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版权“终结”后三个月,音乐市场变天了吗?

要实现全平台听歌的自由,前路漫漫。

作者|魏妮卡

编辑|李春晖

从名义上讲,音乐独家版权时代已经结束3个月整了,虽然作为普通用户的体感并不明显。近日,摩登天空再次出现在了网易云音乐,算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实质性进展。

作为中国原创音乐的“头把交椅”,摩登天空是2018年在腾讯音乐独家上架的。今年10月,网易云音乐通过云村账号发布了一张名为“摩登天空回归云村 热爱的乐队永远发光!”的歌单,预告了摩登天空的回归。

独家版权“终结”后三个月,音乐市场变天了吗?

自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下达处罚令,要求相关公司解除独家版权以来,平台纷纷去掉了音乐内容“独家”的标识,但版权开放却并未迅速出现实质进展。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网易向十几家主要唱片公司抛出了非独家版权合作的橄榄枝,都没有得到积极回应。

版权二选一的困境仍然存在。一部分版权方以腾讯音乐的合同在身、尚未解除,婉拒了合作洽谈。还有一部分版权方还在观望反垄断的执行力度,尤其是有的海外版权方,仍然不愿意放弃此前“独家版权”的高额收益。

独家版权“终结”后三个月,音乐市场变天了吗?

看来,要实现全平台听歌的自由,前路漫漫。如果哪一天,各大头部唱片公司的版权解锁了全平台,才标志着独家版权时代真正结束。不过,摩登天空的回归,终归是一个市场转变的积极信号。从拼版权到拼内容、拼运营的转变,既布满积重难返的荆棘,又充满改天换地的机遇。亦令人忍不住畅想,摩登天空作为首个试水的中国原创音乐代表,在未来享受音乐分发市场平权的情况下,会有机会挑战大唱片公司吗?

Z世代,原创音乐的最大盼头?

音乐版权发生剧变的年份,中国音乐市场的主流受众也在悄然换代。根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0年Z世代(1995-2009年间出生)活跃用户规模已经达到3.2亿。由圈层文化带来的消费潜力不断增长,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各个消费领域的发展。号准了Z世代的脉搏,就等于号准了未来市场的方向。

而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网易云、腾讯由你音乐研究院等多家平台,都不谋而合地给出一致的数据结论:Z世代已成为创作和收听的主力。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95后00后音乐人占比超7成。网易云音乐约9成活跃用户为90后00后。

音乐市场正在走向“Z世代”,明显呈现出受众年轻化、作品分众化、多元化的明显特点。2020年,网易音乐人的原创歌曲总播放量超过3000亿次。各个音乐平台的新歌、热歌榜上,硬糖君眼中的“陌生人”成了主流。

像我们印象中小众的独立摇滚乐队deca joins的《浴室》、后摇乐队仙童的《再见,谢谢你们的鱼》、独立流行乐队动物园钉子户的《大大大大大象》、电子Anzol的 《Lost In Yourt Maze》、说唱PO8《诗人说梦》等等,竟然在网易云音乐收获了上千甚至上万的歌曲评论。

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也曾在采访回应这种变化。过去大街上放的都是《老鼠爱大米》、凤凰传奇,但突然有一天,这些歌突然变成了《南山南》《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夜空中最亮的星》时,所谓的独立原创音乐和主流音乐的墙已经逐渐被打破。

在传统唱片业时代,由于传播渠道受限,“原创音乐”只是市场的配角,主流音乐是属于更具发行力的大唱片公司的。而到了当下的互联网时代,“原创音乐”的概念发生了质的变化,更契合Z世代的偏好。据新音乐产业观察观点,现在原创音乐主要包含原创性、本土性、平民化三大特点。不用赘述原创性,本土性强调根源于中国内地市场,平民化强调的是出身非大唱片公司。

在这个过程中,比起坐收渔翁之利的版权大亨,摩登天空这类独立原创音乐的佼佼者,体现出了极强的生命力与活力。创始于1997年的摩登天空,生长于互联网时代,接轨90、00后的成长轨迹。从独立音乐厂牌建立,到成功运营标志性的草莓音乐节、livehouse品牌Modernsky Lab。甚至在遭遇疫情重创期间求生求变,拥抱互联网制造“云蹦迪”现象,与互联网平台合作,进行了多场线上音乐节“宅草莓”、“卧室POGO”的直播。

摩登天空与版权大亨,仿佛正在上演一场龟兔赛跑的故事。

拼内容的新局,该怎么玩?

