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飙升至8.3,《爱很美味》其实是一部女性“爽剧”?

国产剧市场终于有了一部属于自己的《欲望都市》。

作者| 牛角尖

“为什么女一永远是傻白甜,女二永远是妖艳贱货。”

“为什么女一的反击要靠男性,就不能是霸道女总裁爱上男秘书?”

“我知道现在甜宠剧是主流,但也不至于每个剧都这么甜吧!编剧不好好写故事,演员不好好演,还一直在那发糖发糖,观众不会觉得齁的慌啊。”

……

当一系列精准、自黑式的“官方吐槽”出现在都市剧《爱很美味》中,这部剧也开始受到市场关注:相关数据显示,《爱很美味》自播出后的第三日起,位居猫眼、骨朵、德塔文剧集榜单top5范围内,是播出初期的两倍热度。昨晚,该剧更是迎来首个微博话题热搜#爱很美味#,侧面印证着该剧的“黑马”效应。

由陈正道、许肇任执导,李纯、张含韵、王菊领衔主演,《爱很美味》的制作团队并算不“出彩”。虽然陈正道导演是电影咖“下凡”,之前也曾拍摄过口碑热度不错的黑马网剧《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但之于大众市场而言,剧中邀请的几位主演基本已决定了该剧的项目定级。传言,该剧在剧本筹备、平台定级初期,并不受到平台重视。这也是该剧播出之前毫无关注,甚至因“土土”的剧名和拉垮的片头,被市场误认为“又一部甜宠剧”。

上线三天之后,该剧迎来“真香定律”。豆瓣开分8.1、目前已飙升至8.3,知乎推荐值高达90%的成绩,让该剧成功跻身国产剧口碑榜top4(注:前面几部上8分国产剧为主旋律题材)。“国产版《欲望都市》”、“小而美典范”、“都市剧天花板”等超高评价,占据整个豆瓣评论区。如若后半程剧情不崩塌,这或许会是今年评分最高的国产剧。

《爱很美味》是如何做到的?在国产剧千篇一律想要搭上“她经济”的热度之际,《爱很美味》又可以为市场带来哪些启发?

不止于“美食”,《爱很美味》的“女性表达”

将“美食”贯穿于剧情,并以其为名,这让很多人误以为《爱很美味》是部美食剧。实则整部剧与“美食”的联系,除了女主之一刘净喜爱做饭、并梦想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餐厅外,其余“美食”成分呈现在片中微乎其微,更多的是以理念呈现。

比如片中每两集一个小主题的片名,全部以美食呈现,“饮食男女”、“时机与火候”、“甜品”、“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等不同主题设定下,三位主人公刘净、方欣、夏梦的迥异性格,和对待食物的不同处事态度及人生也各自展开:偏爱美食的刘净,人生正如她对待美食的态度一般,“挑剔”、讲究食物口味营养等,30岁还被亲母爆料为“处女”、“疫情”之下被银行开除,以及过于追求完美不善言辞的处事方式,让她陷入大龄单身女性的困境中。

与其是发小,从小就被人视为“仙女”、有着美貌加持的方欣,则如何其食物喜好一般,“全天下食物一般过敏”的她,甚至在点外卖时都会被商家吐槽“金尊玉佛难伺候”,看似完美人生的背景下,实则是对婚内女性被出轨、职场家庭主妇的话题探讨。

王菊饰演的夏梦,则更像是当代女强人。年纪轻轻当上公司副总、好学事事追求第一的性格,也时常让其展现出“不合群”的性格特征。在与比自己能力差、同公司上班的男友相处过程中,不顾及其面子、处处要强的性格,也让其亲手结束了与男友的七年爱情长跑……

不可否认,三位女主角的设定也有套路之处。比如刘净所面临的“大龄女青年”问题,方欣所遭遇的婚内丈夫出轨、做了多年家庭主妇被迫重回职场,以及夏梦和其男友的“女强男弱”等设定,都曾在其他女性题材中若隐若现。但随着“疫情”背景的呈现和创作者所采取的“轻快+轻喜剧”的创作方式加持,《爱很美味》的套路化非但被消磨殆尽,还呈现出了一丝新意。

比如每两集阐述一个“主题”,每集至少都有一个新人物出现的节奏把控,让整部剧颇具美剧观感;在剧集风格上,官方自带弹幕式吐槽、前一秒严肃后一秒反转的情节设定,大大消磨了当下国产女性剧中所持有的“致郁”、“丧”等灰色色调。

而从主题呈现来看,只表达、不做对错评判的剧集创作理念,以及剧中主角们自带的“演艺圈”的职业生存现象,也让该剧在女性主题表达之外,多了一丝对演艺圈生态的刻画与解密,这正对当下一批特定受众。

总的来看,《爱很美味》无论是在主题表达,还是创作手法上,都对当下的女性题材做了一个升华。“国产版《欲望都市》”、“都市剧天花板”的美誉,也由此而来。

王菊、张含韵“本色”出演,爱豆型演员的成功转型?

