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成为妈妈粉

那个追刘昊然的中年女人

人到中年,成为妈妈粉

很长一段时间里,追星被认为是年轻人的专利,因为那是一场张扬热情、耗费精力的追逐,且追逐对象远在天边,很可能不会有所回应。

但其实,追星族中,不乏人到中老年的女粉丝。经过漫长岁月淘洗,见过许多人和事,她们依旧将大部分真挚的喜爱和热望倾注给远在天边的一颗星星——52岁的刘婷就是其中一个。

了解她的故事,你可能会发现谁也无法保证不会人到中老年突然追星,因为从一个人生阶段跳往下一个人生阶段,很多时候需要一个踏板,来安放情绪、寻找情感上的归依。

文|傅一波

01  念头

苏州女人李婷在49岁这年搭乘了人生第一趟飞机,从南京飞往深圳,为了参加一部即将上映的电影在深圳举办的主创粉丝见面会。被她昵称作“儿子”的演员刘昊然,会到场出席。

丈夫不放心李婷一个人出行,也买了机票,打算陪着她往深圳去。为了减少无用耗电,夫妇俩出门前腾空了冰箱,切断家里的电源总开之余,还特地拧紧关闭了燃气阀门,以防无妄之灾。一切就绪,俩人最后围着家中各处检查了一圈,锁好门,拖着行李往机场去。

人到中年,成为妈妈粉

图|李婷的家

那是2018年,见面会选址在深圳市宝安区一处购物商场。当第一缕晨光透过宾馆窗帘投射到被卧上,还未褪去睡意的李婷便拽着丈夫火速赶往现场。

李婷抵达会场时,一楼中庭被粉丝们挤得水泄不通。她像个年轻人一般从人群的后端往前闯,想走到人群的最前方,那里有她花2000块从黄牛党手里买来的前排座位——“不至于和年轻人们挤在一起,影影绰绰,看不清刘昊然”。

毕竟亲眼望一望刘昊然是此行最大的目标。行进间,不同年轻的面孔们一边盯着舞台中央,一边瞥着正拍摄的手机,一个女孩子个子矮,为了看清楚些,坐上了一个男孩的肩膀。

李婷像他们这般年纪,14、15岁时迷恋邓丽君,台湾声线甜美但性格活泼的巨星级女歌手。那时候,和喜欢的明星面对面还是一件让人不敢奢望的事情。邓丽君的魅力藏在一盘盘透明的磁带里。“透明的,翻录的那种,手写的字,(放进录音机)邓丽君的歌声就闯了出来。”李婷回忆。她仍旧觉得这是那个年代她所听到最悦耳的歌声。

少年时期,李婷追星能用的只有父母平日给的零花钱。一度,她想买下新华书店柜台里的一盒正版原声带,为此省吃俭用许久,仍旧杯水车薪。于是“就拿着空白磁带去不同人家里翻录。”李婷说,同学、叔叔、阿姨们的家,她都没放过。“小时候脸皮厚,又是个小姑娘,他们也都不嫌弃我烦。”

人到中年,成为妈妈粉

图|李婷保留至今的磁带

当时的中国内地,娱乐生活并不富足,大批像李婷这样的年轻人把喜爱歌手的录音带视若珍宝,更没有如今天这般与明星面对面的环境与便利条件。也仅仅在过去二三十年里,中国文娱相关产业迭代,影视剧和明星宣传越来越多地沿用握手会、粉丝见面会等宣传模式,让明星们从屏幕、CD里走进了现实。

原本,李婷想买两张黄牛票,让丈夫也一起参加见面会,但男人舍不得,口中还蹦出吴语“弗要”。他不理解为什么妻子把这么钱花在购买一个近距离见面的机会上。他拒绝了妻子,自己出去溜达。坐在两千块买来的座位上时,李婷因感受到丈夫不理解自己行为,而产生的闷气还没尽数散去。

刘昊然出场了。李婷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刘昊然,远远望着他走过来,微笑着、热情地鞠躬,和台上的其他人击掌,然后站到一众主创中去。

