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刀落下,房产经纪人的百景人生

行业风雨交加,没有谁真正如意

屠刀落下,房产经纪人的百景人生

作者 / 伍月

编辑 / 封成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这边分公司要撤了,各位去把离职手续办了吧”。

这句话之后,张星的经纪人生涯终止在了2021年9月27号这天,“果然,大公司也不安全。”

但“不安全”的种子早在去年便已种下。从“房住不炒”的政策之后,今年2月到10月,多个房地产相关文件接连发布,行业的动荡不同寻常。

3月起,购房资金来源审查和贷款利率相关的政策截断了大部分炒房客的路。7月之后,政策陡然收紧,八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持续整治规范房地产市场秩序通知》,表示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实现房地产市场秩序明显好转。随后,杭州、深圳、嘉兴等城市上线了官方二手房交易平台,房地产中介机构大受打击。

双限地、两集中、贷款利率上调、二手房指导价、房产税……一套组合拳打下来,房地产市场热度也急转直下。

中指院研究报告,今年三季度新房成交面积同比下降18%,创下五年内新低;二手房价格持续下降的城市数量达到43个,为年内最高,六月以来,深圳的二手房成交量甚至突破十年的成交底线,同比大跌76%。而到今年年底,住房成交量和销售额预计还将继续回落。

小型中介机构纷纷关闭,而大公司则开始陆续裁员,节约成本。最后,在购房者的持续犹豫观望中,各大中介公司开始断臂求生,集体收缩。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严厉政策之下,发懵的不止开发商和中介公司,房地产经纪人们也陷入茫然。

行业开始人心惶惶。

张星所在的分公司已经撤退,而同为房地产经纪人的王倩告诫自己,千万稳住,至少体面再见。

但她也失败了,和许多经纪人一样,风起如飞鹏,花落无人知。

不断有人被挤出赛圈,留下的人也身披寒冬。他们开始相互羡慕,“至少,对方像一个人。”

01 坚守,期待市场好转

对于留下的人来说,市场从来残忍。

朱琳记得,7月始,行业的萧条便有所表现。街边一家家中介门店陆续停业,而公司也少了大量的福利和补贴,租房补贴、餐补、交通补贴和每周下午茶被全面取消;到后来,售楼部门庭冷落,白衬衫黑西裤淡出视线,而网上等待交易的二手房却在默默增加。

在此之前,中介行业的暴利让人趋之若鹜。据贝壳研究院报告显示,仅2020年,全国就有200万经纪人投身进入房地产行业。“大家都在疯狂扩张,几乎每次迎新都是‘人山人海’。”这些刚毕业的年轻人认为,自己进入了中国发展规模最大的行业,未来可期。

屠刀落下,房产经纪人的百景人生

“在市场最疯狂的时候,甚至能月入10w+。”王鸿回忆着那段热闹,“大家都很着急买房子”。一名经纪人收获颇丰,实习完毕业就买了车。还有刘飞,凭借公司的资源,她获得了超过同学两三倍的工资。

有太多人在这块蛋糕里分到一杯羹了。

但是,房地产经纪人的暴利建在危楼上。由于发展以来一直缺乏有效监管措施,某些中介存在不规范行为,采取非正常手段获取利益的情况屡禁不止。据贝壳调查数据显示,在房产交易中,对中介服务过程不满意的客户占比高达30.2%。

暴利和畸形始终充斥在这一行业,在严打的背景下,中介消失的舆论开始甚嚣尘上。

到今年十月,行业最大巨头贝壳市值跌幅超过80%,其他一些规模较大的中介公司从9月开始也纷纷快速收缩规模降低成本,关闭了几乎部分公司,小公司也开始节衣缩食,以求度过危机。

倒闭、裁人……行业暴风接踵而至。几乎所有人都在问,还能不能等到春风化雨?

这也是朱琳的疑问,做了近三年房产经纪人,她陪公司经历了从幼小到繁盛的所有历程。如今回归原点,她还是选择相信。毕竟,发展周期循环至此,总有一天能再次起飞。

但是,市场下行还在继续,经纪人们的炼狱模式也远没有结束。

底薪大幅缩水、提成比例降低,公司死死把控各方面成本。原本的高底薪阶梯提成变成低底薪低提成,连经纪人带客户看房的打车费也无法再报销;曾经接不完的客户资源,在一次会议之后成了过眼云烟,一天就两三个新客户,一个月下来也就四五十个客户,和之前相比少了将近三分之二。

