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衣科技CEO郑泽宇:重新定义服装产业「柔性供应链」

服装正在重塑。

产业互联网第一媒体。产业家

 

“从产业的角度上来讲,大家都是在为产业互联网这一件事情而共同努力。”

作者|芭芭拉

出品|产业家

“北大学霸”“Google高级工程师”“国内第一本TensorFlow教程作者”... ...这些都是知衣科技CEO郑泽宇身上的标签。

在一般人眼里,格子衬衫陪伴码农的一年四季,而郑泽宇,一个传统IT男却与时尚行业有了一些奇妙的际遇。

在创业的过程中,一次偶然的机会郑泽宇与服装行业的如涵有了一些交集,在接触的过程中郑泽宇了解到服装行业的特点就是大而分散,不像能源行业,服务好中石油、中石化整个能源行业的问题解决。

他看到了一个新的蓝海。

“创业过程中,其实我们接触到了包括金融、能源、医疗,教育等很多行业,但如果一直按照我们现在的做法来做这些行业,其实建立不起太大的技术壁垒,然后也没有太大的竞争力,当我们发现了服装行业这个蓝海时,就决定了要在服装行业里面深耕。”郑泽宇在接受产业家采访时说道。

做服装行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引领潮流、标新立异,做服装SaaS行业亦是如此。

通过设计获取订单,通过订单撬动供应链的这样的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和思路,受到了资本的高度认可,高瓴创投,万物资本争相入局,就在今年7月份,知衣科技顺利完成了2亿元的B轮融资。

“这部分资金主要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持续的研发投入,包括已经开头的行业数据化趋势,也包括设计软件的投入,甚至到后面打板供应链整个技术软件的投入。第二个方面会在供应链的解决方案上面,包括一些供应链的资源的储备以及团队建设。第三个就是在市场营销方面的费用会去做更多的布局。”郑泽宇说道。

成立三年的知衣科技已经完成了从1.0时尚趋势产品,到2.0管理工具,再到3.0供应链平台的更新迭代。

找准方向,全力投入。

定义「柔性供应链」

“快”“反”——这是做服装行业,尤其是女装,最经常提到的两个字。与之对应的就是柔性供应链。

传统服装行业供应链线条冗余,决策效率低下,在各个环节都有很大的资源浪费,而柔性供应链的出现让这些问题都得到了很大的缓解。

在郑泽宇的理解里,决策柔性、生产柔性以及工厂柔性则是影响供应链柔性的三要素。

“如果纯粹从整个的环境上面来讲,企业的快速决策很重要,是第一个环节。比如说我供应链可以三天交货,但是你企业决策要一周,三天交货的意义就没有多大了,但如果你企业决策很迅速,一天之内就能完成决策,我就能知道要下多少订单,所以第一个环节其实是企业决策的柔性。”郑泽宇说。

知衣科技解决的一个问题就在这里,通过知衣系统软件,可以让商家更快的了解整个市场环境,帮助商家快速选款,从而能够更快的去做这样一个决策。而通过知衣一站式的服务方式,化繁为简,让商家具备快的可能性,这就是服装供应链里的第一个柔性。

决策敲定,生产就是选款的下一步。

作为柔性供应链第二个环节,生产柔性有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面辅料的现货的到位度,另一部分就是掌握面料的流行趋势。

“如果你没有面辅料,你就谈不上柔性,现在绝大部分的柔性快反都是以现货面料作为其支撑,有了面料,才能够去做柔性快板。但未来当我们有掌握面辅料流行趋势或者说我们有引导趋势的这么一个能力的时候,我们可以提前去对面辅料,那面辅料可以解决柔性供应链的一个障碍,让柔性不会因为面辅料而受限制。”郑泽宇说。

对于柔性供应链的第三个环节柔性工厂,郑泽宇给我们举了西印的例子。

“像西印,他是每天下单,今天你能够做100件,我就分100件的任务给你,明天你能够做另外100件,我再把明天另外100件任务给你,那他就是每天交货,这个柔性就已经到极致了这么一个状态。”郑泽宇对产业家说。

