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业务“急刹车”,百度游戏还会有未来吗?

2021年7月底,百度游戏发布会上一口气公布23款游戏,还将全新的品牌形象与管理团队推向前台,宣布了自己的正

2021年7月底,百度游戏发布会上一口气公布23款游戏,还将全新的品牌形象与管理团队推向前台,宣布了自己的正式回归。

游戏业务“急刹车”,百度游戏还会有未来吗?

对于百度的重启游戏业务,多数人还是感到比较意外的。毕竟自从2017年出售游戏业务之后,除了旗下控股的多酷游戏当年参与竞标《绝地求生》外,百度关于游戏领域的消息一直静悄悄的。而最近一年密切关注着百度的从业者,则是纷纷表示“果然如此”。

2020年下半年,坊间便不断传出“百度要投重金组建游戏研运团队”的消息。前不久,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2021年5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提到:“未来三年,百度核心业务中非广告业务将逐渐超过广告业务。”

结合前后信息来看,游戏业务很有可能成为助力百度业务成长的重要一环。百度对游戏业务的重新布局,既有资本层面的考虑(即收入结构多元化,提升非主力业务营收占比),也是顺应时代趋势的调整。特别是当前国内互联网的整体大环境下,竞逐游戏赛道已是各家企业的共识。前有B站凭借平台与用户的特殊优势率先突围,后有拿着大笔资金逢山开路的字节,更别提同为老三巨头之一的阿里也完成了游戏业务的正式升级。

百度作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头部企业,重新入局游戏市场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一步,7月的游戏发布会则可以视为向外界作出的有力回应。然而在发布会结束5个月后,百度游戏再次回归了静悄悄的状态,原本还在等着百度游戏放大招的时候,突然从脉脉传出百度游戏裁员的消息,手游矩阵根据多个不同信源了解,百度MEG部门开始裁员,其中游戏部门算得上是裁员的重灾区,游戏重度业务从研发到发行全部砍掉。这让原本希望看见百度游戏能够冲击游戏市场的人们不禁问道:百度游戏怎么了?

游戏业务“急刹车”,百度游戏还会有未来吗?

此前,我们曾针对百度游戏在Chinajoy期间的一系列布局作为了分析,所以在接下来,我们会针对过去的分析和当下的局势站在三方进行一次复盘,看看百度游戏的未来会是怎么样。

百度重返游戏赛场的决心与策略


从2020年的疫情影响,再到宅经济的加速发展,外部因素让游戏行业的增长快到一个新境界。特别是玩法设计成熟的热门品类中,MMORPG、SLG等游戏开始越来越向资金密集型和流量密集型靠拢——换而言之就是大制作、大IP、大宣发换回高收入。

这种模式虽然并不一定能每次都成功,但对于手握搜索和贴吧两大流量入口的百度来说,游戏的确是一个投入产出比相对理想的业务。特别是广告业务之外,百度缺乏现金流回收能力强的产品。而腾讯、阿里、字节等企业的成功先例,也算是为百度提供了一条可供参考的途径。此外阿里字节等企业不仅将游戏业务视作未来的增长点,甚至还认为游戏有可能是商业生态闭环的关键点,所以才引发了近期挖人、抢团队、投资潮等一系列人才争夺战。

重返游戏赛场的百度,在7月底一口气公布23款游戏。通过发布会的产品名单不难发现,百度游戏目前的策略则是由轻到重、由外到内、由慢到快的三个特征:

1. 由轻到重——轻度休闲游戏开路,重度大作再磨一两年。比如轻度游戏方面,像《Garden》、《Mini War:Brawler Army》、《Call of Mini:Zombies Return》等十余款休闲游戏产品,有的已经在全球范围陆续上线,有的也即将与玩家见面。此外作为战略储备的“向往的生活”“未来机器城”“萌芽熊”等IP改编游戏,也是以轻度为主。至于重度游戏,玄机动画改编的《武庚纪》手游计划于2022年发行,悠米互娱研发的《代号:北行客》则计划在2023年发行。此外,还有其它“代号”打头的产品相关信息更少,它们的上线时间很有可能也是在一两年后。

游戏业务“急刹车”,百度游戏还会有未来吗?

2. 由外到内——海外积累经验,国内静候时机。除了轻度休闲游戏在海外发行的一系列计划,百度也和祖龙展开合作,拿下了《梦想新大陆》的海外发行权。作为首款虚幻引擎4打造的回合制MMO手游,《梦想新大陆》曾在国内市场登顶App Store免费榜,其开放世界元素和高精建模也是海外玩家未曾体验过的新颖内容。可以说,这款产品是百度前期开拓海外市场相当重要的一步。尤其是在国产手游出海越发激烈和多元化的当下,回合制产品不仅有市场空位的优势,也为百度的重度产品宣传发行以及长线运营提供了宝贵的练兵机会。而后不管是在国内市场上线新的重度大作,还是借鉴字节与阿里的全球化+多元化路线,都需要百度将前面的积累投入其中。

游戏业务“急刹车”,百度游戏还会有未来吗?

3. 由慢到快——2021年春节前,业内有传言百度游戏计划组建超过600人的研发运营团队,而这个消息也能从百度一直没断过的对外招聘侧面印证一二。前面提到,百度公布的重度游戏还有大半处都是以“代号”命名的,说明都还处于较为早期的研发阶段。对于重进游戏赛场的百度而言,自研产品的质量水平、研运体系的搭建、百度既有流量生态的打通与升级,这些需要苦练内功的活儿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时间。在这个过程中,百度游戏上线重度产品的速度自然会比较慢;而当内功练好后,百度才能以互联网巨头的体量开启工业化的批量生产。

游戏业务“急刹车”,百度游戏还会有未来吗?

