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风再起,锂业混战时

买矿之余,技术突破仍是关键。
新能源风再起,锂业混战时

【潮汐商业评论/文】

医疗板块趋于平淡,元宇宙看不太懂,炒股青年小李最近迷上了新能源汽车领域,从之前的宁德时代582亿元巨额定增刷新认知,到最近的抬价竞购千禧锂业一波三折,财大气粗是小李对如今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一大直观感受。

“目前主要关注的是上游锂矿资源这块,国内资源少,需求大,价格涨得快,很多企业纷纷布局国外锂矿资源,A股的抢锂大战相当精彩。”小李说道。

01 “抢购”千禧锂业

在两度加价抢购后,千禧锂业最终花落美洲锂业。

今年7月,赣锋锂业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赣锋国际将以自有资金对加拿大锂业公司千禧锂业发起要约收购,交易金额不超过3.53亿加元(约合人民币18.2亿元)。

据介绍,千禧锂业在阿根廷拥有两个有待开发或勘探的盐湖项目,分别为Pastos Grandes锂盐湖项目和Cauchari East锂盐湖项目。

新能源风再起,锂业混战时

图/pexels

其中,Pastos Grandes锂盐湖项目的主要产品为含锂盐湖卤水生产的电池级碳酸锂,是生产锂电池正极材料的主要原材料,资源量为412万吨LCE(我国扎布耶盐湖183LCE,而今年全球产量才55万吨),锂离子浓度为427mg/L,项目设计产能为2.4万吨碳酸锂/年,项目寿命超过40年,碳酸锂生产成本为3388美元/吨。

而Cauchari East锂盐湖项目还处于勘探初期,主要产品可能为锂盐湖卤水生产的锂化合物产品。

但宁德时代横插一脚。9月,千禧锂业称,此前与赣锋锂业的协议已经终止,决定接受宁德时代更好的收购方案,收购金额也从3.53亿加元增加到3.77亿加元(约合人民币19.2亿元),并由宁德时代补偿支付1000万美元违约金。

匹配期过后明确表示放弃的赣锋锂业以另一种形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11月初,加拿大锂业公司美洲锂业以总价4亿美元(现金加股权,约合人民币25.58亿元)收购千禧锂业所有流通股,并由美洲锂业补偿支付2000万美元违约金。

11月17日,美洲锂业和千禧锂业发布公告称,双方已签订最终安排协议,收购价为4亿美元左右,而美洲锂业的大股东正是赣锋锂业。

这番激烈抢购不仅真实演绎了什么叫做“商场如战场”,更是充分折射了锂矿资源的火热局面。

据媒体公开报道,去年至今,锂盐价格已进行了两轮涨价,并即将迎来第三轮。

新能源风再起,锂业混战时

图/pexels

2020年Q4-2021年Q1,锂价(碳酸锂)从最低4万元/吨不到涨至9万元,随后略有震荡回调,2021年7月底-9月底,锂价一路涨至近18万元历史高位。

机构则普遍认为会继续上涨。天风证券最新研报指出,锂价大概率会继续上涨,高点可能出现在2022年一季度。华创证券也表示,短期涨价反映供给偏紧,锂价创历史新高或许只是新起点。

国泰君安证券的一份电话会议纪要更是指出,到11月下旬,伴随着交易的频繁,将会看到锂价相较于之前有陆续明显上涨,锂价将迎来第三次上涨。“到春节前、甚至12月底,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很有可能到25万,明年价格可能还将继续往上。”

对于宁德时代这样的锂电企业来说,争夺锂电资源是不堪忍受成本持续上升,对于赣锋锂业来说,则是站稳锂矿龙头地位的必由之举。

02 “锂业双雄”和竞争者们

提到国内锂业,不得不提两家公司,除了上文所说的赣锋锂业外,还有天齐锂业,它们被市场誉为“锂业双雄”,是中国锂电池原料(碳酸锂)的主要供应商。

公开资料显示,天齐锂业成立于2004年,其营收主要有两部分,一是出售泰利森开采的锂精矿石(主要面向玻璃陶瓷行业),二是用锂精矿加工成碳酸锂、氢氧化锂及氯化锂(用于制备金属锂)。

赣锋锂业则成立于2000年,产品也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锂系列产品,包括碳酸锂、氢氧化锂、氯化锂等,二是电池系列产品,包括锂电池、锂电芯及制造锂电池的直接材料。

