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后携抖音重启,归来的《点赞!达人秀》仍是“国民综艺”

《点赞!达人秀》跳出行业惯性发展思维,在坚守自身连接泛大众群体的内容基础上,借助抖音注入的互联网基因,实现节目与达人的双向选择,并依托网生环境,通过内容改版和更多元的传播路径,改变自身连接大众群体的方式。而从目前播出的内容反馈来看,这似乎不失为传统综艺IP延续生命力的一种新思路。

将一副扑克牌撒入空中的瞬间,抓住其中唯一的一张A;或拿出一副新牌打乱,在短短几秒内按顺序找出“96AAQ”……对于很多喜欢魔术表演的人来说,这些都可以被称为“见证奇迹的时刻”,但走向《点赞!达人秀》舞台的郑小彬却直言:“这不是魔术,而是牌技。”

甚至,相比于魔术竭力保持神秘感,郑小彬还当场揭开了其中的“玄妙”之处,而他表演扑克技法的真正原因是为了反赌,“96AAQ”所对应的“96110”正是国家反诈中心的热线。作为一名职业反赌师,郑小彬至今已经帮助1500名“赌徒”清楚地认识到,赌博不只是一场运气游戏。

两年后携抖音重启,归来的《点赞!达人秀》仍是“国民综艺”

和郑小彬一样,在《点赞!达人秀》的舞台上,物理老师初连富可以将课堂变成游戏,厨师刘俊杰坚持着转脸盆的“民间艺术”,农家小妹李瑞雪也可以是武术达人……一个个普通人展示着他们让人意想不到的侧面,节目的群体包容性和内容边界都在进一步拓宽。

在这背后,“达人秀”经过两年沉淀开始呈现出一些根本性的变化,在综艺赛道愈发垂直的当下,《点赞!达人秀》跳出行业惯性发展思维,在坚守自身连接泛大众群体的内容基础上,借助抖音注入的互联网基因,实现节目与达人的双向选择,并依托网生环境,通过内容改版和更多元的传播路径,改变自身连接大众群体的方式。而从目前播出的内容反馈来看,这似乎不失为传统综艺IP延续生命力的一种新思路。

两种“国民性”的碰撞

近年来,国内综艺市场呈现出诸多变化,整体发展态势是从全民化到垂直化的方向演变。尤其是伴随着网生自制内容的快速发展,脱口秀、说唱、街舞、偶像团体选秀等内容涌现出来,从不同垂直领域深挖年轻群体的内容喜好。

然而,随着互联网的群体覆盖面不断扩大,各年龄层的用户群在互联网的活跃度都在提升。而专注于年轻群体的垂直内容显然与这一趋势相悖,且垂直化的本质是从内容创作之初便将观众的注意力分流。

造成的结果是,像“达人秀”这样的全民性综艺逐渐式微,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不再需要这一类的内容,因为无论在哪个时代,草根逆袭、普通人追梦的大众内容永远不会缺少观众。甚至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下,这样的内容在创造着一个更大的市场,而抖音作为当下的国民APP,恰恰能够凭借其国民性与“天生的达人孵化田”,在新时代承接起这类内容。

两年后携抖音重启,归来的《点赞!达人秀》仍是“国民综艺”

至少从目前来看,短视频的快速发展,改变了人们记录生活、分享生活的方式。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抖音的日活用户已经突破6亿关口,越来越多普通人在抖音表达自我,寻找认同。

而今,《点赞!达人秀》集结谢霆锋、邓紫棋、伊能静、孟非四位观察员,以全新的面貌重回大众视野,实际上也是国民IP与国民平台之间的一次深层碰撞。而在两者相通的内容基因之下,节目所满足的是互联网时代人们对全民性综艺的底层需求。

在《点赞!达人秀》的舞台上,“棉花哥”张宏远带着自己特制的架子鼓,为妻子弹唱了一首小虎队的《爱》,尽管他的歌声里没有太多专业性的修饰,但透过音乐传递出的淳朴情感同样让几位嘉宾动容。

两年后携抖音重启,归来的《点赞!达人秀》仍是“国民综艺”

9岁便登上北京奥运开幕式的“风筝女孩”朱巧妍,如今以一出空中舞蹈让观众重新认识了这个女孩;胡李璐则将自己喜爱的芭比娃娃与popping结合起来,呈现出别样的机械舞舞台……

两年后携抖音重启,归来的《点赞!达人秀》仍是“国民综艺”

生活中,他们其实像你我一样平凡,但《点赞!达人秀》的舞台让更多人看到他们与众不同的一面。就像邓紫棋所说的那样:“每一个平凡的你,理应在不断前行中变得更加多彩”。而在你我“前行”的路上,重新归来的《点赞!达人秀》正基于双重国民性的碰撞,构建起新时代面向每一个普通人的“国民舞台”。

带着短视频基因“重启”

从目前播出的内容来看,重启的《点赞!达人秀》,从内容创作到传播方式都在尝试与短视频内容生态相融合。

具体而言,《点赞!达人秀》的播出平台覆盖到抖音、江苏卫视、西瓜视频、鲜时光TV、今日头条、抖音火山版、抖音极速版、今日头条极速版等多元化的内容消费平台,更大面积的连接互联网人群。在此基础上,抖音在节目播出期间还同步开启六大内容征集赛道,参与的用户有机会被邀请到节目现场,以此助推达人与节目实现“双向奔赴”。

