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终于上市了,软银输血拯救的共享办公苦尽甘来了吗?

WeWork终于上市了,软银输血拯救的共享办公苦尽甘来了吗?

在世界互联网市场上,有一家公司虽然不是有名的巨头,但是却是家喻户晓,这就是WeWork,作为一家共享办公的独角兽企业,WeWork一度是多少互联网创投追捧的对象,很多人都期待WeWork可以成为第二个优步,然而这家由大名鼎鼎的软银集团领投的共享办公独角兽却没有支撑起自己的故事,反而出现了问题。如今,历时两年的WeWork终于上市了,被软银输血拯救的共享办公要苦尽甘来了吗?

WeWork终于上市了,软银输血拯救的共享办公苦尽甘来了吗?

一、WeWork终于上市了?

根据新京报的报道,近日,经历两年上市风波,WeWork终于登陆纽交所。作为创办于2010年的共享办公行业先行者,WeWork最终只成为行业第二家上市的企业。

时隔两年,共享办公企业WeWork终圆上市梦。WeWork与特殊目的公司BowX完成合并,登陆纽交所。作为共享办公头部玩家,WeWork却经历了跌宕起伏的上市风波。2019年8月,WeWork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招股书,筹资10亿美元。

然而,WeWork上市之路一波三折。不少投资者质疑公司估值。一系列负面消息,加之公司巨亏现状,导致WeWork估值暴跌。一个月后,WeWork撤回招股说明书,推迟公司IPO。

WeWork终于上市了,软银输血拯救的共享办公苦尽甘来了吗?

2019年10月,WeWork收到软银15亿美元的融资费用,软银集团占WeWork董事会过半席次。随后,WeWork计划大幅裁员,以应对公司扩张带来的巨幅亏损。2020年,疫情肆虐全球,软银集团也开始抛售资产寻求自保。当年4月,软银集团撤回了对WeWork的收购要约。

而根据第一财经的报道,之前WeWork的不景气,导致了大股东软银的巨大损失。2019年软银斥资100亿美元收购了WeWork公司80%的股份,但由于WeWork中止了IPO申请,软银的这笔投资到2020年初的估值仅为20亿美元。软银CEO孙正义在去年年底的财报发布会上承认,软银对WeWork的投资是失败的。

这次好不容易WeWork终于上市了,不过今年第二季度,WeWork报告了近8.9亿美元的亏损,去年同期亏损为8.6亿美元。2019年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2018年公司收入持续增长至18亿美元,但与此同时归母净利润却连年亏损且亏损幅度加大至16亿。

分析人士认为,WeWork上市后的挑战才真正开始。看好WeWork的投资人将寄希望于公司对成本削减以及盈利的重视,而不仅仅是聚焦办公空间的扩张。

WeWork终于上市了,软银输血拯救的共享办公苦尽甘来了吗?

二、上市的WeWork终于要苦尽甘来了吗?

说实在,看到WeWork的上市,大多数人的第一感觉是终于上市了,实在是太不容易了,面对着疫情的冲击和市场的不景气,WeWork如今的上市显得非常难得,虽然是通过SPAC这种特殊目的公司合并的形式实现上市,但是终归也是上市了,这对于一家创业独角兽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不过WeWork苦尽甘来了吗?

首先,WeWork上市的确还是很不错的。对于WeWork的这种共享经济独角兽来说,上市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毕竟共享经济在当前整个互联网市场上几乎就是烧钱的代名词,我们纵观WeWork披露的各式财报就能够看到,WeWork虽然一开头发展的不错,但是亏损无疑是贯穿其发展历程始终的一个核心名词,在这样的情况下,再碰到疫情的影响,WeWork出现发展的问题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了,软银在这个时候还没放弃WeWork也算得上良心了。但是,毕竟对于一家创业型企业来说,长期亏损再加上估值严重下滑,WeWork也必须要想办法解决问题,上市融资就成为了最好的选择,一方面,上市之后企业成为了公众公司,有了更好的公开融资的机会,这对于一直没能摆脱亏损局面的WeWork来说也算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了;另一方面,上市之后由于股票可以公开市场交易,这也算是给众多的风险投资者以一个交代,让风险投资有了退出的可能性。所以,这就是当前WeWork虽然估值这么低也要选择上市的原因所在。

WeWork终于上市了,软银输血拯救的共享办公苦尽甘来了吗?

其次,WeWork当前可能远谈不上苦尽甘来。作为共享经济的市场参与企业之一,WeWork在共享经济市场的影响力自不必说,不过当前WeWork的商业模式问题却始终存在。这是因为,所谓的WeWork的商业模式,就是WeWork作为平台方,自己先和房东签下租约合同,装修成为公共办公空间,然后再租给那些想要创业的公司,从而用一种类似于中国国内“二房东”的形式来实现市场的发展。这个模式,如果在一个市场发展良好,创业氛围浓郁的环境中的话,自然不是问题,但对于当前的环境可能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这是因为WeWork当前的大部分办公场地实际上都是疫情前整个市场价格较高的时候去租下来的,并且支付了长期的租金,但是随着疫情的影响,整个市场的价格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问题,租金价格大幅度下降,这直接导致了WeWork收入水平的压力巨大。与此同时,美国佛罗里达大学IPO专家杰·里特教授表示:“WeWork目前办公空间的空置率在45%至52%,接近一半“,而英国《金融时报》预测WeWork要实现营收平衡至少要实现65%的出租率水平,从疫情至今大量的创业企业要么倒闭歇业,要么居家办公,这对于当前的WeWork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

WeWork终于上市了,软银输血拯救的共享办公苦尽甘来了吗?

第三,WeWork的未来到底该怎么看?从目前来看,虽然说WeWork面临的压力巨大,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WeWork的希望集中在几个方面:

一是轻资产模式能否真正发挥作用。我们可以看到,当前WeWork之所以出现问题原因就处在资产模式之上,之前的模式是完全的重资产模式,这种模式虽然利润水平较高,但是成本压力巨大,对于企业的风险可能性也加高,如果WeWork能够把这种重资产模式转变成为轻资产模式,WeWork无疑就可以解决自己在原先市场发展中面临的问题,至少有效地降低自身的经营成本。

二是能否真正给初创企业带来价值。之前各个地方的创业热情浓郁,对于共享办公企业只要能提供基本服务就可以吸引到用户,但是随着市场的发展,如今对于共享办公企业来说,到底能够给初创企业带来多少价值才是最关键的,能否帮助初创企业找到用户、找到投资人甚至找到商业模式,实现真正的赋能增值就成为了最关键的事情。

三是中国市场到底能否发展好。WeWork曾在招股书中173次提到中国,并称中国市场是能够为公司带来可观收益的核心市场。作为全世界少数已经全面实现疫情控制的国家之一,中国作为创新高地的地位非常重要,如果WeWork能够在中国有所突破的话,其本身业绩发展也将具有较强的市场优势。

WeWork终于上市了,软银输血拯救的共享办公苦尽甘来了吗?

因此,WeWork上市仅仅是个起点,其能否真正从初创型公司变身成成熟的科技巨头,这条路还需要走相当长的距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