天齐锂业的崛起源于2014年收购全球最大固体锂辉石矿泰利森,自此掌握了锂产业上游话语权,随后受新能源行业爆发,碳酸锂价格大涨,天齐锂业的业绩飙升,2013-2017年,其营收从4亿元增长至54亿元,净利润从-1.3亿元增长至21亿元。

新能源风再起,锂业混战时

图/网络

2018年,天齐锂业以约256亿元的高价收购全球锂湖资源巨头SQM(智利矿业化工)23.77%股权,但彼时的新能源遇冷,锂价不断下跌,高负债和资产减值压力下,2019年-2020年,天齐锂业连续巨亏60亿元、18亿元。直至今年,新能源之风再起,天齐锂业才扭亏为盈,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8.73亿元,同比增长59.58%;净利润5.30亿元,同比增长148.02%。

赣锋锂业同样采取了收购布局锂矿的方式,但相比之下更为谨慎。据媒体报道,上市之后,赣锋锂业上市之后分别收购了无锡新能锂业、江苏优派新能源、国际锂业爱尔兰公司、美洲锂业近20家公司的股权,涉及澳大利亚、阿根廷、爱尔兰、墨西哥等地拥有多块优质锂矿资源。

上市公司的业绩也稳步增长。2013年-2017年,赣锋锂业营收从7亿元增至43亿元,净利润也从7412万元增至15亿元。2018年以后,业绩增速虽有放缓,但并未出现亏损情况,近三年,营收稳定在50亿元左右。

今年前三季度,赣锋锂业实现营收70.4亿元,同比增长81.19%,净利润24.73亿元,同比增长648.24%,远超天齐锂业。

新能源风再起,锂业混战时

图/网络

但随着新能源的再度火热,布局和加码锂产业的企业越来越多,既有锂业公司,也有矿业公司,甚至还有各种上下游企业,不胜枚举。

11月3日晚,盛新锂能(002240.SZ)公告称,旗下公司盛熠国际拟以765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Max Mind香港51%的股份。后者拥有位于津巴布韦萨比星锂钽矿项目总计40个稀有金属矿块的采矿权证。

10月10日,紫金矿业拟以每股6.5加元的价格收购Neo Lithium Corp.全部流通股,以此获得位于阿根廷的Tres Quebradas Salar锂盐湖项目100%的股权,该项目是最优质的未开发锂矿项目之一。

9月27日,主营矿山机械设备的鞍重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裴振华控制的天华时代拟出资2.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52亿元)获得Manono锂辉矿项目的24%股权。

03 技术突破或成下个风口

而这些企业选择收购海外锂矿背后,是国内锂产业发展的现状,资源少、开发难度大,需求却很旺盛。

美国地质勘探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锂矿22.3%分布在澳大利亚,52.7%分布在南美洲(主要是阿根廷和智利),而中国的锂矿资源仅占全球的7.1%。

中国的锂矿主要分布在青海和西藏地区,地处高海拔,生态环境脆弱,开发成本高,又主要以盐湖形式存在,需要经过复杂工艺才能提炼。

中国的锂矿下游需求却一马当先。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的锂电池产能已高达316千兆瓦时,位居世界第一,占据全球锂电池产能的70%。

目前,我国的锂矿资源仍然主要依赖进口。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革命的启动,锂电行业向好发展的趋势已经确定,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在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行业,这才出现了抢购锂矿的现象。

新能源风再起,锂业混战时

图/pexels

与此同时,锂电池企业也在不断扩大产能。11月5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在贵州省贵安新区投资建设贵州新能源动力及储能电池生产制造基地一期项目,项目总投资不超过人民币70亿元。

11月4日,亿纬锂能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其子公司计划在荆门市掇刀区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05.21亿元,征地约3000亩,建设年产152.61GWh的荆门动力储能电池产业园项目。

但在一味扩充产能之外,市场和监管都更鼓励,也更期待技术突破。

11 月18 日,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对《锂离子电池行业规范条件》征求意见,对新建设的锂离子电池产业布局和项目设立提出了系列指标要求,其中就有引导企业减少单纯扩大产能的制造项目,加强技术创新、提高产品质量、降低生产成本。

此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也明确提到,将实施电池技术突破行动,开展正负极材料、电解液、隔膜、膜电极等关键核心技术研究,加强高强度、轻量化、高安全、低成本、长寿命的动力电池和燃料电池系统短板技术攻关,加快固态动力电池技术研发及产业化。

而随着锂离子动力电池行业技术的快速更新换代,收购锂矿资源,能形成对成本的控制能力,掌握核心技术的突破,才能稳定自身的盈利能力,占据领先的市场地位。

*题图源自pexels

「潮汐商业评论」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