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亿鼻炎患者,撑起这家隐形冠军

小而美的专精特新小巨人。
2.4亿鼻炎患者,撑起这家隐形冠军

作者:大师兄 编辑:小市妹

大概在去年九月份,我患上了过敏性鼻炎,鼻塞、鼻痒、打喷嚏,不算什么大病,但也非常难受。

去了医院医生也没说具体过敏源是什么,只是开了一堆抗过敏的药,回来吃了两天也就好了。

可是到了今年夏秋之交,鼻炎又犯上了。

后来才知道,鼻炎是非常难以根治的毛病,大多数抗过敏药都是治标不治本。

但在A股市场上,有一家工信部选出的专精特新小巨人公司专门做的是脱敏治疗,这是目前唯一能根治过敏性鼻炎的方案。

凭借这项技术,我武生物几乎垄断了国内的脱敏治疗市场。

【优质赛道】

过敏性疾病,是全球最主要的慢性病之一,超过20%的人群都受此困扰。

主要的过敏性疾病包括过敏性鼻炎、过敏性哮喘、过敏性皮炎、过敏性紫癫、过敏性休克等。其中最为常见的就是过敏性鼻炎,在我国整体患病率目前已达到17.6%,终端患者人数在2.4亿左右,并且仍在呈现上升趋势。

对于过敏性疾病的治疗,当前有两种方案,一种是抗过敏药物,主要是对症治疗,效果立竿见影,但无法根治;另一种则是脱敏药物,主要对因治疗,见效较慢,但可以达到根治的目标。

2.4亿鼻炎患者,撑起这家隐形冠军▲图片来源:网络

以过敏人群的基数来看,我国潜在的过敏药市场空间应该在1000亿元以上,但目前实际市场规模只有300亿左右,过敏治疗的渗透率并不高。

而在300亿的过敏药市场里,主要以抗过敏药物为主。能达到根治效果的脱敏治疗,由于技术起步较晚,市场认知较低,规模不到10亿,占比不到5%,渗透率更低。

截至2020年底,国内上市的脱敏治疗药物只有3种,分别是我武生物的“粉尘螨滴剂”、丹麦ALK的“屋尘螨变应原制剂”、德国Allergopharma的“螨变应原注射液”。

“屋尘螨变应原制剂”和“螨变应原注射液”都是皮下注射用药,只有“粉尘螨制剂”采用的是舌下含服的方式给药。在效果相当的情况下,舌下含服的“粉尘螨制剂”具备更大的便捷性和安全性。

虽然当前脱敏治疗仍不是过敏性疾病的主流治疗方案,但是从增速来看,脱敏治疗近6年复合增速高达20%以上,而过敏药行业整体增速只有10%左右。

这也预示着,随着技术的普及及市场认知的提升,脱敏治疗未来的成长空间很大。

【隐形冠军】

隐形冠军公司,是由德国管理学家赫尔曼·西蒙提出,意指那些不为人所知,但在某个细分领域拥有核心竞争力,其产品或服务占据市场领先地位,难以被模仿和超越的中小型公司。

我武生物是我国唯一的脱敏制剂厂家,目前最主要产品就是脱敏药物粉尘螨滴剂“畅迪”,该产品在2006年获批之后,被广泛应用于尘螨引起的过敏性鼻炎和过敏性哮喘的临床脱敏治疗。10多年来,“畅迪”几乎成为我武生物唯一的收入和利润来源,在我国脱敏治疗市场也居于垄断地位,市占率超过80%,属于典型的隐形冠军。

2.4亿鼻炎患者,撑起这家隐形冠军▲我武生物收入结构 来源:同花顺iFinD

由于公司在行业内的技术优势极其明显,对下游客户具备很强的议价能力,因此其业绩表现非常优秀。销售毛利率常年保持在95%左右,比贵州茅台还高,ROE连续10年超过20%,最近10年营业收入年化复合增速超过25%,净利润年复合增速超过30%,盈利能力和成长性都非常突出。

2.4亿鼻炎患者,撑起这家隐形冠军▲我武生物营收走势 来源:同花顺iFinD

根据公司最新披露的信息,公司产品没有被纳入集采,即使纳入,降价程度应该不大,这意味着未来高毛利有可能较长时间维持。而随着脱敏治疗的渗透率提升,叠加当下较低的业绩基数,公司未来仍有较大的成长空间。

出色的产品、业绩表现和未来成长空间,造就了我武的长牛行情,也吸引了众多机构投资者的青睐。

2014年上市以来,我武生物股价上涨超过20倍,截至2021年半年报,机构持股占流通股比例达到71.99%,前10大股东中还包括了著名医药女神葛兰的主力基金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型投资基金。