薪资缩水,考核标准却更加严苛。公司绩效规则一天一变,目标越提越高,如果连续三周没有达标,就会被停止接新客户。

这意味着,经纪人要在以往相同的时间内,说服更多的新客户买房。否则,就只能花费几倍的时间和精力去说服老客户,但这些老客户往往没有什么购房意向。

经纪人陷在死循环里,有人说,这其实就是变相裁员。

在紧绷的公司气氛和越发不合理的薪资改革中,朱琳的小组伙伴们陆续离职,她开始被迫在不同的小组流动,看着周围眼熟却陌生的同事,朱琳不断告诉自己,一定开单保命,至少等到下一个天明。

而压力不仅仅来源于公司内部,同行之间的客户争夺更加不可理喻,令人糟心。

这种野蛮独属于中介行业,身处于小公司的王鸿更能够体会到这种独特的“行业文化”。

“通过各种办法排除客户已经看过的楼盘只是基础,有时候还会承诺给客户返钱。此外,联合房产销售协同切客其实才真正悄无声息,毫不费力。而客户受利益驱使,通常会非常配合返钱的中介。”

王鸿觉得,当下市场变动剧烈,购房者大都不愿意下手,“僧多粥少,同行切客越来越不择手段。有时候,跟你关系很好的客户突然就跟别人买了,而你自己还被蒙在鼓里。”

在朝不保夕的当下,王鸿提醒自己时刻小心。然而他没料到还有同行“假扮”客户。

“有时候,你甚至不知道你面对的是真正的客户,还是一个假装客户的中介。”

扮演客户,一是为刺探敌情,了解竞争对手的返钱状况;另一方面,就是忽悠对方中介,让人“免费”带自己扫盘市调。

王鸿曾经带过一次假客户去看房,很久之后,他才通过对方不小心发错的朋友圈,知道了所谓的“客户”原来也是中介。而在行业寒冬时期,这种戏码上演得愈加频繁。

但是,无论野蛮也好,萧条也罢,凄风苦雨中坚持到现在,终究需要继续下去,毕竟,此时退场难免遍体鳞伤,不甚体面。

谁也不愿半路狼狈离开。

钟颖自信于自己的工作能力,也分析过历史经验,她坚信政策调整只是一时,市场“脱敏”之后,一切将恢复如初。

不过,尽管保持乐观期待,特殊时期下,钟颖还是将工作强度拉到最高。工作手机二十四小时运转,“加班变成常态,经常白天带完客户之后还要回公司打电话到深夜,电话被拉黑还要换一个手机再打。”

钟颖苦笑,“就把自己当成机器,没有情绪,也不会疲惫。”她从不怀疑自己能撑到市场好转的时候,但常常,钟颖还是会感到八方而来的压迫,尤其是已经等待月余,行业却丝毫没有好转迹象的时候。

当初留守行业的坚定在反复煎熬中消磨几尽。钟颖也开始疯狂自我拉扯,想退场离开,又想坚守“黎明”。

02 焦虑,讨要最后一笔佣金

但是,人生百景,对于那些无论是主动或是被动离场的人来说,瞬息的放松过后,后面等待着的,都是一场关于“N+1”补偿金和佣金的长期焦灼的拉锯战。不同于其他行业能脱离的干净利索,中介行业(尤其是新房中介)其实面临着更复杂的语境。

在王逍毕业后的两年里,他看到过公司的繁荣与低谷,也感恩公司交给他的一切。所以,在后来越加困难的环境里,王逍仍努力做好所有工作以求不留遗憾。

在得知某壳上海分公司研发团队得到“N+3”补偿,深圳分公司职能部门员工得到“N+1”补偿之后,他也想过等到公司不再需要自己时,双方能有一个体面的结尾。

可天不遂人愿。在经受了莫大的心理压力和业绩压力之后,王逍没想到公司突然抽身而退,之前小心翼翼想拿到的补偿金,瞬间化为泡影。“到最后,竟没留一点体面”,王逍觉得公司太不人道。

屠刀落下,房产经纪人的百景人生

他和同事想着申请仲裁,但又觉得自己耗不起时间。

除了补偿金,离职后的佣金发放才更加关键。

“我还有四套房子的佣金没有拿到,加起来好几万了,而这才是最重要的。”张星说道,她已经不“奢求”补偿金,只想将自己的佣金拿到手。

但佣金的回款流程十分复杂。“因为离职经纪人的佣金要等公司回款之后才会发放,这当中不仅涉及到经纪人本身和公司,还有开发商的回款条件和回款时间,有时还会牵扯到第三方平台。稍有不慎,对方便会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

繁琐的流程让张星十分恼火,她联系了之前一些同事共同商量对策,“我们几乎每天都在讨论怎么拿到佣金,但一直没有结果。离职时,总部的回款商务只表示肯定会发,让我们耐心等着。”她有些不安,祈祷着能拿到这笔钱。

但现实没有坦途。“脱离工作之后,我们就失去了对单子的掌控,网签了没有?开发商回佣了没有?这些都一无所知,而且,失去了和公司的联系后,这些单子被流转到谁的手里都不清楚。”张星义愤填膺,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在黑夜里行走,却找不到光在哪里。

