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了的极狐汽车,最佳归宿还是回归网约车

高端or共享

“糊”了的极狐汽车,最佳归宿还是回归网约车

本文系深潜atom第337篇原创作品

9月15日晚,北汽蓝谷发布8月产销数据,当月北汽新能源销量为4074辆,相比去年同期的2132辆,销量几乎翻了一番,这对于北汽蓝谷来说可算是“久旱逢甘霖”。结合其7月销量表现来看,北汽蓝谷已经连续两个月实现销量同比大幅增长。在经历了两年半黑夜的北汽蓝谷似乎真的将要迎来曙光了。

一直以来对极狐品牌销量讳莫如深的北汽官方也在今年7月开始大面积披露极狐的销量,根据官方数据,7月,极狐的交付量为525辆,环比增长90%,对当月北汽蓝谷销量起到拉动作用。8月,极狐交付量为563辆,创下今年单月销量新高,实现连续5个月环比增长。

极狐品牌并不是现阶段北汽蓝谷的销量支柱。但从官方话术中诸如“环比提升,刷新记录”等词汇中不难推测,极狐对于北汽聚焦C端销售,实现品牌向上突破的重要作用。

01
谁是极狐?

对于北汽新能源,今时今日外界对它的讨论话题似乎只剩对其曾经辉煌的叹惜,以及那个还不怎么耳熟能详的高端新品牌——极狐。

在今年年初制定的“蓝谷方案”中,北汽蓝谷提出了“让北汽新能源在三年内重回第一”的计划,并透露出极狐2021年的“小目标”是1.2万辆。

今年6月,极狐汽车副总裁王秋凤表示,极狐阿尔法S订单已不只1000个,还在持续增长,其中华为HI版的订单快超过半数,按照订单量今年交付不完。

“糊”了的极狐汽车,最佳归宿还是回归网约车

△极狐汽车

然而即便如此,数据显示,今年1-8月,极狐累计销量仅为2,200余辆,距离1.2万辆还有较远距离,目标恐怕难以实现。

曾经北汽新能源的年销量,可以单挑造车蔚小理三家,而现在极狐单月销量还比不上他们的零头。从2016年首次亮相北京车展,到2020年推出首款产品,极狐品牌出现的时间并不短,但是品牌知名度却一直不高。直到今年四月因为华为,极狐才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走入大家视线范围。

在刚刚结束的成都车展上,销售也更多地采用“这是华为的技术,这是麦格纳出品......”介绍极狐的汽车。在销售眼里,北汽或者极狐品牌并不是重点,更够吸引消费者驻足的来自华为和麦格纳。即便绝大多数消费者并不认识麦格纳,但华为的出众与高调,足以令销售有着源源不断的话术,在购车者脑海中形成对于极狐这款车的好感。

今年4月份,一则关于极狐阿尔法S的自动驾驶路试视频一时间轰动全网。在视频中,这辆安装了华为自动驾驶系统的极狐阿尔法S不但能够按照先前规划的路线安全行驶,甚至还能根据路况变化进行变道、转向等操作,整体表现堪比老司机。

“糊”了的极狐汽车,最佳归宿还是回归网约车

△极狐汽车自动驾驶

在如此傲人的成绩面前,极狐汽车的执行总裁于立国也表示道:“据调查显示,买极狐车的用户基本上100%都看过特斯拉。”可见,极狐对于这台华为联名款赋予了极大的信心与期望。

阿尔法S华为HI版是首款搭载华为高阶自动驾驶ADS系统的量产车,可以满足城市全场景自动驾驶,这也是华为自动驾驶技术的首次落地。华为品牌本身的巨大流量,以及这一能够挑战特斯拉的先进自动驾驶技术,为阿尔法S华为HI版赚足了眼球,北汽蓝谷股价也因此一度飙升至涨停。

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却有些不尽人意。作为北汽极狐与华为自动驾驶强强联手下的产物,阿尔法S在上市以后虽然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增长,但单月销量依旧无法突破1000辆的大关。

更尴尬的是,虽然极狐率先享受到华为自动驾驶方案,但是赛力斯却在目前独享华为旗舰店,通过华为渠道进行售卖,名称也改为了赛力斯华为智选SF5。从北汽蓝谷董秘胡革伟的言语中,如果能利用华为的渠道,对完成极狐今年1.2万辆的 目标无疑是有巨大帮助的。胡革伟透露“极狐今年要建成80-100家门店,通过各种方法努力完成销售目标。”