2.4亿鼻炎患者,撑起这家隐形冠军

在A股医药行业当中,有两家公司和我武生物非常相似。它们都同样具备独特的技术优势,同样依靠一种产品并在某个细分市场占据垄断地位,同样是A股市场著名的绩优大白马。

这两家公司,一家是长春高新,另一家是健帆生物。

长春高新的主要产品,来自旗下子公司金赛药业生产的长效生长激素,用于矮小症的治疗,目前在全国的市占率接近80%,为长春高新贡献了70%以上的营收和90%以上的利润。

长春高新1996年上市,其业绩和股价爆发,主要是从2014年长效生长激素上市开始,自那以后的6年多时间,其净利润增长了10倍,股价涨了15倍。

2.4亿鼻炎患者,撑起这家隐形冠军▲长春高新净利润走势 来源:同花顺iFinD

健帆生物的主要产品,则是一次性血液灌流器,应用于尿毒症、中毒、重型肝病、自身免疫性疾病、多器官功能衰竭等领域的治疗,国内市占率也在80%左右,该产品的营收占比达到88.67%,总利润占比92.6%。

健帆生物2016年上市,最近5年净利润复合增速超过40%,股价涨了20倍以上。

2.4亿鼻炎患者,撑起这家隐形冠军▲健帆生物年线图 来源:同花顺iFinD

当然,业绩过于依赖单一性产品,也是这类企业的最大风险之一,一旦行业成长到足够规模以后吸引更多竞争者,或者新的技术导致替代品出现,甚至是行业政策出现变化,企业都将面临重大的生存危机。

寻找第二增长曲线,是我武生物必需的战略选择。

【第二增长曲线】

在鼻炎等过敏性疾病当中,最重要的过敏原是尘螨,绝大多数人患上过敏性鼻炎,都是因为这该死的尘螨所致。这也是我武生物最初的脱敏药物,选择从尘螨入手的主要原因。

但是,尘螨过敏的人群,主要集中在南方,北方由于温暖和湿度较低,尘螨过敏的患者极少。事实上,粉尘螨滴剂的收入来源中,75%来自于华东、华南和华中,在北方地区占比极小,正是过敏原地域差异的重要表现。

针对北方更为常见的花粉过敏,我武生物其实也早有布局并已取得重要成果。

今年4月,全球首个用于治疗黄花蒿/艾蒿花粉过敏引起的变应性鼻炎的标准化脱敏药物——黄花蒿花粉变应原舌下滴剂(商品名:畅皓)获批上市,这是我武生物成立18年来的第二个重磅产品。

数据显示,北方花粉过敏人数预计在4000万左右,黄花嵩粉滴剂有望在2022年开始放量,未来无疑会成为我武的第二个重要增长点。

值得一提的是,我武生物“南螨北蒿”两大主力产品,还在拓展适应症范围,“黄花蒿花粉变应原舌下滴剂”儿童变应性鼻炎适应症、粉尘螨滴剂用于特应性皮炎适应症都进入III期临床试验阶段。

除了两种适应人群较多的主流产品之外,在过敏性疾病诊疗领域,我武生物已逐步形成了多种产品协同发展的格局,当前有“黄花蒿花粉点刺液”“葎草花粉点刺液”“白桦花粉点刺液”“豚草花粉点刺液”“悬铃木花粉点刺液”“德国小蠊点刺液”“猫毛皮屑点刺液”“狗毛皮屑点刺液”“变应原皮肤点刺试验对照液”等9项在研产品进入III期临床试验阶段,未来有望覆盖更为广泛的过敏症患者。

在完成脱敏市场的基本布局后,我武生物正在发力干细胞领域,这是其摆脱产品单一性风险的重要战略,也是其未来另一增长看点。

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干细胞治疗产业市场规模超14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0%,是医药领域中景气度非常高的细分板块。

我武干细胞产品主要立足于两个方面:一是改善老年退行性疾病、延缓衰老、延长寿命;二是免疫调节,例如治疗多种自身免疫性疾病,这是我武最有可能建立技术优势的两块细分领域。

近年来,我武生物在干细胞领域已经取得了较大进展,首个干细胞治疗药物的中试生产已经完成,预计可在中检院质量复核检验后,开展首个干细胞产品的备案临床研究的正式申报工作。

我武在脱敏治疗领域形成的技术壁垒和干细胞布局的技术优势,一定程度上来自公司核心管理层的专业学术背景。

和药明康德等A股市场著名医药公司一样,我武生物的掌舵人也是学霸夫妻档。

董事长胡赓熙曾在美国麻省理工从事博士后研究,回国后担任过国家863生物信息专家组副组长,而其妻子陈燕霓则担任过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生物系研究助理,夫妇俩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38.86%的股份。

在医药和科技行业,科学家创业似乎仍有更大的胜算。

免责声明

本文涉及有关上市公司的内容,为作者依据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作出的个人分析与判断;文中的信息或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商业建议,市值观察不对因采纳本文而产生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END——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