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摸鱼,绝于AI监控?

现代企业,绝不能堕落成圆形监狱。

撰文 | 佘宗明

「叫你们看看,什么叫全世界资本家联合起来」

2010年6月,《中国不高兴》作者王小东写了篇博客,抛出了这句话。

他针对的,是乔布斯的那番说法——「富士康不是血汗工厂」。

2019年4月,亚马逊被曝用AI监控员工,「AI监工」可以跟踪每个人的工作进度,精确计算工人消极懈怠的摸鱼时间(Time Off Task)。

更牛掰的是,这套AI系统能根据实时数据生成在线解雇指令,直接绕过主管开除工人。

一时间,这引发轩然大波。

上班摸鱼,绝于AI监控?

▲亚马逊员工的控诉。图片来源:新京报。

评论员史派西·米切尔痛批亚马逊:「这些机器人将员工视为冷冰冰的数字,而非活生生的人。」

消息传到国内后,在某网站跟帖区,点赞最多的评论跟王小东的那句话如出一辙:

全世界资本家已经快联合起来了。

从整个留言区看,马克思的剥削理论被cue了很多遍。还有人援引列宁的观点: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技术和科学的进步意味着榨取血汗艺术的进步。

不知道王小东和这些网民看到国美通报批评员工上班摸鱼的消息,会不会搬出杨紫在《欢乐颂》里的台词——

「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资本家都是吸人血的。」

01

11月16日,国美一份通报在网上热传。

通报内容大致就是,公司部分员工在办公区域从事与工作无关之事,如玩游戏、聊天、听歌、购物等。

通报就通报吧,带薪摸鱼,没几个公司能忍。

「公司不养闲人,团队不养懒人」,是很多leader的通用语录。

可国美这份通报格外细致:

非但点出员工姓名、所属部门、楼层工位,还将员工「非工作流量信息」全抖露了出来——谁用了什么APP、用了多少流量,都标出了。

上班摸鱼,绝于AI监控?

▲网传的国美通报。

说真的,老婆查岗,都不会查得这么细。

我猜想,国美的黄老板大概是想玩一出杀鸡儆猴:给员工打一千次鸡血,说一万次「混日子的不是我兄弟」,效果可能都比不上这么一次通报。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老大不努力,通报一顿锤。

现在看,此举唬住的,不只是国美员工。其震慑力余波正在外扩。

很多打工人瑟瑟发抖。他们这才意识到,在公司的网管监控系统面前,自己可能时刻处在被扒光的裸奔状态。

特别是那些经常在蹭公司网「云游」日本风情町的「日语学习爱好者」,这会儿没准慌得一批。

本来吧,摸鱼是员工对996、007、715的软抵制,是对无意义工作与「卷」字诀的隐性反叛。

如今看来,得多谢公司不点破之恩。

02

国美不是孤例。它只不过是来得比较中二。

这些年来,「企业监控系统is watching you」的故事,在大厂中并不罕见。

打卡考勤,已经满足不了部分企业防员工摸鱼的需要了。

他们的防摸鱼招数,正越来越精准:

你想没事打个盹、有事抽个烟?

那就在员工座位下方安装人体红外传感器,你有多少时候不在岗,HR一清二楚。

之前就有杭州某公司员工被人力问话:你为什么每天上午10:00到10:30都不在工位上?她这才得知,原来公司「监测员工健康状况」的智能坐垫,「出卖」了自己。

你想用如厕来进行「分时摸鱼」?

那就在卫生间安装计时器,或是信号干扰器。

「每天去公司20分钟上厕所=休11天带薪年假」的小心思,直接被阻断。

▲某公司厕所安装的计时器。

何止是大厂员工。南京某区的环卫工之前都曾享受过「AI监视」的待遇——他们被配发智能手表,除了定位功能外,若环卫工在原地停留休息20分钟以上,手表就会自动发出「加油」的提醒。

这让人想起亚马逊被曝出的「压榨图鉴」里的场景:

亚马逊的AI监工系统能实现深度自动化的跟踪过程。如果员工工作速度变慢,系统会将它视作偷懒。

很多亚马逊员工坦言,由于害怕「摸鱼」时间超过限制,他们都不敢在工作时间上厕所。有些英国仓库工人怕厕所距离太远、来回时间太长,只好在过道或者车间格子里用塑料瓶解决排泄问题。

可不就是「一般黑」嘛。

张博洋曾在《脱口秀大会》上讨论:为什么科技这么发达,我们还这么累?

他最后的结论是:我们这么累,就是因为科技这么发达。

现实一再对此做了注解。

在网上随便一搜,很多用于网络行为追溯的ITSM服务管理软件,一拎一大堆。

它们的一大用途,就是监控员工。

03

员工上班该摸鱼吗?

理论上讲,当然不该。

公司有公司的规定。

可理论上归理论上。

理论上讲,企业也不该动不动996。

国家有国家的法规。

可这些年来,在让员工加班时,许多企业才不讲那么多「理论」。

这两天备受争议的浪潮集团(国内头部云服务商)办公室挂加班标语一事,就是个硕大的靶子。

「大家加才是真的加,加班真好」、「他加我也加,想跑也跑不了」、「有空就去‘加班’吧,去完成那些我们还未完成的事」、「白天加白班不瞌睡,晚上加晚班睡不着」……这不叫PUA,这叫硬上式洗脑。

上班摸鱼,绝于AI监控?

