宇宙生物的杀戮;AI会在未来反叛,如《终结者》里最终毁灭世界的天网、《西部世界》中奋起反抗的机器人……

科幻世界杂志社副总编辑姚海军在活动分享中这样总结:“科幻是科技时代的文学。就像一句诗所讲,‘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虽然不能了解庐山的全面目、整个世界整体的面貌,但是我们知道哪一块可能会有危险,这是科幻很大的作用,它能够让我们避免一些坏的未来,选择一些好的未来。”

中国本土科幻IP改编也逐渐在年轻受众中找到了市场,特别是在国产动画领域,已经涌现了同名网文IP改编的《吞噬星空》,以及《雏蜂》《灵笼》《时光代理人》等一批科幻动画佳作。

在读娱君看来,科幻故事之所以拥有长久不衰的魅力,是因为“科幻”这一概念本身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无穷无尽——只要科学仍在前进,人类仍心存好奇,科幻题材的广度和深度就永无止境。

“严谨的科幻是具有前瞻性的科技创新活动,”身兼科学家和科幻作家双重身份的张文武教授对此表示,“我们根据科学精神,根据科学知识,根据大家可以预见到的一些设置,我们可以打破一切边界去想象,即使有一些错误,有一些夸张,有一些夸大,没有关系,我们能提出来伟大的命题,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贡献。”

2

科幻网文二十年:IP源头发展趋势如何?

众所周知,有无数大众耳熟能详的经典科幻影视来自文学IP:仅美国市场来说,影史经典《2001天空漫游》《银翼杀手》改编自小说,《我,机器人》《独立日》《侏罗纪公园》等大卖的好莱坞商业片同样源自科幻文学,近期Netflix大火的《爱死机》18集中有16集来自小说改编……

好的科幻故事魅力是不分国别、经久不衰的,而文学则是“好故事”最重要的源头。国内科幻IP改编起步较晚,但随着中国影视、动画市场逐渐扩大,科幻题材有崛起之势:《流浪地球》创下票房纪录,新的《三体》电影、动画、剧集均已启动,国产动画领域也已经出现不少科幻文学改编佳作。

网络文学的崛起已经成为中国的特有文化市场现象,这是迥异于日美科幻文学发展的行业背景。虽然不少人对网络文学的印象还停留在玄幻、言情等少数题材,但从《报告》的最新数据来看,这一刻板印象已经和事实不符,科幻网文市场已经形成了不少行业新趋势:

首先,科幻网文的创作和受众规模已经凸显了这一题材的“主流”地位。

从创作者规模来看,截至2021年,累计有超过51.5万的创作者在阅文旗下平台创作科幻网文,近5年该品类创作者人数逐年递增,2020年比2016年增长189%;

从受众规模来看,有42%的读者追更科幻作品,科幻类别稳占网文平台TOP5;

从头部网文作者、作品的表现来看,2021年有超22%的阅文头部作家创作过科幻作品,截至2021年8月,起点平台的月票榜前十作品中,科幻题材占了四部。其中作家“天瑞说符”科幻短篇作品《我们生活在南京》占据短篇栏目“起点剧场”TOP1,“会说话的肘子”科幻作品《夜的命名术》成为超级爆款打破多项历史纪录。

早在同为科幻题材的上一本小说《第一序列》完结时,会说话的肘子就表示下部作品会写一个赛博朋克的虚拟世界,“蓝与紫的霓虹中,浓密的钢铁苍穹下,数据洪流的前端,是科技革命之后的世界,也是现实与虚幻的分界。”《夜的命名术》的简介已经让科幻迷心痒难耐,进入书中世界后,读者又会迅速被画面感十足的细腻描写、表里不一的人物身份和关系设定带来的紧张情节俘获。作者会说话的肘子建立了一个宏大而丰富的世界观结构,同时存在的“表世界”与“里世界”,双重世界的多势力阵营,带来错综复杂、不断反转变化的情节,给读者们带来犹如大片般的沉浸感,这些特征让IP未来的影视、动画、游戏化备受期待。

不仅规模增长迅速,科幻网文的创作者、受众人群也呈现出了明显的“年轻化”趋势:近五年90后创作者成为科幻领域的中流砥柱,占比超7成,Z世代(95后、00后)创作者迅速崛起,占比超过58%。

“Z世代的成长环境相对来说都是物质丰富的一代,他的视野非常广,脑洞比较大,”bilibili副总裁张圣晏在对谈中提到,“科幻是基于现实生活对未来科技和生活方式的想象,年轻人有更广阔的视野和更大的脑洞,在想象和审美这一块是最大的核心优势。”

《我在火星上》《我们生活在南京》的作者“天瑞说符”也提到了读者视野、知识面越来越广的影响。因为起点上有交互功能“段章说”,读者会随时自发科普:“我们有一部分科幻作者内部形成了共识,即使你要写一些比较专业的内容,那你也可以不用在正文里插入大段打断科普类的内容。为什么?因为读者会帮你科普。”

内容题材上,科幻网文经过20年的发展更迭,作品形式一直在不断创新与迭代,新的探索从未停歇。星际文明、机甲、无限流、科幻种田……结合传统经典科幻母题的创新写作方向在网络文学土壤中不断出现。