《爱很美味》另一个成功点,则来自于剧中的一众演员。正如豆瓣某网友所言,“陈正道真的很会挑男演员。”而将演员与角色相辅相成发挥至极致的,除了剧中一众男演员外,还有两位来自“选秀”界的爱豆型演员。

当然,这里并不是说李纯饰演的女主角之一刘净表现得不够好,相反她在剧中的表现得到了市场一致认可,“这是司理理?虽然造型拉垮了她的颜值,但她真的演啥像啥。”、“一直看她演反派,这次竟然演了个平凡女孩,还没感觉到出戏。”李纯的演技其实一直得到市场认可,曾与张艺谋导演合作过两次,之后就在各大影视剧中出演“反派女二”,人气不愠不火的她,演技却是同龄人中的担当。此次与陈正道合作,也算是其职业生涯中的一个小进阶——晋升女一号。

令人感到真正诧异的是王菊和张含韵,这两位分别出自于选秀节目《超级女声》和《创造营101》的女团成员,终于等到了适合自己的角色。尤其是王菊,那个曾经在节目中大胆说出“要重新定义中国女团”的话题人物,实则也在选秀浪潮湮灭后,出演过一些小成本作品,但无论是网络电影还是网剧,王菊与作品一同淹没在日新月异的演艺圈。

而比她更早出道、堪称是“前辈”的张含韵,则与王菊走了差不多的路线。“选秀”热度过后,张含韵曾在演艺圈“消失”过很久,直到去年《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出后,人们才重新认识了这位早年出道的“中年”女爱豆。不过,张含韵此前曾在“爆款剧”《知否知否》中短暂露面,也给观众留下了“演技还可以”的初步印象。

《爱很美味》的播出,可以说是重新定义了市场对她们的印象。尤其是王菊,社交平台中不少“对王菊改观”、“被王菊圈粉”的话题诞生;而女主之一的张含韵,则在美貌加持下,演活了方欣,“这可能就是韵韵子本人”的真实评价,也逐渐涌现。

演员与角色的相互成就,往往是一部作品流露出“爆款”迹象的一个重要衡量指标。从这点来看,《爱很美味》在市场中的话题度、口碑佳绩,已在加速发酵。

她题材的再塑造:“轻喜剧风”能否是下一个风口?

从另一个维度看,《爱很美味》的创作成功,也反映出当下市场中的一批女性题材。女性题材的风潮,准确来说是从2015年正午阳光打造的《欢乐颂》刮起的。彼时国内市场虽然也有对标“现代群像戏”的女性题材,但随着古装、宫斗风潮退去,这类“古装大女主剧”反而不再受到市场喜爱。相反,主攻几个好姐妹手拉手一起搞事业、寻找真爱的都市剧,更具人格魅力。

将这一类题材细分来看,市场中的“女性题材”又被分为几种:一种是嵌套在家庭、教育剧中的都市家庭剧,诸如刘涛、胡可、颖儿领衔主演的《陪你一起长大》;一种是聚焦校园生活,讲述20岁出头的少女们的成长秘史,好比口碑还算不错的《机智的上半场》《二十不惑》等。

当然,最招市场偏爱、也是最易出爆款的,还是讲述女性30+、乃至于40+的大龄女性故事,好比目前在播的《爱很美味》,之前爆火的《三十而已》,以及今年上半年口碑出圈的《我在他乡挺好的》。同样,也不排除一些负面案例,比如翻车最为严重的冯小刚新戏《北辙南辕》、反抗封建糟粕的《当家主母》,都被市场贴上了“悬浮”、“不接地气”的标签。

但这些还并不是当下“女性题材”所持有的根本问题。回看这批“女性题材”,“长在热搜上”的创作模式,基本是它们共有特点。相应的,制造焦虑、贩卖当代社会热点话题,也成为它们共同持有的标签。或许说,这样的创作模式可以保障一定的收视率、击中目标用户,但长久下去必然不是市场创作风向的主旋律。

今年教育题材《小舍得》播出之际,就曾因为过度贩卖焦虑、制造教育相关话题,而引起官方媒体的集体“下水”,严禁部分影视作品过度贩卖焦虑的政策法规,也成为这场话题热议背后的终结者。

也因此,当市场中出现一批“轻喜剧”风格的女性题材时,大众对其的赞扬也就毫不吝啬。平心而论,《爱很美味》着落于30+女性身上的话题探讨,并不新鲜,但其可贵和吸睛之处,就在于剧中尝试了“美剧”的创作方式,即轻快的节奏把控和略显喜剧风格的“自我调侃”,这是当下这批女性题材身上不曾拥有的特色与亮点。

“哭过笑过后,生活总是要继续”,这是曾经风靡互联网的一句网红语录。用来形容《爱很美好》的核心主旨表达再合适不过,一如陈正道在豆瓣如是分享,“可能越是这种非常时期(疫情之下),我就越需要一些快乐和温暖,去抚慰内心的恐慌和焦虑。”抱着这样的创作态度,也是《爱很美味》可以从一众女性题材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元素。很高兴,国剧市场终于有了一部属于自己的《欲望都市》。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