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梨逃税的下场,会是永久封号吗?

直播行业大变革

雪梨逃税的下场,会是永久封号吗?

伯虎点睛:这个新兴行业,将迎来一场更严肃的考验。

文|唐伯虎

“下次再提到我的时候,不要再说我是谁的前女友了,请称呼我‘百亿身价’女老板。”

8月26日,雪梨直播两周年,在第二届粉丝节上,她用这段话重新界定自己的身份。“王思聪的前女友”这一身份,曾为雪梨博来不少眼球,但现在,全网拥有4000万粉丝的她,已经不需要了。

时隔三个月,雪梨迎来了“谁的前女友”“百亿身价女老板”之外的“新身份”:一个逃税的大主播。

 

1.雪梨是如何逃税的?

11月22日,杭州市税务部门官网发布消息,网络主播朱宸慧(雪梨)、林珊珊因偷逃税款,将被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分别计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

两人加起来将近1亿的罚款,这是得赚多少钱?

雪梨与林珊珊均为杭州宸帆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签约网红。根据披露,雪梨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8445.61万元,偷逃个人所得税3036.95万元。同期,林珊珊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4199.5万元,偷逃个人所得税1311.94万元。

雪梨、林珊珊在此期间,通过在上海、广西、江西等地设立个人独资企业,虚构业务将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转变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偷逃个人所得税。最终,税务局对两人收取偷税金额1倍的罚款。

雪梨和林珊珊具体是怎么偷税的,为什么主播会成为继明星之后的偷税重灾区?

我们知道,主播有三种主要收入来源:一、平台收入,具体包括平台奖励、用户打赏等,这部分收入一般由平台下发,需要扣除一定税款;二、广告收入,商家或者品牌主动找网红投广告;三、直播带货,收入主要分为坑位费以及带货佣金两部分。

而主播缴税,主要通过平台方进行。像微博、抖音等有自己的官方广告接单平台,如超级粉丝通、巨量星图等。收入可以通过平台方进行集中扣税。

问题就在于,并不是所有平台都接入了国家税务系统,而且主播的收入也不全在平台方的管理范围内。有的主播,直接和甲方公司谈广告合作,这部分的收入不受平台管理,就存在偷税的可能性。

而主播和明星的偷税避税方式也无二样。最常见的做法是成立工作室,个人工作室属于个人独资企业,可以按照个体工商户经营所得缴纳最低5%,最高35%的税收,这相比最高45%的个人综合所得而言,算是完成了第一步避税。

还有的主播,个人名下注册多家公司,将业务层层周转,最终使其个人纳税达到一个极低的税点。

在天眼查APP上,也能看到雪梨和林珊珊在过去两年成立了多个个人独资企业,以此来实现避税。

雪梨逃税的下场,会是永久封号吗?

(截图来自天眼查APP)

 

2.主播有多赚钱?

实际上,雪梨已经不是第一个逃税漏税的主播。

此前,10月上旬,一郑州网红被追征600多万税款,该事件曾引发网络热议,不少网友曾感叹网红主播到底有多吸金。如今,雪梨和林珊珊的补税+罚款,总计近1亿元。事件再次指向一个话题:主播到底有多赚钱?

一位入行四年的行业人士对此表示,“主播的赚钱速度,一般人根本想象不到。”

“大牌点的主播,月收入至少几百万到千万级别,中部和偏下的,也能拿到大几十万到上百万左右的水平。”而像薇娅、李佳琦这种头部主播,他则表示,可能比外界讨论的“年入10亿”还要多。

据业内人士透露,直播带货都是轻资产模式,利润率极高,主播们通常会收“坑位费+佣金”。一般,占据某个直播时间段的坑位费,就要3-5万元,而佣金则是销售提成,根据商家需求和商品类型不同而有不同的提成。

有的公司还输出统一解决方案。比如,雪梨、林珊珊所在的宸帆执行品牌全案,红人先在微博、小红书等平台种草、推广,再在直播间完成转化,还有售后追踪、提高用户复购的服务。这类全案服务,通常报价在20-50万左右。

宸帆官网显示,去年双十一期间,公司总销售规模超31亿元。而早在2019年,雪梨已经是淘宝主播top3。目前,雪梨商业指数仅次于薇娅、李佳琦。

淘系第三名的雪梨,缴税就要三千多万,不妨用你聪明的脑袋瓜子想想,薇娅李佳琦呢。

雪梨逃税的下场,会是永久封号吗?

