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光芒》编剧王琼:以CP与爽感之名,打造民国职场“爽剧”

酒香也怕巷子深,扎实的内容也得有人看。

文 | 阿Po

《光芒》首播两日,男主角程亦治在第三集前半段即完成了一个街边小铺的打杂,进入上海本土大钱庄后,由学徒进阶店员、跑街、协理直至掌柜的身份三级跳,#程亦治光速升职#话题和情节为网友和观众带来和以往非偶像剧类民国剧的沉重缓慢不一样的爽感体验。

单纯看剧名,可能还不太能理解这是一部以民国金融界为背景的年代职场创业剧,张新成、蔡文静、梁洁等青年演员的参与则从视觉观感上直接做出了青春化的特色,很明显是一次题材上的挑战。

“一般人提到民国就会想到谍战、抗日、革命这些题材,或者是恋爱偶像剧,我想试试看另外一种想象。”

编剧王琼是一名对民国剧颇有研究并且有所积累的成熟编剧,三年前她所写的谍战剧《脱身》就由陈坤、万茜演绎,上星播出。这一次,除了时代洪流,她更想由小看大,从百年前的民生视角做一次表达。出品方联瑞影业作为对C端市场已有长期观察的电影公司,同样察觉职场与年代戏的结合实属市场空缺,于是认同了这一做法,决定共同冒险。

如今收官在即,可以总结出自开播的播放成绩稳居德塔文电视剧景气日榜Top5,多次登顶猫眼热度日榜,最高连续4天日冠,这些都证明放眼9月影视剧市场,《光芒》作为台网头部剧,也的确成功俘获了各个受众群体的关注。

以CP与爽感之名,跨越民国职场剧门槛

对编剧王琼来说,无论是三年前的《脱身》还是眼下的《光芒》,这些为她贴上民国剧编剧标签的电视剧,起源都是来自她的研究生毕业作品,一个关于民国女大学生半路学厨的故事。为了“女厨子”,她看了许多关于民国生活生产方面的书籍,被柴米油盐酱醋茶浸泡过后,民国就再也不是那个只有战争记忆的时代,那个时代同样有民生。

“民国时候,各个国家都在上海设立银行,包括上海本土银行,万国银行精英汇聚一处,学历好、家世强的比比皆是。如果这个时候有个出身卑微的小伙子出现,他会以怎样的方式杀入这个世界?又会有怎样的故事?”

想象的开端,本质是一如既往的小人物逆袭,但时代不同,行业不同,命运也就不一样了。

“2017年开始写大纲,到最后定稿开机正好36个月,真是改了无数稿。”末了那句可以视为每个编剧的常规“吐槽”。

王琼还记得关于剧本有过三次比较重大的修改,首先是现在成片呈现比较少的人物前史,虽然没能呈现出来,但人物基础算是打下了。

第二次修改的重点在程亦治这个人物的行为动机上,黑暗中的混沌行者与乱世中的追光者有着各自不同的亮点和人物弧光,但王琼和制片人最终都选择了后者,实际上故事是在写并不明朗的时代背景下,小人物的选择和坚守,直至最后理想主义必将胜利,主题沉重,可是手法放“轻”去做。

至于怎么“轻”?就是第三次剧本大改,着重加强了情感线。毕竟在都市剧里也会显得有门槛的职场剧,放在民国背景下听来会更生涩。而情感逻辑最易带动观众情绪,所以除了男女主角之外,所有的配角也被编剧赋予了情感走向,如此一来,每个人物都能以最快速度在观众眼前生动起来,进而让这个并不存在于当下的时代和职业与观众之间拉进距离。

在联瑞影业制片人的想法中,给程亦治和吴丽姿这对堪称“双A”的搞事业夫妇加强感情线,无异于一种“反套路”做法,如果说过往的国产剧被吐槽披着职场的外衣谈恋爱,那《光芒》则是披着CP恋爱的外衣把观众“骗”进来看程亦治和他的民国创业天团一起为理想奋斗。

“嗑CP对年轻观众来说就是很好的途径,给他们一把钥匙,让他们跟着人物进来看看,他们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故事。”

之后就都是很现实的故事,是王琼在许多民国资料以及民国银行的事业报告材料中看到的,一些中国银行家的思维与风度,对中国金融行业的向往,甚至是对中国未来的向往。

她会认为翻阅旧资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看似越客观越没有感情的材料里,越是能够发现藏在枯燥数据之下激荡人心的东西,然后千言万语又汇聚成一句台词,“资本的作用是什么?就要扶持有识之士,帮助他们去追寻理想。”

程亦治的理想主义引领他选择向光而行,这是他的道,也是《光芒》自带的厚重感,是2017年主流长剧的体量能够更好去承载的,所以张新成看了剧本的当下就能明白这是一个没有水戏、全部干货的剧本。

唯有三年过后开机之时,为了符合当下碎片化观剧习惯的受众市场,制片人与编剧沟通,对整部剧做了与传统长剧集不太一样的结构重建,让程亦治的每一个行为和转折都带着对人物关系的解构和再建立,提升了不同副本打怪升级的速度感,更像是在长视频中尝试短视频的节奏。

说到底,观众嗑过的CP和体验过的爽感,也都是主创团队将民国职场剧降低门槛的接地气做法,酒香也怕巷子深,扎实的内容也得有人看。

人物的驱动力,群像的差异与共通

正式收官前一日才在豆瓣开分6.5的《光芒》,大部分网友给予的评价是“低了”。对于当下做到极致优秀尚且只有7.5分左右的都市职场剧来说,金融行业叠加民国背景的门槛也的确不只是CP和爽感可以带动跨越的障碍。