在智能电动车时代,把自动驾驶“灵魂”都交给华为的极狐,为何会失去和华为庞大用户群体直接接触的机会?在这场游戏里,谁是落花谁是流水,相信各自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但是傍上华为的极狐在经过短暂的喧嚣后,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经营效果。

9月15日,配置了2个激光雷达,5个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传感器、13个自动辅助驾驶摄像头以及1套亚米级高精定位单元的小鹏P5上市。面对采用同等技术水准的小鹏P5,极狐阿尔法S在自动驾驶方面的优势已经没有那么明显,而这也将是一个自动驾驶“内卷”时代的开始。核心技术不是简单的“合纵连横”就可以成功,汽车依然是个高门槛高壁垒的行业,想要依靠他人躺赢可能最终会“造了个寂寞”。

02

转攻高端市场不如

做网约车市场

作为最早一批停产燃油车转型新能源的车企,北汽抓住了第一波新能源汽车大潮,凭借EU等高性价比车型,在2013年-2019年蝉联了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并在2018年改名“北汽蓝谷”完成借壳上市。

在2019年及之前,北汽蓝谷的销售一直依赖于“出租车、网约车、共享汽车”等B端领域。据悉,北汽蓝谷2019年销量之中就有约70%是卖给了B端,剩下30%购买者才为私家车主。

只是进入到2020年,由于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国内B端市场需求暂时被压制,面对整个新能源市场消费结构迅猛变化导致的汽车销量断崖式下跌,北汽蓝谷开始展现出水土不服的负面效应,不断提出新的战略试图从谷底重返巅峰,

“糊”了的极狐汽车,最佳归宿还是回归网约车

△北汽新能源

然而,在我们看来,北汽蓝谷最大的昏招就是太在意“重B轻C”的标签,把B端市场当成毒药一般的始乱终弃。

今年9月6日,曹操出行宣布完成B轮融资,金额达38亿元人民币。暗潮涌动之下,B端市场正在重新成为发展的重要方向。其实冷静思考不难发现,B端市场蕴含的存量从未消失。相对于C端市场,B端市场更加集中,且因为车辆强制报废要求,更换率比私家车更高。北汽蓝谷的失败,只是没有找到一种更加合理的方式去顺应B端市场升级的需求,也未能意识到“病根”究竟在何处。

广汽埃安同样也是在B端市场布局较早的车企,我们也会经常打到其旗下的车型Aion S,在埃安的销量中,Aion S维持在一个较为稳定的水准之间,撑起了整个集团月销过万的成绩。一些造车新势力也在发力,比如,小鹏汽车、威马汽车等。其中,威马汽车就率先对出行市场发起进攻,不仅启用了双LOGO,以便对个人用户和出行用户进行区分,同时还将专门面向出行市场的E5车型投放至各大门店。

在工信部申报目录中,面向B端出行市场的车型 “小鹏N5”同样在列。相比于P5,N5取消位于前脸左右两侧的激光雷达,并换装成本更低的磷酸铁锂电池。以更低的价格与仍然可观的智能化配置杀入B端市场“走量”。

在目前的电池技术条件下,续航里程已经不再是车辆的短板,对于一款新能源网约车来说,迎合当下乘客的消费升级需求,外观造型、内饰就变得很重要了。

而这方面,极狐是很有优势的。本身,北汽蓝谷在B端市场积累了大量的资源,以北京为例,率先选择新能源的巡游出租车基本都是北汽的EU车型,各地网约车中北汽的占比也有相当的分量,对于这些存量资源,北汽完全可以通过旧车换新等多种营销手段,推广极狐并不是太大难事。

其次,北汽之前被诟病的品控参差不齐、续航里程较短、冬季续航缩水严重等问题,在极狐身上完全不存在。由麦格纳主导开发的平台架构与驱动系统,以及由麦格纳改进升级的电动车生产线,这些都意味着极狐其实是拥有高端车型的基础机械素质,绝对不再是之前被戏称为“合法上路的老年代步车”。

与其面对愈发焦灼的C端市场竞争,极狐不如换个思路,重新审视下网约车市场,降下身段推出精简版的网约车车型是不是合适。今年,极狐也在悄悄发力B端市场,8月29日,200台极狐阿尔法T正式交付国网江苏公司。

有华为的技术,有麦格纳的制造水平,在网约车司机眼中,北汽还是熟悉的“No.1”。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