今年“双十一”在10月20日开启预售,据网传数据,李佳琦和薇娅二人直播间一天内的成交额,合计接近190亿元。这是什么概念?4500多家A股上市公司中,去年全年营业收入超过这个数字的,仅387家。

而此前,根据梦洁股份2020年5月发布的《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公司关注函回复的公告》,公司2019年和薇娅合作3次,销售额合计469.25万元,公司支付的费用为104.22万元(含链接费及销售佣金),占比22%。2020年,公司与薇娅的3次合作销售额合计812.2万元,公司支付的费用为213.24万元,占比为26%。

正在被挖掘的直播电商行业,说它”有金有矿“一点不为过。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为1.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7%,在网购市场的渗透率有10.6%。数据还预测,2023年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将达到4.9万亿,年均复合增速达到58.3%,在网购市场的渗透率提升至24.3%。

也并非每一个主播都有吸金的能力或运气。只是,直播电商的未来依然一片明朗,头部主播有望在其中继续实现“飞黄腾达”,而陆续进场的新主播中,也有机会继续诞生更多“千万主播”。这也难怪,雪梨和林珊珊被罚近亿元后,网友直呼“做主播比做企业还赚钱”。

不过,继雪梨逃税事件后,主播的野蛮生长时代可能就要结束了。

 

3.逃税事件后,直播或迎来“合规化”

伯虎财经注意到,雪梨、林珊珊的微博已经被禁言。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淘宝小二已通知商家,雪梨、林珊珊将暂时禁播15天,“商品标题含有两人名字的,都要修改。”

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如果雪梨因逃税行为被划为“劣迹艺人”,那复出的可能性将变得很低。一位业界律师提到,逃税案件后,轻则三个月内无法复出,重则会被“封号”。

雪梨逃税的下场,会是永久封号吗?

税务部门此前还通报,除了“雪梨和林珊珊”,还有个别主播存在偷逃税行为,地方税务机关正在调查。

实际上,查税风波已经早有警示。今年9月中下旬,国家税务总局就提出,要进一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

其中还提到,对2021年底前能够主动报告并及时纠正涉税问题的,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予处罚;对税务机关调查核实和督促整改工作拒不配合的,要依法责令限改;情节严重的,要严肃依法查处。

直接点名文娱领域,还给出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缓冲期。但雪梨和林珊珊没有主动补税,也因此正在付出翻倍甚至更高的代价。

雪梨逃税事件,可以说是税务部门给直播行业敲下的重重一锤。这次事件后,直播行业势必迎来一场补税潮。

除此之外,这个新兴行业,将迎来一场更加严肃的“合规化”考验。

过去,根据报道,网红对交易数据作假,比娱乐明星刷评论转发量更严重,尤其是直播带货类网红。通过刷单使数据变得“好看”, 制造虚假交易量,在直播间营造一种供不应求的氛围,促使围观者跟风下单。

但从纳税角度,虚假成交额也是要纳税的。直播行业税务监管加紧之后,虚假刷单的现象也将得到优化。毕竟,不会有主播愿意为虚假的成交额买单。

此前,经济日报在评论俞敏洪“转型直播”一事,就曾指出“如果只是从一个挣快钱的行业跳到另一个挣快钱的行业,恐怕不是最佳示范。”俞敏洪转型直播,或许没有对错之分,但直播是个赚快钱的行业,应该是许多人的共同认知。

对于直播与主播,诟病并不少。近期,“双十一促销”翻车,头部主播与欧莱雅开撕,许多网友就借着事件痛诉:头部主播“垄断”了话语权,只有蹲直播间才能买到最低价,不蹲直播间就没有资格了吗?规则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一群对社会并没有做出实质贡献的人,却拿着优厚的收入,这或许也是经济日报记者“怼”俞敏洪转型直播的原因吧。

随着直播偷税事件的发酵,主播在合法缴税的同时,也要担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如做慈善、助农,保有公众人物该有的榜样形象,这样或许才能成为令人心服口服的“网红”。

资料参考:

1、市界:“雪梨”们赚钱没个够

2、字母榜:永久封号,会是雪梨们的结局吗?

3、21世纪商业评论:9000多万的逃税罚单,掀起直播暴利的一角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