作为行业前辈,姚海军也评价了科幻网络小说的优势:“网络科幻小说更注重的是情节,它的情节要比在传统的媒体上看到的科幻小说要更曲折,其中的科幻概念也越来越超前了。”会说话的肘子也表示,科幻创作者所展现的脑洞以及依据理论提出的构想是一群理智者对未来的展望,“国力强大以后,大家一定也会更加期待科幻作品的出现。”

从这些趋势中不难看出,科幻网文的崛起是中国文学走出的“自己的路”。科幻的魅力在网文市场中表现同样强势,从创作规模来看科幻题材已经成为网文市场的主流构成;而从用户年龄、题材内容来看,科幻网文也体现出了快速更迭、不断更新的先锋性,这是科幻这一特殊题材发展所必须的。

对此,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文学编辑部主任赵萍则认为,有更多的人进入了网络文学的阅读市场当中,意味着网络文学受众也越来越广泛,包括了更多阅读水平较高的读者群体,这实际上“对网络文学的创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3

从好故事到好IP,科幻IP开发之路怎么走?

但另一方面,从“好故事”到动画、影视的转化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像全球观众翘首以盼的《沙丘》电影,原著小说水平无可置疑,但此前影视业已经有过数次“宣告失败”的改编,这也是大家对2021版电影期待值如此之高的原因之一。

所以对正处于“发动期”的国内科幻IP市场来说,自《流浪地球》后整个行业还处于起步阶段,如何把一部科幻网文从“好故事”开发成“好IP”,是一个需要整个产业链去思考、联动的事情。

首先,好小说与好IP并不完全等同,究竟什么样的科幻网文“适合”进行IP改编?对此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表示,“我们更看重能激发用户探索欲、有中国文化内核和精神内涵的科幻作品。”谢颖还提醒从业者们不要陷入国外的话语体系中,呼吁行业共同努力创造中国特色科幻作品的高原和高峰。

基于这些要素,像《我们生活在南京》这样的科幻网文就很有影视改编的“底子”。该作讲述两个无限电台爱好者时隔200年的对话以及彼此拯救的故事,风格上兼具“科幻悬疑+懵懂青春+黑色幽默+逆转未来”,悬念十足同时在“硬科幻”的点子上有着“软人文”的情感关怀,改编的难度偏向于剧作而非影视特效。同时这个故事也完全基于中国本土文化语境,青年科幻学者、文学博士姜振宇曾经评价这本书是“在欢乐的连载当中悄然解决科幻文类如何本土化的问题”。

中信大方工作室总经理蔡欣提到,自己特别关注的几个特质是“主题、形式、故事性、情感性”,如果以这几个维度来分析阅文作家黑山老鬼创作的《从红月开始》在起点爆红的原因,不难发现相通之处:

作者创造了一个红月笼罩大地的新世界,故事主题新颖。人物和情感方面,主角陆辛能力强大危险,还有疑似多重人格分裂出来的“看不见的家人”,却偏偏要做个普通打工人,这种反差给剧情带来了笑点和差异性,男女主角、主角与反派之间的人物关系、情感也设计得颇具悬念,精彩、真实而动人。从形式上来说,该作以主角身世之谜作为悬疑主线串联起一桩桩神秘事件,其“大悬念+单元剧”的结构让读者追更欲罢不能,也是IP进行影视、动画剧本转化的良好基础。

IP改编的另一个问题是,科幻往往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因此从文学到影像的难度大于一般题材,产业联动相当重要。诚如张文武所说的那样,“科幻IP创作的作家和影视界要形成一个协同创新的机制,不要过于纠结谁,大家要共同的做成功。”

谢颖提到了在《阿凡达》《流浪地球》等成功的科幻影视作品中所注重的“世界观搭建”,从世界观背景设计到概设图等影视化落地,最后才是真正的拍摄。“科幻小说是大家想象力的天花板,我们可以不断的去‘够’;但是真正做到影视改编,我们需要缓缓计算,这是非常工业化,非常复杂的落地。”

对于一个越来越成熟的科幻IP市场而言,人才培养、政策导向、产业扶持也会越来越重要。今年,国务院印发《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规划纲要(2021-2035年)》,提出在“十四五”时期,实施科幻产业发展扶持计划,包括搭建高水平科幻创作交流平台和产品开发共享平台、推进科技传播与影视融合等。

在这次活动上,由上海市科协、阅文集团联合发起,人民文学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科幻世界杂志社、上海科技报社共同参与的“科幻梦想启航计划”正式启动,各方将基于各自的优势资源,在文学创作、知识科普、行业交流、文创设计、影视制作等多方面深入探索合作可能性,阅文作家会说话的肘子、天瑞说符成为该计划的首批参与者。相信这种结合多产业联动的扶持计划能有力推动科幻产业的发展。

阅文集团副总裁、总编辑杨晨在发言中表示:“网络文学之于科幻的未来在于,提供一片有旺盛生命力的沃土和有饱满热情和创作能量、年轻的网文作家。”的确,未来不远,想象无界,科幻的魅力必然常在,在政策、网络文学、读者、影视平台等等各界力量的大力支持下,对于中国科幻IP市场的未来,我们应该满怀信心。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