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台酒营收破百亿?闫希军先承诺超过营收40%的关联交易真实

国台酒业一波三折的IPO有望重启吗?

出品/公司研究室

文/淮上月

近来,有关国台酒业可能重启IPO的消息开始在坊间流传。2021年6月2日终止审查IPO申请后,国台酒业董事长闫希军曾公开回应称,“计划调整完最晚10月底再报(IPO材料)”。如今,11月已到下旬,国台酒业尚未有重启IPO的相关信息透露。

不过,这家竞争A股酱酒第二股的公司也没有闲着,各类消息不断,比如11月3日正式收购贵州茅源酒业。不过,最令人吃惊的消息是:11月16日,国台酒业因弄虚作假被当地监管机构列入经营异常企业名录。

看来,国台酒业年底前能否重启IPO,充满变数。

01.重启IPO,先说清楚公司哪些公示信息弄虚作假?

上市公司作为公众公司,信息披露真实、准确、既是是第一要务,也是基本要求。一家弄虚作假的企业,肯定与上市无缘。因此,当国台酒业因弄虚作假被当地监管机构列入经营异常企业名录的消息传出后,市场顿时哗然。

11月23日上午,公司研究室注意到,在天眼查有关信息里明确列示:贵州国台酒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列入名录原因是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列入日期是2021年11月16日,作出决定的机关是遵义市仁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不过,有媒体查阅国家企业信用网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国台酒业已于11月18日被移出经营异常名录。根据列入经营异常名录3年内且依照《经营异常名录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的企业更正其公示的信息后,申请移出。但截至本文发稿时止,公司研究室注意到,天眼查里上述信息依然存在。

不管上述信息目前是否已经移出国家企业信用网信息公示系统,国台酒业当初在公示企业信息时肯定隐瞒了真实情况,不然,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也不会公示其弄虚作假。而国台酒业要重启IPO的话,这件事首先要解释清楚,投资者有权利知道事情真相。

有业内人士表示,独立可持续经营是公司上市的基本前提,国台酒业因弄虚作假被列入经营异常,自然会影响公司的可持续经营,必然会对国台酒业本就坎坷的IPO造成连带影响。

02.想扩大募资,先盘清新并购酒厂实际生产能力与老酒存量?

目前,酱酒圈内流行“吨位决定地位”的观点。因此,国台酒业一直将扩大产能放在发展首位。招股书显示,国台酒业前次IPO拟募资25亿元,并将20亿用于年产65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

前次IPO招股书显示,国台酒业拥有国台酒业、国台酒庄、国台怀酒三个生产基地。其中,国台怀酒是收购贵州海航怀酒酒业公司而来。

其实,在圈内人看来,国台酒业并购的这一标的算不上优质资产。前几年,海航经营陷入困境,海航怀酒也陷入亏损。自2018年起这家酒厂就逐步停产。国台酒业启动并购后,怀酒于2019年11月6日开工复产。2019年,海航怀酒营收为1782.75万元,但净利润为-5195.63万元。

但在公开信息中,国台酒业称通过此次并购将获得怀酒土地资源110亩、库存老酒5300余吨,其中1992年老酒200余吨等。收购完成后,国台将拥有国台酒业、国台酒庄、国台怀酒三个生产基地,预计从2026年起产能将稳定在2.6万吨—2.8万吨水平。

不过,在前次IPO中,这一收购成为关键审计事项,并受到证监会的重点问询。

前次IPO终止后,国台酒业并没有停下并购脚步。11月3日,经过4个多月的洽谈,国台酒业正式收购贵州茅源酒业。

公开信息显示,茅源现有员工300余人,拥有8个酿酒车间,2个制曲车间,1条现代化包装车间,占地面积20000余平方米,年生产大曲酱香3000余吨,储酒能力达8000余吨。据悉,兼并重组后,国台规划通过智能化酿造改造,打造国台茅源基地,将其产能扩至 1.5 万吨。这将是国台酒业的第四大生产基地。

这个项目的实际情况究竟如何,估计要到国台酒业重启IPO后的招股说明书里才能真正知晓。不过,从国台酒业启动这项收购的时点看,应该是决定正式终止前次IPO前后。可以预期,这个项目大概率纳入公司新一轮IPO资产范围。

酒业知名人士蔡学飞告诉公司研究室,“在酒类消费升级趋势下,优质酱酒产能长期稀缺,国台酒业需要通过产区内资源整合快速做大做强基酒生产能力,从而提升品牌市场竞争力,为上市与募资提供相应的背书。”

难怪有接近国台酒业的相关人士表示,此前主动终止申请,主要原因是公司发展较快,需要扩大募资规模。

03.营收破百亿,招股书先承诺超过营收40%的关联交易是否真实?

近日,有消息称,国台酒业2021年销售收入有望突破百亿。不过,这一说法受到不少人质疑。毕竟,前次IPO招股书显示,公司2019年总营收才18亿。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称,国台酒业最近几年的销量增长很迅猛,特别是国标为主导的中高端产品,以及全国性的酱酒热加快了国台的泛全国化布局,带动了国台业绩的大幅增长,具体数据企业没有公布,不能确认,但是可以肯定,确实接近百亿规模。

不过,另一位业内人士对此持有异议。他说,“国台的营收在10亿上下盘旋了好多年,去年因为酱香热,迅速飙升了300%,但大部分是经销商买断、贴牌的业务,大量的酒是塞进了渠道中。渠道商为了拓展市场,会展开大量的品鉴活动,也会消耗一些,但后续进货能力就会下降。此外,国台的产能有限,每年不过3000吨,所以其增速也是受限的,何况老酒储存有限,公司估计不会竭泽而渔。”

这位业内人士所谈及的经销商压货问题,实际上正是很多人担心的关联交易,也是国台酒业前次IPO中被发审委反复关注的重点问题。

前次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国台酒业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 11,143.26万元、20,015.33 万元和 24,170.30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19.45%、17.01%和 12.80%。关键是这些大客户中,好几家都与国台酒业属于关联交易。以2019年为例,第一大客户是国台酒业大股东控股企业,第二大股东是国台酒业参股公司。

除了前五大客户,国台酒业最让人质疑的与102家经销商之间的巨额交易,以2017年—2019年的数据看,弄这些经销商累计销售金额占国台酒业年度销售总额的48.36%、46.84%、32.35%。而这些经销商,全都通过金创合伙、共创合伙、合创合伙这3家合伙企业,持有国台酒业的股份。也就是说,他们与国台酒业的交易,统统都是关联交易。

前五大客户的关联交易与这102家经销商的销售金额合计起来,分别占国台酒业2017-2019年度销售金额的59.12%、56.45%、40.4%。作为利益共同体,这些交易的真实性、准确性很难保证,这才是很多人担心的。事实上,巨额关联交易也是国台酒业前次IPO终止的重要原因。

重启IPO,关联交易依然是国台酒业必须迈过的坎。如果没有非常到位的防范措施,不公开郑重承诺违规责任,还像上次招股书中那样蜻蜓点水描述现状,恐怕很难通过发审委的法眼。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