柔性到极致,不是取决于供应链能不能够做出来,而是取决于为什么要来做这个事情,这个就是订单来驱动的一个状态。

知衣构建的是一个完整闭环。即通过设计获取大量的订单,当订单量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则进一步的提升快反的能力。

做“伙伴”和攻关克难

“其实我们希望到最后我们能够成为品牌的最佳合作伙伴。我们在刚刚创立的时候,我们希望我们成为品牌的最佳数据合作伙伴,后面变成最佳技术合作伙伴。到现在我们把数据也好,技术也好,全部都去掉,变成品牌的最佳合作伙伴。”郑泽宇说。

知衣希望的是从设计,系统、技术、数据、设计、供应链帮品牌进行全方位的赋能,让品牌能够专注于它的品牌定位、调性,流量的把握和消费者的洞察这些核心东西。

“我们帮他去解决掉后端的设计,供应链管理,甚至包括系统的问题,让他能够更加专注在前端流量的获取,包括品牌的形象打造上,这样子的话就是社会化的分工越来越明细的时候,就能够成为品牌的最佳合作伙伴,这相当于也是我们最后的一个愿景。”

正是知衣科技的行业赋能,让服装品牌也发生了一些改变。

以太平洋为例,比如说太平鸟要做羽绒服,要做几件这件事,第一要参考行业,第二要参考竞品。

“原来他们设计师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设计师们会凭借自己的主观判断来预测市场规模,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意见不一致,你也没有办法说服我,也没有办法说服你。”郑泽宇告诉我们。

知衣让如此尴尬的场景不复存在。

“使用我们产品之后就变成选择对标的品牌或博主,分析他们的数据与我们的进行对比,再或者讨论对标的品牌,不对标你就去掉,对标你就加进来,把一个纯粹的这个感性的东西变成了一个感性和理性相结合的一个事情。”郑泽宇说。

这个时候讨论就有的放矢,而不是一个纯粹的争论过程。其实很重要就是,知衣改变的是他们决策的基础,虽然看上去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但这个对品牌的改变是巨大的。

同样的变化在网红品牌如涵上也有体现。

如涵原来开款的时候,原本设计师不了解去年什么东西卖的好,竞争对手去年什么东西卖的好,但知衣科技解决了这些问题。

从分析自身的爆款到分析竞争对手的爆款,再到分析自身的优劣势从而扬长避短,知衣科技为品牌做的还不止于此。

无论是从丰富度上还是吸引度上网红如涵都达到了一个非常不错的状态,她最开始从只关注十几个品牌,到现在关注几千个,都是通过知衣科技去完成的。

赋能品牌的背后,是知衣科技一路的披荆斩棘。

在此之中,技术方面和产品方面的困难就是知衣进阶道路上的两座大山。

“技术方面的困难就是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每天收集的图片量太大了,至少要收集1万个款式,你不可能把这1万个款式全部都给设计师去看,这个时候你就只能是选取其中的一部分,你要做图片的结构化的这样一个处理。”

“再比如说我收集100个博主,100个博主跟时尚相关的图片其实非常稀疏的,100万个博主那就更加不一样,大部分都是跟服装无关的,但这个其实就是要通过图像技术去过滤掉很多与时尚无关的东西,然后同时我们要去做图像识别以及图像分类。”郑泽宇说。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知衣科技的图像识别的准确度已经从最开始的百分之七八十到现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比专业设计师的分类能力可能要更强。

图像技术难题之外,摆在知衣面前的另外一个技术问题,就是标签体系的定义。

“就比如说服装行业的通勤风,至今没有一个完备的定义。我们与行业内的公司加上高校一起来合作,去定义这个标签体系,我们现在是要去引领这样的一个时尚标志,但这个其实也花了我们很长的一个时间,所以我觉得也是技术方面的一些难点。”郑泽宇又说道。

技术的挑战远比我们看到的多,3D、4D的一些技术,以及一些智能版型生成的技术,甚至到未来的数据化趋势和智能化的服装生成,其实都是一系列的技术挑战。

除了技术方面的挑战之外,还有产品方面的挑战。

“最开始是我的产品功能不足够强大,服务不了客户,后面是产品功能太强大了,他找不到方向了,所以说其实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产品的用户交互方面的一些调整,包括对信息需求的理解。”