有人辗转联系到总部同事,委托帮忙问一下进度。

结果不算很好,大部分单子都死在开发商回款上。张星的四张单子“死了”三张,只有一张健在,但这一张的提成要等到十二月才会发。

张星还算是幸运,另有一些人却始终被那种不确定性的焦虑笼罩着。经纪人韩哲被告知开发商营销费用不足暂停回佣,可能半年后再给,也可能更久。

但再气愤也只能接受。事实上,他之前安排的很好,工作空档期内,这笔佣金可以用来还房贷,自己也好慢慢找到想要的工作,但意外之下,计划被完全打乱。该随便找一份工作补上还是先找家里帮一下忙?他绞尽脑汁也没有找到两全之策。

还有更多不幸的人走在讨要最后一笔佣金的路上,身心俱疲。社交媒体上,他们求助该如何拿回自己的佣金,却在很多时候被嘲笑活该,行业的暴利是他们的“原罪”。

一些经纪人甚至直接被拒之门外,完全失去了讨要佣金的机会。某小门店出来的一位经纪人王倩苦笑,表示在这种特殊时期基本上只能“躺平”。

在没有公司接洽的情况下,更多时候,她和同事只能自己面对开发商或者第三方平台,经历无休止的拖延与拒绝,“因为开发商总有理由,即使闹到法院也我赢不了,都想放弃了……”

行业风雨交加,没有谁真正如意。

但是,时间总在向前,不能始终在上一段恩怨里蹉跎。房地产行业受重创后,曾经的房产经纪人如何转行,则是一个更加迫在眉睫的问题。

03 转身,尝试从零开始

“房产中介真的没法转行了?”“做了两年房产中介,改行能做什么?”“中介转行能做什么?”

打开知乎,千百条类似的提问刷不到尽头,茫然几乎化为实质从屏幕内流泻出来。与之相对的,是零星的几个答案。

大家都在求着转型,但大都感到前路茫茫,不知所措。偶有人成功转型,分享经验时提出最多的还是从零开始,做好被拒绝的准备。

一名经纪人忍不住感叹:“来时被热情接纳,不需要了,我们也成了被迅速抛弃的那一群。我好像停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环境的焦虑让韩哲开始随大流海投简历,他感觉自己什么工作都可以试试,但好像又什么都不适合。“我都在想要不还是回去考公务员或者事业编算了,研究生的选择应该会多些。”

他想做回研究生本专业——数字营销,“但问题在于本专业相关的工作大多都需要至少一年以上的工作经验,不用经验的也是应届生优先。”

他还记得研究生刚毕业的时候,自己每天能收到许多offer。反观当下,丧失了应届生身份,中介经历又无法给他任何助益,失业时间不断拉长,学历带给他的自信也被反复消磨。

到后面,他甚至不敢设置任何条件,只把薪资预期放到刚好覆盖房贷,主要筛选“零经验”的工作机会,“简历每家都投,但回复者寥寥无几。”

有朋友建议他去做甲方的房产销售,韩哲不想考虑,“还是想回本专业积累自己,不怕从零开始,只要能有一个机会。”

刘飞也在盘算着转行,她想干新媒体,这既是自己的兴趣所在,也是父母的意愿,“庆幸我还年轻,能换得起。”

刘飞开始广泛面试新媒体公司,却被面试官以稳定性差、零经验培养成本过高为由接连拒绝。她像是被现实连续打了几巴掌,有些愤怒,但却无可奈何。

连番起伏之后,她开始沉下来思考前路,并询问朋友的建议。

在朋友的内推下,刘飞决定去一家生物科技公司面试,房产经纪人时期的销冠经历让她顺利通过。入职后,刘飞在前辈的引导下重新开始,查阅着资料上一个个看不懂的名词,“好像又找回了刚毕业时那种学习的热情。”

屠刀落下,房产经纪人的百景人生

转行不易,这过程中大家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但更多人还是选择离开,各自寻找出路。

此前连续三个月,刘飞每隔几天就会送自己的朋友踏上回家的路,他们中有的人回家准备来年的公务员考试;有人准备申请offer第二年出国留学;还有人回老家当小学老师,虽然需要实习一年、工资只有两千多,但能够有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已是万幸。

曾经带着客户满城飞跑的日子逐渐远去,脱离那样的奔忙之后,回忆里的内容变得不真实起来。在新工作中逐渐安定下来的刘飞,偶尔还是会想起过去作为经纪人的日子,当初的维权群也变成了玩闹群,各自讨论着新工作。

“至少经历过付出过,也有了很多朋友,这样的安排刚刚好。”毕竟屠刀落下,还有太多人困在原地,难以抽身。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