▲浪潮集团被曝在办公室悬挂的加班标语。

连兜售理想、贩卖情怀的前置环节,都给省了。

新闻中讲到,有浪潮员工说,自己一年加班超600个小时,排名还是倒数。

这跟最近网上流传的那道梗相映成趣——

近现代有四大名画,齐白石画的虾,徐悲鸿画的马,张大千画的虎,你老板画的饼。

画饼干什么?让员工从被PUA到自我PUA,继而心甘情愿地加班。

如果说,员工带薪摸鱼是占用公司资源,那让员工「被自愿加班」,无疑是公司占用员工私人时间。

现实中,这二者通常是联袂出现:你占用我本该有的非上班时间,我就占用你规定的上班时间。

进一步讲,两者往往是「一报还一报」——太多时候,摸鱼就是对加班文化的迂回反抗。

更何况,单从管理层面讲,监控员工也反映了管理上的无能。

当下,BSC、KPI、OKR、KSF之类的绩效考核工具一堆,效益导向下的MBO(目标管理)理念越来越受推崇。

放着这些工具不用,却把员工绑在椅子上,把工时人为拉长,不就是引诱高效率员工摸鱼吗?

04

理都懂,然并卵。

冰川思享号文章说:

白岩松有句名言,「一个单位到了强调考勤、打卡的时候,一定走下坡路。」当大公司完成开疆辟土的桃园三结义,紧接着就走了「内卷」的麦城。

不少企业不是不懂这道理。

许多BOSS对「刺猬法则」之类的管理学理论也信手拈来。

可很多企业对「监控员工」上瘾——一时监控一时爽,爽在那种掌控感。

此处的「企业」,不单指国内企业。英国数十家企业利用Isaak人工智能程序监测员工工作状态,日本企业用AI空调防止员工打瞌睡,也差堪仿佛。

上班摸鱼,绝于AI监控?

▲戴在环卫工手上的智能手表。

对部分企业而言,MBO模式当然好,可对应的细粒度管理挺麻烦。

相形之下,监控员工来得简单多了——尽管简单的另一面是粗暴。

再说了,许多企业管理者服下了稻盛和夫端上的一剂名叫「单位时间核算」的药。

把员工产值最大化,同时将用人成本最小化,才是他们想要的。

05

企业有企业的利益计算公式。

可时至今日,这些公式必须得掺入更多「价值观」维度的参数了。

那句话必须再抛出了:

今时不同往日。

早在前几年,浪潮集团就曾让员工提交《奋进者申请书(讨论篇)》,要求员工申请自愿放弃休假及实行6*12小时工作制,春节、国庆随叫随到。

上班摸鱼,绝于AI监控?

▲2016年,浪潮集团就被曝出让员工申请自愿放弃休假。

可在当时996盛行、加班成了所谓「企业文化」的背景下,这激不起太大的水花。

现在不一样了。浪潮集团在办公室挂加班标语,直接撞在了「反内卷」枪口上,被怼成了筛子,显然是误判了形势。

国美也是。对员工的细密监控,完全是给反资本情绪的火苗提供燃料。

在互联网大厂纷纷取消大小周,摆出「反内卷」姿态的情景下,国美此举无异于「逆行」——「打工人,打工人,打的就是工人」。

到头来,昔日落在亚马逊头上的「AI周扒皮」名号,势必也会落在国美身上。

国美想不成靶子都难。

06

说真的,我对言必称「资本家」的论调向来不感冒,也反对将这事变成煽动「阶级对立」的引子。

不必扯那些宏大理论。就企业的问题谈企业的问题就行。

但从「把人当成人」的角度出发,我很难不对企业监控员工的行为批上一通。

它让我想到的,是边沁说的「圆形监狱」。

圆形监狱内,一切尽在掌控之内。毕竟,可以「全景敞视」。

福柯曾表示,全景敞视主义会把「传统的、仪式的、昂贵的、暴力的形式权力」换成了「一种微妙的、有计算的服从技术」。

结果就是,我们失去的不只是摸鱼的机会,更是基本的隐私。

上班摸鱼,绝于AI监控?

试想一下,当脑电波监控头戴设备、微芯片将我们置于一切皆可被监控的处境,那时候,我们首先感受到的,恐怕不是「元宇宙」般的刺激感,而是恐惧。

谁都不想被戴上「电子枷锁」,掉进「数字桎梏」。

再怎么防员工摸鱼,都不该逾越这道底线。

上点价值观,这其实就是要求企业做到一点——

人是目的。

就算不扯虚妄的「以人为本」,也请把人当人。

07

现代企业,绝不能堕落成圆形监狱。

值得一说的是,在此前亚马逊「AI监工」的新闻下,除了「资本家」外,另一个被频频提及的词是:

摩登时代。

按这标准,国美的这份通报,无疑勾绘了「新摩登时代」的图景。

但这注定要被骂。

「全网打工人联合起来」形成的舆论共同体,会用口水淹没那些「资本家」,并扔下一句:

去你的新摩登时代。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