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EDG背后的资本玩家

面子上的电竞,里子中的生意,庞大的流量喂饱了谁?

作者丨灼华

编辑丨西贝

相信不少人很难理解,最近 EDG会让人陷入如此疯狂的境地。或许正应了那句话,人间的悲欢并不相通,你的冷眼旁观丝毫不影响别人的狂欢。

11月7日,英雄联盟S11总决赛,来自中国LPL赛区的战队EDG电子竞技俱乐部以3:2战胜韩国LCK赛区战队DK,获得2021年全球总决赛冠军。赛前,EDG的金主之一珠江投资就发微博豪爽地表示,能不能夺冠就送房,每个队员一套!

随着EDG不负众望拿下比赛,有媒体对此向珠江投资求证,珠江投资方面表示送房确有其事,具体事宜会在过后几天官宣。

1 赢家还有谁?

我们从EDG入手。EDG成立于2013年9月,是一家电子竞技俱乐部,旗下拥有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等分部。在今年夺冠之前,纵览EDG的历年表现,可以用“高开低走”来形容,2014年,初出茅庐的EDG一举拿下中国LPL春季赛和夏季赛的双料冠军,开启了辉煌的战队元年;不过之后,这支队伍的表现令人难以论说,7年来,每次都能杀到国际赛场,但也每次都止步于国际赛场。“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年年八强”就是这支队伍的魔咒。EDG用这块英雄联盟S赛历史上最有含金量的奖杯,打破了魔咒,赢得了胜利。但是赢家并不是只有EDG。

2 背后的资本也乐开了花

起底EDG背后的资本势力,可以发现,EDG电竞俱乐部所属公司为上海阳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而该公司最大股东为广州超竞投资有限公司,而广州超竞实控人为朱一航,根据企查查数据,朱一航掌控了广州超竞99%的股份。顺藤摸瓜,朱一航的兄弟朱伟航又是珠江投资的实控人。继续深入,兄弟两人的父亲正是有着“地产界航母”称号的房地产巨头合生创展集团的老总朱孟依。

有了朱氏家族的支持,EDG不必为资金问题发愁,可以大胆试错、展开手脚发展。

再来看比赛方面,这次比赛的热度是空前的,根据数据平台Esports Charts的统计,EDG与DK总决赛的海外平台峰值观赛人数,达到了401万,成为LOL历史上海外观赛人数最多的一场比赛,国内方面,以B站为例,峰值人气达到了约4亿9千万,史无前例。这样庞大的流量给朱一航和他的超竞投资带来的利益是十分可观的。

直播平台也乐开了花。庞大的流量不仅能喂饱朱氏家族,还能喂饱国内的直播平台。以B站为例,2020年8月,B站就与拳头游戏达成战略合作,买断了2020年至2022年的S赛中国大陆地区直播平台领域的独家版权,以及二路直播间等一系列独家权益。

在今年的赛事直播中,二路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次同比增长超过了200%,电视端累计观看人次同比增长超过了400%。截至11月6日,赛事期间B站英雄联盟相关视频的投稿量突破30万,同比增长超过了100%;相关视频总播放量突破25亿,较去年S10同比增长超过了40%。对于直播平台来说,电竞是一片刚刚发现的、丰润的处女地。

3 面子上的电竞,里子中的生意

近几年,中国的电竞市场是呈持续扩张态势的。随着年轻人对于电竞的热情不断升高,电子竞技的社会接受度也在不断变高,从过去的“精神鸦片”一步步成长为有着相当体量的“国民娱乐”活动。这中间离不开商业资本的运作和推动,事实也确实是这样的,以LPL联赛为例,在今年的赛季中,共有68位赞助商给17支LPL战队进行了投资赞助,不乏有平安银行这样的国家性大企业来给LPL战队进行赞助冠名,还有资本,干脆组建自己的战队直接加入市场,除了来自地产二代的EDG,还有早前王思聪组建的IG、京东的JDG、苏宁的SN、李宁的LNG、赌王之子何猷君的V5……

4 资本为何纷纷开始钟爱电竞了呢?