所有情绪都被激动和惊喜替代。3年后,除了人山人海,李婷反复记起的刘昊然站在咫尺之外她所能看清的面部细节:“他的眼睛虽然小了点,但眼睛里有光。笑起来特别好看,露个小虎牙,眼睛眯眯的,很像我想象中儿子的样子。”

02  追逐

从深圳回苏州后,夫妻俩给这趟路程的支出算了笔账。多年来他们保持着记账的习惯。两人往返机票共4000元,买应援灯牌花了30元,两天的吃饭住宿费用约800元,从黄牛手上买的内场座位2000元。两个人的机票4千、买灯牌30块、2天吃饭住宿800块、黄牛的内场座位2000块。

见面会结束后,李婷去上厕所,儿子送的苹果手机不小心进了马桶,修不好了,花1000多元买了台小米手机。这笔钱也被算在了这趟旅程的开支里。丈夫笑李婷,觉得她把追星弄成了养“娃”,说李婷从小到大给儿子花钱也没这么大方过,现在追个星就花了这么多钱。

“我能感觉出来,丈夫是不理解的,追星不在他的兴趣点上,他甚至都不知道刘昊然是谁,只是担心我被骗”,不仅是丈夫,儿子也对李婷这个年纪追星感到莫名其妙。

可李婷却知道,追星对她来说有更深的意义。她不认为自己是疯狂的。将这些解读为自我发现的过程。

图|刘昊然(图源@刘昊然official)

人生前半程的尾巴,她和丈夫先后下岗,之后一直忙于各种创业,开过餐馆,到广州倒卖过服装,在儿子读高中那年,两人开起了笔厂。

李婷“追星”的欲望在2015年被点燃。那一年她46岁,长了第一批白头发,随之把头发染成了红色。儿子大学毕业去了北京工作。丈夫笔厂的生意赚了钱,买了宝马车,被宝马车载着四处谈生意,更多时间给了事业。李婷却觉得生意上,她帮不上忙了,于是蜗居回了家中。先后,儿子和丈夫在忙于生计中拉开了与她的距离,他们三个人还是一个世界、同个阵营的人,却只能遥相守望。

最初那段时间,李婷企图通过组织个人生活,适应这样的家庭关系。总的来说,她过得不错,养了花草怡情,学会了上网用来打发时间。她和同龄好友约着在去一些熟识的餐厅,和姐妹结伴去周边短途旅行。这些生活是她用心维持,但用劲维持的事,久了难免不知不觉潦草起来。她出门少了,在两居的家中度日,但大部分时间其实只在卧室里活动。吃饭的时间,在摆放杂物的矮折叠桌上腾出一个角,蜷在塑料板凳上吃。另一间卧室闲置已久,堆放舍不得扔的旧衣物。客人不多,客厅沙发积了灰。

她就是在这种生活里粉上了刘昊然。

有了iPad后,家人经常能看见李婷眯着眼睛靠在床沿追剧。有一段时间她在微博上找到了新的乐趣。她注册了微博账号,没有告诉家人,关注了儿子的微博,孩子发出的每一条状态下,都有她的留言。年轻一辈在网络上发泄着情绪,老一辈则在屏幕另一边试着理解。不过很快,李婷就发现了刷微博的真正乐趣,开始关注一些情感大V和美食博主,看到有趣的也会往家族群里发。

李婷的儿子常常听见母亲的手机传来各式各样的声音,从“一个老人关于家庭关系的反思”,到婆媳关系,再到龙虾三吃。痴迷至极的那段时间,李婷午睡的时候都会把手机开着循环播放。这是李婷处理中老年生活的第一阶段,追星则是她下一个用以寄托中老年生活的凭靠。

2016年,李婷在iPad上追电视剧《最好的我们》。它讲了一段非典时期的校园故事。它勾起李婷在2004年非典期间的回忆——儿子住校好久没有回家,某天,李婷发现他在成绩下降很多很多。“这个电视剧里的故事也特别有代入感,我会想我儿子以前在学校会不会也有过这样的故事。”

图|《最好的我们》中的刘昊然

被这种亲近感支配着,李婷花了两天看完了整部剧,连带喜欢上了刘昊然。紧接着围绕着刘昊然的周边李婷都没落下,几个月时间,李婷对他的称呼从“昊然”到“小儿子”,最后定格在了“儿子”上——她成了刘昊然的“妈妈粉”。

