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草帽王”激荡三十载

从卖草帽赚下第一桶金,到进入楼市滚大资本雪球,再到布局硅产业成为宁波千亿首富,罗立国似乎总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时间。或许正如他所说的那句名言,“不管做什么,选对时机很重要。该进则进,该退则退。”

作者|冯晨晨

编辑|廖影

从卖草帽赚下第一桶金,到进入楼市滚大资本雪球,再到布局硅产业成为宁波千亿首富,罗立国似乎总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时间。或许正如他所说的那句名言,“不管做什么,选对时机很重要。该进则进,该退则退。”

9月14日,合盛硅业股价冲至259.8元/股,两个月暴涨221%,总市值达到2790亿元,再度刷新着纪录,也借此成为有机硅概念板块中,唯一进入2000亿俱乐部的成分股,并与第二位的天赐材料拉开千亿市值,坐稳“有机硅一哥”的宝座。实际上,不仅是有机硅,在工业硅领域,合盛硅业同样做到龙头。

左手工业硅,右手有机硅,这让站在背后的罗立国家族,成为宁波新任千亿首富。

凑2万卖草帽起家

说起来,罗立国的第一桶金,还是来自“卖草帽”。

宁波“草帽王”激荡三十载

宁波当地媒体《慈溪日报》报道,罗立国出生于1956年,年轻时曾在国企工作过一段时间,他的家乡是“十里长街无闲女,家家都有编帽人”之美誉的“草帽之乡”长河镇。直到33岁那年,改革的春风终于拂动了罗立国这颗不安分的心,让他放弃了令人羡慕的“铁饭碗”,凭借着凑到的2万元下海。

就这样,凭借着一台二手打包机、几间破房子和几位农民,罗立国开始了创业之旅,背靠着家乡的资源优势,做起门槛较低的草帽生意。由于资金短缺、人手不足,罗立国不得不身兼技术员和销售等多种职位,常常一天无法休息。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仅第一年,罗立国就把产值做到260万元,震惊了慈溪商界。

“要让长河人编的帽子飞向世界”,这是罗立国最初立下的誓言。上世纪90年代,成功打开销路的罗立国,每天能卖掉上万顶草帽,并远销至美日英等国家,年出口进账千万美元。而这笔庞大的资金,也奠定了他二次创业的基础。

1993年,罗立国与香港裕足合办宁波合盛工艺品有限公司,并在两年后组建合盛帽业,资本的雪球也越滚越大。“GAP、Gucci、DKNY……不少国际大牌的产品由合盛贴牌生产,就连英国女王、日本皇室成员,都是合盛纯手工编制金丝草帽的粉丝。”合盛业务部相关负责人曾自豪地说道。

或许因为“草帽”是罗立国发家的起点,帽业在合盛集团目前的产业占比虽然微乎其微,但始终没有被丢掉。市界发现,在合盛硅业第一大股东宁波合盛集团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中,依旧包含着服装、工艺美术品、草制品、帽、塑料制品等产品。

宁波“草帽王”激荡三十载

(来源:合盛硅业2020年年报)

对于罗立国而言,卖草帽只是积累原始资本的手段,他的脚步不会因此停滞不前。

2000年前后,罗立国成立杭州欣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杀入当时刚兴起的房地产业务,先后开发“七里香溪”别墅园、千岛湖“比华利”度假村、杭州“滨江娱乐”等项目,再度赚得盆满钵满,继续滚大资本雪球。而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的建设背后,也出现罗立国的身影。

天眼查APP显示,杭州欣新当前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经营业务。可早在2017年的房价巅峰时期,罗立国便“卖掉”了这家公司。当年11月,该公司发生大规模变更,罗立国与合盛集团退出,接盘者为港股上市公司众安集团,企业类型也由私营有限责任公司变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

“不管做什么,选对时机很重要,该进则进,该退则退”,罗立国似乎在践行着自己的观点。

图片

(来源:天眼查数据)

最佳时机杀入硅产业

工业硅是一种重要的原材料,更是罗立国新的财富密码。

简单来说,工业硅是由硅矿石和碳质还原剂冶炼而成的产品,主要成分为硅元素,是下游光伏材料、有机硅材料的主要原料。其中,有机硅的市场需求占比超40%,为上述三者中最高,在建筑、汽车、机械、医药、军工等行业都有应用,有“工业味精”的称号。而工业硅和有机硅,正是合盛硅业的业务支柱。

宁波“草帽王”激荡三十载

实际上,我国的工业硅发展,已经历过几轮涨跌周期。

上世纪60年代,我国的工业硅生产能力为5万吨/年,在实现自给自足的基础上,又用20年实现出口,相关生产企业也在此期间迅速增加。

可到了90年代后期,受国际工业硅价格下滑等因素影响,我国部分工业硅企业损失惨重,罗立国正是在这场“大灾”过后选择杀入。

2001年,罗立国创建宁波罗宁硅酮制造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高温硅橡胶制造,开始与硅材料结缘。2005年,尝到甜头的罗立国,又带领团队建立合盛硅业股份有限公司,以浙江嘉兴为总部基地,先后在新疆石河子、新疆鄯善、四川泸州等地布局。

实际上,合盛硅业在西北和西南等偏远地区布局,主要是因为在工业硅的生产成本中,原材料采购和电力支出都是大头。合盛硅业也提到,包括硅石、煤炭及石油焦等在内的工业硅产品原材料,均在各生产基地周边地区向供应商采购,利用了当地的矿产资源优势。