百度游戏当时的招聘信息

然而,也正是这种由慢到快的方式为后续百度游戏踩下“急刹车”埋下伏笔。

百度游戏对爆款的需求迫切吗?


现在国内手游市场竞争激烈,大厂之间都纷纷患上了“火力不足恐惧症”,而这个火力指的就是爆款。

不少从业者对此次百度重进游戏赛道,持谨慎乃至不好看态度,主要原因就在于百度尚未对外展现出“火力凶猛”的架势。相较其它大厂的游戏发布会,往往是一口气拿出覆盖不同品类、不同题材、具有爆款潜力的众多新品,从而达到引发行业关注的目的。百度旗下代理和自研的大作,短期内都还处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状态,再考虑到从研发到上线的较长周期成本,外界自然也猜测起李彦宏的“三年之约”给百度游戏带来的压力。

游戏业务“急刹车”,百度游戏还会有未来吗?

游戏业务“急刹车”,百度游戏还会有未来吗?

《武庚纪》和《代号:北行客》

“三年之后百度核心业务中非广告业务要超过广告业务”,其实算是百度企业层级的战略目标。这个战略目标的背后,除了要考虑推出几个爆款的火力问题,还得提前计划好人才团队、研运体系、平台生态等后勤问题,然后还有怎么抢夺市场份额的攻坚问题。

在现有的百度生态体系下,内有贴吧社区、阅读平台、网盘资源、智能云甚至智能AI等,外部则有多年合作关系的开发商、发行商、渠道商,以及多酷游戏、爱奇艺、纵横中文网等关系紧密的公司。值得一提的是,就在10月28日,纵横中文网大股东出现变更,由百度变更为七猫,原股东完美世界等退出。这意味着百度在整合网络文学业务,梳理了内容生产和分发业务归属。

综上平台资源如果更进一步整合,形成从IP到游戏再到泛娱乐的生态闭环体系,那么其为百度带来的助力不可谓不强大。当然,这些产品所带来的用户基础和长线成绩还有待观察——毕竟市场竞争给百度游戏带来的压力,莫过于头部对手的围堵。

游戏业务“急刹车”,百度游戏还会有未来吗?

在百度缺席的这几年,国内玩家先是基本对换皮产品脱敏,而后又经历了吃鸡大战、二次元大作时代、细分品类爆发等多重洗礼,早已对游戏品质的要求水涨船高。在这种大背景下,百度游戏想要尽快完成突围,最合适的办法依然是押注重度游戏——大IP改编、重社交、二次元、细分品类、新兴玩法等几个方向极有可能都需要重仓。

即便如此,百度游戏在大概率上也很难再复刻《三国志战略版》、《FGO》这样的长尾爆款,这也正是前面提到百度游戏的策略是由轻到重、由外到内、由慢到快的原因所在。由此不难得出,百度游戏对爆款的需求当然迫切。

游戏业务“急刹车”,百度游戏还会有未来吗?

不过更值得注意的是,百度游戏对爆款的需求和百度集团对时间的需求是一致的,甚至是百度集团更在乎时间效益。于是,一场毫无先兆的裁员来了。

急刹车,百度和游戏再见


百度率先将游戏重度业务部门砍掉,而这种做法最后的结论则是直接和游戏业务说再见。

原本花大力气制定的战略规划,谁知道在年底就直接被推翻,这可能是除了几个决策人之外,其他人都完全没有想象到的。那么是什么原因让百度能够下如此大的决心呢?外界传闻有许多,但是在手游矩阵来看,无非只有一点,那就是业绩问题。

根据财经媒体分析百度2021年Q2财报来看,百度实现营收 313.5亿元,同比增长 20%;归属百度的净利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53.59亿元,同比增长5%。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在纳入长期投资公允价值变动情况下,百度 Q2 净利润出现了5.83亿元的净亏损。该部分的亏损包括长期投资公允价值亏损31亿元,而2021年Q1录得公允价值收益为237亿元,两者均主要与对快手科技长期投资按市价计量对调整有关。也就是说,快手股价下跌直接影响了百度的投资收益和净利润。

另外一边,就在12月上旬,好未来前CFO罗戎加盟百度,将全面领导百度财务体系管理工作,向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汇报。百度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希望业绩能够触底反弹,为百度赢得一个好未来。而在百度看来,游戏行业目前面临的版号难批、产品难出的局面,而且还需要大把时间和大把金钱用于研发。所以对于这种前途未知,需要缓慢发育,但是当下又会花费资源的非主要业务来说,自然是直接打回原形,走早几年的联运老路来得稳当。

但如今决策团队一刀砍的决定让百度游戏的员工颇感无奈。因为外界有不少人会认为是游戏团队花钱厉害,没有产出,所以才会导致裁员情况。事实上,作为一个刚刚组建不到1年的游戏部门来说,从年初招人到年底裁员,中途除了开一场发布会之外,要说花钱也没有花什么大钱。更值得回味的是,就在上周百度游戏部门还因为获得百度内部的奖项前去参与团建,可是转眼间一切都成空。

百度对于触底反弹的需求并不是第一次,上一次有这种情绪的时候是在2017年,而那时候的百度也刚刚换上新的CFO余正钧。

游戏业务“急刹车”,百度游戏还会有未来吗?

 

就在月初的时候,由东映动画授权,万代南梦宫(上海)娱乐有限公司和百度游戏共同出品的《数码宝贝:源码》开启预约,或许未来这款游戏上线之际,开屏时也不会再有百度游戏的logo了。

除此之外,百度此次对游戏部门的大裁员还让不少已经和百度游戏签订了合作的CP感到意外,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处理剩余的问题,但是不得不说,此次踩下“急刹车”的百度游戏应该是真正的要和游戏说再见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