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季报发布半个月后,财务总监辞职,金科股份前10月完成率仅64.6%,担保金额占净资产超200%

ROE同比下滑21.3%至12.08%
来源:一号地产 ID:dichanyihao

日前,金科股份(000656.SZ)发布了10月份经营简报,数据很感人。

让一号君不得不再一次提起2020年底,金科股份郑重其事地向外界宣布了“5年计划”,即2025年将冲击4500亿元销售额。

按照这个规划,当时的测算是金科的全口径销售额年平均增长率要达到15%以上。

彼时一号君就指其为“放卫星”,在整个房地产行业调控政策几乎明牌的情况下,出台的这一份规划竟然没考虑到政策调控的影响。

所以,现实的“打脸”来得很快,而且很疼。

前10月完成率仅64.6%,全年目标无望

经营简报显示,金科股份今年10月单月销售额为154亿元,销售面积约201万平方米,分别同比下降39.84%、22.39%;

1-10月份累计销售金额1616亿元,销售面积1663万平米,较去年同期分别同比下降6.54%、1.01%。

由此,金科股份销售额实现了单月、累计的销售金额、销售面积的全面下降。

(金科股份10月份业绩简报)

而相对全年度2500亿元的销售目标,金科股份目前10个月的目标完成率仅为64.6%,较全年度目标还差了近900亿元。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要完成近900亿的销售额,这基本没可能,在金科股份历史上都没完成过这样的销售数据。爽约全年度目标已成板上钉钉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金科股份64.6%的目标完成率,在目前克而瑞地产研究公布的前30强房企中,除恒大、富力之外,倒数第一。

除了销售额和销售面积同比大幅下滑至外,我们发现金科股份的销售均价更是出现了断崖式下滑!

今年上半年金科股份销售金额1021亿元,销售面积1005万平米,销售均价约10159元每平;

7月份销售均价11773元每平;

8月份下滑至9920元每平;

9月份直线下滑至7958元每平;

10月份更是进一步跌至7661元每平;

短短三个月,较7月份的销售均价跌去35%!

也就是说,相较7月份相比,金科股份已经在六五折卖房了!而且还卖的不怎么样!

销售均价和销售额的大幅下滑,意味着金科股份的回款现金流将更加少,以及未来的利润空间也将进一步压缩。

随着销售业绩的走低,金科股份的其他风险料将逐渐显现。

担保金额占净资产超200%

金科股份下半年很忙,忙着在给控股子公司和参股公司提供融资担保。

据不完全统计,下半年以来金科股份对控股和参股公司的担保公告就达13次之多。

根据最新一份的担保公告,11月16日,金科股份为3家控股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合计担保金额约15.83亿元。

上述3家公司分别为天津滨奥、济南俊通及南京常俊。其中,天津滨奥接受约2.48亿元借款,总期限不超过24个月;济南俊通接受11亿元贷款,期限3年;南京常俊接受约2.35亿元的投资款项,期限不超过24个月。

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10月末,金科股份对参股公司提供的担保余额为173.72亿元,对子公司、子公司相互间及子公司对公司提供的担保余额为596.56亿元;

上述两项,金科股份的合计担保余额为770.28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8.62%!

如此之高比例的净资产担保额,不得不让人担心此类担保风险,特别在房地产行业整体流动性紧张的情况下。

即便自己的子公司没问题,参股公司的合作方出现了流动性风险,也将会因为信用担保累及金科股份。

这类担保或将成为金科股份的一个“定时炸弹”。要知道,上一家如此高比例净资产担保的2000亿级房企阳光城,目前已经陷入了流动性危机。

业绩堪忧的三季报,财务总监辞职

从金科股份的三季报中,或许更能发现其业绩风险临近。

三季报显示,截止到今年三季度,金科股份实现营收636.8亿,同比增长33.44%,净利润仅增长8.94%至60.75亿元。

从增速来看,这是典型的增收不增利。

不过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更加表现“感人”。

归母净利润45.28亿元,同比仅增2.04%;而扣非净利润和阳光城一样,都呈现了两位数的下滑,同比负增长14.81%至34.66亿元。

但就这个利润数据,都借助了公允价值变动收益这一财报美颜神器!

三季报显示,三季度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同比大增188.08%!至5.86亿元。

也就是说,金科股份三季度中净利润的近10%都是纸面财富,并不能带来真金白银的现金流。

此外,金科股份三季度的毛利率进一步降至19.52%,较年初下降了3.64个百分点,同比下滑22.48%;净利率也较年初下降1.52个百分点至9.54%。

净资产收益率(ROE)也同比下滑21.3%至12.08%

三季度业绩差的原因,主要还是成本的上升。整体的营业成本就增长43.52%至512.5亿元;销售费用也大增47.11%至21.97亿元,管理费用增加17.47%至25.69亿元等等。

业绩不好,总要有人背锅么。一般来说么,谁的锅谁背走,财报不好看,财务总就要下课。

果然,11月13日,距离三季报发布过去不到半个月,金科股份就发布了执行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李华离职的公告。

公告的说法是“李华先生已临近法定退休年龄,根据公司对其工作的调整安排,李华先生向公司提交书面辞职报告,其辞去执行副总裁兼财务负责人后将继续在公司工作。”

事实上,李华今年才58岁,2011年从银行高管任上出任金科股份副总裁兼财务总监至今已10年,还远未到达法定退休年龄。

更值得玩味的是,公告既然说临近法定退休年龄,为何辞职后还要继续在公司工作?

如果不是因为难看的三季报业绩,李华先生会“下课”吗?

至于其他诸如三季报中披露的经营性现金流、筹资性现金流、投资性现金流,以及其背后的关于应付票据、应付账款的高比例增长;永续债规模的翻倍增长;

还有境内外债券的存量风险,信托、应收账款等非标甚至表外融资,我们可以下一期再详细拆解分享。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