因为刘昊然,李婷学会了使用微博、虎扑,在上面舌战群儒。

帖子里贴了一张刘昊然在机场值机的街拍,照片里刘昊然穿得随便。让李婷生气的是底下一则评论:“以后又多了一个邋遢的猥琐少年。”那天,李婷的丈夫回家后就察觉李婷气呼呼的,一问,就聊起了这件事。“就是闲的。”丈夫劝李婷,不要为了陌生人置气。李婷却更郁闷了,觉得丈夫不理解她,原本计划做的饭也不做了,回到卧室打开一集《真正的男子汉》看了起来。

03  意义

长时间一个人在家,时间太多、太安静了。“打拼了30年,回来了老家之后社交圈都变了,买了大房子,但更孤单了。”李婷说。老邻居搬走了,老房子不见了,以前的同学早已各奔东西,偶尔的相聚也是礼貌性的嘘寒问暖。

李婷的生活似乎被限制在了以家为圆心的圆圈中,但从某种意义上看,追星实际意外地符合她的需求。更何况,追星对于她是重新搭建自我与社会联系的意义,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她被需要的一种自我抚慰。

从深圳回苏州后,李婷追起一档练习生竞位出道的综艺《”偶像练习生》。她pick了选手林彦俊,把林彦俊叫做“小儿子”,还加了粉丝群。说起Pick这个新词汇,李婷显得喜气洋洋,天命之年的她甚至能模仿主持人的语调,变着花样念出Pick的发音。“粉丝群里也很和谐,没人会对我这个老阿姨有什么偏见“,李婷每天跟着大家一起帮林彦俊在各个平台投票、打榜,签到、送花,遇到不会操作的,李婷在群里吼一声,就会有群友帮着教她。“都是为了让林彦俊以后可以发展得更好。”李婷觉得,粉丝群的朋友们很无私。

图|林彦俊(图源@林彦俊EvanLin工作室)

林彦俊成团出道了。粉丝的努力把他送上第五名的出道位出道了,其中自然也有李婷的一份。决赛当晚,李婷守着电视看了整场比赛。最后一个宣布出道结果的时候,镜头扫到林彦俊,他倏忽落泪,看得李婷心疼。

林彦俊星途继续,他参演电视剧,发了专辑,李婷的追星阵地转移到各大音乐平台。如果说投票、打榜、做数据只是考验李婷追星的“真心”的话,那买代言产品可就是实打实的金钱投入。这些投入产出勾勒出的瞬间,起码意味着她仍然“有用”。

直到今天,李婷家里的杂物房还堆着三箱营养快线,两箱完全没有拆封。林彦俊代言了新产品,她也会出于支持“小儿子”事业的心态而消费。没有办法,李婷觉得:“我们(粉丝)不去支持他,这些代言到期就会取消了。他的商业价值提升了,就能接到更好的剧本去拍他喜欢的戏。”没有得到”明星”本人的任何回应,不妨碍李婷这样布局。

在中国,中老年追星族免不得接受外人审视他们的狂热是否得体合时宜。

李婷也在儿子的说教下思考过自己“追星”究竟算不算疯狂,儿子一直担心她会被流量引导无法控制,变成了别人眼中“数字劳工”,“可是,我并没有那么盲目,追星的过程中一部分是我自己的投射,就算做是我对过去的补偿吧。”

对李婷来说,追星也许就是彻底回归自我的一种褒赏。

“活了50多年,追星让我完全的释放自己的另一面,小时候因为父亲的影响一直都是端着的。从小被家庭社会输出的那些规则、教条、锁在屋子里。现在借着追星,真实的一面显露出来,我自己是有成就感的。”

人到中年,成为妈妈粉

图|李婷购买林彦俊的代言产品

李婷似乎还有一段漫长的旅程要走,追星之路搭建起的抛物线,至少是上行生命的灯塔,也能让她成为一个被需要的“行动者”。

林彦俊代言的名牌吹风机、洗发水、电动牙刷、面膜,李婷的快递仍一件件往家投。自己用不完了,李婷就挑些捡些,给儿子送去。她依旧用这样的方式,在为“小儿子”林彦俊的未来盘算。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