时代改变的不止是摩登天空追赶大唱片公司的故事,还有音乐平台竞争的新玩法——在同等拥有“摩登天空”们的情况下,如何让“摩登天空”们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结束将近十年的“买买买”版权烧钱大战,新一局的玩法中,雄厚的资金实力不在是平台的绝对优势,逼得平台开始思考如何做好“版权的价值开发”。

其实从网易音乐人二狗子saddoggy《天上飞》、阿肆《热爱105°c的你》等一众翻红的爆款歌曲,都在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最近两年,那些常年“沉睡”在曲库的大量原创歌曲,价值正在被唤醒。

曾经音乐市场的黄金二八法则中,占据10%曲库的几大唱片公司之所以能拿走超60%的营收,是因为这10%曲库发挥的收听价值最大、受众最多。但现在,音乐市场正在逐渐颠覆“二八法则”,腰尾部音乐发挥的长尾效应越来越明显,甚至越来越的爆款出现于音乐长尾中。

过去,流行音乐的范式仿佛只有一种,大家一起只听一类流行歌。而现在,是有很多群人喜欢很多种音乐,电音、说唱、摇滚、民谣在各自的圈层里,各自闪耀。

音乐平台对不同用户的深耕、对内容的多样化开采,就成了下一局竞争游戏中,输赢至关重要的一步。比如,网易云音乐提出了社区型产品的运营概念,做出了从单纯版权采买到多元企划的第一个尝试,邀请用户根据经典作品重新填词,或是请作曲家创作者以有趣用户乐评故事写歌。其中,《假面舞会》就在各平台引发用户二次创作热潮,仅仅是“邀请你来假面舞会跳支舞”这一个抖音话题,就累计超18亿次播放。

独家版权“终结”后三个月,音乐市场变天了吗?

网易云音乐和B站颇有相通之处,UGC二次创作的生态异常活跃。网易云音乐方面此前曾表示,Z世代的年轻受众,他们不再只是单纯的“受众”,而是有着很强的互动欲、创作欲的人。

而相较于其他互联网行业,中国在线音乐长期欠缺的一个基础设施是——一个客观共享的数据平台,这是绊住音乐发行前进的关键因素。在电影行业,随着以猫眼、淘票票为代表的线上购票平台崛起,逐渐革了电影发行的命,建立起透明的数据库平台,不再需要发行团队驻地地网模式,耗费人力物力去对接全国各地影院。

而长期以来,音乐版权方为了拿到平台数据,却需要与平台各个环节部门分别沟通,进度缓慢麻烦,甚至拿到的数据也是“有选择性的”。近期网易云音乐提出的版权实时数据系统,算是给了音乐发行版权市场一个数字化想象的可能,目前据称已有170家版权方入驻。如果它的快捷化、透明化、自动化真能得到应验,数字音乐发行终于向前迈出了关键一步。

谁的机遇?

“我们的流行艺术要有深深的根基,如果没有这个文化根基,就是飘动的云、就是流动的风。”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副会长宋官林2019年的一席话,给现在原创音乐突围一个指北。

海外大唱片公司坐拥黄金时代港台流行乐版权变现的财富密码,早就应该是过去时了。近几年,我们熟悉的“天王天后”除了周杰伦、蔡依林、林俊杰少数几个,其他鲜有产出,即使出歌也不复当年。孙燕姿今年发行新歌《余额》,甚至被00后网友贴上了“冷门歌手”的标签。令一众80后尴尬、抱不平的同时,其实也从侧面反映大唱片公司的版权红利不会一直存在。

独家版权“终结”后三个月,音乐市场变天了吗?

反观另一面,《我们不一样》《学猫叫》《体面》等歌曲,曾先后从国内火爆到海外。在Spotify,陈雪凝的《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绿色》竟然拥有几千万的播放量。

很明显,随着时间的推移,用户的迭代,大唱片公司手上版权的头部效应在明显缩减。而且由于几家大唱片逐渐失去当年的制作职能,不再像过去在港台乐坛一样,花时间在内地制造音乐,更是直接失去了未来博弈的筹码。

深耕本土文化的原创音乐,早应该被看到、被挖掘、被放大,而不应该只是昙花一现、特定圈子的谈资。放在十年前,你一定认为摩登天空这样的音乐厂牌是小众的,但现在,谁还能说摩登天空小众呢?有人说是《乐队的夏天》捧红了摩登天空的艺人,但实际上却是年轻观众的选择,带给了《乐队的夏天》流量。“摩登天空”们多元、原创的价值正在被凸显。

独家版权“终结”后三个月,音乐市场变天了吗?

 

能不能再用“摩登天空”们制造多个《乐队的夏天》,是音乐平台接下来应该思考的事。从现在格局来看,在音乐版块一直犹豫不决的字节跳动梅开二度,预备在下半年推出音乐app“飞乐”。而字节、网易云音乐能挑战腾讯音乐的新机遇是:他们都在“推人”、“推歌”的核心算法上建立了平台的优势,无论是每日推荐、猜你喜欢等,能帮助提升版权方、内容制作端的分发效率,实现用户能动搜索与被动接收的双重效应。

等待版权开放之日,也是各家平台站在同一起跑线之时。到底选择留下谁听歌,胜负还未定。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