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被冻结、市值缩水超90%,寺库正陷入至暗时刻

寺库日子并不好过。

股权被冻结、市值缩水超90%,寺库正陷入至暗时刻

作者:龚进辉

身为“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的寺库正陷入至暗时刻。

据天眼查显示,1116,寺库新增股权冻结信息,被冻结股权数额1.2亿元,这是自11月以来的第三条股权冻结信息,累计冻结1.6亿元。明眼人都看得出,寺库股权被冻结,是陷入困境的生动体现,背后是业务无法正常运转,才会被相关方提请法院冻结相关股权、进行资产保全

作为奢侈品电商平台,寺库一边连接着奢侈品品牌和商家,一边连接着消费者,只有服务好这两端才能体现平台价值,平台才得以维系。但遗憾的是,寺库种种骚操作,让商家和消费者累觉不爱,迫使他们加速逃离。

商家方面,从今年初开始,许多商家再未收到货款,被拖欠的货款少则几十万,多则上千万。而在沟通过程中寺库方面的语焉不详、推诿和资金链断裂的传闻加剧供应商的焦虑。对于拖欠货款一事,寺库方面顾左右而言他,仅表示,随着全球的疫情不断反复,奢侈品行业发生巨大变化,给寺库带来更大的挑战和机遇。

消费者方面,寺库被消费者抱怨不发货、不退款,给出的解释是“系统升级”,却无法令人信服。“我到12315投诉后第二天,拖了一个月的退款突然退回来了。什么平台维护升级,投诉一下就啥毛病都没有了,寺库真的太恶心。”消费者郭萌萌说道。另一消费者吐槽道,寺库拖欠其货款累计高达17万元,寄卖的商品都已售出,但自己始终没收到钱。

同时得罪商家和消费者,寺库平台根基不稳,业绩和股价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已跌出1亿美元市值行列,市值缩水超过90%。很难想象,寺库作为美股上市公司,自去年Q3后再未发布过任何财报,因此收到纳斯达克警示函。鉴于此,那不妨分析下寺库去年Q3财报,给外界留下的印象是乏善可陈。

财报显示,去年Q3,寺库营收、净利润双双下滑,营收为13.73亿元,同比下滑29.3%,净利润为2080万元,同比下滑66.5%。勉强让人欣慰的是,寺库净利润在改善,环比去年Q2暴涨252.5%

不过,其也别高兴太早了,毕竟所谓的净利润改善,并非归功于开源,而是依靠节流,即与成本控制有关,且这一打法贯穿去年前三季度。去年Q2,寺库营收成本为10.966亿元,同比下滑21%。其中运营开支为1.779亿元,同比下滑35%;营销费用下滑幅度更大,同比下降55%6820万元。

到了Q3,寺库进一步压缩营销费用,销售成本为5800万元,同比下降47.7%在我看来,寺库发力节流未尝不可,但不可避免带来新的弊端,尤其是营销费用的下滑,最直接的后遗症便是用户增速放缓。

去年Q3寺库活跃用户数为52万,尽管同比增长7.5%,但增速创新低,且与2019Q4 60万活跃用户数存在不小的差距。财报显示,2019Q1-2020Q3,寺库活跃用户数分别为30万、43万、48万、60万、34万、47万和52万,同比增速分别为89.6%67.7%56.7%50.9%11.5%9.2%7.5%

由此可见,寺库活跃用户数增长愈发缓慢,已出现触及天花板的苗头。或许,寺库活跃用户数的峰值也就在60万上下,再往上跃升难度着实不小。其实,高端客户的获取,不光困扰着寺库,更是整个奢侈品电商行业所面临的共同难题。

原因很简单,奢侈品对应小众消费群体,导致获客成本居高不下,而寺库平台流量又无法与阿里、京东等巨头相提并论,获客更为困难,只能增加投入,使其不堪重负。如今,寺库削减营销费用,加上不发货、不退款伤了消费者的心,获客更为艰难,重建消费者信任更是任重道远。

黑猫投诉平台显示,截至目前,与寺库相关的投诉多达5978条,不发货、不退款成为用户投诉的重灾区。单从获客这一指标来看,寺库表现就好看不到哪里去,而电商讲究规模效应,其用户规模上不去,自然失去想象空间,综合实力愈发羸弱,这或许是其连续好几个季度不敢公布财报的原因。

可以预见的是,寺库越往后走日子越不好过。原因很简单,一方面面临被巨头挤压,阿里、京东等巨头正加码奢侈品市场,另一方面,奢侈品品牌在强化线下布局的基础上,也在借助小程序构建私域流量池,并在抖音、快手试水直播带货。在众多玩家、多平台的蚕食下,寺库平台独特性逐渐被削弱,平台优势不复存在。

放眼未来,寺库命运存在较大变数,前途堪忧,唯一不变的是面临重重困难,或将一直处于艰难求生的状态,且行且珍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