而在节目规则方面,《点赞!达人秀》将嘉宾投票权设置为短视频消费群体更习惯的“点赞”,并新增“爆赞”通道,每个嘉宾都有一次“爆赞”机会,将自己喜欢的选手直接送入半决赛。

两年后携抖音重启,归来的《点赞!达人秀》仍是“国民综艺”

首个获得“爆赞”的表演

除了基本内容的变化之外,节目的整体节奏也在加快。相较以往大篇幅地介绍选手背景,《点赞!达人秀》转而以短视频的形式简单铺陈,并借此快速串场,紧接着便是选手的正式表演和嘉宾“点赞”环节。更快、更流畅的内容编排之下,仿佛把整个舞台变成一个大型的“刷抖音现场”,满足互联网人群对快节奏内容的消费需求。

在这背后,抖音从创作到宣发的深度参与,其实也在影响着《点赞!达人秀》触达观众的方式。每一期节目过后,除了综艺正片,《点赞!达人秀》中每一位达人的高光短视频CUT也会在抖音同步释出,“棉花哥”、纸翻花工艺传承人郭远峰等达人的相关短视频点赞量都达到40万次以上,健身达人黄海木的高光CUT点赞量更是破百万。

两年后携抖音重启,归来的《点赞!达人秀》仍是“国民综艺”

基于短视频的站内发酵,相关话题也逐渐向站外延伸。例如,第一期节目过后,“棉花哥”的表演引发热议期间,#被新疆棉农大叔的爱情整破防了#登上微博热搜榜,在榜时长超12小时。而在黄海木的“悬空呼啦圈”发酵过程中,抖音在原有的讨论度基础上,抖音邀请谢霆锋在站内发起#悬空呼啦圈挑战赛 ,引得众多用户纷纷参与,很快,该话题登顶当天的抖音热点榜首位,热度甚至盖过了双11的热潮,与之相关的话题也迅速席卷虎扑、豆瓣、微博等平台,触发覆盖更广的传播链,持续为达人和节目引流。

由此可见,从内容创作到传播模式的变化,《点赞!达人秀》整体都更符合互联网时代的内容消费习惯,而在这个过程中释放的长尾影响力,也正将《点赞!达人秀》推向覆盖面更广的大众视野之中。

探索舞台之外的可能性

当然,如果说《点赞!达人秀》在抖音的助推下,找到了互联网时代新的发展方向,那么节目本身作为一个集中的流量爆发地,所形成的热度爆点,也将直接反哺走进节目的达人,将节目影响力延伸至舞台之外。

在这个过程中,抖音之于《点赞!达人秀》,其实不只为节目提供丰富的达人资源,更承接着达人们之后成长和发展。平台自身的全民化与大众化属性,为每一个内容创作者所提供的持续流量池,使参与节目的达人在追寻梦想的同时能够避免堕入“流量陷阱”,进而保证达人秀整体舞台表现的纯粹度。

最新一期节目中,吴凌云带来的水晶球表演让人印象深刻,谈及梦想,他坦言自己想成为水晶球表演领域的“第一人”。然而,就舞台表现来看,吴凌云距离这个目标还有一定差距。之后的“点赞”环节,谢霆锋一语中的:“想成为领域第一的目标其实也是一种束缚,有很多高人并不是为了成为高人,而是为了自在。”

事实上,很多人来到《点赞!达人秀》并没有太多复杂的原因。总是一副笑脸的“脸盆哥”刘俊杰,精通于用一根手指转各种“锅碗瓢盆”,尽管这一表演没有太大的观赏性,但对他自己来说,“这是我做得最成功的事”;忍受了村民十几年冷嘲热讽的“大脸妹”,在自己热爱的武术受到认可时,感慨自己的坚持没有错。

两年后携抖音重启,归来的《点赞!达人秀》仍是“国民综艺”

同样,由于腰部受伤严重,曹莹曾被医生要求不能再练习杂技,但后来,她在偶然间看到吊发这一民间艺术受到启发,便再次踏上追梦之路;平均年龄早已花甲的广场舞阿姨们个个会劈叉,对她们而言,广场舞已经成为精神层面的表达,代表着她们敢于做自己的人生态度……在这背后,既有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和热爱,也有在生活中捕捉美好、传递快乐的信念。

两年后携抖音重启,归来的《点赞!达人秀》仍是“国民综艺”

而今,这些普通人从舞台走向舞台之外,他们在节目中的高光时刻带来短时间内的热度集聚,所引发的关注则沉淀为抖音的私域,实现更长久的用户连接和价值释放。例如,“棉花歌”的节目播出当天,他的抖音账号单日涨粉量达到1万以上,魔术师高雨田的涨粉规模更是达到百万以上。从《点赞!达人秀》的表演舞台到抖音短视频的日常分析,他们在各自岗位上和生活中所发出的光亮,也由此向更多人传递着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

正如伊能静所言:“所有的热爱都值得被看见。”尤其是在当下,注入抖音生态的互联网基因之后,节目与平台之间的“国民性”被打通,《点赞!达人秀》也逐步找到互联网时代的创新路径和自我突破的方向。或许,这也是《点赞!达人秀》阔别市场两年,仍被大众所喜爱的原因。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