市场总是诱人的。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到3.55亿人,同比增长18.3%,预计在2021年整体市场规模将超过430亿元。电竞行业将会是又一个行业风口,而且拥有着相当稳定且还在不断扩大的群众基础,投资一个呼之欲出的新风口不一定会赚,但不投资,在产业布局的竞争中一定会亏。根据艾媒数据中心的统计,2021上半年中国电子竞技行业共发生投融资事件5起,累计金额为11.24亿元。分轮次来看,B+轮融资事件及金额均为最高,2起投融资金额达8.32亿元。资本也确实在这样做。

政府支持也很关键。在中国做生意,是一定要看准政策风向的。近两年来,全国各大城市都出台了关于扶持电竞产业发展的政府文件,以深圳为例,1月,深圳市南山区发布了《深圳市南山区关于支持电竞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深圳市南山区关于支持电竞产业发展的若干措施》等文件,对于打造顶级电竞赛事举办地、中国电竞产业总部基地、粤港澳电竞产业中心等目标,从品牌建设、人才培育、服务设备、土地供应等方面做了详细的规划,给予了政策引导和资金帮助——可以看出,深圳市政府是“来真的”,切实地把电竞当成新的产业去扶持,而这只是众多中国城市扶持电竞产业的一个代表。政府已经向电竞行业抛出了橄榄枝,通往市场的顾虑被扫除了,众多企业当然乐意投资布局。

5 电竞行业真的一片坦途吗?

作为朝阳产业,电竞的商业化扩张非常迅速,资本的入局让电竞告别了小作坊,迎来了大工厂时代。只是,不论是哪个行业,快速扩张带来丰厚利润的同时,必然带来诸多问题。

第一,行业内的贫富差距明显。根据人社部2019年发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中的数据显示,电竞从业者收入能够高于平均薪资水平2倍的人,仅仅只占16%以上,还有40%的从业者收入低于当地平均薪资。一边是荣耀等身,一边是在温饱线上挣扎,电竞行业不是只有光鲜亮丽的职业选手,更多的是默默无闻的工作人员,对于这些人员的权益保障,显然是不够过关的。这需要后续法律政策的规范和行业的自律。

第二,专业人才的缺乏。人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第一要素,缺乏人才的行业不会得到长久健康的发展。从2017年开始,中国传媒大学等多个高校都开设了电竞专业,培养电竞解说、赛事策划等方面的专业电竞人才,截至2019年,我国开设电竞专业的高校已达近70所。但这远远不够,南京传媒学院电竞学院副院长王思行早先在接受采访表示,“到目前为止,毕业的就业率在94.5%,62%的学生参与了电竞相关的工作……”换言之,就是电竞人才的市场缺口很大,供小于需。根据人社部在 2019年发布的数据,未来五年电竞从业人员有着近350万人的缺口。

当然,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能只是寄希望于学校多招人,只解决数量问题、培养电竞民工可不行;还必须向纵深发展,培养更多熟悉行业领域的教师、给予专业学位上升的空间和行业中的职评体系,培养高质量电竞人才,才能在数量和质量上同时减轻人才缺口的压力。

第三,监管的收紧。8月30日,“史上最严游戏禁令”颁布,要求未成年人仅能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天晚上8点到9点玩1个小时的游戏。与此同时新游戏的上架难度也在加大,援引《人民微看点》报道,在7月22日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公布后,游戏版号的审批就一直处于暂停状态。尽管各地政府积极支持电竞行业的发展,但是出于电子游戏对于青少年身心的影响,监管政策在不断收紧——一方面要赚钱,一方面要育人,这二者对于政府来说并不矛盾,但是对于电竞这一行业来说,底层游戏供应的活跃度降低,对于行业的持续发展来说,是束缚性的。

第四,游戏自身的寿命有限。不同于足球、篮球等传统体育运动,电子竞技的主体——游戏是有版权的、是属于企业的,电竞是资本的造物而不是全民的所有。电子竞技的兴衰是完全取决于企业经营情况的,同时还要受到群众喜好转移、硬件设备更新等各方面的影响,且每个影响的面对于一个游戏来说都是致命的。举个例子,曾经以星际、魔兽为代表的RTS电竞时代随着游戏公司的不断没落和群众喜好的转移也没落了,而被脱胎于其中、以Dota、英雄联盟为代表的MOBA类游戏所取代,而这个行业巨变仅仅用了十几年就完成。相比于人的寿命,电子游戏的寿命实在是太短了,这就导致了行业内更加快速的新陈代谢,在足球界和篮球界尚且有很多三十岁老将,而电竞界,二十四岁就可以被称为“老将”了。笔者认为,这个问题是电竞行业需要面对的终极问题,要解决它,需要全社会一并思考并为之努力。

电竞产业在风雨飘摇中跌跌撞撞地发展起来,不论外界是攻击还是褒扬,电竞还是作为一个充满矛盾的存在向我们走来了,这个关乎商业、教育、文化、娱乐和社会认知的矛盾体究竟会走向何处,仍需要市场检验。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