不过就像王琼坚持“有想表达的东西”,制片人也坚持“有想尝试的创新”,一拍即合势在必行。制片人看得出王琼十分擅长刻画人物,即使是超过十人的重要角色群像,每个人都可以很生动,尤其是民国传奇剧中经常缺位的女性人物,这恰好符合制片人“好剧一定是由人物驱动”的理念,也是可以凭借制作与剧作的合作来完成共同的表达。

“程亦治是一个自我意识很强的人物,不受裹挟,有很强的自驱力。”是王琼给本剧中心灵魂人物所打下的基础,这与过往大部分因为民国混乱局势而被迫挣扎于其中的被动人物不一样。外在极度聪明,少年老成,内心却因为出身卑微而极度自卑,以至于通过不停帮助他人来重塑自我,这一点在他对待徐树时所展现出的保护型人格最是明显。

这也是张新成在接到剧本时最大的疑问:程亦治解决问题是否自带攻略?

而制片人则以“少年人追光”的行为为其解释了人物的自驱力,“和中年人行事前的思前想后反复筹谋不同,少年即使不知道前路会遇见什么,依然会先出发前行,路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

自卑是在后期慢慢显现,这也显得故事前半段因为程亦治的主动行为而爽感强于后半段。如何弥补后半段主角对手不断强大后的危机感?以女主角吴丽姿为主的,在前半段埋下的群像人物性格在20集往后也不断爆发,包括后半段出现的新人物。

吴丽姿作为程亦治的官配,人物的成长曲线却与之完全相反,甫一出场便是大小姐因父亲被害家道中落,盲目找寻复仇之法。蔡文静觉得这个角色从高处跌落,和程亦治一样带着自驱力重新走向光而行。即便连演员本人都意识到,前半段人物低谷期一定会引起观众的争议,但她还是很想挑战一下这样的起伏。

戏里,王琼的剧本设定中,先抑后扬的吴丽姿与先扬后抑的程亦治完美匹配,能在对方迷茫期成为彼此最坚强的后盾;戏外,制片人同样欣喜地在与两位演员的初次交流中确认了他们的化学反应。

带有情感关系的男女角色需要交叉匹配,而在女性角色的设置上则用了差异化的职业背景,塑造了个性上有所共通的独立角色。

吴丽姿之外,一生直爽敢爱敢恨的军阀之女廖蓝,在得知黄如虹并非真爱自己后,毅然做出登报离婚此等在当时石破惊天之举,并重整旗鼓重新创业;看似柔弱的小铃铛,凭借绝佳手艺以及服饰领域的专业度,借贷创业,创办沪上知名裁缝铺;豪门世家女爱玲,视野开阔胆识过人,不为俗世束缚,一心赴外求学,向更高处迈进。

“凡是正面塑造的女性,我都希望她们是有较强的自我意识,有主见不会随波逐流的人,只会因为年龄的不同,面对生活带来的不同考验,呈现出不同的风貌而已。”民国自然是有过不少才女,但更多的是包含了王琼对独立女性的期许。

或许也是每个人物都太过饱满生动,连制片人都笑言,“如果能够重来,应该让他们都能有个Happy Ending,现在连我都有点接受不了,后悔了。”

电影公司to C进击剧集市场

如果真的能有机会重来,在自带悲剧氛围的民国时代,制片人也想能再多加一些浪漫想象给每一位有志之士,毕竟《光芒》本就是一部在写实基础上多做了一些浪漫主义表达的故事。

这是联瑞主创团队对C端市场判断后,希望构建的青春化世界观基调。哪怕程亦治在整部戏里有了从17岁到35岁的年龄跨度,也没有为他做衰老的妆面,而是通过演员的语言节奏、眼神动作、肢体语言去透露每个年龄阶段的不同。

用制片人向张新成解释这一做法的话形容,“程亦治的故事不长在白发皱纹里,而在人物的头脑和行为里,这就是一点点浪漫主义的表达,35岁也是少年感满满。”

当然浪漫主义不止于妆面,作为一群百年前的“后浪”年轻人,人物向光,朝气蓬勃,是克服故事原本的沉重,让观众看到希望的最佳方式。所以整部剧在色调上用了偏透的明亮,旨在传递人物内心状态,打破时代压抑。

不过诚然这部剧最终的确吸引到了比原计划更多的年轻人观剧,但平均将近33岁的观众群还是证明它仍旧是一部偏“高龄”的宽众人群剧集,北上杭是它的观众助力,金融行业的门槛让它没能“下沉”。

“我们如果现在做剧,就会从人设大纲还有剧作结构这些初期策划的问题就开始考虑,我们究竟要做给什么样的受众看。”

从剧本创作到开播的四年时间,互联网影视推动观众审美更迭两代。如今无论是编剧王琼还是联瑞影业,都认为是时候从垂类剧或是短剧集下手,用更有强度更精致的故事来配合观众更加分众化的、碎片化的观影习惯。

“我们希望看到观众的需求和选择。”三年前由电影市场跨界进入电视剧市场的联瑞影业,并没将电影团队直接转化,而是选择招募众多本就在电视剧领域有所经验与成就的合作伙伴共同开拓新市场。

那么C端市场又是如何观察?今年开机了四个项目的联瑞影业做法是以赛代练,互联网终归是鼓励创新的,只要创作团队有足够热情,或者项目题材能够打中市场缺口,即可开始孵化,孵化成熟随时开机。

《光芒》的创新或许有门槛有遗憾,编剧王琼和联瑞影业主创团队也一致感慨“民国剧难做”,但从中得到的回馈应该也给了她们更多新的灵感。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