2020年,合盛硅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89亿元,其中有机硅营收49.96亿元,占全部主营收入的56.12%,同比增加31.38%;工业硅营收为38.49亿元,占全部主营收入的43.23%,同比减少23.61%,主要系自用量增加等因素导致。

罗立国之所以偏重有机硅,这可能跟有机硅的毛利率更高有关。2020年,合盛硅业的工业硅毛利率为25.86%,有机硅毛利率为30.15%。

宁波“草帽王”激荡三十载

步入2021年,随着新能源与光伏等行业的持续火爆,带动硅产业终端需求明显提升,硅价水涨船高。百川盈孚数据显示,有机硅DMC报价在8月24日达到35000元/吨,年内涨幅59%。短短一个月后的9月27日,生意社数据显示,有机硅DMC价格已涨至近6万元/吨,再度刷新近年新高。

合盛硅业成为主要受益者之一。合盛硅业2021年半年报披露,公司上半年实现营收77亿元,同比大涨84.11%,实现归母净利润23.72亿元,同比暴涨428.26%。与此同时,工业硅与有机硅间的毛利差距进一步加大,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两项数据分别增至36.35%和50.4%,差值由4.3个百分点增至14个百分点。

所以,合盛硅业前段时间的股价暴涨,也就显得不那么出奇了。

宁波千亿首富家族诞生

2017年,合盛硅业登陆A股后,股价曾徘徊三年不前,直到2020年11月开始大幅拉升,而站在背后的罗立国家族,也开启一年暴涨千亿身家的财富神话,顺理成章地成为宁波首富。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底,宁波合盛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合盛硅业50.89%股份,为第一大股东。此外,副董事长罗燚持有12.89%股份,非独立董事罗烨栋持有11.67%股份,分别为第二大股东和第三大股东,而董事长罗立国直接持有不到1%股份。

实际上,宁波合盛集团同样为罗立国家族控制,罗燚与罗烨栋分别为罗立国的女儿与儿子,三者同为合盛集团股东,属一致行动人。天眼查APP显示,罗立国持有宁波合盛集团50%股份,两子女平分余下50%股份。也就是说,罗立国与其子女,共计持有上市公司合盛硅业不到76.5%股份。

宁波“草帽王”激荡三十载

(来源:天眼查数据)

按9月14日的历史高点计算,罗家三人的持股价值达2134亿元。而在去年10月发布的2020胡润百富榜上,罗立国家族身家仅为215亿元,按所在居住地排列位于宁波富豪第5位,排在第1位的马建荣家族坐拥700亿财富。可不到一年,罗立国家族便以暴涨超1920亿身家的成绩,成为宁波新首富。

福布斯全球实时富豪榜显示,马建荣家族当前身家为128亿美元,约合827亿人民币。同样具有竞争力的公牛集团实控人阮学平与阮立平兄弟,凭借持有的公牛86.2%股份,当前身家为845亿元,不增反减,仍不及罗立国和其子女。

宁波“草帽王”激荡三十载

(2020年胡润百富榜)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宁波首富地位的确立,罗立国再度选择豪赌。

9月9日,合盛硅业宣布一则耗资76亿元的扩产计划,其中年产20万吨硅氧烷及下游深加工项目的投资预估35亿元,而年产40万吨工业硅项目的投资达40.8亿元。

一则国信证券前不久发布的硅行业报告显示,合盛硅业的石河子、鄯善以及金松三大产能地,2020年生产工业硅50.5万吨,占整个行业的产量占比达到24.1%,为国内最高。可研报给出的评价依旧是,“金属硅国内集中度较低,小产能居多”。

罗立国的40万吨工业硅项目一旦顺利铺开,将再度确保其“工业硅一哥”的地位。可问题在于,合盛硅业目前并不富裕。截至今年6月,合盛硅业货币资金为23亿元,可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26.2亿元。而在2020年底,合盛硅业的负债首次达到百亿级别,负债率更是超过50%。

宁波“草帽王”激荡三十载

此外,在半年报发布前,合盛硅业还进行过一波争议颇高的定增。5月27日,合盛硅业以18.65元/股的发行价格,向特定对象罗燚、罗烨栋非公开发行合计不超过1.34亿股股份(含本数),募集资金总额不超25亿元(含发行费用),扣除发行费用后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这样的定增价格,只相当于合盛硅业前段时间股价高点的1/14。而罗燚与罗烨栋二人,因此暴涨超200亿身家。实际上,合盛硅业的本次定增始于去年5月,当时其股价在24元/股左右。可时隔一年,合盛硅业股价已暴涨近10倍,再按当时价格进行定增,难免引发外界质疑。

9月中旬,中国安全生产网转发了一篇名为《“工业味精”为何少了安全味儿?》的文章,并直言有机硅企业普遍存在安全隐患,安全管理频现低级错误。就在三个月前,合盛硅业下属子公司一试产线刚发生过一起火灾,但所幸无人伤亡。无论如何,这对于一直大踏步前进的罗立国而言,都是一个警醒。

“不管做什么,选对时机很重要,该进则进,该退则退”,罗立国靠这句话成为了千亿首富,幸运女神知否会常伴其左右,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经历一轮高光后,合盛硅业的股价已走入下坡路,并在9月29日吃下一个罕见的跌停。

投资者正在用实际行动,为罗立国的豪赌证明自己的立场。

 

参考资料:《硅行业分析框架 行业专题报告》,国信证券

《近十年我国工业硅产业格局变化浅析》,安泰科

《罗立国:造福桑梓不了情》,慈溪日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