“最开始还是那个问题,就是你不理解设计师,不知道他想要什么,无法解决他们的痛点,后面我们的产品经理有这样的能力能够跟设计师打交道之后,他才可以把设计师的语言转化为产品的语言,然后再去做产品的设计,所以我觉得说其实困难和挑战还是蛮多的。”郑泽宇对产业家说。

在解决了许多挑战之后,知衣也斩获了不错的成绩。

数据显示,目前知衣凭借在数据的准确度以及算法能力上的积累,市场占有率超过95%。

服装SaaS的「见证者」

作为服装SaaS行业的早期玩家,知衣科技见证了服装SaaS行业的变迁过程。

“目前整体上来讲的话服装SaaS行业还是比较早期的阶段,第一批基本上都没有受到资本的关注,很多都是在做定制化的项目,我们应该算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批做服装SaaS的企业。”郑泽宇说。

在传统行业里面,从业的技术人员是比较少的,但现在情况发生了改变,无论是从ERP还是CRM还是从设计的软件出发,涌出了一批带有科技基因的企业,对于整个行业来讲是一件好事。

“大家分分合合,可以竞争协同,一起能够把整个服装行业的效率提升上去,因为服装行业每个环节浪费都极高,如果说我们能够合力通过技术把这个行业上各个环节的效率进行提升,把各个环节的数据打通,最后形成一个整体的数据闭环,我觉得这个对于行业整体来讲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情。”郑泽宇对产业家说到。

在服装SaaS行业的先发优势已经让知衣科技建立起来了一定的竞争壁垒,对行业的理解就是其中的关键。

服装行业的高门槛,行业经验的获取难度就是与其他行业最大的区别。与金融、医疗、教育、能源等行业不同,外界至少能够非常明确知道这些行业在干什么,入行的门槛相对没有那么高。

“技术到底怎么样去赋能服装设计?”这是早期郑泽宇被问到的最多的问题,为什么会被问到这个问题,服装行业的早期情况给了我们答案。

“之前在14、15年的时候,我给服装行业提供数据接口API,能够提供服装识别的能力,但服装行业说,不好意思我没有IP,我不知道什么叫做API,这就造成了一定的障碍。”郑泽宇说。

从技术的角度来讲,知衣的竞品在技术能力上面跟知衣还是有可比性的,但在对行业的理解上面来讲,知衣有足够的优势,从而达到知衣目前的状态。

对行业的理解仅仅只是知衣早期的竞争壁垒,产品的壁垒、数据的壁垒,算法的壁垒,客户的壁垒等都是知衣新利器。

郑泽宇还拿今日头条举例子,“我是今日头条比较深度的使用者,他给我推荐的东西就很精准,但我要换一个手机,在不登录的情况下我根本没法看,我都不知道他在给我推荐什么,我可能看两眼我就不再看了。”

知衣科技想要做的恰是服装SaaS行业的今日头条,对行业的理解以及对用户的洞悉就是他最本质最核心的竞争壁垒。

根据数据测算,现在平均一个设计师每天在知衣软件上大概要花将近40分钟的时间,而且这个时长每年基本上都在提升。

虽然知衣目前已经有95%以上的市场占有率,但在大而分散的服装行业,没有竞争是绝不可能的事,无论是在产业互联网还是在消费互联网,都不会出现赢家通吃的状态。

“但其实我觉得严格意义上来讲,跟我们做完全一样事情的企业是没有的,如果你问客户谁是知衣的竞争对手,他们基本上想不太出来。”

“因为我们最终是希望通过订单整合改造供应链的,有一部分甚至包括像犀牛,他们也希望去做智能化制造去整合供应链,从资本层面上,我们确实有几家所谓的竞争对手。”郑泽宇说。

但郑泽宇更多的是将他们定义为知衣的上下游合作伙伴,而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竞争对手。

“从产业的角度上来讲,大家都是在为产业互联网这一件事情而共同努力。”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